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零二章 挣扎
    时间接近中午,元剑锋还是懒懒的不想起床。自从接到命令去缅甸,到赶回上海的这段时间,各种事情都是一概的不顺利,也让他多多少少的泛起了心灰意懒的念头。和郑锦的一番谈话后,让元剑锋终于开始正视起自己的实力,这一看不要紧,原来自己本身的力量和李士群、庄崇先以及林笑棠那些人相比的差距竟然是如此的大。

    在郑锦的警告和劝诫下,以往阴谋诡计的小道是最好不要再用了,但要怎么再一次东山再起,拥有可以和他们对抗的力量,元剑锋的心里实在是没什么底气。

    芬妮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元剑锋的怀里,温顺的抚摸着他健硕的胸膛,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春情。

    门外忽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元剑锋一皱眉,伸手到床头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冲着芬妮使个眼色。

    芬妮带着些不情愿从床上爬起来,连睡衣也没穿就径直走进了套间中,接着便是浴室的水声响起。

    元剑锋穿好了浴袍,将门打开,开门见是郑锦,顿时便有些不满意,“怎么这么早,这才几点?”

    郑锦一如既往的阴鹜脸色,并没有多解释什么,而是侧身看了看套间打开的房门,“有人在?”

    元剑锋不在乎的摆摆手,拿起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是芬妮,你见过的。”

    郑锦的脸色阴沉下来,张口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了下来,拉着元剑锋到了阳台,“李士群回来了!”

    元剑锋一愣。

    “是昨天晚上秘密回到上海的,我只查到他找了黄敬斋、万里浪等人过去,至于说了些什么,没人能够知道。”

    云剑锋听着郑锦的话,脸上顷刻间笼罩上一层乌云。

    “看来李士群有些坐不住了!”郑锦没理会元剑锋的表情变化,自顾自的说道,“晴气庆胤和影佐祯昭这两座靠山倒了,李士群是想找出应对之策啊,这说明日本人已经开始对他有些忌惮了,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就没有别的什么动作,没去找,找夏之萍?”元剑锋忽然问了一句。

    元剑锋的提问让郑锦一愣,随即便有些气恼,“这个时候,你还想着那个女人,就算你们是夫妻,但现在你应该想的是怎么样能够东山再起,而不是再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时间。一旦权力到手,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郑锦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大老爷和二老爷当年能在乱世中抬起头来,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钢铁心肠和雷霆手段,现在不是谈儿女情长的时候!”

    元剑锋讪讪的点点头。

    郑锦的脸色稍微缓和些,便开始向他建议自己的应对之策。郑锦的意思是,目下,元剑锋还是七十六号的人,而他现在也只有七十六号这一棵可以遮风挡雨的大叔,所以最好的选择便是继续在七十六号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原本,元剑锋发展的势头是不错的,只不过因为仰光的事情才暂时失去了李士群的信任,对此,郑锦的判断是,这只不过是李士群应付日本人压力的无奈之举,现在能在上海特工总部镇得住场面的人屈指可数,万里浪迟早要受重用,不可能局限在上海这一个地方,王天木毕竟是军统的投诚人员,在伪政府虽然地位很高,但绝对不会受到重用,反倒是元剑锋,之前救过李士群的性命,办事也很得力,尤其重要的是,他和庄崇先等人还是死对头,综上几点,元剑锋再度获得重用的希望是很大的。

    还有一点,郑锦没有说出来。李士群正在追求元剑锋的女人,从郑锦体会的李士群的心理角度来说,李士群是极有可能在内心深处不自觉的想给元剑锋一些补偿的,这是人之常情,一个人一旦觉得亏欠与另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以任何形式都会在潜意识下做出带有补偿意味的事情的,郑锦对于人心的揣摩很有自信。

    郑锦说了一大通,看到元剑锋还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要说几句重一些的话,骂醒元剑锋。元剑锋却忽然阴阴的说了一句,“锦哥,你说要是李士群在这个时候死在上海,局势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郑锦大惊失色,“你疯了,怎么说出这样的傻话来,莫不是被那个女人刺激到了?先不说李士群身边的重重护卫,接触到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说你如何下手,难道你忘了当初金勉的事情了吗?林笑棠不到几天的时间便将金勉和你的关系挖了出来,要不是后来你和林笑棠有了协议,林笑棠帮你除去了金勉,现在你早已经死在李士群的手上了!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再重复,连想都不要再想!”

    郑锦说完,气哼哼的告辞而去。元剑锋双手扶着阳台的把守,久久没有动作。良久,他发狠似的双手猛击栏杆,但强自忍住了想要高声喊叫宣泄的欲望。

    李士群,对于现在的元剑锋来说,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存在。一面,元剑锋因为夏之萍的关系想要用尽一切手段来杀之而后快;另一面,考虑到全盘的计划,他又不得不对此视而不见,反倒要去刻意的巴结逢迎。这对元剑锋无疑是一种巨大的羞辱。他甚至可以断定,李士群此次回到上海,是一定会去和夏之萍见面的。

    想到这儿,元剑锋胸中一把夹杂着嫉妒和愤恨的火焰不禁越烧越旺。

    他回到房间,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浴袍,大步走进了套间的浴室。

    芬妮正在淋浴喷头下冲洗着,元剑锋阴沉着脸推门而入,芬妮被吓得差点尖叫起来。

    元剑锋在芬妮的脸颊上草草狂吻了几下,便扳过芬妮的身子,将她按在墙壁一侧,使她背对着自己。而他则匆匆的对准了目标,身子一挺,立刻长驱直入,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念头,芬妮痛苦的哼了一声,紧紧咬住自己的手指。但元剑锋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机械般的**着,他感觉,只有这样,才能暂时压制住心头的火焰。

    ……

    林笑棠陪着董嘉怡来到曼谷郊外的一所庄园中,这里是董家作为嫁妆送给夫妻两个的,今天也是林笑棠第一次到这里来,据董嘉诚介绍,之前搬过来的林笑棠几十名老部下的家眷就住在这一带,都拥有自己的农庄,就算将来他们解甲归田,这里的收货也足够一家人支出了。之所以安排在这一带,便是想让他们都住在一起,相互间也好有个照应,林笑棠闻言,又再三感谢了自己的大舅哥。

    在曼谷的这段时间,是林笑棠最为惬意的一段时光,每天就是陪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到处游玩,也不必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操心,但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过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要赶回上海去,那里是他的根本,如果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必须回到那里去。

    董嘉怡也明白林笑棠的心思,她也明白林笑棠这是在尽力的补偿自己,毕竟他一回到上海,两人将会有很一段时间不能再见面,虽说她这个做妻子的也想跟随丈夫一起回上海,但经过了那次在缅甸的事情,反倒是董镇南老爷子心有余悸,想要作通他的工作还需要时间,老人家的年龄也大了,也希望儿女都在自己的身旁,所以对于董嘉怡要跟着林笑棠一起回上海的事情一直没有点头答应。

    庄园里养了不少头的大象,大象对于泰国来说意义非同寻常,它是泰国的象征,也是国民的骄傲,和泰国的历史、文化、宗教等方面都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泰国以佛教为国教,以白象作为镇国神兽。

    而林笑棠的这个庄园里,就有董家作为祝福送过来的一对年龄并不大的白象。所谓白象,并非单指全白色的大象,凡事金黄、嫩绿、淡红、银白肤色的大象都统称为白象,象征着昌盛吉祥。

    今天,林笑棠就陪着董嘉怡来到庄园里,看到憨态可掬的白象在河水中玩耍,林笑棠夫妇两个一时兴起,就带着大头、何又菁以及沈胖子也下了水,几个人一边帮着白象冲刷身上的泥土,一边打打闹闹,玩的不亦乐乎。

    临到中午的时候,火眼匆匆赶到了庄园,见到几个人正玩得开心,也没敢打扰,而是笑嘻嘻的坐到了岸边的草地上,龙玉兰前些天刚刚确认已经怀孕了,这对于众人来说又是一个惊喜,而火眼,当天便被郭追和大头等人用酒灌的爬不起来了。

    林笑棠一眼瞥见火眼,笑着和众人打个招呼,这才走上岸来,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了,庄园里佃户的小孩立刻乖巧的拿来了毛巾,林笑棠赞许的拍拍孩子的脑袋。

    两人坐到一处,火眼帮林笑棠点上烟,“七哥,上海出了点事情!”

    “哦?”

    “李士群再度遇刺,这家伙命大,只是受了点轻伤!”

    林笑棠点点头,“他的仇家遍天下,老蒋、军统、中统、张啸林的徒子徒孙、丁默村都想杀他,他遇刺一点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我们的人发现,他遇刺的时候是和元剑锋的太太在一起的!”火眼看看河水中正在嬉闹的董嘉怡,特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