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二十七章 原来你也在这里
    南造云子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林笑棠,中国人给她的印象历来便不是如此,有匍匐在脚下,竭尽谄媚之态的;有色厉内荏,其实却不过尔尔的;有道貌岸然,实则卑鄙无耻的,但像林笑棠这样明知道她是日本人还如此强势的,却是第一次见到,以至于南造云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林笑棠点上一支香烟,袅袅的烟雾升起,南造云子这才有机会去看咖啡店外的自己的集合手下,这时候,她迫切需要他们的支援。

    明亮的玻璃窗外,南造云子的几名手下,此时全部都在对面弄堂口显眼的位置,只是已经变得和南造云子一样,人人都鼻青脸肿的,几个小贩和车夫打扮的人正笑嘻嘻的站在一旁看向店里,看到南造云子的眼神投向这里,几个人笑容满面的冲着脚下的几名日本特务猛踹了几脚,指指南造云子的方向,几名特务顿时便苦着脸向南造云子投去无助的目光。

    这一切让南造云子的情顿时跌到了谷底。

    林笑棠用夹着香烟的手指指指南造云子,“不要跟我玩花样,今天我就是来找你的!”

    南造云子的心猛地一抽搐,莫非是林笑棠发现了她正在暗中调查他。

    “我知道你找夏之萍的原因。是因为李士群对吧,我和这个人的恩怨全上海都知道,你找他的麻烦没问题,可夏之萍是我的朋友,你想把她拖下水我不会答应!刚才那一巴掌就是给你的教训,有什么不满意可以向柴山兼四郎将军投诉我!”

    南造云子略带着些许委屈,找夏之萍一方面确实有利用她的目的,但更多的原因则是这个温婉的女人着实打动了她。“什么,柴山兼四郎将军?”一听到这个名字,南造云子浑身颤动了一下,看向林笑棠的眼神惧意更甚。

    “你真的在这里!”一声如黄鹂一般清脆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正在抽烟的林笑棠顿时被呛了一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回到上海一个月没见你的人影,你有时间和别的女人喝咖啡,就没有空去宪兵队一趟吗?”羽田空气势汹汹的走进来,圆瞪着一双美目,眨也不眨的看着林笑棠,因为生气,前胸峰峦一起一伏的。咖啡厅里的侍应生面面相觑,随即,全部躲进了后面。

    林笑棠顿时傻了眼,他没想到羽田空竟然能找到这里来,略有些尴尬的笑笑,随即指指面前的南造云子。

    南造云子和羽田空四目相对,羽田空顿时惊叫出声,“南造少佐!”

    南造云子赶忙用手捂住脸上红肿的部分,站起身,冲着羽田空深深一鞠躬,“羽田前辈,你好,好久不见了!”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林笑棠,你居然,居然……!”羽田空不可思议的看着林笑棠,眼中的悲愤和震惊暴露无遗。

    “美芽,不是,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林笑棠一时间手足无措。

    听着两人的对话,南造云子差点晕了过去,心中将矢泽慎一和元剑锋的八辈祖宗都骂了遍,这两个家伙怂恿着自己这是调查的什么人啊,居然和柴山兼四郎阁下有交情,而且,竟然还和宪兵队的日本女军官公然的打情骂俏,这样的人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吗。恐怕就连土肥原贤二也要掂量掂量吧。

    南造云子赶忙解释道:“羽田前辈,请不要误会,我和林先生只是因为公事才在这里见面,并没有别的原因,请一定要相信我!”

    看着南造云子郑重的模样,羽田空的脸色这才稍稍的缓和了一些。

    “林先生,您刚刚说的事情,实在是我唐突了,我向您正式道歉,夏女士那里我绝对不会再去联络了,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林笑棠冲着羽田空双手一摊,意思是真的是别的事情,并不是偷吃之类的。

    南造云子连头都不敢抬,说完了话之后赶忙告辞,逃也似的离开了咖啡厅。

    “她是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羽田空斜着两眼看向林笑棠。

    林笑棠讨好似的搂住羽田空的纤腰,“美芽,你当我傻啊,这就根本不是个女人,哪里记得上你的万一啊!”

    羽田空依然没什么好脸色,“结婚了是吧,我怎么办?回上海,连个招呼都没打,要不是听佐佐木叔叔说起,我还不知道你回来,是诚心躲着我是吗?”

    林笑棠正色,并起双指,“天地良心,我这几天真是忙的脚不沾地,要是有时间,一早就飞奔着过去找你了!”

    “还有结婚这个事情,嘉怡也没再因为这个生气,你放心,迟早我会风风光光的将你变成我们林家人!”

    羽田空顿时撅起嘴,“你们中国人的那套我可是不喜欢,让我做什么妾可是没门,还有,我绝对不向你太太磕头,敬茶什么的!”

    林笑棠一愣,“这套程序你挺熟悉啊,了解的比我还多!”

    羽田空大窘,双拳顿时落在了林笑棠的身上,一天的云彩顷刻间散了。

    “什么,南造云子竟然打起了夏之萍的主意!”听到林笑棠的讲述,羽田空不禁有些发愣,“这个女人,还真是……”。

    “是个色中饿鬼,是吧!”林笑棠无奈的点点头,“要不是牵扯进了夏之萍,你以为我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啊!”

    “她,她脸上那伤,是你打的?”羽田空问道。

    “这种人,不给她个教训怎么行?”

    羽田空为之气结,“你搞清楚,她可是日本人啊!还有她的老师,那可是土肥原贤二!”

    林笑棠赶忙搂住羽田空的香肩,“美芽,你总不会不管我吧,我听她刚才还叫你前辈,她如果报复我,你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是吧!”

    无赖的模样让羽田空忍俊不禁,“土肥原贤二我肯定对付不了,但南造云子嘛……”。羽田空特意买了个关子。

    “说嘛!”林笑棠一副撒娇的模样。

    “她们这些菊计划培训出来的人,充其量不过是军部培养出来的高级记女,专门负责以身体来引诱地方高层人员,达到换取情报的目的,其实在军情界的地位并不高,就像川岛芳子,虽然名气很大,但在情报内部,不过是一条听话的狗而已。在我们这些世代从事情报工作的名门来说,即使她的资历和年龄都超过我,但还是不得不低头。”

    “原来美芽就是传说中的官二代啊!”林笑棠忍不住打趣道。

    羽田空一愣,还没问清楚“官二代”的含义。咖啡店的门却被推开了,一股浓烈的香气瞬间弥漫了店内,两个窈窕的身影走进了店里。

    门前的风铃一响,后边的侍应生没有办法,只得出来迎接,却不由得眼前一亮。进来的两个女人,一个是洋人,另一个则是中国人,西洋女人满头金发,一身合体的女士套装,头上戴着凉帽,而中国人则似乎是翻译,虽然走在前边,但神态却恭敬的很。

    中国女人打量着四周,正要找座位坐下,却忽然看到了林笑棠,“林先生!”

    林笑棠正旁若无人的拉着羽田空的玉手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冷不防被人叫了一声,没好气的抬头一看,却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翻译的这一声叫喊,将身后金发女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看到林笑棠的脸庞,立刻惊喜的喊道:“亲爱的,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林笑棠阻止的眼神还没发散出去,斯嘉丽的喊声已经出口,林笑棠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羽田空被这一声叫喊弄得莫名其妙,转身回头看时,却是一个风姿绰约的西洋女子正笑颜如花的向着林笑棠挥手,一股杀气顿时从羽田空的身上显现出来。

    “美芽,你听我解释!”林笑棠无力的说道。

    而此时,斯嘉丽已经一屁股坐到了林笑棠的身边,径直便靠在了林笑棠的身上,“亲爱的,好久不见,你让我好找啊!”

    一只手却伸到了林笑棠的大腿上,两只手指捏住一块皮肉,狠狠的掐了下去。

    “她是谁?”羽田空的脸涨得通红,气势汹汹的问林笑棠。

    林笑棠的脑门上已经渗出了汗水,只得强忍住剧痛,用手指指一旁笑容满面的斯嘉丽,“波琳小姐,意大利驻上海商团代表!”

    斯嘉丽看向羽田空,骄傲的眼神立刻对上了她充满敌意的仇视,林笑棠似乎能感觉到,两人的眼神一接触,便在空气中爆出一连串的火花来。

    “啊!”林笑棠惨叫一声,右脚被羽田空狠狠的踩了一下。

    羽田空狠狠瞪了两人一眼,随即拿起手包,就要向外走去。

    “美芽,别,你听我解释!”林笑棠刚伸出手,却一把被斯嘉丽拉住。

    “李忍涛的事情怎么算,资料你到手了没有,那是美国政府的财产,你不能截留!”

    “你大爷的,我连资料的影子还没看到呢!”

    “那李忍涛呢?”

    “李忍涛可是中国人,我不可能把同胞交给你们!”

    斯嘉丽一笑,“还跟我讨价还价是吧!这样,现在怎么说中美两国也是盟友,只要你答应通过李忍涛找到资料后,和我们共享,我马上想办法把你的那个情人追回来,好像她还是日本人是吧?让我想想,上次,你未婚妻离开上海,就是因为她?”

    斯嘉丽得意的笑起来,就像是一头金毛的狐狸。

    林笑棠咬牙切齿,“你这是在趁火打劫!”

    “那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我,我,我……答应!”林笑棠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