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三十六章 您可来了
    林笑棠听完火眼的叙述,不禁露出笑容。一个已经失势的李士群居然还能在上海滩掀起这么大的风浪,确实是连他也没有想到的,这个人在上海经营多年,虽然之前转战到南京,但始终没有放弃上海这块地盘。

    林笑棠最为诧异的是,对于特工总部这个部门,李士群居然采取了设置空壳的办法,表面上看似将权力都下放给了马啸天,但实质上却另有一班心腹在暗中操作。这从今天马啸天调动的人手就可以看出来,马啸天实际上并未掌握特工总部的全部实力,内有王天木等各个派系的掣肘,外有隐藏实力监视,可见李士群对于上海的重视。

    一早便已安排夏浩明潜伏在上海开始筹谋退路,不声不响的组织起了黑衫军这股势力,到现在,不仅是林笑棠没有察觉,就连日本人、周佛海和庄崇先等人恐怕也被蒙在了鼓里。

    李士群这个人还真是不简单啊!

    火眼右肩上只是擦伤,此时,尚芝已经帮其包扎完毕,提起刚才的事情,火眼还是耿耿于怀,忽然间冒出来这么一个狙击高手,打乱了林笑棠的全盘部署不说,还让李士群优哉游哉的全身而退,火眼实在是难以咽得下这口气。

    “外边的局势怎么样?”林笑棠问尚振声。

    “很平稳。李士群毕竟还是伪政府的高官,日本人也没有公开对付他的意思,先前安排熊剑东和岗村下毒就是不想让事情复杂化,只想暗中处理了他,平稳的接手他的势力。现在上海的局势是外松内紧,李士群掌握着大量伪政府和日本人的机密材料,这个时候如果公开抓捕,难保他不会倒向美国人或者英国人。日本人也是害怕出现这种被动的局面,所以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拿出手来,只能通过特高课和宪兵队以及七十六号暗中缉拿。”

    林笑棠不禁拍起手来,“恐怕这就是李士群想要的最好的局面。日本人投鼠忌器,这就让他有了可以谈判的资本,江浙一带如果能顺利掌握下来,我猜想日本人便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他的存在了。”

    连尚振声也不由得赞叹道:“李士群这一手玩得是很险,但必须承认,一旦让他得手,获得的利益将不可估量!”

    林笑棠点点头,“我们也没必要呆在上海了,现在这种局势,想要抓到李士群的确有些困难。江浙是他的老窝,咱们还是尽快赶赴苏州吧!黄敬斋、万里浪和谢云巢在江浙的动作很大,估计也是得到了李士群的首肯,如今之计,要想取而代之,咱们就得到苏州去一趟了!”

    尚振声也很同意林笑棠的意见。唐生明发来几封加急电报,已经显示出他在江浙的日子不是很好过。虽然有救国军的部队加入,而且林笑棠已经发动了一部分苏南的豪族来支持,但目前也就是将无锡的局面控制下来了,距离之前制定的目标还是相去甚远。

    无论如何,江浙的地盘是一定要拿下来的,只有安全掌控之后,才会断了李士群的后路,同时也掐断了他赖以生存的基础。如今在上海,就算抓住李士群,现在看来意义也不大,李士群不仅是一个人,还有一大群追随者,想要一网打尽,只能消灭他的所有地方势力。

    “还有件事情,万全之前来报告,他从北平回来之后,收到了王显卿留下的消息,力邀他加入到七十六号中。我做了一番调查,可以证实,他现在就跟着夏浩明。”

    林笑棠摸摸下巴,“事情倒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这个家伙从重庆逃出来之后,好长时间没有音讯,居然跑到李士群那儿去了!”

    “这个人是个典型的投机分子,这次投靠李士群,说不定会弄出来什么状况,你看,咱们是不是……?”尚振声伸出手,做出个下劈的姿势。

    林笑棠仔细想了想,“用不着,以前在重庆,裴中伟才是他们组织的核心,现在裴中伟一死,王显卿不过是条丧家之犬,翻不出什么风浪来。素章兄,你通知万全,可以投靠七十六号,不过先不要有所行动,等待我的命令!”

    众人都退出去之后,林笑棠叫住了火眼,“夏之萍怎么样?”

    “没受伤,一直都躲在珠宝店里,我已经将珠宝店的两个人都控制起来了,李士群的确是去见她,但夏之萍却承认是她通知了元剑锋。李士群好像是早已料到了这一点,并没有因此生气,反而是要夏之萍和他一起走。夏之萍最终同意了!”

    林笑棠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火眼察言观色,“七哥,要不要派人暗中保护她?”

    林笑棠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好一会才缓缓说道:“不必了,我对他们两夫妻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路是他们自己选的,以后无论有什么结果我都不会管了!”

    ……

    马啸天失魂落魄的回到七十六号,没多长时间,庄崇先便找上门来,七十六号总部中的人员见到他,都是大为诧异,特工总部和军情处势同水火,庄崇先从到上海之日起,便没有进过七十六号的大门,这次竟然气势汹汹的直接找上门来。

    各个派系的人马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暗地里都加强了戒备。

    马啸天对于庄崇先的上门是措手不及,七十六号远远没有到了他一手遮天的地步,加上军情处这些年始终被特工总部踩在脚下,两个部门都将彼此作为眼中的死敌,马啸天投靠庄崇先的事情并没有公开,这个时候,庄崇先出现在七十六号,对于马啸天来说是极为被动的事情。

    一进办公室,庄崇先便怒气冲冲的喊道:“你是怎么搞的?在珠宝店,为什么不杀了李士群!”

    马啸天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有什么事情,你尽可以打电话,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我怎么跟下边的人解释!”

    “解释?解释个屁!李士群这一逃脱,你我迟早要横死街头,亏你还有心思去想下边的人的想法!”

    “我被人用枪顶着脑袋,怎么抓?难道要我把命赔上,你来领功劳不成?”

    “那也比现在的局面要好百倍、千倍!不是我,难道你以为李士群倒了之后你会有好下场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就在办公室吵了起来,声音大得连外边都听得清清楚楚。

    刚开始,外边的众人还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听,但很快就不成了。

    因为,七十六号的大门被砸开,门口的守卫被人用枪托砸倒,大队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冲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日本女军官正是南造云子,脸色铁青的命令手下士兵将七十六号的所有人全部控制起来,而她自己则带着十来个宪兵直接冲进了马啸天的主任办公室。

    随着大门被一脚踢开,马啸天和庄崇先两人也被吓了一跳,看着凶神恶煞的南造云子,两人不自禁的哆嗦一下,互相看看,庄崇先一低头,赶忙向后退了一步,正好将马啸天显现出来。

    马啸天无奈只得向前几步,走到南造云子的面前,“南造阁下,您这是?”

    “人呢?”南造云子一把抓住马啸天的衣襟。

    “人?哪个人?”马啸天一头雾水。

    “英雄夜总会的那个女侍应生!”南造云子的口水喷了马啸天一脸。

    马啸天这才有了一点印象,忙不得的回答道:“哦,您说那个地下组织的联络员,就在审讯室,您是想要审问吗?我这就安排!”

    “快,带路!”南造云子的声音尖利无比。

    “是,是!”

    马啸天一身冷汗,但也不敢问原因,只得一溜小跑的带着南造云子的大队人马跑向审讯室,庄崇先不明所以,也偷偷的跟在后面。

    审讯室的门前还站着之前留下的两个行刑手,此刻正惬意的站在门口抽烟,见到马啸天带着这么许多人进来,顿时一愣。

    “人呢?”马啸天问道。

    “还,还在里边,还有两个兄弟在审讯!”行刑手结结巴巴的回答。

    马啸天拨开两人,打开大铁门闯了进去。

    审讯室里边的空气原本就污浊不堪,这时更是平添了许多惺惺的气息,留在屋里的两个人,正在嬉笑着提着裤子,审讯室里的桌子上躺着一个身无寸缕的女人。

    南造云子抢到马啸天的神情,一眼便看见了大张着双腿的常盘千代。身上还流淌着点点血迹,常盘千代双眼紧闭,浑身上下都是淤青,就连下身也是红肿不堪。

    南造云子惨嚎一声,跑上前去,一把抱住常盘千代,“千代,你醒醒,你要坚持住啊,我来救你了!”

    常盘千代哪里能经受住这样几个如狼似虎的男人的折腾,此时已经是陷入昏迷状态,南造云子叫了好一会,这才悠悠醒转,但气息却是微弱无比,看到南造云子,她的眼睛猛地一亮,“您可,可来了!救我!”

    南造云子含泪点点头,回身拿过一条毯子盖在常盘千代的身上。

    几名日本兵将常盘千代抬了出去。

    此时的马啸天觉得脑子瞬间有些短路,这样一个地下组织成员,怎么好像和日本人关系甚密,难道说,自己抓错人了?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