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守株待兔
    看着夏浩明和谢云巢有些犹疑,李士群不得不解释道:“你们想,咱们在无锡败退,不过是一天之内的事情,很多变故都是事前没有预料到的,王显卿怎么会得到消息提前在天目山接应。还有,经湖州走天目山而后去临安的路线是临时确定的,王显卿不可能知道,美国人更不可能知道,怎么会这么巧,他们就在这里等着咱们?”

    听李士群这么一说,夏浩明和谢云巢也回过味来。

    王显卿的神色有些慌乱,但还是勉强笑着说道:“李部长,我怎么敢欺骗您几位呢,这是美国人得到的消息,我只是来配合他们找你们啊,不信,您可以问问那位斯嘉丽长官!”

    李士群听完冷冷一笑,上下打量了王显卿一下,笑着没说话,忽然间反手一扭,将王显卿的左手手掌按在了石壁上,手枪翻转,紧紧顶在王显卿的手背上,二话不说,就是一枪。

    王显卿顿时撕心裂肺的喊叫起来,李士群松开手,他抱着血淋淋的手掌就瘫倒在地上。

    李士群三个人站在他的身侧,李士群将手枪对准王显卿的另一只手,什么话也没说,就是用一种阴森的眼神盯着他。

    王显卿强忍住伤痛,他也很清楚李士群和夏浩明的个性,再向蒙混过去是不可能的,只好将过往的事情重新复述了一遍。

    李士群三人听完,彼此相对看看,李士群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天不亡我啊!没想到,沦落到这荒山野岭还有这样的奇遇,我李士群终究还有翻身再起的机会!”

    李士群一努嘴,谢云巢从怀中拿出卷纱布,帮王显卿暂时包扎了伤口。李士群蹲下身,在王显卿面前从容的把玩着手枪,“你现在知道现在是谁做主了?”

    王显卿艰涩的点点头。

    “美国人是有势力,但在这里,他们只剩下两个人,能玩出什么花样。我知道你原来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你要搞清楚,现在你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里!”

    “我明白,我一定帮你们找到黄金!”王显卿彻底没了精神。

    按照王显卿的分析,原本他也不清楚黄金的具体埋藏地点,但一路走来,发现了这么多当年日本士兵和国军宪兵的骸骨,可以证实,这些宪兵就是当年护送黄金进山的五百名宪兵。而双方再次展开激战,也就证明黄金就埋藏在这一带,或者说,有可能就藏在这个四通八达的山洞中。

    听王显卿这么一说,李士群等人眼中立刻露出热切的眼神,李士群看看周围的地势,这片山洞中的空地四周有大大小小,五六个洞口,却不能确定究竟要走哪一个。

    王显卿艰难的扶着石壁站起来,指指他刚才冲出来的那个洞口,“还走那个洞口,里边也有骸骨,顺着骸骨走,应该没错。”

    李士群对于王显卿的这个判断是同意的,当下,便组织起人手,谢云巢带着两名精干的手下走在最前边,而李士群则压着王显卿走在队伍的最中间,几名手下轮流背着夏之萍紧随其后,而夏浩明则带了两个人断后,进入到山洞中。

    火把已经剩的不多,还好谢云巢的手下还携带了一些干燥的树枝,倒上一些随身带的烈酒,也能够将就着用。

    王显卿这次确实没说假话,一路上,又看到不少的日军和国军宪兵的骸骨,从这些骸骨倒卧的姿势就可以看出来,当年的战事何等的惨烈,双方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用枪支、用匕首、用刺刀、用牙齿、用指甲进行着一场血腥的近身白刃战。

    众人越走越是心惊,关于战争的了解和臆想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都得到了证实,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忽然,谢云巢尖叫一声,和两名开路的手下一起发疯似的向前狂奔。李士群大声叫着他们的名字,但三个人不为所动,就好像着了魔一般。

    众人随后紧紧跟上。

    走到近前,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亮,这是一条宽约五六米的甬道,地上的骸骨至少有四十多具,但都凌乱不堪,骸骨中夹杂着一些泛着金色光芒的东西,谢云巢三人就这样扔掉了手中的枪支,径直钻进了骸骨堆中,手忙脚乱的将那些东西捡起来。

    “大哥,找到了,找到了!”谢云巢挥舞着手中的东西,想李士群喊道。

    李士群接过来一看,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手中的赫然是一块约五百克左右的金条,上面还有国民政府中央银行金库的钢印。李士群没想到如此轻易的就找到了黄金的所在,头脑一时有些眩晕。

    但仔细看看,这里的金条不过只有几十根左右,旁边的石壁边还有一个破损的木箱,应该是搬运途中箱子散架,这才将黄金散落了一地。

    用到的顶部有一条裂缝,向上看去,依稀可见一点蓝天的眼色,正是如此,洞内的空气流通总算通常了许多,光线也恢复了一些,众人赶忙将火把熄灭,李士群让大伙儿在这里暂时休息一下。

    这里的金条也没有多少,李士群完全沉浸在即将要找到黄金的喜悦中,对这些金条也没有在意,索性将这些全部分给了手下众人。所有人顿时欢呼起来,忙不迭的将金条塞进贴身的衣服中。

    夏之萍幽幽的醒转,让李士群欣喜若狂,摸摸她的额头,烧已经退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烫手了。这个位置正好有个通风口,李士群便让众人又去搜罗了一些干树枝来,因为他在来路上已经发现,这里储存过不少的干柴和树枝,看来当年国军宪兵也在这里驻扎过,准备过一些生活的必需品,但遗憾的是没有找到食物。

    等火堆升起来,洞里的寒气也为之消退了不少,众人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纷纷将仅剩的干粮和采摘的椰果拿出来充饥,李士群为夏之萍还留着一块肉干,将野果洗干净,劝着夏之萍好歹用了一些,夏之萍总算恢复了一些精神。

    “我们这是在哪儿?”夏之萍不禁问道。

    “我们在找出去的路,山坡塌下来之后,我们就到了这里,现在就要找到出去的路,相信这里已经距离临安不远了,等走出山洞,咱们立刻去临安,那里有我们的人,可以给你找最好的大夫,帮你将养好身体!”李士群柔声说道。

    夏之萍叹口气,事到如今,她已经没办法判断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了。还好,这一路上李士群都对自己关怀备至,总算让夏侯子平安心了不少,至少现在看来,这个男人是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可将来呢,还要面对他的婚姻和他的子女,以后的生活真的能一帆风顺吗?

    “不要想那么多了,还是先将眼前的这一个关口过去再说吧!”夏之萍愁肠百转,丈夫元剑锋生死不知,自己却先想到了将来的生活,这让夏之萍不觉有些愧疚。身为一个女人,夏之萍自我感觉要求的并不多,只需要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对待自己,和元剑锋成婚到现在,夏之萍至今都很怀念在初到上海的那段日子,但好梦不长,夫妻间一旦有了嫌隙,以前的那种信任和默契便会荡然无存,直到今天,夏之萍已经对那段婚姻再没有任何的留恋,现在的她只想找到一个安稳的归宿,想到这儿,她忽然间有些羡慕起董嘉怡了。

    众人将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放在火堆附近烘烤,不一会儿,空气中便传来了浓烈的汗臭味道。补充过食物,得到了休整,所有人的神经一松懈下来,不一会便感到了疲乏,部分人竟然靠在石壁上响起了鼾声。

    夏浩明因为受了伤,双腿已经行动不便,谢云巢则带了两个人到前边去探路,实际上是想尽快找到黄金的藏身所在。而李士群经过这一路的奔波,也早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便靠在石壁上打起了盹。

    谁也没有注意,黑暗的角落里,忽然飞出一样东西,忽的一下便落进了火堆,正在焚烧的木柴发出了沉闷的断裂声。这让靠在火堆附近的人猛然一惊,但却看不到火堆中究竟落进了什么东西。

    就在他们迷糊的期间,火堆中轰然爆发出震天的巨响,四射的火焰将围在火堆附近的人完全卷了进去,激射而出的弹片向四周发散开来,好几个被火焰吞噬的身影,本来刚刚发出的惨叫却戛然而止,就像是一只被捏住了脖子的公鸡,接着便无声无息的倒下,任凭火焰一点一点的炙烤着身体,再无声息。

    夏浩明被气浪高高的卷起,狠狠的砸向石壁,口中鲜,血狂喷,再落地时,原先的那条伤腿却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大腿根部一个整齐的伤口。夏浩明强撑着精神,才没有立即昏厥过去。

    爆炸声一起,李士群便意识到遇到了偷袭,赶忙就地一滚,拉起过载夏之萍身上的毛毯,将两人都裹在其中,紧紧的趴在地上,这才躲过了弹片和火焰的攻击。

    火光中,冲出十几个狰狞的面孔,手中的武器冒着火焰。其中一人高声喊着:“之萍,你在哪儿?”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