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六章 枪手的价值
    不大会的功夫,李士群仅存的手下全部尸横于地。等他张开毛毯,起身去看时,两支冰冷的枪口已经出现在眼前。夏之萍看到突然出现的枪口,不禁惊叫出声。

    元剑锋则风一般的跑了过来,伸手将夏之萍从李士群的身边抱起,放到一块平整的岩石上,仔细查看了她的伤口,一脸的痛惜。“之萍,你,你没事吧?”元剑锋的声音不禁有些哽咽。

    夏之萍看清楚是他,心中刚刚燃起的那点对新生活的希望转瞬间被击的粉碎,幽幽的叹了口气,闭上眼不再理他。

    谢云巢和那个黑发洋人罗斯被几名介错士兵压着走在后边,看到李士群,脸上掩饰不住的黯然。李士群很清楚,自己的大事休矣,兜兜转转,自己还是没能逃脱日本人的掌控。

    矢泽慎一的脸上多了几道骇人的伤痕,一手拿着枪,一手则拉着一个金发女人,正是之前山坡爆炸时失踪的斯嘉丽。斯嘉丽的右手软软的垂在胸前,想来是已经断了,一条腿也有些不方便,看样子受伤颇重。

    矢泽慎一在士兵们的簇拥下走到前边,看看山洞中的众人,不由得哈哈一笑,将斯嘉丽推到石壁下,“美国人,李先生,你恐怕没想到我会全身而退吧!”

    李士群将手中的手枪扔到地上,背靠石壁站好,颓然的说道:“这都是天命,大事不成只怪我的命不好,只是我却没想到,那样的大爆炸,你居然能够逃脱,哼哼!”

    矢泽慎一轻蔑的撇撇嘴,“那场大爆炸,看似凶猛,事实上威力却不怎么样。幸好当时我在一线天入口附近留下了一支接应的队伍,听到爆炸声,他们立刻进来搜索,结果就和我们一起找到了这里。事后,我的手下曾经勘测过现场,那个山坡下是埋了不少炸药,可惜时间间隔太久,已经发挥不出一半的威力,这就是我们都能幸免于难的原因。”

    夏浩明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在飞快的流逝而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不做点什么,单是失血也能很快要了自己的性命。他强忍住剧痛,手慢慢伸向后腰的位置,那里,还有一把手枪。

    但他的手刚一有所动作,耳边便传来了一个声音,“别动!”

    夏浩明回身看去,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洋人就站在自己的身边,手中的步枪枪口对准了自己。这个洋人夏浩明也认识,他是元剑锋的手下,名叫伊万,是上海滩有名的神枪手。

    伊万警惕的上下打量夏浩明,又看看他的伤腿,“你的步枪呢?”

    夏浩明苦笑了一声,“已经被炸飞了!”

    伊万没有放下枪,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的枪法不错!”

    夏浩明摇摇头,“你和那个家伙的枪法也不错,不过看来是没机会再和你们较量了!”

    伊万一笑,“不用失望,我会代替你和那个家伙比赛一场的。说句实话:其实,我想杀你已经很久了!”

    枪口猛然迸射出火花,一颗子弹穿过夏浩明的右侧太阳穴,又从左侧激射而出,夏浩明的眼睛愣愣的眨了两下,身子这才不甘的扑倒在地上。

    “浩明!”李士群大恸。看向伊万,“伊万,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瘪三,要不是我,你早跟着张啸林陪葬了!”

    伊万厌恶的打断了李士群的叫骂,“住口,姓李的,我才是上海最有价值的枪手,是你自己不识货!”

    矢泽慎一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的对骂,刚要插嘴,一名士兵走过来,手中握着几块从尸体上搜来的金条。

    矢泽慎一一愣,伸手拿起金条把玩,却一眼看到了上面“中央银行金库”的字样,浑身上下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

    矢泽慎一将金条抛回到手下,将手枪的保险拉开,几步来到李士群的身前,“黄金哪里来的?”

    李士群回头看看他,什么也没说。

    矢泽慎一也清楚李士群的个性,干脆一侧身,直接将枪口指向了再岩石上躺着的夏之萍,“你不说,我就打死你最爱的女人!”

    李士群脸上的肌肉猛的一抽搐,元剑锋大惊失色,双腿一软,直接向着矢泽慎一跪了下去,“矢泽大佐,她是我的太太,你不能这样啊!”

    矢泽慎一连头也没有回,依旧紧紧的盯着李士群的表情,嘴中却说道:“元剑锋,你还是个男人吗?这些金条是天皇陛下需要的财富,和它们比起来,一个已经背叛你的女人还有什么价值!”

    元剑锋涕泪交流,“不要啊,大佐阁下,让我来审问李士群,一定会有结果的!给我一个机会!放过我太太!”

    听着元剑锋的哀求,闭着眼睛的夏之萍也不由得有些动容。

    但李士群却忽然开了口,“金条是外边那些死人身上的,我们也在查找黄金的下落,不过还没有找到线索,你们就来了!”

    夏之萍睁开双眼,感激的向着李士群看过去。

    人群中的王显卿忽然狂奔而出,径直跪在了矢泽慎一的面前,“太君,别杀我,我知道黄金的事情,就在这附近,我可以帮助你们!”

    矢泽慎一有些意外,看看王显卿,获学士觉得王显卿这么大的年纪还百出这么一副谄媚的表情实在是有些好笑,矢泽慎一的嘴角不禁抿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居然也知道黄金的事情?”

    王显卿此时为了活命,已经全然不顾别的,赶忙向矢泽慎一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事情。

    “哦?,你就是王显卿,那一定和裴中岩、聂尚允很熟悉了?“矢泽慎一问道。

    王显卿立刻点点头,“没错,重庆的事情就是我们弄出来的!”语气中既然还带着一丝与有荣焉。

    矢泽慎一的笑容变得阴沉起来,但王显卿却丝毫没有察觉。矢泽慎一将手背到身后,“你们几位在重庆弄出的动静确实不小啊,就连整个战争的走向都几乎被你们改变了。”

    王显卿听到矢泽慎一的夸赞,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不住的点头。

    “裴中岩和关东军合作密切,为了重庆事件,竟然将我们隐藏在重庆的所有人员都当做了筹码,尤其是我们派遣军辛辛苦苦安插进去的独脚大盗都成了牺牲品。等到兵变结束的时候,帝国穷三年时间布置的情报网竟然被铲除的干干净净,这都是诸位的功劳啊!”

    王显卿就算再傻,此时也听出了矢泽慎一话里不善的意味,想要解释,却愈发变得结结巴巴。

    矢泽慎一拍拍王显卿的肩膀,“你,我也是很了解的,整件事情都是裴中岩和聂尚允一手策划的,你不过是一个胁从。黄金的事情,想必也是听他们说的吧?”

    王显卿点点头。

    矢泽慎一旁若无人的踱起步来,“其实你不知道,山洞中的这些日本士兵的尸体,其实都是我的部下。”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黄金的事情,最早其实是我先发现的。”矢泽慎一看到众人都露出凝神倾听的申请,不由有些自得。“淞沪会战之后,帝国军队逼近南京。作为天皇的特使,我一直便在派遣军中负责某方面的情报事务。江浙和上海自古以来就是支那的富庶之地,南京作为支那首都更是全国的中心,早在帝国对华北用兵时,我们便已经派遣大批情报人员进入上海、江浙和南京。所以,支那政府内部一发布要转运资产到武汉的命令,便被我得知!”

    “这批黄金也是其中之一,夺取黄金行动的负责人就是我!”矢泽慎一想到之前的事情,不禁有些激动。

    “得到消息后,我便就近派出第三师团皇室子弟掌握的一个步兵中队,三百人的兵力来到天目山附近阻截黄金。因为我得到的情报是,押送黄金的是支那军宪兵部队的五百人,根据我帝国军队的战力,三百人对支那军五百人是绰绰有余了。可是没想到,这个步兵中队自从进入天目山之后,便与总部失去了联系,而黄金和护送的支那军也就此失去了踪迹。这后来,我不得不亲自潜入南京,而……”。

    说到这儿,矢泽慎一忽然发觉自己说的有些多了,只得打个哈哈敷衍过去。

    “哈哈,一说起来就有些说的太多了。不过没关系,诸位的命运是已经注定的了。这个秘密知道了也无妨,反正也不会泄露出去!”

    矢泽慎一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都是一沉。

    “反倒是你!”矢泽慎一看看王显卿,“其实你这个家伙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不,不,我可以帮忙的,黄金一定就在附近的!”王显卿记者解释。

    矢泽慎一摆摆手,示意王显卿闭嘴,“当初重庆的兵变,裴中岩还算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战斗到了最后。可是你却有些太,太……,用你们支那人的话来说,就是太不讲究了,居然抛下了为你弟弟复仇的人独自逃生,呵呵,真是不折不扣的小人!”

    矢泽慎一此时恰好走到王显卿的身后,而王显卿此时已经浑身颤抖。

    “出于对裴中岩的尊敬,我想,你还是亲自下去向他赔罪吧!”矢泽慎一的右手抬起,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对面石壁随着一声枪响,被染上了大片的血迹。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