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七章 变故迭生
    夏浩明和王显卿的先后被杀,让洞里的众人都噤若寒蝉,李士群带进天目山的手下,除了谢云巢已经全军覆没,李士群拼命的向爬到夏之萍身边去,却被日本兵的刺刀架住,动弹不得。

    日本兵将斯嘉丽和罗斯推到石壁下,和李士群押在一起。矢泽慎一目露凶光,“李先生,还有这位波琳女士,很不幸,今天就将会是你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支那还是大日本帝国皇军的,你们的所作所为,是皇军绝对不能够忍受的。不过,李先生请放心,你死之后,我们会对外隐瞒你死亡的真正原因,在名义上,你还会是帝国最忠诚的朋友。你的朋友陈公博先生,也将顺利接任汪精卫先生的位置。”

    李士群冷哼了一声,“这恐怕更有利于你们直接控制南京政府吧?”

    矢泽慎一满意的笑笑:“李先生是个聪明人,可为什么扼要犯这种低级错误呢?要知道,一个不按照剧本来表演的演员,是绝对无法再舞台上立足的!”

    李士群叹口气,“那是因为我不想做你们手中的傀儡!”

    矢泽慎一冷笑一声,“李先生是个什么样的然,你我心里都清楚,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三国演义中有个吕布,被人们称作三姓家奴,我觉得,李先生和他不遑多让。”

    一句话让李士群无言以答。

    “好了!”矢泽慎一挥挥手,“说起来,这次我还要感谢李先生,能让我在解决江浙变乱的同时,还能解开多年前的一桩心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这就送几位上路吧!”

    几名日本兵整齐的拉开枪栓,枪口瞄向萎顿在地上的李士群等三人。

    斯嘉丽和罗斯沉默的在胸前画起了十字,李士群却将目光转向夏之萍。夏之萍强撑起身体,一把攥住元剑锋的手,“剑锋,求求你,不杀他,放他一条生路吧!”

    而夏之萍的恳求在元剑锋的眼中却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讽刺讥诮,他不可思议的看向之萍,继而狠狠的刷脱了夏之萍的手,猛的站起身,拔出腰间的手枪。“矢泽大佐,李士群的命留给我!”

    矢泽慎一赞许的点点头,“呦西,元君,你来!”

    夏之萍绝望的趴在岩石上,泣不成声。

    指向李士群的手枪不禁有些颤抖,元剑锋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内心的起伏,看到李士群的那张脸,脑海中堆积的往事一幕幕的呈现在眼前。

    李士群此时反倒平静下来,面对着元剑锋的枪口,坐直了身体,“你来动手,我没意见!”

    矢泽慎一有些不耐烦了,“元君,动手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话音刚落,众人都忽然停止了所有动作,表情古怪的互相看着,矢泽慎一刚要呵斥,却从双脚下传来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坐在船上,汹涌的波浪带给人的连绵不绝的眩晕感。

    矢泽慎一赶忙扶住墙壁,看向四周,却冷不防身边就传来一声惨叫,原来一名士兵被洞顶落下的石头砸中了脑袋,顿时不省人事。紧接着,山洞的两侧石壁便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大大小小的石块脱离了石壁的束缚,落了下来,众人左躲右闪,但几声巨响传来,晃动的频率却越来越大,石块也越来越密集。

    洞里的众人顿时乱作一团,罗斯却在这个时刻突然发动,趁着对面的元剑锋和几名日本兵东倒西歪,不知所措的时候,用右脚狠狠一勾,一名日本兵顿时被他绊倒,向着他怀里倒了过来,斯嘉丽也直起身子,趁势将步枪一把拽了过来,而罗斯则扳住那日本兵的脖子,狠狠一扭。

    元剑锋大惊失色,赶忙依靠住墙壁,对着晃动中的李士群便是一枪,但还是打偏了方向,只是在李士群的胳膊上划过,留下一道血痕。

    李士群一咬牙,揉身而上,将元剑锋扑倒在地,两人扭打做一团,只为争抢那一把手枪。

    矢泽慎一和伊万等人此时已自身难保,根本无力去管十几步之外的李士群等人。

    斯嘉丽连开几枪,将日本兵全部击毙,只是腿脚受了伤,在罗斯的搀扶下才得以站起来。

    斯嘉丽用枪逼住元剑锋,双眼飞快的看看四周的地形,山洞中的数个洞口,此时已经被落下的石块封死,但还有几个可以通过,只是不知道究竟通向哪里,但其中一个隐约有向上的趋势,斯嘉丽果断的选择了这个洞口。

    李士群夺下元剑锋手中的枪支,刚要开枪,却被斯嘉丽喝止,“好美出去,留下他做个人质,日本人也投鼠忌器!”

    李士群只得遵从,用力将元剑锋拉起来,逼着他和众人一起,冲进了那个洞口。

    山洞还在不停的摇晃着,估摸着过了五分钟,这才渐渐停止下来。身后刚刚进入的洞口外边已经被石块封堵起来,山洞中一片漆黑,罗斯搀扶着斯嘉丽走在最前边,李士群则压着元剑锋拖在后边,四个人摸索着向前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大概多长时间,罗斯忽然兴奋的喊叫起来,原来是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这让众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到近前一看,原来不过是一块石壁的缝隙,这让众人不禁一阵泄气。

    而山洞到了这里,也就再没有了去路,来时的洞口已被封闭,再想回去也是无计可施,而面前的石壁则是一块光滑如镜的巨石,向上只是黑黝黝的洞顶,就算是攀爬到了上边也是无处可去。

    看看那条缝隙,距离到外边至少还有一米的距离,手边连一件趁手的工具都没有,想要挖开这坚硬的石壁,谈何容易啊!

    众人不禁有种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

    一个桀桀的笑声突兀的响起,将四人吓得浑身一颤,干阿妈那个从地上爬起来,观察下四周,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忽然,一双演讲凑到缝隙前,透过搭在额前的长发冷冷的看向几个人,“原来是你们,还真是命大,这样都被你们给逃了出来!”

    众人听得清楚,这分明是那个长发兽皮男子的声音。

    不多时,石壁的左下方忽然传来咯咯吱吱的声音,随着刺耳的声音传来,洞中忽然多了许多光亮,一个只容得下一人钻出的洞口忽然凭空出现。

    “都出来吧!”张二狗冷冷的说道。

    众人挨着顺序从洞口爬出来,骤然见到外边的阳光,眼睛都有些不适应,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手中的枪支全被张二狗夺了过去。

    罗斯一愣,立刻就要去抢,但张二狗身边的那头名叫赛虎的黑狼却爆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磨牙声,罗斯的身形一滞,不敢再有所妄动。

    张二狗冷眼看着出来的四个人,吩咐罗斯又将洞口的石头堵上,这才指着斯嘉丽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饶你们一命,马上出山吧,以后别再回来!”

    斯嘉丽还想分辨几句,但刚一开口,就牵动了伤口,面孔顿时有些抽搐。

    张二狗看看,从随身携带的褡裢中掏出一包草药,扔给罗斯,“嚼碎了,给她敷上,每天换一次,足可以撑到出山了!”

    张二狗又看看元剑锋,眼神似乎有些诧异,但并没有再说话。而是伸出一根手指,指指那条蜿蜒崎岖的小路,示意他们可以从这里走出天目山。

    元剑锋却忽然喊道:“我,我不走!”他很清楚离开这里的下场是什么,李士群和美国人一定不会让自己活着离开天目山的!

    出乎意料的,李士群也摇了摇头,“我也不走,之萍和云巢还在里边,我要找到他们再说!”

    斯嘉丽诧异的看看两个人,可山谷中却忽然传来了一声爆炸声,二狗随即便是脸色一变,一个转身,灵活的爬上了一颗高大的树木,长身向着爆炸的方向看去,倏忽间却又跳了下来,冲着赛虎呼哨一声,一人一狼便钻进了灌木丛中。

    李士群看看斯嘉丽三个人,见给眼光最终投向了元剑锋,元剑锋一阵大骇,赶忙向后退去。

    “李先生,我们不能就这么回去,我和罗斯先跟着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解决完了,就来找我们,我们的合作依然有效!”

    罗斯将斯嘉丽搀扶起来,两人顺着张二狗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李士群慢慢的逼向元剑锋,“姓元的,如果刚才死在你手里,我死而无怨。我承认,以前我是害过你,可天意注定,你还是要死在我的手里。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之萍,你可以瞑目了。”

    说着,李士群一个纵身扑了上来,双手死死的扼住了元剑锋的喉咙,元剑锋处于求生的本能,也在同时握住了李士群的喉咙,两人就在这草丛中厮打起来。

    山洞的出口就位于这吐出的一块的岩石上,只有陡峭的石壁通向山下,两个人也都清楚,今天的情况,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从这天目山中走出去,因此,谁也不敢留手,便如同两只野兽一般互相抓挠、撕咬、扭打。

    一个不慎,两人便从岩石上滚落下去,遍布的荆棘和杂草被两人的身躯碾压出一条清晰的路径来。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