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六十二章 求之不得
    在等待潘其中来天目山的这段时间里,林笑棠带领着手下和二狗一起,将山洞中和一线天中的国军宪兵的遗骨收拢起来,都葬在了一线天的那二十多座坟墓边,这些应用的宪兵们省钱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死后总算可以与同袍团聚、入土为安。而天目山的游击队张队长也答应将安排人手照顾这些坟茔,确保年年香火不断。而李士群、夏浩明等人的遗体也被妥善安葬下来。

    这些天,林笑棠去的最多的地方,也就是这片墓地。

    林笑棠时常会坐在墓地中间,呆呆的看着这些墓碑,而且一坐便是大半天。火眼等人虽然好奇,但也清楚林笑棠的脾气,知道他这是在想事情,所以都不敢打扰。只有二狗,带着赛虎,就坐在目的对面的山坡上,一直就这么陪着林笑棠。

    连年的激战之后,难得会有这么一段时间来让林笑棠思考。世界大战的局势在这段日子里又有了新的变化。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太平洋战场传来捷报,美国舰队在中途岛海战中一举击败日本太平洋舰队,日军损失四艘主力航空母舰,三百余架飞机,几百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和三千多名海军士兵,由此,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进攻势头被遏制,在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的支持下,美军开始全面反击。

    而中缅战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于林笑棠无意的介入,中英联军没有像历史上描述的那样从缅甸撤退,反而依仗着兵力上的优势,以及源源不断的美方支援,不断扩大的空中优势,慢慢占据了战争的主动权。中国远征军在美军十四航空队的空中掩护下,从同古,和仁安羌两路出击,不仅迅速攻占了之前失陷的普罗美,而且重创日军南方军集团,在这其中,新成立的军统仰光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班达、班纳兄弟充分发挥了自己当地人的作用,不仅网罗了一大批的暗探和间谍,而且将势力渐渐渗透进缅甸独立军,为远征军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日军南方军目前已困守仰光等几个主要城市,缅甸随时可能被远征军和英军攻占,成为他们的战利品。

    而欧洲的战事,同样迎来了转机。德军在旷日持久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已经显示出颓势,溃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一旦德军在斯大林格勒城下撤退,那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将遭到俄军的分割包围,损失将是无法估算的。而这样一来,欧洲战场将迎来一个伟大的转折点,德军将没有实力再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也意味着俄军将展开反击。

    北非战场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美英军队击溃了隆美尔的沙漠军团和意大利军队,美英军队已经筹划着登陆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从背面给纳粹德国致命一击。

    综合现在的形势,中国战场上已经拖住了日军高达百万的兵力,进入反击阶段也是迟早的事情,但令林笑棠担忧的是,一旦战争进入尾声阶段,以美英等国的本质,为了钳制中国和俄国的崛起,一定会在最后的阶段搞出连续的小动作,在亚洲布置下重重的阻挠,而这其中最好的选择就是保存日本的实力,控制住日本这个亚洲的不稳定因素,以此来达到控制亚洲的目的。

    关于这些,林笑棠不知道自己是缘何会想到的,但这种情况就像是与生俱来的直觉一般,每天都困扰着林笑棠,究竟该如何布局才能让国家在战后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是林笑棠目前最为头痛的。

    也许,人生的痛苦就在于此,当你发现自己有能力改变历史,而偏偏又想不出具体操作的方式,这实在是一种煎熬。

    自己古老的祖国,陷入苦难已经百年,中日战争结束后,全世界都将迎来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而这对于祖国来说,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可国内现在的情况,究竟能否牢牢的把握住呢?林笑棠这个身处风云漩涡之中的小人物又该怎么做呢?

    将近黄昏的时候,火眼急匆匆的来报:潘其中已经到了。

    潘其中昼夜兼程,从上海赶到游击队驻地只花了四天的时间,他带来了很多消息,有些,林笑棠也是刚刚得到。

    李士群途径天目山返回杭州的计划失败,他的死讯已经传回杭州,消息一披露,浙江人心大乱,之前在一线天中失踪的谢云巢偷偷潜回杭州,本打算与万里浪合兵一处,共同坚守杭州,但李士群的死讯传来,首先乱起来的就是部队,不到一天的时间,唐生明便攻进了杭州城,谢云巢和万里浪被部下挟持,直接送到了唐生明的指挥部,而陈公博也在被擒后,直接送回了南京。

    轰动一时,江浙变乱彻底被平定,但经过这一次的事件,日军对江浙的控制被大大削弱,反倒是周佛海和唐生明进一步加强了对这些区域的掌握。

    林笑棠耐心的听潘其中将知道的消息都讲述了一遍,这才问道:“潘先生,之前我跟你提的建议,实施的如何了?”

    潘其中面露喜色,“全靠林老板的鼎力相助,唐生明虽然拿下了江浙的地盘,但占据的不过是城市。在林老板的人的帮助下,我们的组织已经开始逐步向江浙的村庄农村渗透,相信过不了多久,江浙地区将到处都是我们的革命根据地!”

    林笑棠摇摇头,“潘先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要掌控,但切不可过于高调!”

    林笑棠凑近潘其中,压低了声音说道:“唐生明是重庆的人,重庆排他过来,一方面是为了监视周佛海,另一方面便是招揽伪政府的军政要员,控制地盘。这样,将来中日战争结束后,才能保证这块膏腴之地完完全全的归自己所有。”

    潘其中脸露疑惑,“林老板的意思是……?”

    “一切都要低调!”林笑棠喝口茶,“农村一向都是贵党的根基所在,江浙也不会例外,但这个时候要组建根据地什么的,边有些不合时宜了。江浙,名义上还是日本人的地方,如果我们做的太显眼的话,唐生明他们便会借助日本人的手来对付我们,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安之若素的在一旁看笑话了。”

    潘其中恍然大悟,擦擦额头的冷汗,“不错,不错,我们确实是有些心急了。”

    林笑棠会心一笑,结合便提起了黄金的事情,当然,他还是要将所有的来龙去脉和潘其中讲清楚。听完之后,潘其中也是感慨万千,“没想到令兄和一班义士竟然能做到如此的事情,有这样的国人在,中国怎么能不再次振兴呢!”

    但潘其中还是婉言拒绝了林笑棠的好意,理由是,这些都是国军将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财富,如果就这么交给抗日根据地,未免有些受之有愧。

    林笑棠一笑,提笔在白纸上写下了两个名字,“潘先生,这两个人你们认识吗?”

    潘其中一看也愣了,其中一个他很熟悉,正是在皖南事变中牺牲的一名同志,而另一个他也没有印象。

    林笑棠感慨的说道:“其实有些事情我也是最近才推测出来,像是这个名字和之前牺牲的周朝坚先生,据我了解,都和贵党走的特别近,关系密切,但究竟和贵党的地下组织有什么交集,这还要潘先生去查证。我大哥林笑君和同袍组建军官俱乐部的初衷便是报国杀敌,这一点是和贵党完全一致的,当年的这次行动也是和贵党一起联合策划的,只是由于产生了变数,这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这些黄金交给贵党,也是应有之义!”

    潘其中却是始终没有答应,说到最后,只同意这批黄金作为双方共同的财物,暂时由根据地一方保管。

    林笑棠也没有忘记二狗的事情,谈的差不多的时候,林笑棠将二狗叫进来,介绍给潘其中。“我这个弟弟,在天目山守护黄金四年,真正做到了一诺千金。这些年,他在这里也习惯了,我本打算让他和我一起回上海,但他却不愿意,宁愿继续留在这里,过些天,我们会一起去趟长沙,将他太太的灵柩移到山里来。以后,他便会长留天目山。”

    林笑棠拍拍二狗的肩膀,“这小子没有别的要求,就是要求参加打鬼子的队伍,我思来想去,还是想拜托一下潘先生,看看游击队能不能手下我这个弟弟!”

    潘其中呵呵一笑,林笑棠的这个表示,或许是处于张二狗的本意,但何尝不是他自己表明态度的一个证明呢?对于这样的要求,潘其中怎么会不答应呢!

    “哈哈,这位二狗兄弟的本事,我可是听说过,一人一狼,在这天目山中来去自如,这样的人才,我们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想不到,林老板竟然直接送到了我们这里来,实在是求之不得,欢迎啊欢迎啊!”

    二狗的事情了结,让林笑棠放下了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