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未来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时间便已经来到了民国三十二年的年末。在这将近一年的光阴中,林笑棠始终处于蛰伏状态,在这期间,尚芝也正式进入林家家门,所以,林笑棠每天的主要任务便是陪着两位娇妻在上海以及江浙一带游玩,这些年,林笑棠一直处于一种紧绷的精神状态下,而在董嘉怡来上海的这一年,也是他最为放松和悠闲的一段时光。

    组织已经进入轨道,而且在林笑棠的授意下,已经和延安方面展开全方位的合作,物资统制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通过和延安方面的合作,物资统制计划已经渗透进沦陷区的每个角落,抗日根据地在悄然的不断壮大着,而日伪军能够拥有的,也仅仅是城市和周边地区,一年中连续的三次规模浩大的扫荡行动都铩羽而归,如今的日军已经是日薄西山。

    以风华电影公司和隆盛为主体的“走私”还在进行中,南洋的大批物资通过这两个渠道安全的进入到抗日根据地以及与林笑棠私交甚笃的部分国军部队中,很快的转化为消灭日军的利器。

    上海依旧处于一种难以形容的平衡中。不出所料,庄崇先和元剑锋成为了上海争霸的新一轮主角,当然,也仅仅限于地下世界而已,而他们的争斗又完全在林笑棠的掌控之中。日本人和伪政府已经从李士群身上受到了教训,再也不敢将权力无限制的固定在某一个人的身上,所以,庄崇先和元剑锋两人的这些把戏在林笑棠看来,比之当年,真是小把戏而已。

    放眼世界,战争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轴心同盟已经开始共同面临到一个窘迫的局面。

    苏德战场上,库尔斯克战役占据了整个夏天最炎热的部分时间,苏联俄国和德国双方共投入了将近三百万的兵力和六千辆坦克,参战飞机也超过了两千架,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坦克会战和空战。

    整个战役共有接近五十万人的伤亡,而德军在此次战役失利之后,彻底丧失了战争的主动权,俄国开始了收复国土的全面反击。

    美军就在此时,在德军的背部狠狠捅了一刀,成功的在西西里岛登陆,意大利兵败如山倒,如果不是德军及时从苏德战场调动有生力量协助其防守,那覆亡也只是顷刻间的事情了。

    太平洋战场上,民国三十一年的中途岛海战,便是日海军由盛转衰的起点,中太平洋成为美国海军的天下。但这个时候,日军还牢牢的掌握着南太平洋战场的主动权,并以脾斯麦群岛中新不列颠岛的港市拉包尔为中心,以瓜岛和图拉吉岛一线为防御战线,力图阻止美军的继续南下。

    但美国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还是将瓜岛和图拉吉岛攻克,直接预示着美军相对南太平洋地区展开全面进攻,而此时的日军,虽然在本土大本营的筹划下,组建了两个崭新的军团,以及第八舰队投入到太平洋战场,但武器装备和资源的消耗,已经使日本原本就很薄弱的经济基础和生产能力面临着崩溃的局面。

    而中国远征军和英国军队经过大半年之间的休整,在得到了美国源源不断的补给之后,已经向缅甸北部展开攻击,有望在下一年的年初,全面肃清日本南方军的缅甸军团主力。根据仰光传来的消息,缅甸国防军,也就是缅甸独立军此时也已经察觉到日军的败事已定,从而开始和远征军以及英国人暗通款曲,包括昂山在内的缅甸政府高层都已经表达了愿意和中美英三国联军合作的意向,也因为如此,林笑棠掌控的缅甸仰光站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开始了对缅甸地下势力的蚕食,扩充到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一切利好的消息之下,林笑棠知道,将要出发的时间就要到了。

    但潜入日本本土的难度的确太大了,以林笑棠这样的身份,想要无声无息的潜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加上川上忠辉对其格外的关注,更是增加了其中的难度。

    早在九月份,林笑棠便开始和重新回到上海的潘其中取得了联系,作为对林笑棠的感谢和回报,延安也特意派和林笑棠关系不错的潘其中回到上海主持地下党的活动,此举也是为了加强双方的进一步合作。

    在和潘其中的秘密会晤中,林笑棠便向其透露了自己的想法,这也得到了潘其中的赞同。为此,潘其中还专门向上级请示,请求取得掩藏在日本本土的共产国际的特工的支持和帮助。

    但这个行动却让延安方面有些为难,因为此时,共产国际已经解散,想要再次调动那些潜伏在日本本土的间谍,就必须得到苏联俄国方面的同意,为此,延安方面虽然感到难度有些大,但还是立刻发电报,向如果方面征求意见,当然,这些都是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

    林笑棠则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人物,那就是户田津的老板——立花治长。

    立花治长虽然在上海名义上是地下组织的成员,但这些年,林笑棠也通过点滴的情报,逐渐了解到这个人的真实背景。立花治长和之前被捕的尾崎秀实,以及已经离开上海返回本土的中西功等人都是“拉姆扎”小组的情报人员,他们的直接领导者便是曾经的共产国际,共产国际宣布解散之后,对于他们的领导权便落入到俄国人的手中。也就是说,立花治长手上一定会有和俄国情报部门联系的渠道。

    经过上次的时间,“拉姆扎”小组在日本本土的情报组织损失惨重,很多重要成员以及日共的人员都相继被捕,但他们绝对还有隐藏的力量,这些都是林笑棠将来可以利用的力量。

    林笑棠的打算是,以潘其中的身份,直接和俄国方面取得联系,却是有些不合适,而延安与俄国人联系,必然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其中还要牵扯到很多政治因素,能不能付诸实施还是个未知数,但如果以自己的身份,直接和立花治长面对面的说清楚其中的利害,由他直接向如果方面汇报,效果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听了林笑棠的想法,潘其中一时间有些犹豫,林笑棠则轻松的笑笑,“潘先生,我知道这件事情让你很为难,一直以来,你们和立花治长他们都是合作关系,贸然接触他们的上级,一定要经过上层的同意。不过你放心,我和立花治长也是老相识,这次见面,只是我们两个的单独会面,你和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关系,或者说,也根本不了解这件事情!”

    ……

    户田津还是老样子,只不过生意清淡了许多,往日在这里聚集的日本军官和商人都不见了踪影,店里只剩下两名女服务员,林笑棠走进来的时候正倚着门框打瞌睡,听到顾客登门时的风铃声,顿时下意识的站起身鞠躬。

    柜台里的立花治长也被惊动,抬起头看到是林笑棠,脸上不禁露出笑容,“好久不见了!”

    店里反正也没有什么生意,立花治长索性就给两名服务员放了假,两个女孩欢天喜地的与老板和林笑棠告别离开。

    立花治长挑了一个靠里边,但是又能看到门口景物的座位,礼貌的招呼林笑棠坐下,奉上一杯清茶。不禁叹口气,“战事不利,如今就连一些老顾客都很少光顾了!”

    林笑棠喝口热茶,让那团热气在胸腔中打了一个转,舒服了很多,看着屋外黑沉沉的天空,“这不也是好事情吗?至少说明战争快要结束了?”

    立花治长的脸上浮现出矛盾的表情,“我也明白,但始终是高兴不起来,毕竟是我的祖国,看着它慢慢走向衰落,心里真的不好受。”

    林笑棠点点头,他很了解立花治长这种复杂的心情。被卷入到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中来,又看到了国家必败的命运,这对于百年来一直顺风顺水的日本人来说,的确是一种很让人沮丧的感觉,即使是对立花治长这种日籍***人来说,也不例外。

    林笑棠没有就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而是直截了当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最后,重重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受俄国人的领导,我需要你将我的行动计划完整的阐述给他们,我需要他们的全力支持。”

    立花治长倒吸了一口冷气,两条已经全白的眉毛渐渐挤向眉心,话语却变得警惕和冷漠起来,“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你去日本做什么,难道是要将它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吗?”

    林笑棠漫不经心的抬起茶杯,“我不知道战后的日本将走向何方,但我清楚的知道美国人对日本的定位。如果我估计的不错,日本的军国主义的影响将会得到最大限度的保留,就连天皇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相信这一点,俄国的有识之士也可以看得到,难道说俄国人就愿意在远东留下一条美国人的走狗吗?”

    “还有,你们日本***目前的处境,立花前辈你不是不清楚。破而后立,这对于日本,对于中国,对于亚洲来说,都是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我和延安方面的关系您很清楚,他们和重庆之中,未来的中国究竟会选择谁,相信您也一定会有自己的答案。”

    林笑棠忽然停下来,紧紧盯住立花治长的眼睛,“难道您就不想在将来看到一个全新的日本?或者说,是由你们来一手创造出的日本?”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