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八十章 横滨港
    海面上碧波万里,没有什么风浪,林笑棠坐在船头顶层的甲板上设置的沙滩椅上,不远处的船舷附近,两只海鸥跟随着客轮一路飞翔,不时发出几声欢快的鸣叫。林笑棠手中拿着一杯威士忌,仔细的翻阅着一本《源氏物语》,看的津津有味。

    上了船,林笑棠的心情反而愈发的平静下来,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林笑棠已经做出了许多种的猜测。尚振声一定会将接应的事宜安排的妥妥当当,这一点林笑棠对其是绝对信任。可土肥原贤二会以什么方式来对待自己呢?这些天,林笑棠已经将自己在上海这些年的所有经历都做了一个梳理,将所有的事件和人物都回顾的清清楚楚,这也是为了应对土肥原贤二可能会有的审讯。在林笑棠看来,这些年自己虽然说不上是天衣无缝,但绝对不会有什么把柄落在敌人手中。

    想通了这些,林笑棠在放松下来的同时,开始悄悄的观察起这艘“西里丸”号。这艘客轮是经过改装的,体积并不大,排水量在五千吨左右,共分四层。第三层和第四层早已经被封闭起来,被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着。第二层运送的是几百名受伤回国的日军军官和士兵。最上边的第一层便是豪华客舱,客人并不多,林笑棠他们便占据了靠近船头甲板的三个客舱,就连甲板也被占据,别的客人根本无法上来。

    令林笑棠感兴趣的便是被封锁的第三层和第四层,第三层看来是一小队日军士兵的休息场所,而第四层则明显是装载了什么重要的货物送回日本本土,看来价值不菲。

    引起林笑棠注意的便是一名日本军官偶然露出的纹身,和矢泽慎一的一模一样,也就说明,这些士兵都是来自于特别宪兵队,那第四层货仓中装载的货物也就昭然若揭了。

    正想得出神,甲板的舷梯上忽然传来脚步声。从下边上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正是儿玉誉义夫。

    押送林笑棠的是八名特高课的人员,看到有人上来,便立刻上前阻拦。儿玉誉义夫从怀中摸出一个绿色的证件,在卫兵面前一晃,卫兵赶忙敬礼放行。

    林笑棠抬起头,好奇的看向走过来的儿玉誉义夫。

    儿玉誉义夫礼貌的笑笑,微一颔首,指指林笑棠身边的座位,“打搅了,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显然,这个人是抱着不为人知的目的来找自己的。林笑棠第一时间便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林笑棠含笑点点头,并随手倒上一杯酒递给儿玉誉义夫。“怎么称呼?找我有事?”

    儿玉誉义夫有些意外,林笑棠看着他惊讶的表情,干脆的说道:“看先生的样子就是来找我的,我现在不过是一个被严密看押的犯人,周围还有这么多少双眼睛和耳朵,有什么话不必遮遮掩掩。”

    林笑棠用的是纯正的日语,发音之标准,让儿玉誉义夫叹为观止。他的直率也让儿玉誉义夫有些吃惊。

    儿玉誉义夫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儿玉誉义夫,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林笑棠的目光顿时被他手腕上的一个熟悉的纹身所吸引。

    林笑棠接过来,顿时有些发愣,“黑龙会?”

    “嗨依!”儿玉誉义夫点头答应。

    “我好像和贵会并没有什么往来?”林笑棠仔细想了想。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现在成为朋友。”儿玉誉义夫一笑,“您应该认识户田津的立花治长前辈吧?”

    “没错!”

    “呵呵,立花前辈便是我黑龙会的一员,在会中德高望重,也是头山满会长最好的朋友!”儿玉誉义夫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他托我问候您!”

    “原来如此!”林笑棠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眼前的这个家伙,既然是黑龙会的成员,手腕上还留着特别宪兵队的标志,偏偏还和立花治长认识,看来很不简单啊!

    林笑棠的心思电转,转瞬间便换上了一副苦笑的表情,“多谢立花前辈的关心,也很感谢儿玉先生的好意,只不过我现在自身难保,到京都之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唉!”

    林笑棠故意的重重叹口气,偷眼观察儿玉誉义夫的反应。

    儿玉誉义夫呵呵一笑,“林先生请放心,土肥原阁下可不是洪水猛兽,只要林先生是清白的,他绝对不会屈打成招,硬将罪名扣到您的头上的。可一旦通过土肥原阁下的审核,您就将成为帝国真正的朋友,这不也是您乐意看到的吗?”

    林笑棠无奈的磕了磕手中的书本,“但愿如此吧!”

    “林先生不要气馁,您在上海这些年对帝国的大东亚共荣事业还是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的,别的不说,单说物资统制计划中,在整个南京政府中,除了您能够使整个计划顺畅的运行下去,别的还有什么人能够胜任呢?”

    “哦?儿玉先生对在下很了解嘛!”林笑棠诧异的问道。

    “谈不上了解,林先生是上海滩的风云人物,谁会不知道些您的事迹呢。我们黑龙会和上海的青红帮的性质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圣战开始后,我们也参与到其中,现在直接向军部负责。”儿玉誉义夫的话似乎透露出了什么讯息,林笑棠敏感的咀嚼着。

    “等到林先生重获自由的时候,也希望您能够考虑和黑龙会合作,拜托了!”儿玉誉义夫站起身,郑重的向林笑棠一鞠躬。

    林笑棠也站起来,笑着答应道:“求之不得,一定一定!”

    正说话间,天空中忽然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甲板上的众人循声看去,蔚蓝的天空上,排列的整整齐齐的轰炸机编队正向东而去。西里丸上顿时响起警报声,船员们慌不迭的换上澳大利亚的国旗,好在轰炸机并没有对海面上的这艘客轮投注过多的注意力,不多时便飞远了。

    “八嘎!”儿玉誉义夫咬牙切齿的骂道:“那是美国飞机,它们一定是去轰炸帝国本土!”

    “海军和空军的飞机呢?为什么不阻截?”一旁的卫兵们纷纷议论道。

    押送林笑棠的军官神色有些黯然,“还用问吗?一定是马里亚纳群岛的部分地区失陷了,要不然,美军怎么会飞到这里?”

    “那他们怎么飞回去,这样作战半径就算是美军的B29轰炸机也达不到啊?”

    一名士兵撇撇嘴,“还用回去吗?轰炸之后,直接飞支那,随便哪个机场都可以降落的。”

    众口纷纭的议论让在场的日本人的情绪有些低落,战争已经向着对他们的不利的方向发展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也不清楚。

    林笑棠悠然的坐下来,继续阅读起手中的书本。

    ……

    五天后,西里丸号抵达此次行程的目的地,日本横滨港。

    远远的看到海岸的轮廓,客轮上的人们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纷纷跑上甲板向着海岸眺望,一些残疾的士兵又哭又喊,或许,相对于那些莫名其妙死在异国他乡的士兵们,他们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但随着轮船渐渐靠近港口,喧哗声却渐渐停止,船上的所有人分明看到,冲天的黑色烟柱从横滨城区的各个地方腾起,就连近在咫尺的新港码头也变成了一片火海。

    “该死的美国人!”士兵们开始大声咒骂起来,儿玉誉义夫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因为新港码头受损严重,西里丸不得不转向附近的山内码头停靠,正是因为如此,又耗费了半天的时间,客轮才得以停靠到岸边,一个小时后,船上的人才被允许上岸。

    林笑棠在八名特高课人员的押送下,慢慢走下船舷。儿玉誉义夫则早就不见了踪影。硝烟味弥漫着整个码头,码头上乱成一团,木屐踩踏地面的声音响成一片,使人平添了一种难耐的烦躁感觉。

    看看这片陌生的土地,林笑棠忽然间觉得很怪异,他没想到自己能有一天踏上敌国的土地,而正是这个国家,在过去的一百年间,给自己的祖国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

    令林笑棠奇怪的是,码头上忙碌着的搬运工人竟然绝大部分都是女人和老人,成年男子除了士兵之外,几乎都看不到。不远处,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士兵队伍正等着登船,看来西里丸在简单的休整之后,即刻就要满载兵员返航回到中国。

    林笑棠看着日军的队伍,忽然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这还能乘称作是军队吗?队列里,满是稚气未脱的孩子的面孔,看他们的年纪,最小的也就是十几岁而已,军装穿在身上,明显大了几个号码,他们的眼神有些慌乱和无助。就在他们的附近,几百名妇女们不停的向着队伍挥手,这更让那些“士兵们”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中的某些人甚至于已经开始哭泣起来。而旁边的日本军官则毫不客气的用力敲打着那些“懦夫”的脑袋,这更增加了队伍的混乱,而妇女们则很快便被宪兵驱散。

    “这就是战争吗?”林笑棠不禁想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