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八十六章 温泉夜话
    林笑棠将酒壶放在温泉池边,脱掉和服直接跳了进去,漫天的星光之下,温泉的水面上升腾起一阵阵的雾气,仿佛是一层天然的保护色,将浸在水中的两个人的面目都遮盖了起来。

    “林先生是上海人本地人?”一阵难捱的沉默之后,武田毅雄首先开了口。

    “不,我是南京人。”

    武田毅雄毫无表情的点点头,举起酒壶自饮一口。“古之金陵,六朝古都、十朝都会,好地方啊?”

    林笑棠看看他,夜色中,加上雾气的蒸腾,武田毅雄的面目有些模糊。“好地方吗?南京的确有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气度不凡的风水佳境,但这也是它多次遭受刀兵之灾的原因。历史上,中原被异族侵占多次,每一次,我汉民族便会选择南京休养生息。东晋、萧梁、刘宋自不必说了,大明和民国都是从南京开始北伐,继而一统天下。可现在,南京已经失陷经年……”。

    “国家孱弱,自然便是列强眼中的肥肉,适逢乱世,想要避免刀兵之灾,谈何容易。更何况,中国已经积弱百年,面对列强的瓜分,始终无所适从。中国有句俗语:打铁还须自身硬!不发愤图强,绝对逃不过被奴役的命运!”

    林笑棠忽然笑起来,“武田阁下这句话说得很中肯,我来敬您一杯!”

    林笑棠站起身,和武田毅雄轻轻一碰杯。对于这个日本人,林笑棠始终抱有一份怀疑,尤其是刚刚他支走监视人,并且有意无意的提起“影子”两个字,让林笑棠有些吃不准,难道说他就是立花治长提到的联络人——“影子”?

    想到这里,林笑棠决定旁敲侧击,试探一下这个武田毅雄。“武田先生,我到参谋本部的第一天,见到的那个自称中西功的人,是不是就是之前在满铁就职的中西功呢?”

    武田毅雄喝着清酒,听到这句话,放下酒壶,点点头,“不错,正是他!”

    “怎么,林先生认识他?”武田毅雄转而将问题踢还给了林笑棠。

    “听说过,中西功先生是满铁株式会社的高层管理人员,实不相瞒,我在东北也有些生意,您知道的,要想在东北做生意,是绕不开满铁的,所以,也听说过中西功先生的名字。”

    面对林笑棠滴水不漏的回答,武田毅雄忽然笑了起来,“林先生不必这么谨慎,现在不是审讯,释放林先生的命令已经下达,林先生尽量随意些就好,我们的交谈没有第三个人听到的。”

    “这算是某种暗示吗?”林笑棠追问道。

    武田毅雄好奇的看向林笑棠,“林先生以为我的话是在暗示什么呢?”

    两人相对无言,忽然间同时笑了起来。

    “没错,我就是影子!”武田毅雄止住笑声,突然说道。

    “哦,武田先生不再否认了吗?”林笑棠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武田毅雄的申请瞬间严肃起来,“土肥原贤二对你的疑心并没有消失,要不然也不会派我来对你进行监控,他的意思是,你这一辈子,就不要再回到中国去了。土肥原这个人你并不了解,他是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之所以没有杀你,只是因为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原因太多。但并不代表他会就此放过你。好在你的运气不错,土肥原贤二近期便要调往南洋,你应该庆幸,自己不用再面对他的威胁了。”

    林笑棠打开一盒香烟,作势要扔给武田毅雄一支,武田毅雄摇摇头,林笑棠没有再劝,“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感谢你喽?”

    “用不着!”武田毅雄一摆手,“上级已经将你的计划通知我,我感觉基本上没成功的可能。”

    “所以呢?”

    “土肥原离开本土之后,我会找机会让你逃脱,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这么说,你要赶我走?”

    武田毅雄点点头,“你是重庆军统的人,是你找我来合作,但我觉得没什么必要。而且你的计划太过匪夷所思,说实话,我并不看好,所以,我决定放弃和你的合作!”

    “如果我不同意呢?”

    “不同意?”武田毅雄气极反笑,“你凭什么?别忘了,这里可是日本!”

    “日本怎么样?你也别忘了,对于日本人来说,你我都是混进来的鬼。呵呵,只不过你我还有一点不同,我可以见光,而你,只能做一片影子,绝对不能见光的!”

    “你……!”武田毅雄被林笑棠的伶牙俐齿气的脸色发白。作为一名纯正布尔什维克,他对于国民政府的人有种天然的排斥感,早在上级秘密将林笑棠的计划大概内容报送给他之后,他便对这个计划不抱什么希望,在武田毅雄的眼里,这份计划纯粹是异想天开,想要在日本本土实现,无疑是痴人说梦。

    “不管你怎么想,在日本,还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我已经说过了,你最好做些准备,还有你身边的日本女军官,我奉劝你还是小心一点,做情报的,居然还有心思勾搭女人,你的私生活这么混乱,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什么惊天动地的大计划!”

    武田毅雄蛮横的一挥手,“就这么决定了,土肥原一离开,你也要离开日本!”

    林笑棠慢慢的坐回到水中,看着武田毅雄气鼓鼓的样子,“别急,现在不是你能做主的时候!”

    林笑棠懒洋洋的抬起湿淋淋的手掌,打了一个响指,在寂静的山林里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格外清晰。

    武田毅雄一愣,但随即,他便听到了周围树林中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禁悚然而惊。

    周围树丛中忽然冒出了是几个黑影,有些竟然就趴在距离温泉水池不远的草丛中,身上裹着厚厚的树叶和草木的伪装,这些黑影沉默着站起身,甚至连他们手中的武器都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布料,即使是在月光下也丝毫看不到任何反光。但武田毅雄清晰的感受到,那些枪口无一例外的都对着自己。

    武田毅雄站在温泉中,忽然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这里是日本本土,林笑棠这样一个阶下之囚什么时候布置这么多的人手,自己原以为能牢牢的控制住他,想不到自己却原来一直就在他的局中。

    林笑棠漫不经心的挥挥手,四周的黑影转瞬间再度消失在黑暗中。“我从多年前就开始布置这个计划,包括我在上海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将这个计划实施下去,你现在一句异想天开,就想让我放弃,你说可能吗?”

    “你不想参加,可以!但这个计划绝对不会停止,我听说你现在已经加入了俄国人的组织。那你就要为你的主子负责,一旦到了计划全面启动的时候,你和俄国人想要来分一杯羹,到那时候,可就不是求我这么简单了。所以,你最好想清楚再答复我。”

    林笑棠的一番话让武田毅雄呆坐下来。

    “你是为俄国人服务,不管出于什么理想和目的,至少我很尊敬你的勇气。而我,是在为我的国家和民族而战斗,相比较而言,我比你简单许多。”

    林笑棠站起身,走上台阶,慢慢的擦干身体,“对了,忘了告诉你,听说日本皇族已经开始和美国人接触了,他们之间谈的什么内容,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都有想象力,你完全可以猜得到。”

    “我的这个计划,没有你们,我照样可以做得来,之所以找到你们,不过是想多一些保障而已。俄国人比你要聪明的多,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计划可以带给他们的好处,当然,我也有好处,这点我不否认,你可以向你的上级建议取消这个计划,可我敢保证,他们是一定不会同意的!”

    林笑棠穿上了和服,擦干头发,又点上一支香烟,冲着呆住的武田毅雄挥挥手中的香烟盒,“多谢你的香烟,我知道你不抽烟,这些香烟纯粹是为我准备的。所以,我多给你一天的时间,请示和思考的时间应该已经足够了,对吗?”

    武田毅雄始终处于一种震惊之中,连林笑棠走远了都没发现。良久,他忽然抄起身边的酒壶,咕咚咚灌了下去,继而便是大口的喘气,今晚的一切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阶下囚,竟然在日本拥有这么雄厚的实力。要知道,这里可是东京的附近,一支十余人的精锐小分队,就这样混到了指挥中枢的眼皮子底下。武田毅雄可以肯定他们都是中国人,因为洋人因为样貌的特征根本在日本无法潜伏下去。

    可怕的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有更多的武装人员潜伏在东京的各个角落。

    还有,最关键的是林笑棠的那句提醒。日本人居然已经和美国人偷偷接触了,而这竟然是在俄国情报系统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首先被林笑棠得到了这个消息,最重要的是,自己这个潜伏在日本军事指挥中心的高级特工竟然也没有收到一点风声。

    “难道说,自己真的看错了这个林笑棠?”虽然不情愿,但武田毅雄不得不这样想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