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九十章 传销猛于虎
    这段时间,羽田空都扮演着典型的日本家庭主妇的角色,在箱根的这些天,是羽田空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她有时甚至会怀疑这是不是梦境,直到夜半醒来,感受到一双坚实臂膀将自己拥在怀中的感觉,一股巨大的幸福便瞬间充满了整个心灵。

    对于林笑棠要做的事情,羽田空从来没有过问,她甚至能够猜到林笑棠此行的目的,远不是仓促之下被抓捕到东京来的,现在看来,自己深爱的这个男人甚至是早已安排好了日本之行的计划,就像他当初答应过自己要陪着自己来到箱根度假的约定一样。只不过,特高课的抓捕适逢其会。

    但,这一切对于羽田空来说,都不重要,在她的眼中,林笑棠便是她的天、她的一切,她很清楚,林笑棠在筹谋一件想象不到的大事件,很大的可能便是针对自己的国家。但这无所谓,日本女人的心中只有自己的丈夫和家庭,尤其是丈夫还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强者,也可以说是,一个可以创造历史的强者,羽田空甚至很荣幸能够参与到这段历史中,作为一个亲历者,见证这个奇迹。因为,无论如何,战争结束后,国家不会消亡,只不过会以新的形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而自己的国民中将能摆脱战争的阴影获得新的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

    为此,羽田空全心全意的打理着林笑棠的衣食住行,她甚至辞退了原有的仆人,一脸幸福笑意的为林笑棠准备着午餐。这一刻,没有别的女人和自己分享爱人。

    书房中,林笑棠很没有形象的歪在榻榻米上,火眼坐在对面,手里把玩着几套木制食具和茶具啧啧称奇。“看不出,这些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不到两个月时间,平户、福冈、下关、鹿岛竟然有近一万人入会,现在就连九州中部的别府都有人跑过来,要求购买。”

    “这就是连锁效应!”林笑棠直起身子,给火眼倒上一杯茶。“这些东西本不是值钱的东西,只是现在的形势和我们销售的模式,双管齐下,才烘托起这么火爆的局面!”

    “一个人购买这些东西之后,便是我们的会员,之后,他再在卖出我们的产品便可以享受到一定的分成,卖出去越多,得到的利润便越多,你想,这些个日本农民可都不是傻子。现在,日本百业萧条,很多地方粮食都是供给制,只有在黑市才能买到更多的粮食,那就需要大量的金钱,可这些农民们并没有收入的渠道,我们这个销售模式针对的便是他们。别看这些产品价值很低,可以单流通起来,形成的利润便是不可估计的!”

    林笑棠狡猾的一笑,“这,叫做传销。很快便会让整个九州疯狂起来!”

    “可日本人不会察觉吗?”

    林笑棠摊开双手,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察觉又怎么样,只是正常的买卖而已,他们还能怎样限制,再说,真要追查到源头,那么多的人,一个个的查,差个三五年都不算时间长的,有个屁用!”

    “再说,销售形势这么火爆,农民和城市里的居民都推崇备至,都打算用这个来度过荒年,政府一旦干预,便会激起民变,日本的一揆(注一)可是很有名的哈!只要日本政府不介意,随意他们动手,反正杀来杀去,也是日本人而已!当下这种情况,越乱越好!”

    火眼挠着脑袋,一脸的敬佩,“七哥,我真是服了你了,几个茶碗和杯子都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让那么多的小日本趋之若鹜,这些点子你是怎么想起来的?”

    林笑棠笑而不语。这当然要感谢幽灵,在他的记忆中,对这种叫做“传销”的东西可是深恶痛绝、颇为忌惮。但林笑棠现在是在日本,这种祸国殃民一类的东西在这里可是大有用武之地的。

    时间还短,再等上几个月,传销的版图将扩大到整个九州,到时候,因为传销引出的种种矛盾将一一体现出来,毫无疑问将加剧目前九州的社会动荡,而此时,估计盟军也就已经快要打到日本本土了,九州,就是林笑棠眼前的一块鲜美的肥肉。

    而雷震所部就将是切割这块肥肉的利刃。当然,在九州岛上,还隐藏着林笑棠的“援军”,总人数将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一万人。

    林笑棠今天将火眼找来,主要目的便是这支“部队”。眼看着盟军的脚步越来越近,在监视着日本人的一举一动的同时,自己这方面的军事力量也要做好准备,九州乱象一出现,便要立刻动手。

    火眼放下茶杯,“那边,冯运修已经派了人过去,是我们安插在日本隆盛公司的人手,是从朝鲜辗转来到日本的中国人,已经入了日本籍,人都很精干,家属也已经全木秘密送往泰国,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已经探知的,在九州福冈附近的筑丰煤矿便有我们的中国劳工六千人,其他的人分布在附近的小煤矿,总数接近一万人。其中绝大部分是国军的战俘和山东半岛一带的农民,年龄参差不齐,最大的有四十多岁。”

    “日本的隆盛公司是咱们和秋上财团一起创办的,大谷和也回到日本后,秋上财团便将他作为和我们协调联络的负责人,财团的秋上久家是大谷和也的亲舅舅,对他也很信任。去年的时候,秋上财团便买下了筑丰煤矿,我们也有些股份,所以派人去监督生产是合情合理的。”

    林笑棠点点头,这些年的琐碎安排终于在现在见到了成果。

    “中国劳工的处境一定很艰难,咱们的人过去之后,尽量为他们争取一些福利,最重要的是医治他们的伤情,提供足够的食物,这些也可以在私下里偷偷进行,保证他们能恢复一些战斗力,将来便是我们的生力军,他们都是老兵,一旦拿起枪,便是合格的战士!”

    “还有”,林笑棠继续吩咐道:“同时雷震和泰国方面,之前咱们储存的那些装备,尽快运到日本来,就藏在冈平岛上,行动开始后,立即武装中国劳工!”

    “明白!”

    “对了!”林笑棠忽然想起些事情,“高岛介和雍仁联系上了吗?”

    火眼点点头,这些天他要将林笑棠的命令一一传达下去,可是累的不轻,但精神却越来越旺盛,一想到将要在日本掀起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乱,火眼的四肢百骸瞬间变充满了力量。

    “已经接触了,从见面之后高岛介的表现来看,两个人应该聊得不错!”

    林笑棠微微一笑,从幽灵和门徒提供的情报和资料中看出,这个裕仁天皇的亲弟弟绝对不是什么甘于平淡的人物。要不然,二二六兵变中,也不会心急火燎的赶回东京来,只不过,他没有裕仁的手段强硬,最后只能暗暗的吃了个哑巴亏。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林笑棠就不信他不会动心。

    再说,就算他不动心,关东军和皇道派那些家伙难道就不会用强吗?在整个计划中,雍仁是当仁不让的主角,不管他乐不乐意。

    ……

    在福治山地的群山中,几辆卡车组成的车队蜿蜒而行。大谷和也坐在其中一辆的后车厢中,天气炎热,原本坐在司机驾驶室内还算平稳一些,但不消片刻便会浑身大汗,无奈,大谷和也只好钻进了后车厢,虽然颠簸,但总算有些凉风。

    大谷和也搞不懂公司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将自己派到北九州的煤矿来巡视,作为一个大阪人,虽然是被遣送回国,但他丝毫没有留下什么羞耻的感觉,反而是庆幸自己终于得脱苦海,而且可以凭借着鼓鼓的荷包继续花天酒地。

    说实话,回到日本后,大谷和也很长时间都适应不了,这里没有上海的纸醉金迷,让他似乎佑中陌生的感觉,尤其是又被舅舅发配到遥远荒凉的九州,更是让他垂头丧气。

    同行的是财团的一名资源课的课长,名叫佐协和中,年龄比大谷和也还小了两岁,但气度却是沉稳异常,坐在后车厢中,闭目养神,身子随着车厢的颠簸而起伏,却是一言不发。

    大谷和也知道他是隆盛派过来的人员,刚开始开箱套套近乎,但发现对方始终冷冰冰的,便打消了念头,只得满脑子幻想着歌舞伎町的场景,聊以慰藉。

    车子从福冈出发,经过大半天的奔波,终于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抵达了目的地。

    筑丰煤矿依山而建,山中平地被充分利用起来,其中一小部分作为劳工的营地,不过是一大片低矮的竹棚。所有的出路全部被铁丝网和沙包封闭起来,大概有五百名日本士兵看守,荷枪实弹的巡逻队牵着狼狗游弋在煤矿的各个角落。还有上百名膘肥体壮的监工挥舞着皮鞭严密的监视着劳工们。

    车子一停稳,佐协和中便第一个跳下了汽车,听着的地方是个山坡,山坡下便是一个附属的选矿场。

    佐协和中下车后的第一眼,便如遭雷击。遍地的巨石中,夹杂着数百个孤魂野鬼一般的身影,他们甚至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很多人只裹着一张麻袋。看到他们,佐协和中深深理解到“皮包骨头”究竟是什么概念,简直像一群从地狱回来的鬼魂。

    他们的双眼呆滞,只是机械版的搬运着大大小小的矿石,对周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偶尔会有人在毒辣的阳光照射下倒地不起,随即便会有其他人上前,抬起他的尸体,径直扔到山涧中去。

    在这里,生命简直就是最廉价的消耗品。

    “哇!”佐协和中被一声惨叫从震惊中吵醒,回头一看,大谷和也和几名随从脸色煞白,正蹲在角落里狂吐不止。

    注一:一揆。日文词语,原指同心协力、团结一致。后来泛指百姓、土著等因某些目标聚集在一起反抗统治者的行为。一揆手日本佛教一向宗的影响,自平安时代便层出不穷。战国时代更是达到顶峰,曾经的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和德川幕府的创立者德川家康便被一揆弄得狼狈不堪,这也是武士阶层中“下克上”传统的一种体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