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百九十一章 立威
    佐协和中循着他们的方向看去,在那山涧下面的一个土坑里,分明只剩下两种颜色,发黑腐败的尸身,和嶙峋的白骨,几只黑色的苍鹰盘旋在其中,不停的飞落下来啄食着,随风飘过来一阵难以忍受的恶臭。

    佐协和中的眉毛不自然的一挑,手掌紧紧的攥在一起,在这嘈杂的环境中,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关节被捏的咔吧作响。

    秋上财团在这里的主管飞快的跑过来,这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在如今的日本,这种身材已是很少见到了,看来虽然是窝在山沟里,这个叫做长尾左之助的家伙的日子还是过得挺滋润。

    为了采矿,整个山头的树木都被砍伐一空,因此山坡便在阳光的直射之下,连一小片荫凉都没有,长尾左之助早已经命令手下支起了一顶硕大的凉棚,招呼着众人前去纳凉。

    两杯冰水下肚,大谷和也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渐渐有了血色,“左之助,你是怎么办事的,居然把尸体就堆在矿场边上,你这是存心不让我用餐啊!”

    佐协和中没有说话,只是冷眼打量着长尾左之助的表情,驻守矿场的日军部队的主官是一名中佐,这个时候,并没有见到他的出现。

    长尾左之助嘿嘿一笑,圆滚滚的腰身弯下来,活像一只胖胖的龙虾。“大谷少爷,你有所不知啊。这些个劳工,可都是支那的军人,咱们接手前,是三井商社在掌管,听他们说,自打这些人来到日本,便一直没有消停过,不是闹罢工,就是聚众闹事。这些年,可是杀了不少人,才将局面稳定下来,对这些人,皮鞭和棍棒都是小意思,只有刺刀才是良药啊!”

    长尾左之助意犹未尽的说道:“将尸体放在矿场边也是给这些人一个震慑,有了这些前车之鉴,他们也老实的多了。再说,帝国军队在支那纵横辟阖,说不定过一段时间就又能送过来一批,这些人的死活无足挂齿,每天一顿饭,休息六个小时,撑不住的,死了也就死了,不值一提!”

    “八嘎!”佐协和中从马扎上一跃而起,跳到长尾左之助的身边就是两个耳光。清脆的响声让周围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几个点头哈腰站在凉棚外的监工头目看的目瞪口呆,就连大谷和也也是一愣。

    长尾左之助的脸庞本就满是肥肉,白胖的脸上除了多出五个指印之外,倒是并不显得如何红肿,被佐协和中赏了两个耳光,也不敢造次,只得退了两步,连声道歉。

    “混蛋!”,佐协和中指着长尾左之助大骂不已,“鼠目寸光的家伙,难道就一点也不了解帝国现在所处的困境吗?这些劳力,消耗一个便是一个,帝国军队哪那么容易就会定时补充上来。筑丰煤矿担负着每个月要向帝国交付定额煤炭的任务,你把人都弄死弄残废了,上哪儿再去找这么多不用付薪水的劳力!真的没人上工,你长尾左之助和监工就给我顶上!”

    佐协和中的一番话让一旁的大谷和也也深以为是,刚刚他还以为佐协和中是初到煤矿,说不定是拿长尾左之助开刀来树立自己的威信,现在看来,这个年轻人确实看的很透彻。战争打到这个份上,帝国军队在各个战场上都收缩起来,手中战俘数目越来越少不说,海军元气大伤,这个时候哪里还抽调的出船只和人手来干这些运输劳工的事情。国内也满目疮痍,白天是美国空军的轰炸,晚上全部是宵禁,妇女成了工厂和田地中的主力军,谁肯来煤矿上工。矿场的劳工消耗完了,煤矿就要陷入停顿,谁来担这个责任!

    “佐协课长说的没错!”大谷和也和长尾左之助也算是认识,这个时候不得不说上两句,“长尾你这个蠢货,真是无可救药,这一身的肥肉真是白长了!”

    “是,是!”长尾左之助点头如捣蒜。“请大谷少爷和佐协课长指证,我们一定马上改正!”

    “给劳工们改善一下条件吧!”大谷和也偷眼看看佐协和中,看他没有反对,便接着说了下去,“每天增加一顿饭,饭量增大一些,保证他们有足够的体力干活。”

    “还有!”佐协和中补充道:“我们这次还带来了医生和药品,组织全部劳工轮流接受身体检查,伤情和病情严重的,就休息一段时间,现在这种情况,每个劳工都是宝贵的资源,干活偷懒、刻意罢工、寻衅滋事可以重重处罚,但平时不许随意鞭打劳工!”

    “这个,这个……!”长尾左之助显得有些犹豫,看向大谷和也。

    “有话就说,不要吞吞吐吐!”大谷和也会意。

    “佐协课长有所不知,筑丰煤矿是和军部共同管理的,这里还有水野中佐率领的警卫部队驻守。我们是可以按照佐协课长的要求来做,但这些驻守部队的士兵和军官一旦要殴打、惩罚这些支那劳工,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没错”,从凉棚外忽然传来一个大嗓门的声音,“我们是隶属于熊野师团的部队,不接受商人的指挥!”

    一个个子不高的络腮胡子走进凉棚,走路的姿势有些奇特,似乎有些长短脚,一身笔挺的日军地方部队的夏季制服,两只三角眼立刻盯住了佐协和中。

    “熊野师团?”佐协和中冷笑一声,“驻守本土的新编师团而已,居然也敢用熊野师团的名号,真正的熊野师团,也就是第六师团。现在还在南洋战场上浴血拼杀呢!请问,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水野一时语塞,他本是农民出身,日本兵源吃紧,他也被征召入伍,但也只是在关东军呆过两年,后来右腿受伤,落下残疾才被调回本土,成为九州新编师团的一名军官,来到这里来已经一年多了。水野没想到一个商人竟然对军队编制这么了解,熊野师团是第六师团的独有称谓,这个师团的士兵大多来自于熊野深山中的矿场和伐木工人,以作战勇猛著称,而水野所在的新编师团除了师团指挥部在熊野之外,其实与熊野师团毫无关系,只是拿出这个名头来炫耀而已。

    “八嘎!”被佐协和中一顿训斥,水野顿时恼羞成怒,在日本,商人是无法与武士相提并论的,佐协和中不留一点情面的训斥,让水野感觉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面子,马上拔出了武士刀。

    但双手握刀举在空中,却迟迟没有落下来,水野保持着一个劈砍的姿势,身子却僵在了当场,不一会,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出。

    佐协和中甚至都没有看他,左手摸出打火机,点燃了嘴上叼着的一根香烟。“水野中佐,您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水野顿时结巴起来,在关东军混的那两年,正好赶上了诺门坎之战,日本军队被俄国人打的落花流水,知道现在,水野还市场在梦中被噩梦惊醒,他不过是一个农民,哪里见识过这么残酷血腥的战场,从那时起便对战场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感。回到本土,安逸的生活让他感觉到惬意,而在关东军中的经历也成了他炫耀的资本。

    “我,我,我……!”

    佐协和中的右手向前一顶,谁也顿时感受到了他手中手枪的冰冷,顿时一个激灵。

    佐协和中的右手握着一支南部手枪,枪口正顶在水野的小腹以下,两腿之间的位置。

    佐协和中轻蔑的斜眼看看他,左手将打火机放进西裤的口袋中,摸出一本绿色的证件,打开摆在水野的面前,“奉劝水野中佐,最好按照我的命令去做,不然,要离开筑丰煤矿的是您,而绝对不会是我!”

    大谷和也强忍住笑,赶忙上来打圆场,他很清楚佐协和中这次来不仅仅是以财团课长的身份,就连参谋本部负责主管矿产资源配给的部门都亲自下达了命令,大谷和也不知道隆盛是打通了哪条路子才获得了这样的授权,反正佐协和中现在既是课长,又是参谋本部下派的巡视专员,在筑丰煤矿可是以偶这生杀予夺的权力。水野,一个小小的地方部队的中佐想要在他面前耍威风,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两位,两位!”大谷和也满面笑容的上来劝架,却抢先将水野手中的武士刀给夺了下来,“军部和财团将我们派来,也是希望能尽快完成煤炭供给的份额,帝国圣战现在处于关键时刻,咱们当然要同心协力,一点小分歧而已,犯不上这样子剑拔弩张的,你说是不是,水野中佐!”

    水野看看裆里的那支枪管,又看看大谷和也和佐协和中,赶忙站直身体,向着佐协和中敬礼,“阁下,冒犯了您,实在抱歉,请求责罚!”

    佐协和中这才慢悠悠的将手枪收了回来,冲着水野中佐点点头,“水野君、长尾君,希望你们能明白,我这次来是身负重任,完全是为了筑丰煤矿能按时完成所有的份额,一切并不是针对你们,只要你们全力配合,我一定为两位向参谋本部和财团请功!”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