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四百一十二章 因果循环
    “我输了”,这是土肥原贤二见到林笑棠之后的第一句话。他万万没想到直江诚吾口中的“老板”,竟然是被自己一直控制于股掌之上的林笑棠。

    土肥原贤二忽然有种时空倒转的感觉,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身上,他觉得似乎有一些自己的影子。十余年前,他和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一起将帝国的国运压在了中国东北,也因此一战成功,为帝国夺取了一片浩瀚的疆土,而今天,同样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却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帝国推到了崩溃、灭亡的边缘。

    “你是军统,抑或是,延安?”土肥原贤二从几名手下心腹军官的包围中走出来,直接走到了林笑棠的对面。

    这是长和殿附近的一座偏殿,屋子里充满了潮湿发霉的味道,看样子很久没有人出现在这里过了。

    直江诚吾将土肥原贤二和他的心腹押到这里,并匆匆的去和饭沼定吉以及小岛义满会和,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土肥原贤二隐隐约约的能猜到一些,他只是想再努力的争取一下,能为日本皇室留下一支血脉。

    偏殿中人并不多,林笑棠身着一身日本陆军的少佐制服,旁边是十余个荷枪实弹的军人,面色阴冷,两只眼睛看着土肥原贤二等人,就像看到了久违的猎物,毫不掩饰的投射出杀气来。

    林笑棠微微的一笑,笑容中饱含着很多土肥原贤二看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其实说实话,你没必要打听这些,因为我没打算和你谈判。为了避免战后皇室逃避战争罪责的可能,裕仁和他的兄弟们是一定会受到惩罚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当然,还包括那些发动战争或者两手沾满我国人鲜,血的军人和政客,例如板垣征四郎、冈村宁次和松井石根等人。”

    此时,土肥原贤二已经毫不怀疑林笑棠能够做到这些,他能从历史的故纸堆中找到饭沼定吉和小岛义满两个人,便证明他已经有了一整套对付帝国的方案。土肥原贤二万全相信了高岛介临死时所说的话,很明显,高岛介不过是做了林笑棠计划的一块敲门砖。

    林笑棠冲着土肥原贤二点点头,“我很佩服你,你可能不知道,我差一点就上了你的当。原本预备下饭沼定吉和小岛义满这两个人,是为了准备在事后消灭高岛介和皇道派的,也幸好我没有让他们提前动手,这才等到了你这条大鱼!”

    土肥原贤二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咬牙说道:“这两个蠢材,竟然做了支那人的棋子还不自知,他们将永远被钉在帝国的耻辱柱上!”

    林笑棠摇摇头,“你说错了。他们两个,将会是日本新一段历史中的英雄。日本的历史将会因为他们而走上一条新的道路,具体走向何方,会不会走上我期望的模样……”。

    林笑棠摸摸下巴,自嘲的一笑,“这个我也没有把握。原因,你应该很清楚,现在的中国实在是太虚弱了,还没有和美俄一较高下的资本。所以,为了改变这种现状,日本就一定要更加虚弱!”

    面对着一个将死的人,林笑棠也实在没有兴趣和他再废话下去,他仔细看了看土肥原贤二身后的几名心腹高级军官,开口问道:“哪一位是铃木孝雄阁下?”

    土肥原贤二一愣,身后人群中身穿退役军官制服的干瘦老者犹豫了一下,走了出来,“我就是铃木孝雄?”

    林笑棠打了一个响指,火眼从后边走上来,从军装的口袋中摸出一张纸来,开口念道:“铃木孝雄,日本陆军炮工学校高等科毕业,首相铃木贯太郎之弟,还是日本倒幕战争、日俄战争名将,第八师团长立见尚文的女婿,退役后担任靖国神社的宫司!”

    林笑棠开始慢慢的踱步,仿佛是自言自语,“铃木孝雄担任宫司以来,确实有两把刷子,将一个冷灶搞得是红红火火,竟然要求将侵华日军的战死将官和士兵的灵位全部搬进靖国神社。你的眼光真的是看的很远,也许若干年后,日本的政治和民众会将靖国神社当做神一般的存在,这也是你保存武士道精神的一种方法,或者说是保留军国主义和凝聚人心的一种策略是吗?”

    铃木孝雄很是吃惊,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占尽上风的敌国情报头子竟然会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而且一眼便看穿了自己的用意所在。中日战争进行到现在,仅是日本方面便阵亡了两百五十万左右的军队,将这些阵亡军人的灵位全部迎奉到靖国神社内,便可以将所有军人家属的意识牢牢的操控在手中,靖国神社便可以成为影响这一部分民众的一个最有力的工具,甚至可以说,这是未来的日本保持进攻态势的一种重要的道具。

    林笑棠点点头,铃木孝雄还想要说什么,但火眼却不会再给他机会。

    “噗嗤”一声,一把武士刀便将面前的铃木孝雄刺了一个对穿,铃木孝雄猝然受袭,下意识的用双手握住了露在体外的刀锋,火眼眼睛一眯,整个刀身顷刻间旋转了三百六十度,铃木孝雄的内脏随之被搅得稀烂,飞溅的鲜,血溅到了土肥原贤二的身上,但他一动未动。

    铃木孝雄一时未死,面目狰狞且痛苦的看向林笑棠。林笑棠轻声说道:“你放心,你所重建的靖国神社将和你一起灰飞烟灭的,作为对手,我很佩服你的深谋远虑,同样作为对手,我绝对不会让你的构想成为现实!”

    随着铃木孝雄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气,土肥原贤二知道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但有些事情他弄不明白真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你连靖国神社的事情都这么了解,我想,你一定还有很多的安排吧?”

    林笑棠认真的想了想,“哦,对了,金百合计划执行的不错,日本人那种执着的精神我真的很钦佩,不过,那些东西不属于你们,也不可能再用于战后日本的重建了。”

    土肥原贤二一口鲜,血激喷而出,林笑棠连金百合计划都一清二楚,日本整个帝国就如同一个被剥光了衣服的少女,现在就只能毫无反抗能力的接受他的蹂躏了。

    “儿玉誉义夫也不可能再回到日本了。从菲律宾来日本的那些船只在日本近海沉没了,只有我知道具体的沉没位置,我相信儿玉誉义夫现在已经成为鱼虾的食物了,至于那些黄金,有需要的时候,我会让它们重见天日!”

    土肥原贤二缓缓的跪倒在地上,面色惨白,但林笑棠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感觉天旋地转。“还有裕仁宝库中的那些财富,估计现在这个时候没人会注意到,我想,已经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了。当然,裕仁和皇族是要付出一些利息来的!”

    说完这些话,林笑棠转身便走,和土肥原贤二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接下来的事情,火眼会帮他解决。若干天之后,人们会发现土肥原贤二等人的尸体,至于他们会在历史上留下什么样的描述,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天皇裕仁和皇族也不必林笑棠再去操心了,经过这一场变乱,皇族的实力将会遭到重创,未来日本的政治也将彻底与他们无关,饭沼定吉和小岛义满这些新兴的军事和政治团体将会走上政治舞台,而直江诚吾将会在他们的身边潜移默化,分化瓦解,这也是他存在的意义。九州、本州、北海道、关东都陷入到混乱之中,俄国人已经登陆北海道,美国人是决定不会放弃日本这块肥肉的,相信他们的进军速度也会大大加快。

    新的日本政府将会吸纳各个方面的人物,而当务之急便是马上结束战争,以此来换取日本的存续。林笑棠不是神,不可能将日本完全消灭,他所能做的,就是帮助其保持一个混乱的态势。

    而这,很显然便简单了许多。

    林笑棠在偏殿门外吸了一支烟的功夫,长和殿、东苑、北之丸等地方已经燃起了熊熊的大火,以饭沼定吉和小岛义满等对皇室的刻骨仇恨,皇室的这场劫难是在所难免了,从因果方面来讲,这未尝不是一种循环。

    天空已经放亮,空中隐约的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看来,盟军的轰炸又要开始了。火眼等人从偏殿中走出来,雪亮的刀尖上弥漫着一层血珠。

    林笑棠扔掉烟头,“那件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东京附近只有一座关押政治犯的巢鸭监狱,我们的人已经乘乱配合武田毅雄救出了中西功等人,并护送他们前往北海道。”

    林笑棠满意的点点头,这些日籍进步人士一旦到了北海道,在俄军的支持下,必然会做出让美国人大吃一惊的事情来,想到这些,林笑棠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笑容。

    “对了,通知直江诚吾,趁着混乱尽快安排可靠的人进入巢鸭监狱任职,将会或许会有用处。”

    “至于我们”,林笑棠拍拍火眼的肩膀,“到了该去九州和老高还有詹森会和的时候了!”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