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四百一十七章 无风不起浪
    洪查维面色苍白的跑了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又满头大汗的跑回来。初秋天气已经很凉爽的情况下,鼻尖和额头上竟然满是密布的汗珠,见到林笑棠,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踌躇了好一会,这才用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林笑棠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老洪,你这话问的就太外行了吧,你觉得我会泄露自己的消息渠道吗?”

    洪查维讪讪的点点头,“那倒是。不过这些东西可都是我们的最高军事机密,现在却突然出现在你的手里,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很难向上面交待。再说,这对你的安全也是一个威胁。”

    林笑棠满不在乎的摇摇头,“安全不安全的事情,这个由不得你们做主,我既然敢拿出来,就一定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俄国人在这上面也花了很多的力气,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东西出现在他们那里,呵呵……!”

    洪查维勉强笑笑,接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林笑棠的话。

    “对于和你们的合作,从一开始我就是抱着很大的诚意的,你仔细想一想,这么多年,我做过一件不利于合作伙伴的事情吗?”

    洪查维尴尬的摇摇头。“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林笑棠打了个响指,笑着说道:“这样才对嘛!其实我要的不多,我们国家也是战胜国之一,和日本人从甲午战争打到现在,伤亡无数,这还不算日本人从我们这里搜刮走的财富。现在还不容易打赢了,就占了北九州这么屁大点的地方,你们实在不应该唧唧歪歪的发表意见。打了这么久,对于国内,我们始终要有一个交待,随随便便的撤军,那老百姓还不闹翻天去!我想说的意思是,我们在日本驻军,其实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是没有什么实质意义的,作为盟国,有我们在日本,至少可以对美军是一个策应,也免得俄国人一家独大,将来难以收拾啊!老洪,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洪查维只得点头称是。“你的意思是要我们承认中国军队驻扎日本的事实?”

    林笑棠笑着拍拍手,“没错!还有,这次我和萧司令把蒋委员长也得罪的挺狠,估计暂时是得不到什么补给了,还请贵方帮我们解决一下军需粮饷的问题哈,怎么样?”

    洪查维苦笑着点头答应下来。

    林笑棠拍拍他的肩膀,“老洪,别哭丧着脸,谈成了事情,这就是你我双方双赢的结果,对你对我都有好处。咱们的合作如果能继续下去,我也给你吃颗定心丸。我这里还有一些俄国人的情报渠道,到时候,咱们合作的的路子可是多得很,一定可以弄到你们需要的东西。”

    诱之以利,洪查维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抬头仔细看了看林笑棠,幽幽的说道:“林,作为认识多年的老朋友,抛开合作的关系不说,现在我只是单纯的以朋友的身份给你一个忠告,你这是在玩火啊!”

    林笑棠的心里一动,感激的笑笑:“我明白你的好意,谢谢你,老洪!”

    洪查维离开了,美国人的效率很高,在得知林笑棠手上掌握的情报之后,他们很果断的选择了妥协。其实,这是必然的,因为林笑棠给洪查维看的,是美国政府最高等级的军事机密——“曼和顿计划”。这是幽灵隐藏在脑海深处的一份机密档案,在后世,也许这只不过是一份历史而已,但现在,它却是美国人最尖端、绝密的军事技术。

    投放在广岛和长崎的两枚原子弹,便是出自于曼哈顿计划,说白了,这就是美国政府实施的利用核裂变研制原子弹的计划。林笑棠给洪查维的资料中,包含了已经投放的两颗原子弹——“胖子”和“小男孩”的结构、特点以及爆炸当量。以及曼哈顿计划规模、框架、主管和核心技术。

    这让美国人怎么能不吃惊,在九州驻军和军事机密泄露的问题上,他们很坚决的选择了后者,因为他们很清楚,俄国人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同样的研究,一旦这些资料外泄,那对美国人来说,不啻于是一场灾难。

    他们在震惊之余,迅速的安抚住了林笑棠,接着便开始大规模的对内部进行整肃,军事最高机密的泄露,这不是一般情报人员可以做到的,一定有高层牵涉其中,这就是美国人的判断。对于林笑棠来说,他已经被迫从幕后走上了前台,成为各国情报机构关注的人物,这无疑使他以后将要走的路更加的崎岖。不过对于得到的东西,这些牺牲是绝对值得的。

    驻日部队终于顺利的在九州扎下根来,美国人和盟军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除了仅有的几个当事人,没人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而这也产生了一系列林笑棠无法预料到的后果。

    ……

    重庆曾家岩官邸,蒋介石怒不可遏的砸碎了手中的茶杯,“娘希匹,美国人是不是吃错了药,转变的这么大,倒使得我们里外不是人!”

    一旁一身戎装的陈诚和陈立夫、陈果夫兄弟偷偷的交换了一下眼色,陈果夫默不作声的拿过扫帚,将茶杯的碎片扫到角落。陈诚则走到蒋介石的身边,帮他换了一杯新茶,“校长,那驻日部队那边?”

    蒋介石余怒未消,狠狠的一拍桌子,“萧山令、林笑棠两个小人,我真是看错了他们,现在,他们成了民族英雄,我却背上了舆论的压力,被那些党派指着鼻子说是卖国求荣,他们两个百死不能赎罪!”

    陈立夫在一旁幽幽的说道:“萧、林二人的所作所为,和当初在南京时有什么分别,好名声都留给了自己,却把责任推给了委员长,这样的小人,我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陈诚冷冷的一笑。裴中岩的重庆叛乱,将他的研究系情报机构推到了风口浪尖,背后便是这个林笑棠煽风点火,到最后,他凭借着保驾之功,混得风生水起,而自己的人马却因为那次事件被拆解的七零八落,到现在也没回复元气。好不容易盼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能不狠狠的在林笑棠的背上插上一刀。

    “这些也都是小事!”陈诚的话让蒋介石和陈氏兄弟都是一愣。“学生却觉得,相比较之下,目前林笑棠的势力膨胀的过于庞大,已经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这才是最可怕的!”

    蒋介石若有所思,听得很仔细。陈诚察言观色,心中暗喜,接着说道:“沦陷区内,日军各部已经开始向国军缴械投降,江浙地区唐生明率部回归国军,包括上海在内,现在这一大片富庶区域都在唐生明的掌控之中。我中央军所部虽然已经逐步进入,但整合消化还需要时间。唐生明和林笑棠私交甚笃,两人之间彼此利益牵扯紧密,而上海实际上还是等于被林笑棠的势力所控制着,上海的工商业、帮会等还掌握在他和其党羽手中,这对国军来说,是个极不稳定的因素啊!”

    陈立夫冷哼一声,“军统出身的不都是如此吗?嚣张跋扈,一味的扩张势力,抗战八年,军统的规模扩大了何止十倍,林笑棠这不过是秉承军统的思路罢了。”

    蒋介石的脸色更阴郁了。他很清楚陈立夫这是话中有话,话里的意思是直指军统的掌门人戴笠。对于戴笠的忠心,蒋介石没有任何的怀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抗战临近结束的这两年,他却愈发觉得戴笠越来越难以掌控了。这一点,在重庆叛乱发生前举办了军统成立纪念大会时便显露无疑。

    戴笠本意是通过大会展示军统实力,蒋介石虽然很满意,但是同时也感觉到,军统组织发展得太快,势力也越来越大。军统远远超过中统,力量已由原来的纯粹特工组织渗透进军事、党务、政治、行政、经济文化、教育、警察、交通、财政、税务、外交、邮检、水路航运等各个要害部门,在国际上也很有影响。军统不仅有自己的武装部队、交通警察部队,还能调动税警、缉私部队,由军统掌握的武装有几十万人,而且大都是美械装备。军统组织严密,号令迅捷严明,其调动灵活迅速,火力装备之强,已超过他手下的任何一支正规军队。戴笠在国民党中上下左右关系无所不至,连蒋介石的警卫部队也由戴笠控制。这已引起了蒋介石的戒备和警惕。

    蒋介石是一个猜忌心极重的人,他用人的历来作风是,防止部下和他的系统形成尾大不掉之势。他一生最重视特工和军事,也最怕这些部门的人权重震主。

    对情报工作,蒋介石一生中控制最严。其次是军事和财政,但后者他还能轮流交给别人掌管。但对于特工,他从来不交给别人,从不让给别人过问,只能自己去掌握。由此可见他对特工的控制。蒋介石对情报工作重视,视为生命,所以也想出不少办法控制,以免出问题。

    但现在,军统方面却一下子出现了两个让蒋介石感受到威胁的人物,而这两个人却无一例外的掌握着庞大的资源,只不过林笑棠的实力大部分都隐藏在水下,而戴笠却有逐渐向前台转移的趋势。

    如何钳制,这是个令蒋介石头痛的问题。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