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章 刀切豆腐两面光
    如今的上海,表面上还是繁荣如昔,但风光的人群便如走马灯一般换个不停。伪政府时期,在上海滩威风八面的人物几乎全都没了踪影,这其中李士群、张啸林、吴四宝之流早已身死化为尘埃,元剑锋被下狱,就连林笑棠也不复往日盛名,就像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和众多曾经出现在上海争霸中的流星一般,只留下一些滑划破天空的痕迹。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民政府在上海、南京和北平展开的抓捕汉奸的行动,每天都在占据着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街头巷尾热议的主题也是今天究竟有哪个大汉奸落网。

    中秋月圆之夜,已经公开进驻上海的戴笠向周佛海、丁默村、梅思平等伪政府主脑发出邀请,邀请他们赴宴赏月。军统的一百多个行动小组,将印制精美的请柬送到了他们各自的住处,这些曾经的大人物本就是惊弓之鸟,但在军统特工的胁迫下不得不勉强出席,等到进入军统位于愚园路的办公地点,才发现其中布满了全副武装的军警,只得束手就擒。当夜,一百多名伪政府的高官无一漏网。第二天晚上,又抓到一百多人,全部关进原伪政府特工总部的监狱中。之后,因为人数越来越多,只得在南市又建了一个看守所,这才解决了人满为患的难题。

    在北平,军统沿用上海的办法,借李宗仁北平行营指挥部的名义,将五十多名北平特任级、简任级和荐任独立伪职的汉奸们发出“敬备菲酌、恭请光临”的请柬,邀请他们出席宴会。就在宴会上实施抓捕,包括齐夑元、黄南鹏、杜锡均等人在内的一大批汉奸落网。

    抓捕汉奸的行动异常顺利,而接收资产的行动却混乱不堪。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以后,国民政府财政部奉命接手沦陷区内的金融资产。而其他敌伪产业的接收,包括房屋地产、工厂仓库、车辆船舶等等,一开始却并没有统一的主持部门。国民政府的各个机构、部门、包括军方都迫不及待的在上海建立起办事处和接收机构,互不统属、各自为政、择肥而噬,尤其是大量的现金、收藏品、房屋等资产,更是这些人的主要目标。甚至出现了为了争夺财物而发生火并大打出手的现象。一些帮会分子也趁机加入到其中,打着各种旗号巧取豪夺,这也造成了上海的治安形势的急剧恶化。

    直到十月份,时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长的宋子文来到上海视察,决定在上海设立行政院办事处,统一负责接收敌伪资产后,情况才得到改观。

    紧接着,为了尽快恢复上海的金融秩序,国民政府宣布将在最快的时间内公布新一任上海市长的人选。得到这个消息,戴笠立刻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林笑棠。在此之前,因为庄崇先的缘故,林笑棠在上海的一系列产业都被查封,只有少部分因为与杜月笙、万墨林关系密切才保留了下来,这其中就包括英雄夜总会和温泉酒店等产业。

    由于得到了即将公布上海市长的消息,杜月笙连忙从香港出发赶回上海。由于在抗战中权利支持国民政府,杜月笙自认为劳苦功高,而在帮会和商界中打磨这么多年,杜月笙也迫切的希望能在身份上有一个质的飞跃,他的想法是积极参加上海市长的竞选,最不济,也要拿到一个副市长的职务。

    于是,他便找到了密友戴笠,希望通过他全力争取上海市长的宝座。戴笠考虑再三,觉得问题不大,便开始积极运作。这次来找林笑棠,就是想要林笑棠透过关系密切的王晟等人,来帮助杜月笙达成目的。当然这对林笑棠本人也是有好处的。杜月笙一旦当选,林笑棠的产业便可以解禁。同时,杜月笙也可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林笑棠求情,至少不必再东躲西藏的。

    可此时的林笑棠,早已透过王晟得到了蒋经国的警告,要他千万不要搅合到这趟浑水当中来。林笑棠自作主张,和萧山令合谋在日本驻军的事情,虽然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但令蒋经国也倍感压力。背着鲜明“太子一系”烙印的林笑棠,做出这么大事情之前,居然没有通报,这让蒋经国也不免心存芥蒂。他也知道林笑棠在上海发迹的缘由,期间得到了来自于杜月笙和万墨林的极大帮助,但这个时候,正是蒋经国一系人马要大展拳脚的时候,尤其是他的好友宣铁吾被任命为上海市警察局长和警备司令,而杜月笙等人则控制着上海的经济命脉,已经成为蒋经国稳定上海市经济和金融秩序的最大障碍,所以,他才在第一时间通过王晟向林笑棠发出警告,严厉命令他不许插手此事。

    即使没有蒋经国的这道命令,林笑棠也没打算在这件事情中插上一杠子。他很清楚目前的形势,抗战胜利后,上海租界不复存在,国民政府掌控了整个上海,而杜月笙等帮会人物已经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可以想见,他们今后的日子将越来越难过。然而在这个时候,杜月笙却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夜壶”理论,贸然的加入到谋取政治地位的行动中,这恐怕是当政者绝对不愿看到的事情。

    林笑棠断定,国民政府高层是无论如何不会让一个帮会人物来做上海市的市长的。

    但这些事情,戴笠却似乎在有意回避。林笑棠不想探究其中的缘由,杜月笙和万墨林对于林笑棠是有恩与前的,这些话,林笑棠不方便对杜月笙讲,但却可以和万墨林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可林笑棠却没有找到和万墨林深谈的机会。原因是,万墨林被捕了。被捕的原因是,万墨林囤积居奇、操控米价。

    这令林笑棠倍感意外,抗战期间,上海三大亨或出走或隐居或投敌,反倒是之前不显山不露水的万墨林初露峥嵘,独自留在上海滩支撑着杜月笙与黄金荣的产业,与敌周旋,这一点是人所共知的。谁知道抗战胜利后,万墨林到时被投进了国民政府的监狱,这一点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

    林笑棠没有贸然行动,他敏锐的感觉到,万墨林的被捕似乎在预示着什么问题。联想到戴笠流露出来的隐忧,林笑棠隐隐约约的察觉到,这似乎是一场针对于削弱军统的布局。

    先是传出了要裁撤军统的传闻,接着便是郑介民、唐纵的调任,然后是宣铁吾来到上海,现在又是万墨林莫名其妙的被捕入狱。这一切似乎都是早已精心安排好的布局,而行动的最终目标便是戴笠和他的军统局。

    众所周知,上海市全国的金融和经济中心,谁掌控了上海,谁便可以掌握全国的经济命脉,也等于是获得了无穷无尽的财源。之前的上海,精华地区便是租界,而现在,国民政府顺利的进入上海,完全掌握了之前租界的区域,这也吸引了各实力派对上海的觊觎。也因此,蒋介石不会再允许租借地区还保持着之前的那种独立状态,他要完全掌控上海,也意味着杜月笙等人将不能再拥有以前的特权。

    但杜月笙却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之前的租界,他便是地下皇帝,而现在,他要名正言顺的成为上海的最高统治者,这也是在他内心中隐藏了多年的理想。

    此时杜月笙乘坐的火车正在赶往上海的途中,火车刚刚经过苏州站,离上海只有咫尺之遥。

    杜月笙和心腹幕僚杨管北正在车厢中聊天,对于此次的上海市长,杜月笙是志在必得,也因为他在上海滩的赫赫人望,以及在抗战中做出的贡献,杜月笙感觉这个位置非自己莫属。尤其是,戴笠也许诺将全力以赴支持,这更增添了杜月笙的信心。

    “遍数上海滩目前的杰出人物,只有黄老板和林笑棠可以与杜先生比肩。但黄老板归隐多年,早已不问世事。原本,林笑棠是最有希望拿下上海市长的人选,不过,他在日本闹了那么一出,已经惹怒了委员长,只怕是圣眷不再,所以,这次杜先生是十拿九稳了!”杨管北慢条斯理的解释着目前的局势。

    “刀切豆腐两面光”这是杜月笙为人处世的一条重要原则。对于此次上海市市长,杜月笙向国民政府的高层许诺了无数的好处,他坚信,这些利益会让他们每一个人为之疯狂,自己能忍能冲、挥金如土,做事情大节不失、面面俱到,这次的事情也一定能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但长子杜维屏的贸然闯入,打断了杜月笙和杨管北的交谈,这让杜月笙心里很是不快。“这么大年纪了,难道就不能沉稳一点?”

    杜维屏的脸色却不是很好,匆忙递过来一张报纸,“父亲,不好了,万师兄被上海警察局抓了!”

    杜月笙眉毛一挑,“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晚上!说是操控米价,囤积居奇!”

    “一派胡言!”杜月笙一目十行的看完了报纸上的新文,拍案而起。“要不是法币贬值,物资奇缺,米价怎么会涨成现在这个样子。木林不过是担了一个米业公会理事长的头衔,这种事情就要他来做替罪羊吗?简直是荒谬!”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