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全招
    杜月笙先当选后立即辞职的新闻一下子成为了上海滩最热门的消息。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喧嚣尘上,有的说是杜月笙的身体状况欠佳,有的说是杜月笙遭受到来自上层的压力,有的人说是选举丑闻,莫衷一是。反倒是新闻的主角杜月笙和恒社则一直保持着沉默,杜月笙更是抢先一步离开了上海,到无锡和苏州去散心。

    由于上海各大报纸多日以来对选举情况的报导,加上恒社部分成员对于杜月笙黯然离开的不满,整个上海滩都呈现出一种对于此次参议长选举极度不满意的情绪。好不容易摆脱了日本人的残酷统治,民众需要国家以一种崭新的姿态来实现战后的民主,在这种情况下,一场类似于闹剧的选举便成了上海滩不稳定的导火索。

    而将这些矛盾激化的最重要的因素便是抓捕汉奸的行动。由于此次抓捕行动政出多门,加之国府官员为中饱私囊,有意无意的扩到了抓捕的规模和范围,凡是在伪政府中任职的人员以及和日本人有过贸易往来的商业团体都在调查的范围之内,所以,出现了很多的随意抓捕和冤假错案。

    一时间,上海滩人人自危。

    这一天,瘸了一条腿的庄崇先就亲自带人找上了住在温泉酒店中的沈胖子和马启祥。

    沈胖子和马启祥自从从泰国回来,便一直忙于转移人员和资金以及产业的事情,一连半年的时间,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之后得到林笑棠要回上海的消息,两人便在上海等待,打算和林笑棠会合之后,一起离开。两人一早便知晓了林笑棠策划在日本驻军然后被国民政府秘密抓捕的消息,因此,刻意隐藏了之前的声势,行事愈发低调起来。温泉酒店和风华电影公司是和唐生明一起经营的,各方势力暂时还不敢插手其中,两人躲在里边,也落得一个逍遥自在。

    庄崇先来到酒店的时候,连大门都没进去,门前的几十个彪形大汉全部都是沈胖子和马启祥帮会中的手下,一点也没有给庄崇先留面子,即使他亮出了松沪警备司令部的搜查令和逮捕令,也没能进得去大门。最后还是宗飞出面,一连打倒了十几个人,就要准备往里硬闯。

    “宗老大!这是哪阵香风把您给吹来了?”沈胖子和马启祥带着几名手下慢慢从大厅走出来,面如寒霜的看着宗飞。

    宗飞脸一红,还没说话。身后的庄崇先已经拄着拐杖走上前来,“我们此行是公干,奉松沪警备司令部的命令,着即请沈老板和马老板两位到中统上海站走一趟!”

    “中统?”马启祥和沈胖子互相看看,脸上同时露出戏谑的神色,“中统什么时候不是主抓国府党务吗?什么时候管起我们生意人的事情了?”

    庄崇先阴鹜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没错,原本这不是我们的管辖范围。不过,由于两位牵扯的案子实在是太过复杂,牵扯到汪伪政府的物资统制计划,以及和日本人合作的走私大案,因此,我们中统奉命与军统联合调查,这是拘捕令!”

    宗飞跟着说了一句话,“两位老板,最好不要做无谓的反抗!”说着,他不经意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身后。

    沈胖子和马启祥抬头看看,远处的街道上,已经停了十余辆运兵卡车,隐约可见车厢上架着的机关枪。

    沈胖子和马启祥身后的帮会众人不禁脸色一变。

    沈胖子两人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互相看看,笑着点点头,“看来今天是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了,没问题,我们一定配合!”

    沈胖子和马启祥伸出双手,任凭庄崇先的手下帮两人带上了手铐。宗飞心下有些不忍,转身走开上了汽车。

    庄崇先倒是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这次的抓捕行动居然如此的顺利。看来预先转准备好的警备司令部的一个连的兵力是用不上了。

    几个人将沈胖子和马启祥押上了汽车。此时顺着酒店又疾驰而来两辆汽车。车子停好,沈最带着几名军统的人员下了车,径直走向庄崇先,庄崇先一愣,赶忙敬了个礼,“沈处长,您怎么来了!”

    沈最呵呵一笑,“庄站长辛苦了,既然案子是咱们两家联办,总不能让您一个人跑腿不是,看来效率的确挺高,人都已经抓到了是吗?”

    庄崇先点点头。

    “既然如此!”沈最看起来很满意,“那就劳烦庄站长将人犯带回去审问吧,我们接到命令,马启祥和姓沈的,不过是英雄夜总会和温泉酒店的两个股东而已,他们犯的事情没必要牵扯到更多的人,因此上峰的命令是由我们搜查经营场所,搜查完毕便可以照常营业,这一点,中统方面有什么意见吗?”

    庄崇先很清楚这些产业的背后都是什么人,这些人自己一时还得罪不起,尤其是唐生明,虽然被明升暗降剥夺了兵权,但他和他的兄长唐生智在国府中影响力还是不可小觑,像这样的人,军统和警备司令部都不想招惹,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因此,庄崇先完全同意沈最的建议。

    “那就好!”沈最笑着对庄崇先敬了个军礼,将身后的一名留着八字胡须的军官介绍给他,“这位是我们军统司法处的副处长白起,刚刚从军事处国际科调过来,办案经验丰富,这次特地奉命前来配合我处理物资统制一案,就让他跟着庄站长回去一起审问人犯吧,毕竟是联合办案嘛!”

    白起微微一笑,漂亮的胡须不自觉的翘了起来,“庄站长,还请多多指教啊!”

    庄崇先心头略有些不快,但这次终归来说还是军统于中统联合办案,双方对彼此都不放心,彼此派人监督也是应有之意,庄崇先只得点头答应下来。

    庄崇先安排几名手下“配合”军统搜查温泉酒店和英雄夜总会,之后便和白起匆匆离开,沈最则让手下搬了把椅子,径直坐在了酒店的门口,享受着冬日里难得的阳光。

    庄崇先的手下和军统的人马冲进了酒店,开始查找需要的文件和资料以及实物证据。大门口,警备司令部的人马已经撤退。门前一时安静了许多。

    说也没有注意到,一个穿着侍者衣服的中年人慢慢凑到了沈最的身边。

    沈最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不是惬意的抿上一口,虽然明显意识到身后来了一个陌生的人,但还是头也没抬,“东西准备好了吗?”

    中年人帮沈最又加了一些咖啡,“都在经理室,中统的人会发现的!”

    “南京那里安排好了吗?”沈最又问道。

    “都安排好了,马启文和周佛海他们都愿意合作,这对他们也有好处!”

    沈最满意的点点头,一口喝干咖啡,随手将杯子递给身后的中年人,大有深意的看看他,“尚学长,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啊,一路珍重!”

    尚振声微微一笑,“你我都是,保重!”

    ……

    庄崇先带着人一路风风火火的将马启祥和沈胖子押回到原先军情处的办公地点,这里已经换上了中统的招牌,门前的警戒也严格了许多。因为这段日子来已经抓了不少的人,因此门前聚集了很多探视和求情的各色人等,走在焦急的盼望着能和庄崇先这个伤害新贵见上一面。

    但庄崇先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一声令下,如狼似虎的手下们挥舞着手中的短棍就将门前扫了个干干净净。

    庄崇先拄着拐杖,连问都没问身边的白气,直接向身边的手下命令,“将人犯立刻带到审讯室,马上开始审问,如果不招,立刻用刑,对这两个人,不必客气!”

    身后的宗飞脸色一变,“庄先生……!”

    庄崇先根本不听宗飞的求情,大手一挥,“这是上峰的命令,三天之内,这两件答案必须有一个结果,这是铲除汉奸国贼,没什么情面可讲!”

    宗飞只得求助似的看向白起。自从刚刚第一眼看到白起,宗飞的心头便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能够见到自己曾经的同袍和兄弟,两人在这个时候见面,宗飞的心头隐隐有一些愧疚存在。当年的军官俱乐部星散四方,林笑君、周朝坚等人已经为国捐躯,他没想到白起竟然进入了军统,此时见面,除了意外,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喜。

    但白起就像是没有看到他的眼神一般,只是微微一笑,“庄站长此言甚是,先审问,这两个人是林笑棠的左右手,内情是一定了解的,如果不招,动刑是必须的!”

    庄崇先对于白起的表态很是满意,原本他还担心因为林笑棠是军统的人,白起会有所偏袒,但现在看来,军统方面是要急着和林笑棠撇清关系啊,不过也难怪,听闻戴笠和林笑棠一直都不是很对付,双方的明争暗斗一直就没消停过。念及于此,庄崇先的态度也温和了许多,连忙安排人将白起让道审讯室隔壁的房间,和自己一起全程监控审讯的过程。

    安排妥当,马启祥和沈胖子两个人被带进了审讯室,主审官还没开口,沈胖子便一举带着手铐的双手,“别问了,我招,我全招!”

    马启祥也不落人后,“我也全招!”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