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七十章 尾声
    火车上的旅客并不多,元剑锋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手边的皮箱里除了林笑棠给他准备的几件换洗衣服,并没有多余的行李。此时的他,经过梳洗和换装,已经俨然是一个即将要开始远行教书先生。

    元剑锋的名字已然不复存在,它伴随着很多回忆一起被掩埋进很多人的脑海中,若干年后,也许能记住他的,也只有寥寥的数人而已。看着在自己面前飞驰而过的城市,元剑锋的心里莫名的心酸,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运,注定要做一个寂寂无闻的人,就连深爱的女人也随着自己的执着一同消逝,变成回忆。

    火车在元剑锋的唏嘘中慢慢驶出上海,天色也渐渐黯淡下来,原本乘客就不多的车厢中,更是显得格外的静谧和安静。

    一个身影出现在元剑锋的对面,看了看手中票根,坐在了元剑锋的对面,将皮箱顺手放在脚边的位置。

    元剑锋的眼光还牢牢的锁定在窗外的景色中,对对面多出来的身影毫无察觉。

    “表哥,你,还好吗?”一个幽幽的声音飘了过来,让元剑锋的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但元剑锋还是没有想起它的主人是谁。

    那人摘下头上的帽子,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元剑锋面前,让他的瞳孔猛的收缩起来。“金勉!”

    “是我!”金勉裂开嘴笑了起来,“你没想到我还活着吧!”金勉的脸颊上贯穿着一道可怖的刀疤,他一笑起来,刀疤便如同一条蜿蜒的蜈蚣,狰狞的挥舞着长须。

    元剑锋的脑子飞快转动着,他嗫嚅的说道:“是林笑棠,是林笑棠让你来杀我的,他还是不肯放过我!之前的话都是在骗我!”

    金勉呵呵一笑,“这个时候,我没必要再骗你。当年,抢劫黄金的时候,是林笑棠是饶了我一命,他的本意我很清楚,就是要用我这颗棋子来对付你。不过,这两年,似乎他改变了主意,但我不同。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要原样奉还,你欠我一条命,现在,就是偿命的时候。”

    金勉的话,让元剑锋没来由的放松下来。至少,他在最后的时候,知道了林笑棠并没有出卖他,这让他的心里总算舒服了一些。

    金勉突然伸出双脚,狠狠的踩住了元剑锋的双脚,让他动弹不得,随即从座位上弹起来,扑到了他的身上。

    随即,元剑锋便感觉到自己的胸腹部一阵冰凉。渐渐地,他的神智开始涣散起来,天与地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旋转着,然后便是大片的黑暗笼罩下来。

    金勉接连在元剑锋的要害处捅了三刀。直到元剑锋渐渐停止了挣扎,他才放开手,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粗重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

    金勉将手中的匕首丢出窗外,又站起来,帮元剑锋阖上了双眼,整理好他的外套。这才提起自己的行李箱,慢慢的走出这节车厢,消失在低等车厢中的人群中。

    车窗外的夜色慢慢浓重起来,沉寂的车厢中,只传来车轮带来的噪音,元剑锋的脑袋向着车窗外,似乎在看着什么,不经意间,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轻轻的滑落下来。

    ……

    元剑锋被杀的消息是在一天后传回上海的,林笑棠没想到,当年无意间留下的金勉,竟然在此时成了元剑锋的催命符。林笑棠有些自责,事情的接过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虽然金勉又无数个理由可以杀掉元剑锋,但一想到夏之萍去世前唯一的要求和元剑锋在逃出生天之后的结局,林笑棠还是感到伤心和难过。

    也许这就是因果轮回。

    在这种心情的陪伴下,林笑棠和众人悄悄的离开了上海。

    ……

    四年后,也就是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的十月。

    古老的华夏终于迎来了新生,新中国在北平成立。国民政府勉强占据着西南半壁江山,苟延残喘。但谁都知道,国家复兴统一和浴火重生的日子只在朝夕之间了,任谁都无法阻挡历史前进的脚步。

    曾经强大的军统已经不复存在,而戴笠更是在三年前死于一场飞机失事中。黑暗世界的一代枭雄终于化为一抔尘土,他的死因众说纷纭,而在戴笠死后,林笑棠也通过组织设置在国内的遇到展开了周密的调查,却得到了各种不同的答案。直到最后,林笑棠亲自下令将所有调查获得的资料付之一炬,他很清楚,戴笠死亡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阴谋,但越调查深入下去,便越发现这些阴谋的确没有值得去挖掘的意义。

    寓公、沈胖子、马启祥等人纷纷回到泰国,寓公和董镇南正是退休,将同盟会的组织和人员全部移交给林笑棠等新生代,而他们则开始含饴弄孙的惬意生活,林笑棠的一双儿女已经五岁了,开始在寓公和董镇南的教导下学习国学。而火眼等人的儿女也都纷纷长大。还有詹森,从日本回来后,在林笑棠的坚持下,做了面部的修复手术,虽然不能恢复原先的容貌,但起码看起来已经正常的多了。

    冯运修依然潜伏在日本,全力配合门徒直江诚吾的工作,直江诚吾已经成为日本新政府军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进入核心层指日可待,这也为林笑棠从侧面影响中部日本政府的国策提供了极大的助力。

    如今的日本分为三块势力范围。俄国人扶植的北海道政府,美国人和盟军扶植的本州日本政府,还有中国军队控制下的九州。

    日本天皇已经仅仅是一个国家的标志,失去了全部的权力。日本战犯在东京受到审判,被执行死刑的只是其中的很少一部分,其他的全部被关进巢鸭监狱服刑。但林笑棠不会给他们逃脱制裁的机会。东京审判结束后一年的某一天,巢鸭监狱发生火灾,整个地区被烧成一片白地,里面犯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在林笑棠的大力斡旋下,驻日部队已经于十月份正式宣布易帜,加入到新中国人民军队的战斗序列中,潘其中作为驻日部队的首任政委来到日本,而萧山令则继续担任驻日部队司令员,雷震和老权等国军将领依旧在军队中任职。

    可以想见,至少在百年之内,华夏这个野心勃勃的邻居将不会再有任何作为。林笑棠当年的布局得到了完全的实现。

    而在潘其中的建议下,新中国也设立情报部门的海外机构,潘其中和一大批起义的国军将领的推荐下,林笑棠正式成为海外情报机构的总负责人。而他设立的泰国、缅甸、菲律宾、印尼、新加坡等分站也一并进入到情报机构的序列之内,包括马启祥、沈胖子、火眼、柯醒、小屁等人也全部在其中任职。

    随着情报工作逐渐步入正轨,林笑棠除了一些抓总的事情之外,更多的时间便留在曼谷陪伴妻子儿女,不得不说,看着儿女一天天的长大,这的确是一个男人最为幸福和自豪的事情。

    羽田空的事情也总算有了眉目,经过林笑棠四年来一刻不停的劝解,董嘉怡总算接受了这个日本女人,终于同意林笑棠将其接回到曼谷来。

    兴奋的林笑棠第一时间便将消息传递到了九州。

    ……

    早晨的曼谷码头热闹非凡,林笑棠带着一大家子在保镖首领郭追和林怀部的护卫下一早便等候在这里,就连许久未曾出门的寓公都不顾年迈亲自赶来,为的就是要来接自己那个日本儿媳妇和中日混血的孙子。

    董嘉怡没好气的看着一旁略有些紧张的林笑棠,一旁的尚芝微笑着轻拍她的手臂,不停的低声劝慰着。

    随着一声汽笛,客轮终于缓缓靠岸。

    羽田空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缓缓走下船舷,身后是冯运修等几名随从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他们也是林笑棠特批借这次机会前来泰国度假的。

    羽田空的身前,是一个三四岁的男孩,穿着短裤和海军衫,留着短短的头发,黑黑的眉毛下面是两颗黑珍珠一般的眼睛。林笑棠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难道这就是我的儿子?”

    顽皮的小子蹦蹦跳跳的下了船,羽田空在后面不断叫着他,“新之助,你慢一点,注意安全!”

    “新之助?”林笑棠一愣,而那小子接下来的举动则让林笑棠目瞪口呆。

    新之助蹦跳着来到迎接的人群前,一眼便看到了林笑棠的大女儿,也就是尚芝的女儿,便一把拉住她的手,嘿嘿笑着说道:“小姐,请问,你喜欢吃青椒吗?”

    林笑棠和羽田空一头黑线。

    半空中,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嗤笑声。

    ——全文完——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