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昨夜星辰昨夜梦 > 第一卷 第43章 一世荣华
    苏嫣的脑海中开始回忆起之前看到有关于世华百年企业的专访。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世华的创始人:御朗先生。

    也就是御景言的爷爷,在他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初入社会的青年时。

    年少气盛,一腔孤勇的来到了繁华的大都市。与当时的珠宝商行大小姐也就许世华相识相爱。

    当时的珠宝商行还叫珍宝楼。

    在动乱中临近破产,御朗靠着敏锐的直觉与一手设计功底,成功在乱世中扶起珍宝楼,越做越大。

    在当时就已经开始做海外生意,并且与政府搭上关系。势力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为几代昌盛,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一直到现在,世华珠宝也稳稳压在国内珠宝商的头上,稳居第一,明面上也就洛斯珠宝能够与之较劲罢了。

    那个年代的设计师并不像如今,身负功与名。

    兵荒马乱的年代,珠宝行业不景气,百年商行几近摧毁,御景言的爷爷一手支撑起整个商行,缓缓发展起来。

    为的不过是在乱世中,守护住自己的妻子罢了。

    改革开放后,珍宝楼也彻底更名为:世华。

    寓意:许你一是荣华之意。

    苏嫣呼出一口浊气,脑海中的思绪越发清明,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两枚墨色的戒指跃然纸上。

    笔锋婉转,如有神助,明媚清纯的脸上浮现一抹动人的笑意,如清风拂面,漆黑的墨瞳里印出戒指的明朗的线条。

    复古繁复的云纹带着古典的气息,两枚戒指相互依偎在一起,细细看去,那戒面上赫然雕琢着龙与凤,两相契合,如神仙眷侣。

    摄影师察觉到苏嫣这边的动静,将镜头转了过来,白纸上的草图清晰明了,那如雪的肌肤在灯光下打上一层银银光辉。

    “嘶!”

    御景言看着摄影机里的镜头,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他分明在那戒面上的龙凤图腾里看到了爷爷与奶奶的名字。

    以字如画,好意副玲珑心思!

    御景言心头赞叹,漆黑的瞳孔浮现一抹惊人的亮光!

    苏嫣,真是太让人惊喜了!

    如此创意,如此心细!只一眼,他的脑中就完美的浮现出了成品的面貌,绿意盎然的春,富有生机的绿,这两枚戒指必须以上成的祖母绿翡翠精雕细琢,缠绕金线而制,古典的设计,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一般,御景言的脑海中第一次清晰的出爷爷与奶奶相互依靠的画面。

    这不是饰品,对他来说,这是纪念品,是艺术品,蕴含了爷爷与奶奶几十年的风雨同舟。

    是有收藏价值的!

    屏幕前的观众纷纷陷入了沉醉,仿佛走进了那个年代里刻骨的爱情里,画面里的少女清纯动人又似海棠夺目耀眼。

    众人忍不住将苏嫣画画的镜头迅速截图下来,在网络上上传,图为并茂。

    “世华设计师大赛,惊显美貌与实力并存!”

    “就冲这颜值,这戒指买了!”

    “啊~谁来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

    “本届设计师大赛黑马选手!商流云,你怎么看?!”

    有好事者将其截图,转发并配上高清手稿截图艾特里官博上的商流云,本来纯属闲得慌,谁知没过几分钟,居然真的得到了商流云的转发且回复里一句。

    “不错。”

    但就两个字,足以在网络上掀起一顿狂潮,世华设计师大赛才开始,就已经红透了网络。

    苏嫣对此并不知晓,她抬头,看了一眼赛场中央的时间表,迅速垂下里眼帘。

    “还有十分钟!要加把劲了!”

    苏嫣咬牙,手腕握紧笔尖,迅速在纸上游走起来。

    欧阳磊终于忍不住赞叹了一句:“我果然没看走眼,总裁,这个选手,一定要签下来!潜力股啊!”

    御景言没有说话,目光坚定的看着苏嫣,唇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

    设计师大赛举办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培养新的设计师为公司注入新鲜血液,在他看了,一个人最大的价值,就是能为他带来多少利益。

    在商言商,他首先是个合格的商人。

    舞台上的罗清在一场歌舞秀中,将全场的气氛带到里最高点。

    了公平起见,比赛中,评审团是完全看不见选手本身的,他们首先看的是作品,然后根据选手的实力打分,最后才是见选手本人。

    杜绝里作弊的行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剩下最后三分钟的时候,苏嫣终于停住里手中的笔,瘫软在椅子上,完全忘记了有镜头在拍。

    吴磊一脸哀怨的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眼前的稿纸,一脸沮丧,他这次的笔试,单调普通,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画的只是一串简单的项链,一眼看去几乎与世华企业无半点关系。

    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局,他一定要被刷下去了。

    “时间到!将你们桌子上的作品装进边上的信封里,贴上自己的号码牌,我们将带着你们的作品一一呈到评审的眼前。由他们打分,分数在前二十的选手,即可入选最后一场比试!”

    欧阳磊严肃的走到前方,坐了一个停下的动作,一字一句道。

    众人依言,纷纷将画稿装好,相互讨论起来,说的无非就是各自的理解和作品本身的把我。

    吴磊垂头丧气的走到苏嫣跟前,哭丧着脸,一米八的大高个,做出这种姿态,带着莫名的喜感,苏嫣忍不住笑出了声。

    “怎么?画的不好?”

    “唉~别提了,出的什么劳什子题目,完全不知道画什么,就随意的画了条素色项链,估计上要被刷了……你怎么样啊?”

    此刻的直播镜头被切换到了帷幕外,苏嫣伸了个懒腰,身子都轻松里不少。

    “还好吧,不出问题的话应该能过……”苏嫣皱眉,语气有些不确信。

    这时,御景言带着欧阳磊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你看过那篇报道。”御景言清润儒雅的声音响起,苏嫣微微一愣,迅速反应了过来,他问的是关于御朗与许世华的报道。

    苏嫣点点头,那篇文艺稿写的极其煽情,另她影响深刻,还多亏了写稿子的人,不然指不定今天她也跟吴磊差不多,两眼一抹黑了。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