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昨夜星辰昨夜梦 > 第一卷 第619章 走漏风声
    “老大,我们……”绿毛开口,有了刀疤男开的头,他们这心里痒痒的难受。

    “怎么,听不懂我的意思吗?”黄毛冷冷的看着绿毛,眼底满是警告之意。

    “我、我懂了!”绿毛吞了吞口水,顿时闭上了嘴巴,站在黄毛身后。

    东方奕脸色一变,“你放心,我可以先让人把钱打到你们的账户上!”

    “东方奕,大家都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现在这种境地已经没办法挽回了,我们是要杀你的人,你还能容得下我们,给我们钱?”黄毛冷笑不止,狠戾的目光警告的扫过一众小弟,“你们跟着我黄毛,就放聪明点,你们会放了要杀你们的人吗?”

    “……”众人面色一震,顿时捏紧了拳头,沉默不语,默认了黄毛的话。

    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他们有杀意的人。

    “哼……”东方奕闷哼一声,眉头紧紧拧成了一团,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煞气瞬间凝聚,死死的瞪着面前的人。

    “今天我要是不死,你们都得死!”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从沼泽里爬出来了!”黄毛怪笑一声,挥了挥手,“给我把他先丢下去!”

    “是!”绿毛等人应下,立即动了起来。

    东方奕挣扎着,背在身后的手用力摩擦着墙角,想要挣脱控制。然而绳索依旧牢牢的捆在他的受伤,掌心的皮都磨破了,却还是不能脱开控制。

    刀疤男叫喊了起来,他干这行,就是因为怕死,挣扎着苟活下去,这会更是发了疯的狂叫。

    “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黄毛我可把你当兄弟啊!”

    “绿毛怪,咱们一起处了这么久,阿强你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人心都是肉长的,养条狗都有感情,你们真的要杀我吗?”

    刀疤男疯狂的叫嚣着,眼底的恨意越来越浓烈,他到死也想不到,会死在自己曾经的兄弟手上。

    “吵死了!把他的嘴堵上!”黄毛烦躁的掏了掏耳朵,指挥着身后的绿毛怪。

    “是!黄老大!”绿毛怪顺手从身后的泥瓦房里翻出一条满是灰尘不知道是什么的布,然后直接塞到了刀疤男的嘴巴里。

    “对不住了,谁叫你先背叛兄弟的么!”

    “呜呜呜呜呜呜!”

    而这时,东方奕也已经被三人抬到了沼泽边,眼看着要被丢进去,东方奕紧紧逼着嘴巴,唇瓣紧张的绷成一条直线。

    脑中只剩下她如花娇艳的脸。

    嫣儿……嫣儿……我怕是陪不了你了……

    “砰!”身子一晃,东方奕被抛进了沼泽中,他不敢挣扎,僵硬着身子,只能无助的看着自己越陷越深。

    腥臭腐败的味道迅速弥漫进鼻腔,沉重的身子,越陷越深。

    突然,尖锐的警鸣声划破天际,黑夜亮起许多光束,刀疤男如死灰般的脸色,顿时覆上一层潮红,两行热泪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他没有这么期待着警察的出现。

    “黄老大!不好了,警察来了!咱么快撤!”

    “走走走!从后山绕出去!真是该死!”黄毛丢下手中的铁棍,骂了一声,立即带头朝后山跑去。

    “老大,咱们的位置这么隐蔽,究竟是谁他妈泄露了!”绿毛怪一边跑,咒骂着。

    “还能是谁,肯定就是那个刀疤男!你们快点,想蹲局子吗?”黄毛愤恨的瞪了一眼被丢在一旁的刀疤男骂到。

    等他们逃过去,一定要去刀疤男家里好好闹一场,让他胆敢背叛他们。

    “黄老大!那东方奕他们怎么办!”

    “你看看那小子陷进去的深度,听这警鸣声,估摸找到这里,那小子也沉下去不露头了!他死了,就没证据证明是咱们了!”黄毛说完,还看了一眼深陷淤泥的东方奕,此刻淤泥已经陷到了胸膛,估摸着十分钟都不用,整个人就要被吞没。

    看到这里,黄毛嘴角愉悦的勾起,满意的笑了,大掌一挥,催促道,“大牛!你们赶紧跟上!”

    “来了老大!”

    另一边,简风带人将整个废花园团团围住,开启了地毯式的搜索。

    顾辉紧紧跟在简风身边,两人下了车,警惕的看着四周。

    “你们去后面搜!一旦歹徒有过几行为,直接就地枪毙!”顾辉面色冷肃,大掌一挥,直接道。

    “是!长官!”

    哗啦一声,两排武装队伍如黑夜的捕猎者,迅速追击而去。

    ……

    躲入后山的黄毛等人此刻慌了,废公园连接着地质公园,再往后走,是作为分界线的峡谷,他们根本无路可走了。

    “该死!居然是一条死路!”黄毛怒骂一声,气的两眼冒火。

    “黄老大!这下怎么办啊!”

    “老大!咱们完蛋了啊!没有路了!早知道我们刚才就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了,现在下去一定会被那帮条子抓到的!”

    “你们都给我安静点,我好好想想怎么办!”黄毛被吵的心烦意乱,小混混们顿时闭上嘴巴,浑身紧绷起来。

    黄毛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简小岸的电话。

    嘟声后,一道清丽的女声响起,“事情办成了?”

    “简小姐!我们的位置暴露了!我想问下,是不是你们的人,走漏了风声!”黄毛立即反声质问,只想把一切的锅推到简小岸的身上。

    “什么?!不可能,我们的人绝对不会走漏风声!”简小岸尖叫一声。

    “不可能,那警察为什么会找到咱们这里来!难道是我们走漏的吗?”黄毛冷哼一声,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略带嘶哑如公鸭嗓的音色难听的让简小岸眉头直跳。

    “你们想办法逃出来,到时候联系我,我会派人去接应你们!”简小岸快速道。

    “怎么接应?我们现在被逼到了死路,已经没有地方逃了,简小姐,咱们可说清楚了,我们完全是受你指使,要是我们出了事情,你也别想置身事外!”

    黄毛此刻已经是带着玉石俱焚的念头,如果简小岸不肯来帮他们逃走,他们就直接把她也供出来,至少还能减轻一点罪名。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