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穿成男配的蠢蛋妻[穿书] > 章节目录 38.第 338 章
    第二天,闹钟响的时候,天际才微微泛出白亮。

    林挽推开窗,让清早微凉的空气吹散自己的瞌睡虫,顺便研究了一下今天的穿扮。

    外套还是要带啊,水杯也要拿,毛巾也带吧……

    干脆背个背包去吧!

    当林挽窸窸窣窣搞定一切打算出门时,陈觉这才起了床。

    不同于林挽是第一次去南纪山,给行程多预留了时间,去南纪山的路陈觉很熟悉,他又自己开车,不用提早太多出门。

    两人简单地在门口互道了一句“早”,林挽便匆忙出了门。

    小夫妻俩随后又前后脚去到了小区的同一家油饼摊,同样地买了油条、油饼和豆浆。

    清早五点多,小摊前没什么客人。摊主是个中年妇人,一清早接连看见两个很好看的年轻人,忍不住和陈觉多唠了一嘴:“小伙子啊,你长得可真俊。刚才有个姑娘也在我这买早餐,哎呀,大美人,可好看了。”

    陈觉一乐,笑着问道:“大姐,你说的那姑娘是背着个酒红色背包的吧。”

    摊主一愣,“对啊,你认识呀。”

    陈觉敛了敛喜色,尽量显得不露痕迹地淡淡骄傲道:“哈,那我老婆。”

    摊主的反应出乎陈觉意料。不但没夸他好福气,反而批评道:“那你这一大清早地让你老婆去打车,你这开车也不送送她啊。”

    “哈,”陈觉一愣,立马反应到自己真是傻了,赶紧谢过摊主,拎上油条豆浆就赶紧开车追了上去。

    很不巧,陈觉都看到林挽身影了,正想打电话给对方,林挽却刚好拦到了车,直接坐了上去。

    算了,下回小挽有出门自己再送她吧。

    陈觉这般想道,便也跟着上了路,直接开往南纪山。

    看着一直在前方的那辆的士,陈觉越开越发笑,小挽这还和自己同路了?昨晚真该问问她今早去哪。

    眼瞧着的士也开进了南纪山公园,陈觉握着方向盘的手犹豫了一下,眼睛多瞥了几眼插在旁边架子上的手机。

    他现在已经基本确定林挽今天的活动也是爬南纪山了。

    要不要邀小挽加入他们呢?还可以趁机认识一下小挽的朋友们,陈觉有点狡猾地想道。

    哎,乐菱也在呢,还是算了吧。

    陈觉有点失望地开车去找了停车位,停好车后去到了约定的地点。

    出乎意料,他远远地就看见了林挽正站在田怡嘉身边,而实验室里的其他人也都到了。

    林挽此时的心情才是最奔溃的。

    说好的两个人爬山呢?这一实验室的人是怎么肥事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林挽正在无语地想着要不要说自己只是路过来打个招呼,就看见陈觉脸色有点低沉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陈觉你来啦。怡嘉也邀了林挽,我还以为你们夫妻俩会一起来呢。”乐菱率先把田怡嘉给抛了出去,她看出林挽想跑了,可不能就这么让她走了。

    田怡嘉恼怒地白了乐菱一眼,这过河拆桥得也太不要脸了吧!

    叶轩则微露吃惊地看向田怡嘉,她可没和他说她还邀请了林挽啊。女人呐,怎么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林挽看了几人的表情,大致猜到了是什么情况,心里不屑地对乐菱轻“嗤”了一声,想道:哼,我还会怕你不成,蹬鼻子上脸,who怕who啊!

    眼看陈觉身上气压很低,林挽开心地冲陈觉挥手道:“觉,快来。”经过这段时间的愉快相处,林挽很确定陈觉肯定会给她这点面子的,因此娇呼得无比甜美。

    陈觉一愣,这什么发展?小挽怎么叫他叫得这么亲密?最近在家里,林挽有时也会单叫他的名字,但语气总跟养崽似的,这种语气……还真是让人身心愉悦啊!

    陈觉瞬间换上了微笑,亲昵地走到了林挽身边,愉快地由着她挽住了自己的胳膊。

    林挽看着乐菱气得牙都快发颤了,才在陈觉开口前先向众人解释道:“我刚好听怡嘉说要爬山,就一起来了。没想到是你们实验室的团体活动啊,我加入不影响你们吧?”

    “怎么会,热烈欢迎啊!”吴孟对林挽很有好感,人又漂亮又温柔,还做得一手好菜,真的是陈觉的福气了。

    说完,吴孟还撞了下身边的叶轩,冲他道:“你看看弟妹多好,我家小华也好,你赶紧去找个女朋友吧,优秀的女孩子太多了,找个不亏。”

    叶轩:“……”这吴孟可真是傻大憨,他就一点点都没发现自己……呃,算了,他不知道更好。

    一个不愉快的小开头,就在林挽的谈笑间化解了。

    陈觉拿出了多买的油饼油条分给大家,一行人爬起了南纪山。

    吴孟最是一马当先。他最近心情实在好,就等着今天爬山发泄发泄了,一口气就冲出了老远,有时还不嫌麻烦地又回头跑回了众人中间,再一口气,又蹿出了老远。

    陈觉则配合着林挽的速度,夫妻俩边聊边爬着。因为林挽的速度不快,陈觉也就慢慢陪着了。

    本来这一切还挺美好,可惜速度不快就导致乐菱也一路紧紧跟着他俩了。

    景超又陪在了乐菱身边。而田怡嘉没说什么话,速度却也正好就紧跟着前面四人。叶轩无奈地看了一眼早已跑得没影的吴孟,也不好甩下这唯一落单的女生,就一对接一对的,六人连成了葫芦串。

    前面的部分好爬,路上没发生什么状况,一行人很快爬到了虎崖。

    这儿是南纪山最热门的爬山区域之一,因为保持了一部分的土坡,对于爬腻了台阶的游客有很强的吸引力。而这边大部分地方坡度又不陡,在不泥泞的情况下,连小孩也能自己行走,更是讨全家出行的游客的欢心了。

    上周出事的区域已经被封锁起来进行了整改,田怡嘉看着被封禁的区域,心里的大石总算落了下来。

    一行人走到了一处小坡,前面的路和小坡形成了大概六十公分的落差,下方在离坡最近的地方,还有一条目测不到二十公分的小水沟。

    陈觉率先跳了下去,稳稳地跃过小沟,落在了平坦的土地上。

    林挽正打算跳,旁边的乐菱突然叫了起来,“陈觉,你过来接我一下吧。”声音很是娇媚。

    林挽:“……”这小孩子都可以自己跳下去吧……

    似乎是为了证实林挽所言不虚,在她们身后,有一个调皮的小男孩大声地冲着乐菱笑了起来,然后回头对身边的爸妈说道:“哈哈哈,爸爸,这个我自己就能跳。你走开,不要你接我,我自己来!”

    眼瞧小男孩说完就帅气凛凛地跳了下去,“噗”,林挽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田怡嘉的轻笑也传进了林挽的耳朵。

    两个女生不约而同地轻咳了一声,努力地收住了自己的笑意。

    陈觉没理会乐菱,笑着对林挽道:“小挽你跳下来吧,我接着你。”

    林挽脸上一囧,哭笑不得道:“不用……”

    可陈觉还是张开手在底下等着她了。

    “呼”,一阵风带过,林挽感觉自己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羞赧地推开陈觉,林挽有些不好意思地埋怨道:“说了不用啦,这么多人看着呢。真是的。”

    先前那小男孩又像是知道了林挽的心声,特意跑到两人面前,做着羞羞脸的动作道:“羞羞脸,造娃娃。”说完,就飞快地跑开了。

    林挽的脸更红了,鼓着嘴瞪向陈觉,目光里怨念道:让你别接了吧,非要接!造什么娃娃啊!

    陈觉被林挽瞪得埋下了头,心里却乐道:造娃娃,真不错,安排上了。

    眼瞧前面两人打闹,景超先跳了下来,对乐菱道:“我接你吧。”

    乐菱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已经跑远了的小男孩,介于面子,还是跳进了景超怀里。

    景超将人抱住,轻轻对乐菱道:“小菱,你也看见了,连小孩子都看得出来那俩是一对,你就别再惦记着……”

    不待景超说完,乐菱便一把推开了他,又跟上了两人的步伐。

    景超:“……”

    知道乐菱这是不想听的意思了,景超也只好闭了嘴,默默跟了上去。

    落在最后的两人自然不会搞什么“我抱你”这类的情趣,都多盯着前面的人看了几眼,便两人依次自行跳了下来。

    时间一转眼到了早上9点多,几人一起在一处歇息区停了下来。

    打发了男生们去跑腿买吃的,乐菱将林挽约去了转角一棵隐蔽的树下。

    “你有什么事找我吗?”林挽直当地问道。

    乐菱冷笑了一声,道:“我也不和你来虚的了。直说了吧,我是陈觉身边的得力助手,他手头的项目,所有核心的部分我都有参与,他缺了我不成。”言下之意就是林挽只是一个外行,对陈觉起不到什么帮助的作用。

    林挽没作答,只是眼睛机灵地继续看着乐菱。

    乐菱还以为林挽在考虑为了陈觉的事业退却,加猛剂量说道:“如果现在我离开,对陈觉的研究会是致命的打击,他不但会失去一个得力的助手,还会多出一个强劲的敌人。”

    林挽低头摆弄了下手指头,正当乐菱以为她要不安的时候,林挽突然捂嘴嘲笑了起来:“哟,原来我家陈觉还是靠出卖色相做的科研啊,啧啧啧,这可真不好,我得叫他改改。”

    “你!”乐菱没想到林挽居然完全不拿她的威胁当回事,当下激动得脸红脖子粗,“你可想清楚了,你要是真爱陈觉,你就该为他好。陈觉为这个科研付出了多少心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样会毁了他!”

    林挽彻底对这个女人的无耻感到无语了,忙给乐菱泼上一桶冷水,指明道:“我想我应该是很好地在尽着妻子的职责,支持着丈夫的事业。是您口口声声嚷着不破坏别人家庭,就要背弃整个实验室吧?!”

    “你……你太不知轻重了,你会后悔的!”乐菱指着林挽毫无理智地怒道:“要是这个项目毁了,陈觉也就是个穷小子,我看你们到时候日子怎么过!”

    林挽:“……”陈觉混得再怎么差,他也是MIT里学计算机的高材生啊,这怎么也落不到处境艰难吧……乐菱真是昏头了。

    咦?对啊,陈觉明明不可能过得差啊,原书第一世里,陈觉怎么会因为断了科研经费就潦倒没落了呢?林挽不小心走了个神。

    “林挽!”

    眼看林挽居然还走神,乐菱一声怒喊将她惊了回来。

    林挽笑着道:“不好意思啊走神了。不过阿觉外公是陈氏企业的董事长呢,虽然阿觉和外公在怄气吧,但是外公超喜欢我诶,他天天让我劝阿觉,就等着让他不要搞科研,早点回家继承家产了。”

    林挽说完还叹了一声,真是充满了幸福的烦恼。

    “你……”乐菱只知道陈觉确实是陈氏的少爷,却不清楚他和家里的具体情况,现在被林挽说得有点懵,眼见威胁无果,只能气冲冲地拂袖而去:“哼!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