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虎狼之秦缔造者 > 章节目录 第22章 彩!彩彩!!彩!
    “仲公子,你这是何意呀?”

    老世族的人,开始发力了。

    杜挚:“仲公子,难不成,山东六国卑秦,我老秦人,就得像个小媳妇儿一样猫着?”

    孟坼:“是啊仲公子,不打?不打,难不成就让秦国失地,就那么留在魏国手里?”

    白缙:“仲公子不是怕打仗吧?”

    西乞弧:“哼哼,老秦人不怕死。”

    看着这几个一副不屑咀脸的家伙,秦剑应声:“黑,黑黑,干嘛呢?两位公子议政,有你们说话的份儿嘛?你们几个要不要直接取代了仲公子,直接跟大公子对话,然后在你们仨里选出一个秦君得了?”

    孟西白老世族三人顿时一愣:“秦剑,你……”

    老甘龍duang的一声,怼了一下他的拐杖:“都给我闭咀!”

    老甘龍气呼呼的看着这三个家伙:“孟坼白缙西乞弧,说话也要分个时候好不好?大公子仲公子正在议政,决定君位谁属啊!

    你们三头蠢驴能不能憋一会儿在吼叫?”

    木案之上,赢濕隰瞥了这三个货一眼:“渠梁,你接着说。”

    此时此刻,嬴渠梁的内心,是震惊的。

    昨天,整整一夜,秦剑足足给他出了十个题目。

    他整整背了一夜,理解了一夜。

    而这道题,正是秦剑给出的第一题。

    秦剑严厉嘱咐,这道题,必须要熟记,牢记,因为,出这道题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一切,皆如这个小子所料。

    赢濕隰不但大朝议政,居然,真如秦剑所言,居然,就这样的问题,来判断,谁,更适合做秦国之主。

    此时此刻,嬴渠梁的内心是既激动,又忐忑,又震惊。

    格老子,这秦剑小子,根本不是人呐……

    嬴渠梁收敛心神道:秦国不能打。秦国现在,能不打仗,就不打仗。

    能一年不打仗,就一年不打仗。能十年不打仗,就十年不打仗。

    有人可能要说了,嬴渠梁你是老秦人嘛?

    这话你说的,脸不红嘛?

    我不红!

    秦国,自穆公以来,打了一百多年了。

    结果呢,打成什么样了?

    公父这里,又打了几十年,打成什么样了?

    大家有目共睹吧。

    粮仓空空如也!

    府库空空如也!

    百姓逃的逃,亡的亡,整个秦国,所有人口,男女老少,老弱病残,加在一块,堪堪一百多万人呐。哪个国家,有这么点的人口?

    然而,就这么点人口,还没饭吃,没衣服穿,活着没人管,死了没人埋。

    现在,这一百多万人口,还要打仗!

    可是,除了老的,除了少的,除了女人,除了孩子,除了病的,除了残的,除了不能打仗的归家老兵,还有几个人,能够当兵的。

    就算有,难道,秦国不该留几个年轻人,来给秦国生点下一代嘛?

    非要打仗把年轻人都打没了嘛?

    少梁邑一战,临时征发新军六万。

    这六万人,根本就没有经过正式的训练,根本就上不了战场。他们最多只能守守城池,还勉强一用。

    那是活生生的六万人的年轻小伙子啊,就那么填给魏武卒了。

    一个都没剩下啊。

    秦国,没人、没兵、没钱、没粮、没有战车、兵器老旧、甲胄破烂不堪、战马几无、而魏国呢?

    魏国国富民强,财货丰盈,粮多钱多,兵强马壮,重甲战车,兵锋锐利,甲胄崭新,能上战场的士兵,随时都可以调出四十万人。

    这还不算守城卒,若是算守城卒,就是八十万兵马也挡不住,魏国也能拿出来。如果,要是向我秦国一样,临时征兵,魏国可以毫不费力的就强征一百多万。

    秦国能嘛?

    秦国就算举国皆兵,也不能啊?

    所以,嬴渠梁是怕打仗嘛?

    不,嬴渠梁不怕打仗,嬴渠梁怕的是打败仗,嬴渠梁怕的是,秦国它打不起了。

    我怕秦国再打,就灭了国了啊。

    有人可能又要说了,就是打不过,也要打。老秦人宁可站着死,也绝对不跪着活。

    呵呵,死多容易啊,活着才难啊。

    诸位将军臣工,大家别忘了,此时此刻,我们在庙堂之上,我们手里头握着的,不光是自己的小命,还有秦国所有老百姓的小命。

    老百姓指着我们,望着我们,他相信我们,有一天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耕田种地,结婚生子,过着简单快乐的日子。

    可是我们呢,带给他们什么?

    打仗,打仗,收不完的税赋,缴不完的军粮,征不完的兵。

    穷的一个个跟个鬼一样,饿的一个个跟个孙子一样。

    这就是我们秦国庙堂,带给他们的生活,这生活,是无尽的愁苦,没有尽头的绝望。

    是,打仗,逞了我们老秦人一时的血勇,出了一时的气。

    即便战死,也觉得是为国尽忠,死而无憾。

    可是,我们完全忘了,为什么而打仗?

    我们打仗,是为了秦国的强大,是为了秦国的尊严,是为了秦国的老百姓,而不是为了我们逞一时之血勇,泄一时之愤怒。

    当然,嬴渠梁并不是说,完全不像打仗。

    但是,要打,就要等我们秦国,财货丰盈,粮仓满满,府库满满。

    那时,我大秦,组建一只兵器锐利,战车隆隆,战马汹汹,甲胄整齐,刀冰剑寒的铁甲雄狮。

    这只铁甲雄狮,马头所向,六国臣服,兵锋所指,天下震颤,纵横天下,所向无敌。

    那,才是我想要的大秦!

    ……

    嬴渠梁说完了。

    整个政事堂,沉默了。

    沉默的,掉在地上一根针,都可以听到声音。

    赢濕隰的眼睛直了……

    赢虔的咀张着,闭不上了……

    杜挚的眼睛直了……

    孟西白三族的头领们眼睛直了……

    老甘龍像是个木桩一样,一动不动了……

    整个政事堂,只有秦剑,这个这篇讲演稿的制造者,一切如常不说,居然还有功夫用眼睛四处溜了一圈。

    这群人,整整沉默了半盏茶的功夫。

    就在这一片静谧无声的政事堂里,秦剑忽然一声高呼:“彩!”

    众人一下子被这一喊,吓了一跳,这才如梦方醒。缓过神来。

    “彩!”

    “彩!”

    “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