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我能看到出轨率 > 章节目录 005:三天必赚100万
    第二天一大早,还没吃早餐,林蒙就拉着两老去了村委会传达室。

    这里的广播平时用来叫人和通知消息,只要是本村人,都能用。

    临着林蒙对话筒讲话前,林母拉着他的胳膊,一脸心疼道:“小蒙,你真要收那些烂菜叶子?就不能咱家自己人去摘吗?那得省多少钱?”

    看到母亲心疼的眼神,林蒙有些好笑:“妈,那不叫烂菜叶子,叫野菜,再说了,咱们一家一天能摘多少?我的假只有三天,到时间就要回学校去,可没时间在这浪费。”

    “再说,虽然让村民去摘虽然贵了点,但人多力量大,能省下不少时间,摘的多,咱赚得也多是不?”

    安慰了下母亲,怕她再担忧着担忧那的,林蒙清了下嗓子,直接对着话筒开始传话。

    “靠山村的村民门早上好,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一则好消息,从现在开始,只要把烂野菜送到林家大湾的水塘前,就能换钱。价格是一毛钱一斤,过期不候。”

    之后,林蒙将这段话又重复了三遍。

    而林父林母则是用无奈的眼神看着林蒙。

    事已至此,他们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两人就想不明白了,难道这就是林蒙说的赚钱方法。

    用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去换一堆猪都不爱吃的烂菜叶子?

    就算是败家子花钱,也没这种蠢法子吧?

    挂掉电话,看着父母心疼的表情,林蒙也很无奈。

    他知道这赚钱法子挺玄乎的,但总不可能告诉两人,自己是从十几年后来的,知道未来的发展轨迹吧。

    说起林蒙对第一桶金的计划,其实也挺简单的。

    2005年,华夏进入了经济发展的高速期。

    城市里大多数人都富了起来,对自己的生活水品也更加看重。

    大鱼大肉大家都不爱吃了,反而喜欢起了山里纯天然的野菜。

    这时候,互联网还没有发展起来,知道市场需求的人还少,商人们手里的野菜货源根本不多,只要将山里的野菜运到农货市场去就能大赚一笔,这也是林蒙急着回家的原因。

    再过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野菜值钱了,基本没有人会再卖给其他人了。

    传完了话,林蒙拉着老妈的手离开传达室,向着回家的方向走去:“好了妈,别愁眉苦脸了,既然你们把钱交到了我手上,我就保证肯定能给挣钱,过了今天,你们就等着数钱吧。”

    林母听儿子说的自信,心里又有了些信心,便笑着嗔道:“你这孩子,净喜欢讲些好听的。”

    “对了小蒙,你这发型挺别致啊,妈怎么感觉你又变帅了?”

    “那可不是,都能挣钱了,能不帅嘛!”

    “呵!钱没挣到,口气倒先练出来了。”

    一路上,关系颇好的母子互相打趣着,而林父则是抽着水烟,笑呵呵的跟在后面,平淡而温馨。

    不说这和睦的一家人,此时,整个靠山村的村民,在林蒙的那番喇叭之后,忽的热闹起来。

    “烂野菜一毛钱一斤,我没听错吧?”

    “这谁家的娃?钱多的傻掉了吧?”

    “好像是林老大家的(林蒙父亲),他儿子不是刚回来吗?”

    “走走走,赶紧瞧瞧去,如果是真的,那咱们就捡钱去。”不怪村民们如此震惊。

    外面不知道,但在这靠山村,野菜真就是猪都不吃的东西。

    漫山遍野都是,一人一天随随便便都能弄个几百斤,就如他们所说的,跟捡钱真的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此时猪肉价才三四块一斤,而靠山村大部分人还不舍得吃猪肉。

    但现在一家三人去摘一天的野菜话,就能挣六七十块,对比他们一天二十不到的收入,可想而知村民们有多激动。

    林蒙回到家里,村民们来得也快,不一会就把林家的破院子堵得严严实实,甚至排到了外面。

    几百号人不等林蒙说话,就开始嚷嚷起来。

    “刚才传达室里的话是你们家说的吧?烂野菜一毛一斤?”“我顺路就摘了一点些,现在要不要?”

    “你家可是出了大学生,还是重点大学,应该不会骗乡亲们吧?”

    村民们吵吵嚷嚷,全是问着关于野菜的问题,而且还有几个聪明的,用话语堵着后路,怕林蒙一家反悔。

    看到漫无纪律,眼中满是贪婪的村民,林蒙心中冷笑。

    只会耍小聪明,这些人穷一辈子也是有原因的。

    “都是同村的,我也没必要骗大家,一斤一毛,绝不作假。”说着,林蒙指着那个拿了一筐野菜的人:“壳子叔,把你那框烂野菜拿过来称一下,称完就给你结账。”

    那个叫壳子叔的村民见林蒙这么直接,明显楞了一下。

    不过想到这些都是钱,他立马喜滋滋的上前,将框子递给林蒙:“读了大学的娃说话就是不一样啊,以后肯定有前途。”

    当然,这壳子叔话说的好听,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就不一定了。

    与此同时,一大圈的村民,全都紧紧的盯着林蒙,看他是不是真的会给钱。

    林蒙看着秤上的数字:“十二斤一两,两块四。”然后转头对林母说道:“妈,给壳子叔结账。”

    “喏,给你。”听到儿子发话,林母这才颇为不舍的将钱递给对方。

    好好的钱变成了烂菜叶子,心疼啊!

    “真···真能换钱?”壳子叔看着手中的钱,直接傻了。

    其他村民自不用说,人家钱都给了,这还能有假吗?

    一边嘲笑着这傻子一家,脚都没停一下,村民们全都往山上奔去,生怕谁慢了一步,野菜被摘没了。

    有了钱作为动力,村民们疯了一样采摘,还没到中午就送了两万多斤过来。

    此时,正好林蒙租来的运货车到了。

    林蒙看了一眼忙得满头汗水母亲,带着歉意道:“妈,这里就辛苦你了,我和爸拉货去省城卖了,估计晚点才能回来。”

    林母读了一些书,算数会一些,此时能帮到儿子,心里挺高兴的,她头也不抬的挥手道:“去吧去吧,路上注意安全,你交给妈的收购任务,妈会帮你完成的。”

    林蒙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带着林父上了车。

    这一大车货,他一个人搞不定,而且说起来,这重生为人,驾照也没考,所以只能让林父开车陪他去了。

    林父年轻的时候在生产队开过大卡车,开货车也不在话下。

    至于这货车则是租来的,一个来回三百。

    一路上,虽然是两父子,但是林父性格沉默寡言,林蒙搭了几句话,见林父不愿意多聊,也只能作罢。

    颠簸了两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省城东郊的农贸市场。

    这是林蒙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原因无他,只因这里货物吞吐量大,江浙,东广,魔都的菜贩子都喜欢从这里拉货回去倒腾,大老板比比皆是,两万斤野菜也不怕卖不出去。

    【潘驴邓小闲,要想挖别人墙角,钱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主角必须赚取第一桶金,不过大家放心,这里的篇幅不长,以后主角的猎场基本是在大学里,请大家耐心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