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豪门第一婚:吻安小甜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五章晚 今晚就走
    陆蕊慕感觉,如果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掐死自己!

    “我错了,不要……不要!”

    男人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眸,大吼道“你敢动她的东西!”

    “我……我……”

    陆蕊慕惊恐地看着眼前充满怒火的俊脸,唇瓣张开,贝齿之间根本说不出再多一个字来……

    忽而,墨云爵冷冷地松开她,啪嗒一下,陆蕊慕踉跄地后退了几步,背部跌撞在玻璃橱柜上,吃痛极了!

    这一瞬间,陆蕊慕狼狈至极,她眸光赤红地扫了一眼旁边支离破碎的小房子,同时又看向墨云爵,大声地道“墨云爵,你娶了我,我们陆氏集团跟墨氏合并,这样以后你在京城的地位不会受到任何威胁……”

    “呵,娶你?”

    “苏千耐对你或许只是一时冲动,毕竟她对任何人的喜欢都只是短暂的,但是我不是……”陆蕊慕咬着牙齿“墨云爵,难道你就不想听听她在学校里跟宋一铭还有墨子衿是怎么暧昧的?”

    苏千耐什么都没有!

    只不过是一个落魄千金而已,苏氏集团也早都不复存在了……

    陆蕊慕看着男人浑身的阴霾依旧没有消褪,咽着唾沫急忙说道“墨云爵,我知道你养了苏千耐十年,就算是一只宠物,也有一定的感情,我可以给你时间……哪怕以后我们联姻之后,你养着她我也同意!”

    然而墨云爵的黑眸阴冷无比,冷冷地落音“回去告诉陆慕年,墨氏集团跟陆氏,势不两立,永远都不可能有合作!”

    “……”哗。

    顷刻间,陆蕊慕的脸庞顿然毫无血色,吃惊地望着头顶的男人,依旧没有回过神儿来“你说什么?”

    正在思绪错乱之时,眼前的男人忽而转过身,走到床头拿起红酒杯,扫了一眼便眸光深渊危险起来!

    重新走到她跟前,一把掐住她的下巴,眼眸怒气地眯起“陆小姐既然这么想要,那我就满足你!”

    “……”陆蕊慕愣了愣,下一秒,双腮被狠狠地捏开,嘴唇被迫大张,“不……”

    她原本给墨云爵准备的红酒,此刻,所有液体全然灌入她的嘴里!

    “呜呜……”陆蕊慕嘴里呜咽着,不停地惊恐摇头,“嗯——”

    但伴随着的酒精入喉,她的身体也跟着一度沸腾灼热了起来……

    她给墨云爵下的是最烈的药,药性很强。

    所以发作期,也很快……

    墨云爵看着陆蕊慕红晕上头的脸颊,不禁眼眸冷厉淡漠地眯起,呵,果然如同他想的那样。

    松开她的下巴,随手将空酒杯扔到地板上!

    “敢给我下药算计我的

    女人,你是第一个。”

    “……”一股不好的预感升上心头,陆蕊慕垂着脖颈,不停地抠着嗓子眼儿,猛地咳嗽“咳咳——”

    想要将那些酒吐出来!

    然而,她的身体愈发变得酥麻绵软无力……

    眼眸逐渐摇晃迷离,陆蕊慕咬着嘴唇,抬眸看着墨云爵“给我……”

    墨云爵冷笑,大步转身离开,按了一下床头的金色传唤铃,叮!

    不一会儿,德叔跟韩知允等人便匆忙赶了过来,看见房间里的场景,顿时有些大吃一惊!

    而陆蕊慕的视线变得模糊至极,浑身灼热,接下来仿佛世界一片火红,只听见男人尊贵的吩咐道“找几个男人,帮她解决。”

    韩知允皱眉“爵爷,你确定?”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

    轰隆!

    陆蕊慕宁愿现在的自己是听错了,也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

    脸色煞白,脑袋倾斜在地上,身子犹如虾子一般难忍地弓起,最后看到的一番场景则是,墨云爵当着所有人的面,缓缓地蹲下高大而尊贵的身躯,修长手指一点点地捡起地上diy小房子的木质材料,眼底一片血红潮湿……

    小心翼翼,生怕弄坏一样!

    带着凌霸的强势,却又带着溺爱。

    “不要,不要。啊——”

    ……

    两天后。

    民政局。

    祁英被祁之珩的人带到这里,领了结婚证。

    全程,那个叫韩知允的男人,都没有出现……

    看着周围一大批防止她逃跑的保镖,祁英不禁无比地好笑,看着祁之珩“那个军人不出现,是因为长得太老太丑吗?”

    祁之珩并没有理她,将结婚证递给了一个军人,恭敬至极地道“麻烦您将这个带给韩少将……”

    “嗯。”军人冷冷地应了一声,旋即瞥了一眼祁英,眉间微蹙,最终敬了个礼“少将夫人,请您跟我一起回去——”

    “……”祁英只觉得有些羞辱,从头到尾。

    那个男人都没有出现过……

    “你最好少说点话,从现在开始,不要在外面给祁家惹麻烦。”

    “奶奶呢?”祁英咬牙“祁之珩,你要是敢食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不会食言,你随时可以到回别墅来看你奶奶。”

    “……”祁英眼眸蒙上一层红润,吸了吸鼻子微微侧过头“这样最好!”

    从今天开始,她跟祁家,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祁之珩皱着老成的眉,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在这一瞬间,欲言又止,将

    想要嘱咐的话,都统统咽回了肚子。

    很快,中年男人坐车离开了。

    只留祁英一个人站在原地。

    “少将夫人,我们可以回家了。”面前的呆头鹅军人表情冷酷地对她道。

    家,她还有家么?

    “走吧。”祁英淡淡地吐了两个字,正准备跟着这群人上气味难闻的军用越野。

    老实说,这是她最讨厌的一种车型……

    就在这时,祁英接到电话,看见屏幕上的联系人显示地是苏千耐,立即激动地接起!

    自从那天晚上起,祁英一直都没有收到苏千耐的消息,担心坏了。

    “祁英,我把行李收拾好了,今晚就走。”

    “今晚?”祁英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一眼旁边的军哥,“我送你!”

    “好。晚上十点机场见。”

    苏家,苏千耐挂了电话,心中尘埃落定,将身份证钱包都装在书包里,还有一张银行卡,是她用祁英的身份证办的,卖了那些衣服赚的二手钱,卡里余额也没有多少,买了机票之后,就剩下六万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