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科幻 > 道统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再出事章端
    “呼…呼…”

    直到跑到小道上三人才停了下来,嘴巴不停的喘着粗气,眼神有意无意的向着后面看去,直到确定幽魂没有追上来才松了一口气。

    “这鬼地方还是少来了,明明只是厉鬼的程度,没想到那么难缠。”墨奕流眼神还是有着后怕。

    墨芊芊也是同意的点了点头,对那幽魂还是耿耿于怀。

    要不是此时不适合,秦岭早就调侃墨奕流几句了,可现在秦岭只想赶快的回去炼制鬼兜。

    “好了,既然拿到阴土,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秦岭边走边说的催促道。

    夏萌萌此刻轻轻坐落在秦岭肩膀,眼神鄙夷的看着墨奕流。

    “我靠,我可是你的大恩人,你那是什么眼神。”墨奕流不满的瞪了一眼。

    墨芊芊对墨奕流也是一阵无语:“哥,你也太没品了吧,她还是个孩子呀。”

    夏萌萌看着墨奕流也是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对着墨奕流吐了吐舌头。

    “哥哥,我想吃了他。”夏萌萌在秦岭的耳边轻轻的道了一句。

    秦岭被夏萌萌的这句猝不及防的话惊的不轻,难道刚刚我耳朵出幻觉了?

    “啥?你刚刚说什么?”秦岭问了一句。

    “哥哥,我不喜欢他,他以前欺负过我,我想吃了他。”夏萌萌小手指着墨奕流又说了一遍。

    秦岭向着墨奕流投去一个疑惑的表情。

    “那啥,秦岭。这都是误会,当时我们还是敌人对不对,谁知道这小女鬼会成为你的家鬼啊。”墨奕流有些憋屈的看着秦岭。

    听到墨奕流的解释秦岭也是瞬间明白了,应该是那次在流义囤墨奕流可能伤害到夏萌萌,才会让夏萌萌如此的记恨他。

    秦岭头疼说道:“萌萌啊,小孩子不能吃些不干净的东西,等哥哥回去了给你找些好吃的东西,看在哥哥面子上饶过他一次好不好。”

    夏萌萌想了想,然后不愿的说道:“哼,既然哥哥都说了,那么这一次就不吃他了。”

    这一句话把墨芊芊逗得呵呵直笑,幸灾乐祸的看着墨奕流。完全不在乎墨奕流那郁结的表情。

    听到萌萌的话秦岭也是有着无奈,这丫头只是保证这一次不计较。可居然还想着下一次,看来也是一个记仇的主啊。

    “等一下,有点不对劲。”墨芊芊停止了笑意严肃的开口道。

    秦岭和墨奕流也是静了下来,紧张的注视着周围。

    “咚,咚,咚。”

    在三人静下来的时候,远处突然传出一阵震耳欲聋的脚步声。那震动频率起码有着数百人之余。

    秦岭三人也是慌乱的向着标记的地方跑去,可越是不想看到的结果越是容易发生,几人越跑脚步声居然越来越近。

    当三人一鬼来到离标记不足三十米的地方,透过那幽幽的红雾,脚步声的影子也是暴露眼前。那离标记不远处有着密密麻麻的影子,周围煞气犹如实质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足足有着数百个穿戴兵甲的阴兵,向着秦岭三人的方向而来。那整齐划一的脚步,一看都是训练有素的模样。

    “快跑,这是阴兵借道。现在的你还对付不了。”七公主的声音忽然响起。

    秦岭也是顿时反应过来,对于阴兵借道秦岭还是知道一点的。可没等秦岭开口墨奕流抢先说道。

    “这…这是阴兵过道!”墨奕流露出惊恐的表情。

    没有给三人思考的时间,那些阴兵就穿过三人标记的地方。那石头压住的标记符纸瞬间被腐蚀掉。

    三人一鬼也是没有一丝犹豫,转过身就向着另一个侧面奔跑起来。这可是引兵借道啊,活人只要被阴兵煞气触碰,就算侥幸不死魂魄也会被拘留下来,转而变成痴呆。

    跑了一段距离后,确认没有被追上秦岭三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呼,幸好阴兵没有意识,只要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过多计较。”墨奕流庆幸的说道。

    可三人定下心来后也是有着惆怅,经过这一耽搁时间肯定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了。

    秦岭掏出来手机,时间已经显示在了十二点二十分。

    “我们迟几分钟应该不碍事吧?”墨奕流试探的问道。

    墨芊芊撇了撇嘴:“你感觉呢?”

    得到最不愿意的答案,墨奕流瞬间如泄了气的皮球。

    秦岭安慰道:“好了,不要抱怨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回去吧。”

    “胆小鬼,羞羞羞。”坐在秦岭肩膀上的夏萌萌对着墨奕流笑嘻嘻的做了个鬼脸。

    良久之后,三人紧张趴在路边的一块巨石下。,确认小道上的阴兵已经走完了,几人才放心的出来。

    “撕”

    刚走到小路上,秦岭就忍不住打了冷颤。此刻道路上的煞气还未消散。那股直低人心的寒意。让人瞬间产生一丝不舒服。

    秦岭转头看向墨芊芊兄妹两个,两人也没有好到哪去,都是一脸的苍白,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

    唯独夏萌萌没有任何表情,坐在秦秦岭肩膀上,嬉笑的露出她那标志的鱼鳞一样尖牙,似忽对这煞气没有任何的不适。

    怕再生事故,秦岭三人走到标记处拿出符箓就撕了起来。

    几分钟过后,即使手中的引路符已经成了碎片,可诡异的是并没有被墨秀召唤回去。

    就在三人的焦急等待中,远处突然疾驰而来了三道身影。

    “何人偷渡小阴间。”一声怒斥突然想起。

    听到这声怒喝秦岭瞬间如掉入冰窟,只怕是三人进入阴间已经被发现了。

    “阴间判官……”看清了来人墨芊芊突然苦涩的喊出声。

    “我靠,起码是炼神境以上的实力……。”墨奕流心虚的嘀咕了一句。

    “大胆罪人,未持阴阳旗就敢踏入阴间。”

    其中一个长相凶神恶煞的魁梧中年人怒喝道。

    墨芊芊看着这身披红色服袍,左手持着一副黑色书谱,右手攥着一只符笔的标准判官形象也是一阵胆怯。

    秦岭紧张的靠近墨芊芊身边低声说道:“芊芊,你姑姑不是说你们是那什么代言人吗,你先给糊弄过去。”

    墨芊芊白了一眼,可这时候也不好和秦岭的唱反调。只能硬着头皮向着三道身影说道:“判官大人,我叫墨芊芊,我是阳间的执牛耳……”

    判官也是思索了起来,几息之后也是皱着眉盯着墨芊芊三人。然后对着旁边一个身影说道:“真土地司,这届执牛耳可是墨姓之人。”

    “明断判官大人,容我查阅一番。”

    真土地司掏出一本小册子,随即翻阅了起来。

    看到这精明的判官,秦岭三人也是一脸苦涩,心中有着一丝忐忑。可被那判官死死的盯着,三人也不敢有丝毫异动。

    良久之后,真土地司放下了册子:“明断判官大人,这届执牛耳确是墨姓,可并没有墨芊芊这个名字。”

    听到司官的话明断判官也是怒不可遏,就像是被戏耍了一样。

    “大胆罪人,擅如阴阳,欺满判官。就凭其中一条你们就罪不可赦。”明断判官对着旁边两位司官说道“真土地司,掌速报司,将三人肉身打灭,魂魄拘留。”

    “是,判官大人。”两位司官附和道。

    随之两位司官拿出自己的武器,真土地司手持一张金鸣册,掌速报司手托阴烃印。

    看到已经没有退路了,秦岭暗暗的沟通七公主,可七公主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出现。

    掌速报司喝道:“大胆囚徒,还不束手就擒。”

    听到这话墨奕流也是瞬间翻脸,居然谈蹦了也不用给对方留什么情面了。

    墨奕流直接破骂道:“你他娘的,什么玩意。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

    掌速报司身为一个司官何尝被人辱骂过,顿时一股怒意中烧,举起手中的阴烃印就向着墨奕流砸了过去。

    阴烃印停留在墨奕流头上瞬间变成七八米大,极速的落了下来。

    “神相加身,显现神威。神相道。”墨奕流早有准备的结了一个手印。

    “哐当”

    阴烃印沉重的砸向了墨奕流的光圈上,产生一道金属碰撞的声音。震荡的余波荡漾开来,把墨奕流站立的地方深深的凹陷了几寸,虽然墨奕流脸色有着一丝红润,可还是顶住了阴烃印攻击。

    “咦。”

    掌速报司看着墨奕流居然挡下自己这一击也是有着一丝惊叹。虽然这只是自己的随意一击,可自己毕竟是个炼神境的司官啊。

    可随之明断判官的怒声也是响了起来:“掌速报司,你是不是司官的位子坐久了。”

    听到判官的不悦,掌速司官身子一顿。随后手指快速的变换了一道法印。

    那具阴烃印顿时又变大了几分,沉重的堕入光圈上。

    “咔嚓,咔嚓。”

    没有坚持多久,墨奕流头顶上的光圈微微裂出一道又一道裂缝,就像蜘蛛网一样弥漫开来。

    “咔嚓”

    “轰”

    就在光圈破裂之际,两道声音也是随之响起。

    一道是光圈的破裂声,另一道则是一个战将虚影手持这盾牌,顶在墨奕流的身前。

    墨奕流看着自己面前的战将虚影,也是松了一口气,刚刚差点以为自己要被这印砸中了。

    掌速报司看着这突然冒出的坏事者,顿时有着不悦,转头看向了真土地司。

    真土地司也是点了点头,手中金鸣册一抛一个巨大的幽冥火球凝聚起来。

    看到这状况的秦岭大声的喊了一句:“萌萌,帮忙。”

    虽然对墨奕流有着一丝厌恶,不过夏萌萌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夏萌萌的身影直接扑向了墨奕流。

    “轰。”

    幽冥鬼火随之落了下来,滚滚幽蓝的火焰瞬间弥漫在了墨奕流刚刚站立的位子,那道虚影战将也是几息时间被吞噬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