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夫人她多娇媚(重生) > 章节目录 第74章 番4外
    <abl ali=ri><r><></></r></abl>戚念她刚从博文苑回来,她提议之后一直就在忙着这件事,京中富足,可在学院一事上却落了不少,戚念每每瞧着温颜和温廖读书回来了,拿回成绩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多想。

    要是更多的人有机会读书,会不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于是她去了博文苑,见到了博文苑的山长,他也是这样想的,可他精力有限,管现在这些学子还好,若是加上几个,那还真是不太轻松。

    戚念自告奋勇,担了这份责任。

    她有余钱,也有人脉,这些日子一直在忙于学子读书的活计,到了傍晚才能归家。

    第一天温岭回家,戚念没有在家,连温颜和温廖也没有在家,他慌张地以为出了什么事,管家走上来,递给他一张信笺,拆了信笺,才知道她去了博文苑。他匆匆前去,路上遇到了师琼,师琼问他:“你这么匆忙要去哪。”

    温岭道:“博文苑,念儿估计最近都要在那了,我要去打声招呼。”

    师琼疑惑:“是让他们对戚夫人好点”他话说出来自己都不信,谁会欺负戚念。

    温岭道:“不,最近下朝我都会去博文苑,提前说一下。”

    哦,原来是陪着戚念,师琼瞬间明白,他拱起手告辞,自己也该快些回去了。

    温岭去的时候戚念正在和山长在交谈,她原本就生得纤细貌美,今日换上一身锦衣,衬得她有几分气势,而她明显就是在说自己喜欢之事,眼眸里泛着光,嘴角是压不住的笑。

    山长最近得了不少戚念的帮助,博文苑就要修葺一番,扩大规模,山长也是带着笑容。

    而后他瞥到了温岭,他目光定了下来,而戚念也察觉到了什么,她回头见到温岭站在那里。

    他刚下朝就来到了这里,身上的官服还在,一身红袍官服将他衬得芝兰玉树,难怪她过来的路上又有不少人在议论温岭。

    这张脸,还真是给人议论的资本,戚念心里冒出酸味的泡泡。

    可她压下了,她总不能在这里吃醋。她有些娇嗔:“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叫你从家等我么。”

    温岭道:“你忍心把我一个人留在家中么。”

    戚念一怔,她是怎么从这句话中听出了撒娇的味道,可偏偏她还吃的很:“那你来吧。”

    说罢她转过头,尽量不去想刚才说话的心情,而后又和山长谈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她坐上马车,倚在温岭身上,那股热量从温岭身上传过去,那股欣喜又重了,这些日子温岭太忙,戚念一直没找到时间和温岭过相处,直到现在,那种感觉才落地,她一遍遍确认:“我们在一起了,然后天下还平定了。”

    温岭在她身上的耐心取之不尽,她问一句,他就在她耳边说一句,到了最后,戚念赶忙从温岭身上起来:“你这是犯规。”

    “那夫人告诉在下,夫人刚才好像有点不同。”温岭注意到戚念的不寻常了。

    戚念想把那份欢喜分享给温岭,可偏偏想到自己之前的醋意,她道:“我有点吃醋,夫君你真的太好了,好些人都打探你要不要娶妾。”

    这件事上辈子没发生过,而今生戚念也觉得不会发生,可一出门,那些勉强算得上长辈的人总是话里话外在说这件事,搞得戚念有点不悦,哪怕心里真的相信温岭,可那暗生的醋意总是萦绕着。

    温岭笑了,揉了揉她的头:“好,我答应你,一定好好解决这件事。”

    过了几日,温岭就在一次宴会告诉所有人,他今生只喜戚念一人,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

    众人:……

    皇帝听闻此事后,颇为开心,这与他喜欢她娘子那份唯一的心情倒是一样的,大笔一挥,找个不大不小的理由给温岭点赏赐,但众人都猜出这是皇帝也支持温岭。

    其余人再也不敢在戚念面前多说一句话。

    戚念耳边那叽叽喳喳的纳妾声瞬间消失。

    这些日子,戚念也去了戚府,她很享受在戚府带着的时光,总觉得这时候自己还是被郡主和太傅宠大的姑娘。

    此时郡主和芸氏正在逗弄煦儿,煦儿正在学写字,煦儿从那里一点一点背出来。

    他声音奶声奶气,可咬字却极准,戚念瞧着他认真的样子,忍笑忍得很艰辛。而后他终于背完了,得了片刻的休息,就和芸氏出去跑着玩了。

    郡主见煦儿活泼的样子,轻声笑了。戚念却是好奇:“姐姐呢。”

    郡主刮了她一眼:“你对姐姐不上心,还让我告诉你,她去会情郎了。”

    戚念大吃一惊,她太忙了,完全没注意到这件事情,她不好意思地问:“是谁。”

    郡主道:“郁雪风。”

    戚念一惊,她早就知道充越还俗,考了科举,听闻最近苗头正盛就连夫君也对他暗自赞赏。

    完全没想到他居然和姐姐好了起来,想起前世那段时间,戚念不禁问郡主:“姐姐是什么想法。”

    郡主倒是无所谓:“郁雪风前些日子见我了,行事很坦诚,说话也很有诚意,也也不想拦着,面上阻了阻,私下对蕙儿说让她自己决定吧。”

    郡主对郁雪风还是比较满意,没想到除了自己,姐姐也补上了前世的遗憾。

    而除却这些,戚念身边的人也陆陆续续嫁人了,林曦成亲前日,戚念陪着她,她又是期待又是惊慌,最后嫁人那日还很是圆满。

    而戚念一直记挂着崔锦绣,她忘不了崔锦绣的那份惨死,于是在那日之前,戚念和温岭就布好了局。结果凶手竟然是崔家的庶女,她一直嫉妒姐姐,而在那一日,在姐姐杯中下了迷药,崔锦绣会武,可她抵不过妹妹的恶意。

    她一怒之下离开崔家,而后消息全无,任谁都找不到她。

    可谁也没想到,缘分自有天定,塞北魏衡成亲的请帖上,女子正是崔锦绣。

    戚念和去了趟塞北,再次见到了崔锦绣,此时崔锦绣和京城中已经大不相同,她像是鱼归水,鸟归巢,眉眼间尽是侠气。

    她看起来很幸福。

    见到戚念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落泪了,对戚念道:“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可有时候想想,当是在京也是很好的,我不是想念京中的繁华,而是与你还有林曦的那段感情。”

    戚念自然知道,她忍不住打趣道:“当时林曦嫁人前也是在我哭个满怀,你要不要到我怀里来。”

    崔锦绣乐了,反而止住了哭意,喃喃道:“魏衡又不是永远不回京城了,等回京之后,我们一起要开宴。”

    戚念:“好。”

    另一方,魏衡抓着温岭,他一口一口饮着酒,明显有点喝醉了,可唇间是藏不住的笑:“想我一声,功名有了,心爱的人也有了,我这一生当真是圆满了。”

    温岭笑了:“是是,所以你少喝点,别表现地这么害怕。”

    魏衡拿酒杯的手一滞:“我才没害怕。”而后又探来:“你再给我说一遍成亲的步骤,我怕落下哪步。”

    温岭:……

    魏衡一见温岭这份难以言说的表情,他假装发怒道:“我第一次成亲没有经验怎么了!”

    而后他瞧着温岭冷漠地看着他,他立刻恢复了原样:“我在京中就听闻过崔姑娘,也见过她几面,完全没想到日后我会娶她,她那么好的一个姑娘,现在陪我在塞北,我总是想给她最好的,你就再帮我想想有什么落下的。”

    总之,那场亲事办的很是圆满,直接改变了塞北日后成亲的规则。

    和前世一样,过了数月之后,戚念怀孕了,温岭不似前世那般惊慌而又小心,他有了前世的经验,反而照顾戚念很好,戚念在前世那些过分的反应,到这一世几乎可以说是太轻了。

    又过了数月,戚念生下了孩子,是龙凤胎。

    戚念再次和这两个孩子见面,她再次体验做母亲的感觉,不过和温岭一样,她对于两个孩子,也更有一份从容。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