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食妖记:上仙,请慢用 > 章节目录 24 粉面含春白无常
    自从他们踏入云和宫,就触动了一个可怕的死循环。他们重复着发现鬼阵,分头破阵,自相残杀的轮回。最后,他们的尸体都会被恶龙拖到这里,大肆啃吃。而宫门口新一场轮回又会开始。

    云阳殿里躺满了一次又一次死去的祢罗突、杨坚、独孤七娘,他们的尸体被啃得残缺不全,鲜血汇成河流。而程青雀比他们更加悲惨。因为恶龙仿佛并不想吃她。她要眼睁睁躺在血河里,看着这没有休止的梦魇不断重复。

    究竟是怎么了?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噩梦,为什么身上的疼痛,空气中的血腥味都是那样真实?

    难道这就是佛经中说的无间地狱?

    青雀无声地笑起来。

    她这一生实在像是个残酷的笑话。最后,竟还要以这样的方式,不得善终。

    蛟龙突然停止了吞咽,飞升起来,驾着血云出了殿。青雀知道。轮回又开始了,很快就会有新的尸体被拖进殿来。

    她绝望地闭上眼,奢望一切能在黑暗中结束。

    “你怎么每次都会惹出麻烦?”有人在责备她,口气很不耐烦。

    是无常鬼差终于到了?

    她都已经这般痛苦了,凭什么还要被人责骂?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可以怕的。

    青雀恼怒地睁开了眼。

    玉面含春,杏眼凝波,薄薄的唇线勾勒出说不尽的风流俊秀。

    这个白无常未免太好看了些。

    她见到那张晕怒的俊脸,莫名地松了口气。

    涂逸之?

    难道……他也被龙抓进来了?

    一身素白绢袍的狐妖,坐在她身边,冷冷望着她,眼中尽是气恼与不屑。

    突然他伏下身,娇艳的唇瓣微微开启,如兰的气息触到她的脸。

    他要做什么?!他不是不吃老女人的吗?

    青雀慌张地想要挣扎,身体却因长久的剧痛而麻木得无法动弹。

    狐妖吐出了一股泛着五彩光晕的烟气,袅袅钻入了青雀苍白的唇间。青雀立刻觉得身体松快了,猛地坐起身。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血迹斑斑的衣衫也是完整洁净的。

    “快!快!快救他们!他们被吃了!”她本能地抓紧狐妖。

    “什么……被吃?”狐妖秀眉微皱,一脸莫名其妙。

    “我看到的。云阳殿里。到处都是,到处都是……”她望见了四下的光景,惊讶地再也说不下去。

    她的确坐在云阳殿里。不过根本就没有什么巨龙,更没有血雾和无数面目相似的死尸。

    午后璀璨的阳光映照在布着云纹的青黑地砖上。整座殿洞然敞亮。殿内的雕梁画栋,团龙藻井,全都华美如常。

    果然只是噩梦吗?

    她已经清醒了?

    好像也不对。

    眼前的一切虽不恐怖,却十分诡异。

    祢罗突和杨坚夫妇,连同侍卫宫人,以及太常寺乐工们都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不只是他们,就连殿侧的铜壶滴漏中流出的水滴,竟然也悬在了半空。

    时间静止了,除了她和涂逸之,云阳殿里的所有人和物都停留在未时三刻,他们走进来的那一瞬。

    青雀想起来了,他们进来的时候,涂逸之正在为明日的中元祭祀,排演目连救母的戏码。然后,她就开始做那个恐怖的长梦。

    “怎么会……”青雀惊呆了。

    “刚才的一切,不过是蜃气。你们是陷入幻象轮回里了。你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在身上?”涂逸之的语气仍是那样平淡。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弟弟让我交给你的。”青雀这才想起藏在怀里许久的隋侯珠。赶忙掏出来。

    珠子已经沿着原先那条裂缝,彻底分成了两半。裂口处血红的痕迹不见了。

    “怎么,怎么裂了,原先不是这样的。”青雀惊讶地自言自语。

    涂逸之嘴角泛出冷笑。

    “你笑什么?不是我弄坏的。真的不是。”程青雀生怕白毛妖怪要她赔,以她的薪水,就是替太学再打二十年的工,也买不起一颗这么大的珍珠。

    “你抓住这珠子,坐到那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松手,听到没有?”

    青雀有些发愣。

    “听到没有?!”涂逸之立眉喊醒她。

    青雀慌忙点点头,乖乖坐下。隋侯珠在她手中散发出银色的光芒,最后构成了半圆形的光的屏障,将她护在里头。

    涂逸之撇了青雀,走到殿中间,在七彩神风中现出了他碧眼银发的狐妖本相。他抬头望向藻井上鲜红的团龙,轻蔑道:“你搞出那么多花样,不就是要逼我现身?我来了,你怎么……还不滚下来?”

    青雀这才发现,那藻井里的琉璃团龙原先该是金色的,此刻却变成了火琉璃,而且团龙左脸的釉彩也已经剥落了,倒是像极了梦魇里的恶蛟。她还来不及细看恶龙的形容,一道耀眼的强光就从藻井放射出来。那条赤龙突然活了,携着血色的云气,直直向涂逸之冲去。

    “九尾,我终于等到了你!”

    涂逸之淡淡笑起来:“蜃蛟,百年未见,你怎么……更丑了?”

    蜃蛟毛发耸立,鳞片沾血,紧紧缠绕着涂逸之:“九尾……九尾……”

    它叫得凄厉而又深情。

    涂逸之的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微笑,风雅悠静的形容犹如三月春花:“也算你走运,竟然一下子遇到了三个天子胎,否则也不能挣脱天王的封印吧?你还不投身,难道是要等到血气散尽,灰飞烟灭?”

    赤龙长吟一声,化作一个高大的男人。赤发玉冠,锦绣铠甲,右脸坚毅英俊,左脸上却有一块骇人的伤痕,像是被火烧成的。

    他一把扯过涂逸之,提着他的衣襟,逼视着他淡漠的碧眼:“九尾。我不走了。这种无尽的轮回。我已经受够了。你若不能相陪……就干脆……吃了我吧。”

    “吃了你?”涂逸之诧异地望望他。

    “你家小狐狸把天王珠送来,不就是为了让你吃了我,永绝后患吗?”蜃蛟痴痴笑着,仿佛已经发疯,“我其实是极愿意的。”

    青雀听呆了。她曾听那些司寇府办案的朋友讲过,曾有失心疯的人犯爱慕别人不得,相思成狂,便杀了那人吃肉。可这种爱慕成狂,便希望被人家吃掉的花痴,青雀却是闻所未闻。

    面对这个花痴,吃货狐狸却难得的没有了胃口,他凝眉忖了一忖,厌弃地掸开了他的手。

    “蛟肉太腥气了,我吃不惯。你若有被吃的怪癖,去钩吾山寻饕餮吧,他倒是来者不拒的。”

    涂逸之甩袖要走,蜃蛟抢步拦住了他的去路。

    “九尾,我是为了你,才会变成这幅模样,堕入无间轮回!”他抓紧他的胳膊,与他算起了千年前的旧账。

    “你是因为火烧迦南树,才被罚下界,与我何干?”

    “不错,我是烧了,若不是你潜藏在树洞里,不愿出来见我,我又怎么会……”

    “我……为什么要见你?”

    涂逸之的语气和目光都是冰冷的。

    蜃蛟惊得瞪大了眼,望着他那副无情的模样,轻轻颤抖起来,身上散发出更多的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