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 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1第833章 发现图片

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1第833章 发现图片

    “那就好。”

    他还担心曾孙女的嗓子不好不敢说这么多话。

    不一会儿谢夫人和谢先生听闻孙子孙女在老宅两人也走过来照顾孩子。

    下午时,林轻轻过来了。

    她听声音感觉溺儿的嗓子好了不少。

    林轻轻安心道“再喝一天的药估计就好的差不多了。”

    家里人得知此事,脸上都露出笑容。

    玩儿到下午,溺儿忽然渴了。

    她抱着自己的水瓶,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半的水。

    谢夫人看着孙女喝水不哭,别提多高兴了。

    晚上,夫妻俩回来。

    热闹了一天的溺儿也收起了尾巴,在母亲的身边一直不和谢闵行说话。

    谢闵慎说“溺儿,让叔看看你嗓子来。”

    溺儿绕了个远路去到谢闵慎面前,她双手摁着谢闵慎的膝盖,张开嘴,“啊”

    谢闵慎看了看说“好多了,坚持喝药,药喝完病就好了。”

    溺儿包唇,能不能不喝药?

    谢闵慎不知道侄女心想,他心情不错的说“喊声叔让叔听听。”

    “叔叔。”

    “唉,你听着声音,比前天顺多了。”

    谢闵慎抱着大哥家的姑娘喜欢的很。

    谢闵行想去给自己闺女抱回来,溺儿立马双手搂着谢闵慎的脖子,表明自己的立场。

    晚上都在老宅用餐。

    溺儿晚上的胃口欠佳,她是坐在父母中间吃的。

    和妈妈在一起还好,她就是不想和爸爸在一起。

    谢闵行给她夹菜,溺儿和父亲对视一眼,慌不择乱的低着头。

    餐桌上的众人看着父女俩的相处,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两人的尴尬,云舒这个又是当妈又是当妻子的吃着饭却笑了。

    谢闵行给溺儿夹的菜,溺儿一口没吃。

    她也是个有骨气的。

    以此来告诉谢闵行我怕你但我不屈服你。

    谢闵行也不对女儿开口说话,等她把药喝了,病好了谢闵行才会和女儿和好如初。

    一顿晚饭终于过了。

    溺儿也解放了,她不用坐在父亲的身边。

    下来后,溺儿去找

    到林轻轻对她说“婶婶,婶婶你可以不可以给我做个好吃的?”

    林轻轻蹲下身子问侄女,“你想吃什么?”

    溺儿笑声说“我想吃鸡汁包包,软软的还有汁儿的那种。”

    林轻轻没听说过鸡汁包子。

    溺儿说“我爸爸会做。”

    林轻轻懂了,溺儿想吃,又不敢对大哥开口,只能继希望与自己。

    林轻轻说“那婶婶去找你爸爸要菜谱?”

    “嗯,我等着婶婶。”

    林轻轻找到谢闵行,“大哥,我想问你一个包子的做法。”

    “她想吃鸡汁包子?”

    林轻轻一下子笑了,果然啊,知女还是父亲。

    “对,但是孩子怕你,不敢对你开口。而且,我能看出,溺儿晚饭没吃饱。”

    谢闵行看了眼女儿所处的角落。

    谢闵行说“你别做了,我带着她们回家,一会儿到家溺儿该喝药了。在这里你们都是她的靠山,她不会乖乖喝药。”

    谢闵行说完,他在客厅叫妻子,“小舒,带着星慕我们回家了。”

    溺儿一听,爸爸叫名都不喊自己了。

    她小奶牙咬着双唇,站在墙边自己手扣墙。

    云舒过去喊,“闺女,回家了。”

    溺儿将手递过去,云舒笑着牵着。

    溺儿的鸡汁包子没吃到嘴里。

    她饿着肚子自己爬到了后座。

    云星慕和毛毛将她夹到正中间。

    溺儿的小表情很委屈。

    都在欺负自己饿瘦了。

    云星慕对父亲说“爸,我刚才测量了提问,我现在36°8了,明天可以出门了吧?”

    “嗯。”

    云星慕立马拿出手机和谭倾城发消息,“明天有时间吗?”

    “有。”

    谭倾城秒回。

    云星慕说“我去找你。”

    谈情层看着这四个字,她开心的蹦起来。

    “什么事情啊让你这么开心?”谭岳笑着问女儿。

    谭倾城“呃,没事,明天我们同学见面。”

    “才初一学生,这么小就有同学集会了?”谭岳误会。

    谭倾城不解释,“呃……

    爸爸你不要小瞧我们初一,我们还有班级群呢,在群里说一声大家都会去参加的。”

    “去吧,明天的聚餐地点在哪儿,爸去送你。”

    “不用,我自己去。”

    这时,苏聘儿从女儿的屋子中走出来,她手拿着一摞照片问女儿,“倾城你告诉妈这些是怎么来的?”

    谭倾城看到母亲的指纹,她紧张起来,“什么啊妈妈?”

    苏聘儿将照面递给女儿,“这些照片你怎么来的?”

    谭倾城拿起来看了眼,随即,她想到,自己之前跟踪父亲来着,是云星慕找的司机帮他偷拍跟踪萨梅时拍到的图片。

    误打误撞的看到了于爷爷。

    她结巴说“这个,啊,我,这个,我也不知道。”

    苏聘儿表情严肃,“倾城,这件事你不能说谎。”

    她又说“这是在你的一个咖啡色包中翻出来的。”

    她去给女儿的衣橱整理一番,将一些不穿的衣服还有包包鞋子打包好寄给慈善机构。

    她看到了女儿的这个包放的东倒西歪。

    她上前去扶正,结果,里边的照片被她无意间看到了。

    这不就是丈夫一直想要却一直没有的东西么!

    谭倾城不知道该如何对父母解释自己跟踪父亲的事情。

    谭岳还不知道照片是喝什么,她问妻子,“是什么?拿来我看看。”

    苏聘儿将照片一摞递给丈夫,“你看,上边还有日期。”

    谭岳光看到一个封面,他的面容瞬间严肃。

    谭岳将腿上的儿子放在一边,他拿着照片一张张的看起来。

    父亲的表情也凝重了。

    谭倾城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现在,她是不是应该坦白从宽,征求宽大处理啊。

    可是,该如何开口说自己又跟踪爸爸的。

    谭岳将照片从头看到尾,他看着女儿问;“这些照片你哪儿来的?”

    “我,我,我拍的。”

    “我不记得你有相机。”

    谭倾城低头,认错道“我花钱找人偷拍的。”

    事关重大,谭岳将儿子交给了家中的佣人照顾。

    他和妻子带着女儿去了自己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