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我在异界做天王 > 章节目录 31、世上最强启蒙诗歌!
    “宗主,出了什么事吗?!”</p>

    见到玄心正宗的宗主,宁采臣当即便是微微一怔,脱口问道。</p>

    “嗯,出了一些意外,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p>

    玄心正宗宗主略一颌首,右手一挥,七彩宝剑腾空,旋即,他抓着宁采臣,径直一跃,便落在了七彩宝剑上。</p>

    同时,燕赤霞紧随其后,也落在了七彩宝剑之上。</p>

    紧接着,七彩宝剑化作一道七彩飞虹,载着三人,瞬间表消失在了兰若寺。</p>

    同一时刻。</p>

    兰若寺,后院山林里。</p>

    普善大师正双眼泛着异彩的盯向了唐硕,慈声赞道,“没想到步施主竟然有如此才情,能做出七品‘圣诗’!”</p>

    唐硕闻言,不禁微微一怔,暗自警惕的盯着普善大师,疑声问道,“大师认识我?!”</p>

    普善大师微微一笑,没有言语。</p>

    与此同时,一朵金云突然自天边落了下来。</p>

    嗯?!</p>

    唐硕下意识的抬眼看去,顿时便看到这金云之上,霍然站着一名书生和一名老和尚。</p>

    这老和尚看起来身材十分枯瘦苍老,但是,一双眸子却是透着异常的锐光,仿佛可以直透人心一般。</p>

    而那书生则正就是午后刚与他分别不久的刘彦昌。</p>

    “刘彦昌?!”</p>

    见状,唐硕不由的微微一愣,莫名的感到有些意外。</p>

    金云很快就落在了地面上。</p>

    “唐兄!”</p>

    刘彦昌走下金云,站在了普善大师身边,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唐硕。</p>

    兰若寺,后院山林。</p>

    “刘兄?!”</p>

    唐硕看着自金云走下的刘彦昌,略显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会来这儿?!”</p>

    刘彦昌并没有回答唐硕的问话,而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转即,瞥了眼还躺在巨坑里的千年树妖后,径直看向了普善大师,问道,“大师,情况如何了?!”</p>

    “阿弥陀佛!”</p>

    普善大师双手合十,沉声道,“蜀山派的人被玄心正宗的宗主救走了……不过,老衲之前使用‘佛门天音’倒是从蜀山派的人身上问出了一点线索,从中推测,这蜀山派和玄心正宗此行应当是另有所谋,而非发现了兰若寺的秘密.”</p>

    “哦?!大师问出了什么线索?!”</p>

    刘彦昌眼神微微一凝,好奇问道。</p>

    普善大师低声回道:“七世怨侣.”</p>

    “七世怨侣?!那是什么?!”</p>

    刘彦昌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的看着普善大师。</p>

    “这个‘七世怨侣’老衲也只是略有耳闻罢了,详细的信息还需得回天音寺查阅古籍资料方可得知。”</p>

    普善大师眼中异光微微一闪,沉声回道。</p>

    “看来,我得跟大师一同去一趟天音寺了!”</p>

    刘彦昌眼中神光微闪,若有所思道。</p>

    转即,他抬眼看向了唐硕,戏谑一笑,道,“不过,在此之前,却是该先了结我与唐兄的因果才是!”</p>

    “嗯?!”</p>

    唐硕闻言,瞳孔一缩,神情不由的微微一凝。</p>

    因为,他从刘彦昌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异常。</p>

    再结合刘彦昌刚才没有回应他的问话的举动。</p>

    一时间,唐硕心头不禁闪过了一丝不祥的预兆,暗自警惕了起来。</p>

    “不知刘兄这话是什么意思?!”</p>

    当下,唐硕凝视着刘彦昌,沉声问道。</p>

    刘彦昌微微一笑,道,“唐兄可知在华山别苑里,你可是坏了我的大事呢?!”</p>

    “坏你大事?!”</p>

    唐硕微微一怔,有些茫然。</p>

    他昨天傍晚才在华山北苑醒来,之后与刘彦昌也只有过一番交谈罢了,记忆里根本就没有刘彦昌口中的‘坏他大事’一事的任何印象!</p>

    一时间,唐硕满头雾水,不解的盯着刘彦昌,沉声问道,“不知刘兄所说的大事是什么?步某又是何时坏了你的大事呢?!”</p>

    刘彦昌见状,眼中精光闪烁间,轻笑道,“看来唐兄是无意间坏了我的大事的了。”</p>

    说着,他话锋陡然一转,接道,“不过,无论有意还是无意,唐兄终究是坏了我的大事,此因果却是需要了结一番才行!”</p>

    “嗯?!”</p>

    唐硕闻言,心下一沉,眼神微凝,盯着刘彦昌,沉声问道,“那不知刘兄想要怎么了结呢?!”</p>

    “为了这件大事,我可是付出了许多心血的.”</p>

    刘彦昌神色陡然一沉,目露凶色,道,“眼看就要有所收获了,却被你无意间给搅和了,不仅使得我的一番心血谋划白费了,还让我师尊得证圣道之期给搁浅了……此等因果,若不杀你,何以了结?!”</p>

    “阿弥陀佛!”</p>

    这时,普善大师突然低声开口,提议道,“尊者,刚才那首‘七品圣诗’正是出自此人,如此大才,杀之可惜,不若收为‘文奴’,以助尊者的儒道修行之路?!”</p>

    “嗯?!”</p>

    刘彦昌闻言,眼神微微一亮,瞬间充满了贪婪的异彩,直直的盯着唐硕,神色欣喜道,“没想到唐兄竟有此大才!”</p>

    “既然如此,那我便给唐兄一个机会,只要唐兄服下这佛蛊,做我的文奴,此事因果,我可以既往不咎!”</p>

    说话间,刘彦昌右手一翻,一条白绒绒的怪虫笼罩在一层金光之下,正盘旋在他的手掌心上。</p>

    “文奴?!佛蛊?!”</p>

    唐硕闻言,眉梢下意识的微微一皱,有些不解。</p>

    刘彦昌见状,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放声一笑,道,“又忘记唐兄原本非是儒修之人,不识得这些东西。”</p>

    “还是由我来给唐兄解释一下吧。”</p>

    说着,刘彦昌开始就‘文奴’和‘佛蛊’,解释了起来。</p>

    片刻后,通过刘彦昌的解释,唐硕这才知道,这佛蛊乃是常年听得高僧诵念经文而开了灵智的蛊虫,他若是服下了它,便需每月听一次为这蛊虫诵念经文的高僧诵读一篇经文,否则,将会食不下咽,睡不成寝,浑身无力剧痛,五脏六腑遭其啃食,生不如死……</p>

    而这文奴,实际上就是奴隶。</p>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儒修会暗底下用一些手段控制住一些拥有大才的文人或儒修,让他们的文采为他们所用。</p>

    这些被控制的文人或儒修便是‘文奴’了。</p>

    至于,那些儒修怎么让被控制的文人或儒修的文采为他们所用,实际上,也是很简单。</p>

    例如:诗词一道,那些儒修可以通过控制手段,让被控制的文人或儒修将他们想到的‘诗词’分解成一个个字,在字典上一字一字的指出,再由那些控制者将这些字连接起来,然后,通过书写或诵读,窃取成为他们的首创诗词。</p>

    其他诸如‘琴棋书画’等几道亦是差不多,他们也都是可以通过一些特殊手段,从而窃取被控制的文人或儒修们的作品,成为他们的首创作品的。</p>

    整体上来说,‘文奴’就是一个源源不断为其‘主人’提供诗词歌赋等作品的奴隶!</p>

    而这‘佛蛊’,很显然,就是刘彦昌想要用来控制唐硕乖乖成为他的‘文奴’的手段了。</p>

    弄清楚了‘文奴’和‘佛蛊’的意思之后,唐硕并没有显现出什么惶恐等异样,而是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刘彦昌,开口问道,“我很好奇刘兄所言的大事究竟是什么?不知刘兄可否能为我解答一二呢?!”</p>

    “唐兄搞错了,现在可不是你发问的时候,而是你该做出选择的时候了!”</p>

    刘彦昌戏谑的盯着唐硕,摇头嗤笑道。</p>

    “选择?!呵呵.”</p>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