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我在异界做天王 > 章节目录 125、英雄少年
    那一天,哥哥带着部族的强者上了战场。</p>

    他说,他这一次要去与另外一个顶级的部族进行最后的决战。</p>

    他说,他这一战是为了替部族争取更好的土地、让族人享受更好的生活。</p>

    他说,这一战是最后的战争了,此战过后,他就不用再老是率领部族儿郎到处四处征战了。</p>

    他说,等他回来的时候,他要亲自为她挑选一个好儿郎,为她举办这世上最好的婚礼。</p>

    他说……</p>

    但是,他只是说了,但却都没有做到。</p>

    因为,在那一战中,他死了……</p>

    他的身躯被敌方部落的首领用五匹龍马给撕开,四分五裂,分别镇压于中州和四荒,神魂也被绞杀,只剩下了一点真灵被人给救下,陷入了无尽的沉眠之中。</p>

    而他之所以会死,全都是因为那个他说过、会成为她嫂子的那个女人。</p>

    眼神迷离间,她又看到了那一天,那个女人带着其他部落的强者驾临部族,将她哥哥战死的噩耗告知了所有的族人。</p>

    然后,她亲手毁去了那一座座山寨、又将那一片片翠绿山野变成了坑坑洼洼的荒芜之地、甚至狠心的率领那些其他部落的强者,对那一个个朴素的族人赶尽杀绝……</p>

    慢慢的,她的视线里,只剩下了无边的战火,耳边也只剩下那一个个族人临死之时的惨叫……</p>

    “不!!”</p>

    随着回忆越陷越深,旧日的记忆宛如一个黑洞般,不断的吞噬着她的一切。</p>

    片刻后,茶茶眼中通红,突然凄厉的惨叫了起来。</p>

    轰!</p>

    霎时间,一股恐怖的死气自她身上爆发,撼动九霄,直接将整座冰宫都震得剧烈的摇晃了起来,甚至,连冰宫四周的混沌虚空也都在一刹那,不由的微微一颤。</p>

    “醒来!”</p>

    龍湫雪见状,幽幽一叹,樱唇轻吐。</p>

    顿时间,一股无比恐怖的寒气应声而生,直接将那恐怖的死气给冻住了。</p>

    与此同时,茶茶只觉得心神一颤,眼前的一切和耳边的一切瞬间消失不见了,转而映入眼帘的是龍湫雪那略显关怀的目光。</p>

    “谢谢你,湫雪姐姐!”</p>

    迎着龍湫雪那关怀的目光,茶茶面色僵硬的扯开了一个笑容,苦涩道。</p>

    “你这心魔越来越严重了.”</p>

    龍湫雪微微摇头,叹道,“若不能尽快驱除,恐怕……迟早有一日会因此走火入魔的.”</p>

    茶茶闻言,摇了摇头,目光坚毅的沉声道,“此生若不能将九天玄女那恶婆娘挫骨扬灰,我如何对得起哥哥?!”</p>

    “又如何对得起那些被她害死的部族将士?!还有,那些部落族人和……和爹娘.”</p>

    说着,泪水不禁潸然落下,划过了她那皎美的脸颊,滴落在地面上,化作了两朵黑色的彼岸花。</p>

    紧接着,那两朵黑色的彼岸花只是绽放刹那,然后,便都化作了两缕黑烟,消失在了空气中。</p>

    地面上,只剩下两朵彼岸花的印记,牢牢的铭刻在了寒冰一样的地面上。</p>

    显得格外的妖冶、凄美!</p>

    “九天玄女乃是东方天庭诸女仙之首,自身修为也已擎至准圣之境,背后更是有玉清圣人的影子,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找她报仇,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p>

    龍湫雪微微摇头,淡声分析道。</p>

    “所以,我要趁着她真身如今还在闭关中,让她的恶尸暂时别想能够逃出那‘无泪之城’.”</p>

    茶茶说着,眼中厉色一闪而过,接道,“而还有三年的时间,我就能够布置好‘六道轮回大阵’了.”</p>

    “到时候,我再以‘七世怨侣’为献祭,破开‘无泪之城’的封印,将她的恶尸诛灭了,让她三尸不全,永无证圣之期.”</p>

    “以此先向她为哥哥、爹娘和族人们讨回一个公道.”</p>

    龍湫雪闻言,柳眉微微一蹙,沉声道,“唐硕对那个女鬼很是看重,你不能再打她的主意.”</p>

    茶茶闻言,神色坚毅的摇头,苦涩道,“对不起,湫雪姐姐,没有‘七世怨侣’,以我的实力根本破不开‘无泪之城’的封印……所以……请恕茶茶不能答应你.”</p>

    龍湫雪盯着茶茶看了一会儿,见她态度倔强而坚决,明白她是不会让步的了,当即,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后,不由的幽幽一叹,道,“罢了,我就破例为你出手一次,到时候,帮你破开那‘无泪之城’的封印便是了.”</p>

    “这样一来,你也就不用以‘七世怨侣’为献祭了.”</p>

    茶茶眼中精芒闪过,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笑道,“湫雪姐姐愿意出手,那是再好不过的了。”</p>

    “我虽然会出手,但是,却只能替你破开那‘无泪之城’的封印.”</p>

    龍湫雪微微摇头,道,“至于你与九天玄女的恩怨,我是不会插手的.”</p>

    “我明白。”</p>

    茶茶微微一笑,表示理解。</p>

    她知道,龍湫雪担负着许多重担责任,身后有着许多的人和物要保护,所以,很多事情,她都需要从大局上考虑,轻易是不会随便出手去对付那些恐怖的大势力,以免招惹强敌的。</p>

    因此,若非必要,她是不会随意的出手去对付九天玄女的。</p>

    毕竟,九天玄女与她无冤无仇,若她对其出手,必然会被九天玄女背后的势力视为挑衅,从而引来强敌。</p>

    而以九天玄女背后的势力,以龍湫雪一人之力,未必就能够挡得住。</p>

    退一步讲,就算能够挡得住,也势必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p>

    而一旦龍湫雪受创了,到时候,必然会引来那些昔日的敌人们的觊觎,令她和她身后所要保护的人和物陷入危机之中的。</p>

    当然了,更加重要的是,大争之世即将降临,到时候,万界归一,大道路开,群雄争锋,势必会引发天地大战。</p>

    龍湫雪要是因为九天玄女之事身负重创了,到时候,别说与群雄争锋,抢夺大道机缘了,一不小心都有可能被那些强者的战斗波及,身死陨落了。</p>

    所以,龍湫雪如今的心思都主要放在了修为力量的提升之上。</p>

    不过,她如今的修为已经步入了一个极限、一个瓶颈。</p>

    想要再进已步,便只有‘证道成圣’了。</p>

    而想要‘证道成圣’,却是需要‘证圣之机’,也就是成圣的机缘。</p>

    这就是她为何如此着紧唐硕身上的‘证圣之机’,甚至不惜将‘九霄玉令’相赠的最主要的原因了。</p>

    是夜。</p>

    辉煌的宫殿中</p>

    一间奢华的厢房里。</p>

    唐硕正躺在舒适的软床上,陷入了沉睡之中。</p>

    而此刻,在梦中,唐硕却是看到了一名少年正被一个老者裹着、登上了一座五色祭坛。</p>

    此时,那座五色祭坛上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p>

    而在不远处,一个小女孩此时正向着五色祭坛这边拼命的奔跑了过来。</p>

    她不过三四岁,梳着羊角辫,身上穿着打满了补丁的小衣服,破破烂烂的,那一双小布鞋更是早就被跑烂了,上面都有了好几个脚趾洞,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脚趾。</p>

    而她的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只有一双大眼睛如黑宝石一般,惹人怜惜。</p>

    “哥哥.”</p>

    小女孩一边奔跑着,一边哭喊着。</p>

    声音嘶哑又凄凉。</p>

    那被老者提着的少年听到了小女孩的哭喊声,也不禁嚎啕大哭了起来,他苦苦的哀求着身边的老者,让他回去,他要去照顾妹妹。</p>

    但是,那老者却是一脸寒霜,面无表情,并不为所动。</p>

    一时间,少年只能无助的看着远处的小女孩,不断的挥着手,呼喊着,让她回去,不要再追了……</p>

    然而,小女孩却是十分倔强,好几次都摔倒了,她依然咬着牙爬了起来,任凭那一双小手和小膝盖流着鲜血,伤口掺着沙石,继续呼喊着,继续奔向少年。</p>

    可是,最终,她跑丢了小鞋子,踉踉跄跄的跑到五色祭坛前后,却发现,整座五色祭坛被一层恐怖的能量牢牢的包裹在内,任凭她怎么努力,也再也无法向前一步了。</p>

    “哥哥.”</p>

    一时间,她跌坐在了地面上,看着少年,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惶恐和害怕,只能无助的一声声的呼喊着。</p>

    “回去,等我.”</p>

    少年哭喊着,手中紧紧的捏着一张鬼脸面具,不断的冲着小女孩挥手。</p>

    而随着少年的挥舞,那张鬼脸面具上的鬼脸,在这一刻,仿佛也在哭泣着!</p>

    随着五色祭坛上绽放出一道璀璨的五色光芒,那少年跟着老者,与五色祭坛上的那一群人一同消失在了那五色祭坛之上。</p>

    接下来,那小女孩一直守在那五色祭坛前,饿了就去外面乞讨些食物充饥,有时候,实在乞讨不到东西,她就会用那一双小手,艰难的扒一些树皮啃食。</p>

    渴了,她就接着雨水喝,若是没有雨水,她就会跑到附近的脏水河里用树叶盛一些稍微干净一点的水喝。</p>

    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小女孩略有些长大了,看起来约在六七岁左右。</p>

    这一天,突然间,那座五色祭坛时隔多年,终于再次绽放出了璀璨的五色光芒。</p>

    紧接着,当初与那少年同一批离去的许多人都再次的出现在了那五色祭坛之上。</p>

    此外,还有一具具死不瞑目的尸骨。</p>

    那少年的尸骨,霍然就正在其中!</p>

    小女孩看到了少年的尸骨,她哭着,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但是,却被周围众人无情的推开,踉跄的跌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众人将那少年的尸骨带走。</p>

    她哭,她拼命的哭,可是,谁也没有多看她一眼,谁也没有去理会她。</p>

    画面,最终定格在她那脏兮兮、泪眼婆娑的小脸上。</p>

    “哥哥.”</p>

    紧接着,画面忽的变得模糊了起来。</p>

    转即,一张充满了裂痕的鬼脸面具十分突兀的出现在了唐硕的视线里。</p>

    鬼脸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笑中带着忧伤,忧伤中又有微笑,显得十分怪异。</p>

    轰!</p>

    下一瞬,鬼脸面具猛然炸开,唐硕顿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猛然一蹬脚,彭的一声,清醒了过来。</p>

    呼!</p>

    下意识的,唐硕猛然打了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p>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脸上有些冰凉,当即便忍不住的伸手一摸,结果发现,那是晶莹剔透的泪水。</p>

    “我哭了?!做梦……做到哭了?!”</p>

    看着手中泪水,唐硕眼中略有些震惊和讶然。</p>

    奇怪了,自己怎么会做这种梦呢?!</p>

    而且,在梦中看到那小女孩那么狼狈可怜的时候,心里居然会很疼,宛如被针扎一般,那样的刺骨铭心……</p>

    念头微微一转,唐硕仔细的回想起了梦中的场景。</p>

    片刻后,他却是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p>

    因为,他发现,梦里的所有人,包括那个小女孩,他都能够仔细的回想起他们的模样。</p>

    可是,唯独那个少年的模样,任凭他怎么回想,始终都是无法想起来,宛如他的脸上蒙着一层薄雾一般,看不穿,也看不透。</p>

    咚!咚!咚!</p>

    这时,房门声突然响了起来。</p>

    “唐公子……宫主于‘玉霄宫’设宴款待诸位,特命我等前来请您赴宴!”</p>

    紧随着,一个清脆的女声在门外响了起来。</p>

    宴会开始了?!</p>

    唐硕闻言,微微一怔。</p>

    旋即,他只好暂时按下心头的疑惑,起身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着后,便打开了房门。</p>

    “小绿,见过唐公子!”</p>

    门外站着的是一名俏生生的美人,秀发轻扎玉鬓,身着翠绿长裙,宛如山中精灵一般。</p>

    “劳烦小绿姑娘了。”</p>

    唐硕冲着眼前的美人微微颌首,客气道。</p>

    他记得,之前在冰宫之时,这名叫小绿的美人正是侍候在龍湫雪身边的一名侍女。</p>

    接下来,唐硕让小绿稍微等候片刻,然后,他径直走到了隔壁的厢房,轻轻叩门,喊道,“小倩!”</p>

    咯吱!</p>

    很快的,厢房门开,聂小倩俏盈盈的出现在了唐硕的视线里。</p>

    “唐大哥!”</p>

    聂小倩一脸娇羞的看着唐硕,一双小手有些不知该放在那里,略显紧张的捏着衣角,轻声喊道。</p>

    “宴会开始,我们走吧!”</p>

    唐硕微微一笑,伸出右手,随意的拉起了聂小倩那略显冰冷的小手。</p>

    “嗯。”</p>

    聂小倩低声应道。</p>

    声如蚊蝇,细不可闻。</p>

    与此同时,感受着自己的小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给紧紧的握住,聂小倩那绝美的俏脸也瞬间变得十分通红了起来,显得十分羞涩可爱。</p>

    心下更是扑通直跳,脑海略显空白,不知所措。</p>

    玉霄宫,位于冰宫西南方向,一座苍莽山峰之巅,是一座十分奢华富丽的宫殿。</p>

    当唐硕牵着聂小倩在小绿的带领下,来到这玉霄宫中之时,这玉霄宫内已经来了不少的人了。</p>

    其中,有些与他一样,是之前一同参与‘斗琴’的‘琴道’高手,也有些是之前坐在那‘斗琴台’虚空中的强者宾客。</p>

    此刻,这些人正坐在宫殿之内、那两侧的一排排琉璃玉桌边。</p>

    他们或自顾自的品尝着摆放在琉璃玉桌上的珍馐美味、或左右交耳相谈、或三三两两的把酒言欢,好不热闹!</p>

    不过,当唐硕牵着聂小倩踏入宫殿之内后,在场众人却都是纷纷不由的停下了各种言欢动作。</p>

    一时间,场面略有些鸦雀无声。</p>

    “唐兄来了!”</p>

    “唐兄请这边坐!”</p>

    “……”</p>

    紧接着,数名之前在‘琴宫’与唐硕攀谈寒暄过的‘琴道’强者纷纷离席起身,热情的向着他迎了过来。</p>

    面对迎面而来、洋溢着热情的众人,唐硕只觉得心下满是别扭。</p>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的热情十有**都是假的,他们的目的也不过是想要与他攀结一点关系而已,并无多少真心相交。</p>

    说实话,面对这样的人,唐硕并不想与他们有过多的交集。</p>

    但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这些人背后的势力也都不弱,他也不好摆什么冷脸,将他们一股脑的全部得罪了。</p>

    当即,唐硕只好勉强的挤出一个笑脸,与走到跟前的众人客套寒暄了起来。</p>

    只是,唐硕与众人还未寒暄客套几句,身后便传来了一道豪爽的声音——</p>

    “唐公子,好久不见了!”</p>

    唐硕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素色锦袍、剑眉星眸、长相英俊的中年人正从宫门外走了进来。</p>

    与他一起的,还有一名身穿紫色蟒袍的络腮胡大汉。</p>

    这正是洞庭湖龍君和泾湖龍王!</p>

    “拜见两位前辈!”</p>

    “在下见过洞庭龍君、泾湖龙王!”</p>

    “……”</p>

    正围在唐硕身边的几人见到洞庭湖龍君和泾湖龙王后,当即便都齐齐的恭恭敬敬的向着他们施起了礼。</p>

    泾湖龙王?!</p>

    听着周围几人的称呼,唐硕的目光不禁略有些意外的落在了那位站在洞庭湖龍君身边的络腮胡大汉身上。</p>

    他就是当日,洞庭龍君提到的那位泾湖龍王嘛?!</p>

    念头一转,唐硕当即也向着迎面走来的洞庭龍君和泾湖龙王,略一拱手,以示礼貌和尊重的喊道,“唐硕,见过龍君!见过泾湖龍王!”</p>

    “小女子见过龍君!见过泾湖龍王!”</p>

    与此同时,聂小倩在一边,也向着洞庭湖龍君和泾湖龍纹微微屈身,盈盈的行了一礼。</p>

    对于眼前的洞庭龍君,无论是聂小倩,还是唐硕,他们都是打从心底的有些感激。</p>

    毕竟,若非洞庭湖龍君当日出手相助,聂小倩恐怕已经早就魂飞魄散了。</p>

    所以,聂小倩和唐硕两人对于洞庭龍君的印象还是十分不错的!</p>

    而面对众人的礼仪,洞庭龍君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倨傲的姿态,而是十分温和的面带微笑,向着众人点了点头,摆手道:“诸位无须多礼!”</p>

    转即,他又将目光落在了唐硕身上,赞叹道:“才数十日未见,唐公子竟然已经打破仙凡之别,步入‘进士’境了,实在是可喜可贺啊!”</p>

    “大哥,这位就是你一直赞不绝口的唐公子吧?!”</p>

    这时,泾湖龙王佯作不识得唐硕,忍不住的插话道。</p>

    “不错。”</p>

    洞庭龍君闻言,微微颌首,旋即,他又指着泾湖龙王,向唐硕介绍道,“他就是我当日跟你提过的那个泾湖龍王。”</p>

    “龙王大人,久仰了!”</p>

    唐硕闻言,当即向着泾湖龍王略一拱手,客气道。</p>

    泾湖龍王面带笑容,也十分客气的回礼道:“本王对唐公子也是久仰多时了,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少年,非同凡响.”</p>

    “……”</p>

    唐硕听到泾湖龍王竟然说对他久仰多时了,一时间,心下不由的翻了个白眼,吐槽了起来。</p>

    自己现在貌似还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这泾湖龍王到底是从那里来的久仰多时呀?!</p>

    紧接着,洞庭龍君又与唐硕寒暄了几句后,便唐硕发出了邀请:“今日难得遇见唐公子,不知可否赏脸,与本君同饮几杯呢?!”</p>

    “龍君邀请,在下岂能推辞!”</p>

    唐硕闻言,微微一笑,并没有拒绝洞庭龍君的邀请。</p>

    “哈哈,好,请。”</p>

    洞庭湖龍君见唐硕没有拒绝,脸上立时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旋即,便带着唐硕、聂小倩和泾湖龙王,径直的向着左侧的那一排排琉璃玉桌走去……</p>

    至于那几个围在唐硕身边的人见状,也只好各自散去,回归自己的席位了。</p>

    洞庭湖龍君带着唐硕几人最终挑了两张靠前、相邻的琉璃玉桌,坐了下来。</p>

    紧接着,洞庭龍君、泾湖龙王和唐硕三之间,相互敬了几杯酒,然后便谈天说地了起来。</p>

    双方都有意亲近,一时间,倒也显得其乐融融,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熟络了不少。</p>

    至于聂小倩,她则是温柔的坐在唐硕的身边,十分贤惠的替他夹菜、斟酒着,宛如一位贤惠的小娇妻一般。</p>

    时间悄然流逝。</p>

    半刻钟后,宫殿之内的琉璃玉桌边就已经坐得七七八八了。</p>

    </br></p>

    </br></p>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