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我在异界做天王 > 章节目录 161、众生百态
    甚至,在这一刻,连那些还在苦苦攀登着‘琴阶’的人,也都纷纷停下了脚步,不敢置信的抬眼看向了唐硕和柳梦璃的背影,神色瞬间都变得十分复杂了起来。</p>

    或惊、或叹、或羡慕、或嫉妒……各不相同!</p>

    “这一届,这九十九层‘琴阶’上的‘琴曲’都是宫主特意挑选的生僻之曲,其中不乏一些异族之曲,难度较往届难上了数倍以上,就算是我也得花上三刻钟以上的时间方能全部走完……这人竟然能够在这短短的两刻多钟的时间内就走完了.”</p>

    “看来,这人不简单呀!”</p>

    虚空上,叶蝶衣盯着唐硕的背影,那一双宛如寒冰一般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精芒。</p>

    “没想到这唐公子的‘琴道’见识造诣比韩湘子还厉害……不知其‘琴道’的演奏和创作造诣如何?!”</p>

    嫣儿看着唐硕的背影,眼中也不禁异彩涟涟。</p>

    “看来,韩道友这一次的谋算有点棘手了!”</p>

    远处,钟离权见状,眉头却是微不可查的微微一皱,略显担忧的轻声低语道。</p>

    而此时,唐硕带着柳梦璃正沿着七彩虹光漫步,逐渐向着那尽头的宫殿走去。</p>

    虹光之下,则是无尽的翻滚的混沌之气,四周也迷茫着各种奇异的光芒,如梦如幻,显得十分奇妙。</p>

    很快的,唐硕便与柳梦璃来到了宫殿前。</p>

    此时,宫殿前,宫门之下,长长的玉阶边,正站着几名身穿各色宫裳的少女。</p>

    当先的一人,身穿绿色宫裳,腰挂琴玉,笑语吟吟的看着唐硕和柳梦璃,声若玉珠落盘一般,赞叹道,“两位好快的速度,竟然破了我们这九十九层‘琴阶’的保持了上万年的最快纪录了!”</p>

    柳梦璃闻言,矜持一笑,脸上却是略有些郝然。</p>

    因为,这最后九层台阶,基本都是靠唐硕的指教,她才能这么快的顺利通过得。</p>

    故而,听到这少女的夸赞后,却是有些心下羞愧。</p>

    唐硕却是微微一笑,问道,“这位姑娘,接下来,我们该作甚么?!”</p>

    “等!”</p>

    少女微微一笑,俏皮道,“等这一个时辰结束后,你就知道该作甚么了!”</p>

    “在这里等?!”</p>

    唐硕摸了摸鼻子,问道。</p>

    “两位远道而来是客,岂能让你们站在这里等候呢!”</p>

    少女微微摇头,旋即,冲身后的一名橙衣女子吩咐道,“霄儿,你且先带这两位贵客去偏殿休息一会儿!”</p>

    “是,乐师姐!”</p>

    霄儿微微颔首,走到了唐硕和柳梦璃身边,脆声道,“两位请!”</p>

    唐硕冲着霄儿善意一笑,微微点头,随即,便带着柳梦璃与她走了。</p>

    不一会儿,霄儿就将唐硕和柳梦璃带到了宫殿里的一间偏殿里了。</p>

    这偏殿很大,也十分富丽堂皇,里面摆放着许多圆桌,桌上还摆放着许多灵气充沛的茶点。</p>

    “这些茶点都是用各种灵兽、灵物所制,两位可先于此一边休息,一边品尝一下!”</p>

    霄儿在将两人带到了这偏殿后,当即便指着那些茶点,微笑道。</p>

    “嗯。”</p>

    唐硕微微颔首,面带微笑道,“多谢了!”</p>

    霄儿回之一笑,转即,她便独自离去了。</p>

    唐硕和柳梦璃则在偏殿里寻了一张圆桌坐下,品尝起了那些茶点。</p>

    而这时。</p>

    这座宫殿的后方,混沌的深处。</p>

    一座宛如冰雕一般的水晶宫殿里。</p>

    大殿之上。</p>

    两名带着奇异面具的女子正联袂坐在高座上。</p>

    其下,左右两侧,则分别坐着几名男子。</p>

    其中,就有唐硕曾见过的洞庭湖龍君和那位饕餮五公子。</p>

    而在虚空中,一面巨大的水镜正倒映着那九十九层‘琴阶’上发生的一切。</p>

    “大哥,这人真的是你说的那个能够作出圣品之画的儒修?!”</p>

    坐在洞庭龍君身边的一名络腮胡大汉看着水镜上,那已经走过了九十九层‘琴阶’,踏上了七彩虹光的唐硕,神色略显惊愕的看向了洞庭龙君。</p>

    他就是当日出现在三水湖龍宫,后来又随洞庭湖龍君一同离去的那名大汉!</p>

    而他的身份便就是洞庭龍君的兄弟,泾湖龙王!</p>

    “嗯。”</p>

    迎着泾湖龙王那略显惊愕的目光,洞庭湖龍君脸上微不可察的闪过了一丝震惊之色,轻轻的点了点头。</p>

    显然,他也是被唐硕能够如此之快的走过这九十九层‘琴阶’、破了这九十九层‘琴阶’保持了上万年的最快纪录所震慑住了。</p>

    “这……这书生的才情天赋未免太恐怖了吧?!画道和诗道都已堪比妖孽之才了……现在,连‘琴道’的见识造诣都这么恐怖.”</p>

    从洞庭龍君那里得到确认后,泾湖龍王一时间不由的惊叹了起来。</p>

    当日泾湖龍王和洞庭龍君离开三水湖龍宫后,便一路赶来了‘九霄神宫’。</p>

    期间,洞庭龍君一时兴起,便将唐硕在三水湖龍宫作出圣品之画的事情,和他想将泾湖龍王的女儿介绍给唐硕之事,一同与泾湖龙王说过了。</p>

    而在刚才,洞庭龍君在水镜上乍一看到唐硕之时,便也就顺势将唐硕指给了泾湖龍王认识了!</p>

    “泾湖龍王,你说这人类能作出圣品之画?!”</p>

    这时,一名身穿黄金华服、留着黑须的中年人闻言,顿时便按耐不住好奇的看向了泾湖龍王,开口问道。</p>

    泾湖龍王的嗓音很大,刚才惊愕之下出声更是没有收住声音,所以,在场众人都将他刚才所说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p>

    一时间,除了那坐在高位之上的两名带着奇异面具的女子外,其余众人皆是略显好奇的将视线落在了泾湖龍王和洞庭龍君两人的身上。</p>

    “嗯,他作出的圣品之画现还在我大哥身上呢!”</p>

    泾湖龍王点了点头,肯定道。</p>

    “是吗?!”</p>

    中年人闻言,眼中立时闪过两道亮光,看向了洞庭湖龍君,嘿然笑道,“嘿嘿,不知傲非兄能否将那圣品之画取出,让我等瞧瞧呢?!”</p>

    “自无不可。”</p>

    洞庭湖龍君微微一笑,右手一挥,当日唐硕为他所作的那副圣品之画立时便凭空浮现,飞向了虚空,缓缓展开了。</p>

    众人抬眼望去,目光顿时都被那画上的神龙和那一首吟龍诗给吸引住了。</p>

    “好一条神龍,画出我等龍族的威风!”</p>

    “画好,诗更妙,简直就是为我龙族量身定做的!”</p>

    “好画、妙诗,没想到这竟然还是一副‘以诗入画’的圣品之画。”</p>

    “……”</p>

    片刻后,底下众人纷纷不由的赞叹了起来。</p>

    不过,那高坐在高位上的两名带着奇异面具的女子,看着这幅圣品之画,却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p>

    “傲非兄……本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你能否成全一二?!”</p>

    半响后,那中年人忽的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那‘圣品之画’上移开,看向了洞庭湖龍君。</p>

    洞庭湖龍君眼神微微一闪,沉声道:“傲钦兄,有话不妨直说!”</p>

    “这个……傲非兄也应该知道的,本王对诗词画这方面的东西都比较有兴趣……所以,本王想麻烦傲非兄日后帮忙引见一下,好让本王也能向他讨一副‘圣品之画’……”</p>

    中年人盯着洞庭湖龙君,眼中闪烁着精光道。</p>

    洞庭湖龍君见状,眼中也微不可察的闪过了一丝亮光,沉声道,“我与这人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罢了,日后若有机会,我当然乐意为傲钦兄引见一二,至于傲钦兄能否从他那儿讨得‘圣品之画’,我却是不敢有所保证了.”</p>

    “一面之缘?!”</p>

    中年人闻言,微微一怔,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不信的神色,问道,“只是一面之缘,那人便为傲非兄作出了‘圣品之画’相赠?!”</p>

    洞庭湖龍君微微一笑,当即便将当日在三水湖龍宫发生的事情给中年人简单的讲述了一遍。</p>

    “原来如此!”</p>

    中年人闻言,这才释然了。</p>

    “此人在画道和诗道之上的修为造诣已经这般恐怖,堪比那些妖孽了,如今,竟然还能够破了这九十九层‘琴阶’保持了上万年的最快纪录……想来,其在‘琴道’方面的造诣定然也是十分不凡的.”</p>

    “如此一个在画、诗和琴三道都有唐硕造诣之辈,我等却是一直闻所未闻,也不知他到底出自哪个势力?!有何来历?!”</p>

    这时,一名身穿海蓝色绸衣、身材富贵的中年人忽的开口,沉声说道。</p>

    “天下如此之大,每天都有无数惊艳之才横空而出,我等未曾听过这人,倒也不算什么特别稀奇之事.”</p>

    一名身穿青色儒衫的中年人摇了摇头,道,“不过,这人既然是和钟馗一同去向傲非兄求救那女鬼的……那么,他很有可能与地府那边有所瓜葛!”</p>

    “应当不是,若是他真与地府有瓜葛,那便直接求地府那些大罗强者出手相救那女鬼了,而不是求到傲非兄那里去了……”</p>

    那名身海蓝色绸衣的中年人闻言,当即便摇了摇头,反驳道。</p>

    “行了,管他什么身份的.”</p>

    这时,被称之为‘五公子’的饕餮忽的开口,打断了几人的讨论,环视众人,问道,“今日乃是老大的寿辰,尔等都准备了什么礼物了?!”</p>

    众人见五公子发话了,当即便都纷纷停下了讨论。</p>

    与此同时,洞庭湖龍君右手一招,那悬浮在虚空的圣品之画立时化作了一道流光,飞回了他的手中,被他收了起来。</p>

    紧接着,那名身穿黄金华服的中年人率先站了站起了身,向着高座上,坐在左边的那名带着奇异面具的女子恭敬的行礼道:“小王知道大祖喜好琴乐,所以特寻人用万年梧桐木与万年冰蚕丝造出了一架四品顶级仙器的‘琴器’,还请大祖笑纳!”</p>

    说话间,只见那中年人手中红光闪过,旋即,一架散发着朦胧红光的古琴便出现在了他手上。</p>

    “小月,收下吧!”</p>

    那带着奇异面具的女子微微瞥了一眼那古琴后,便冲着一旁伺候着的一名侍女吩咐道。</p>

    当下,那么侍女走到了那身穿黄金华服的中年人身边,从他手中接过了古琴。</p>

    将手中古琴递给了侍女后,那身穿黄金华服的中年人便重新坐了下来。</p>

    紧接着,众人相继都一一站了起身,学着那身穿黄金华服的中年人,也将他们各自所准备的礼物也送了上去,递给了那侍女。</p>

    韩湘子带着韩舒叶很快的也紧随着唐硕和柳梦璃,来到了休息的偏殿里了。</p>

    “哼。”</p>

    韩舒叶看到唐硕,当即便是脸色冷冷的一哼,旋即,这才跟着韩湘子也寻了一张圆桌坐了先去。</p>

    而韩湘子的表面上依旧是一副淡然翩翩的公子模样,但是,他那看向唐硕眼神中却是闪烁着一丝异样的光芒。</p>

    片刻之后,那名叫‘百灵’的少女带着那身穿银衫的俊朗中年人,也在霄儿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休息的偏殿。</p>

    紧接着,那名青衣女子也带着‘叶大师’来到了这偏殿。</p>

    “文君姐姐,这里!”</p>

    看到青衣女子,那名‘百灵’的少女立时便冲着她招手,娇声喊道。</p>

    青衣女子见状,微微一笑,便带着‘叶大师’径直的走向了那少女所在的圆桌边,坐在了一起。</p>

    而紧随青衣女子之后来到了这偏殿的,则是一个身穿彩衣、头戴金钗、长相妖娆的女子。</p>

    在她身边的,是一名气质不凡、身材修长的英俊男子。</p>

    这两人进入偏殿后,那男子便直接将目光落在了那青衣女子身上,旋即,也不理身边那长相妖娆的女子,径直的走向了那青衣女子。</p>

    “文君,不介意我与你一起坐吧?!”</p>

    来到了那青衣女子的身边后,男子当即便是翩翩一笑,温声问道。</p>

    “司马相如,请自重!我们之间并没有那么熟,今后请不要喊我的名字!”</p>

    青衣女子闻言,却是冷冷的瞥了男子一眼,淡声道。</p>

    “文君,那日只是一个误会.”</p>

    男子尴尬一笑,似乎想要向青衣女子解释些什么。</p>

    不过,那青衣女子显然并不像听他的解释,直接就打断道,“是不是误会已经不重要了,请你不要老来打扰我……这里也不欢迎你,还请你另寻他处休息就坐!”</p>

    “文君,我.”</p>

    男子不死心,还想再说些什么。</p>

    这时,那长相妖娆的女子却是一脸不悦的冷哼,抢先冲着青衣女子,愤声道,“卓文君,你也太不讲理了吧?!”</p>

    “那日司马公子不过是寻常捧场罢了,又非司马公子本意,你岂能就此怨恨于他,甚至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呢?!而且,你可知道司马公子这些日子为了你是如何的朝思暮想、茶饭不思的吗?!”</p>

    “你看看……司马公子整个人都憔悴了多少了,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p>

    说着,那女子又看向了司马相如,劝道,“司马公子,这样的女子,根本就不值得你如此付出的!”</p>

    “好了,令月,别再说了。”</p>

    司马相如摆了摆手,幽幽一叹,旋即,‘深情’的看着卓文君,沉声道,“文君,那日之事,却是我一时糊涂才会做出那等事情,但是,我的心里却一直只有一个你,难道……你就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p>

    “行了,司马相如、李令月,你们别再演戏了,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卓文君了,你们的这一套已经唬不住我了。”</p>

    卓文君神色冷然的盯着眼前这一男一女,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脸不屑道。</p>

    “文君.”</p>

    司马相如神色‘黯然’,张了张嘴,还想辩解些什么。</p>

    这时,百灵却是开口了:“这位司马公子,既然文君姐姐不欢迎你,那还请你离开,别打扰到我们了。”</p>

    李令月闻言,瞪向了百灵,冷哼道:“哼,小丫头,你算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p>

    “大胆,竟然敢对‘公主’出言不逊!”</p>

    李令月的话一落,那名身穿银衫的俊朗中年人立刻勃然大怒,眸子中银光一闪,杀意腾腾,目光宛如两道利剑一般,仿佛直接洞穿了李令月的神魂。</p>

    哼!</p>

    当下,李令月只觉得神魂一阵刺痛,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旋即,娇躯微微发颤,显得有些摇摇欲坠。</p>

    司马相如见状,一把抱住了李令月,目光阴沉的看向了那中年人,冷哼道,“阁下未免太过蛮横了吧?!”</p>

    中年人毫不示弱的迎着司马相如的目光,冷声道:“胆敢对‘公主’出言不逊,我没取她性命,已经算是仁慈的了。”</p>

    “呵,阁下既然如此蛮不讲理,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p>

    司马相如一手抱着李令月,双眼微微一眯,冷声道。</p>

    轰!</p>

    下一瞬,一股恐怖的气势直接从他身上爆发,向着那中年人碾压了过去。</p>

    司马相如对这股气势的控制十分入微,所以,这股气势看起来十分恐怖狂暴,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四周的桌椅和其他人。</p>

    “哼。”</p>

    中年人也毫不示弱,同样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气势,直接撞上了迎面碾压而来的气势。</p>

    滋滋!</p>

    霎时间,两股气势碰撞的交点处,虚空微微一颤,发出了一声声异响。</p>

    “住手!”</p>

    下一刻,殿外却是传来了一声淡淡的女声。</p>

    霎时间,司马相如和那中年人都只觉得各自的气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消融了。</p>

    蹬蹬……</p>

    紧接着,只见霄儿带着四名男女走了进来。</p>

    这四人也是刚刚走完了那九十九层‘琴阶’之人。</p>

    霄儿一进入殿内,便直接将视线落在了司马相如和那中年人,淡声说道:“九霄神宫中,禁止一切打斗!违者,将驱逐出九霄神宫!”</p>

    “啸天,停手吧!”</p>

    百灵闻言,脆声冲着那中年人吩咐道。</p>

    “是,公主!”</p>

    中年人当即便收敛起了浑身的气势。</p>

    司马相如见状,也只好悻悻的先将浑身气势给收敛起来了。</p>

    毕竟,他此次陪同李令月前来九霄神宫,主要的便是为了帮助李令月加入九霄神宫的,若是就这么被驱逐出九霄神宫,那他的目的就只能成为泡影了。</p>

    “今日之事,来日定当向阁下讨个公道!”</p>

    司马相如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中年人,旋即,搀抱着李令月径直离开,在远处寻了一张桌子坐了下去。</p>

    霄儿见状,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p>

    转即,她让身边的四名男女各自寻个位置坐下稍作休息后,便又独自离去了。</p>

    “司马相如?!卓文君?!”</p>

    边上,唐硕好奇的看着司马相如和卓文君,脑海里想起了地球历史上那个作出《凤求凰》和《长门赋》的司马相如,和那个作出了《白头吟》、《诀别诗》等流传千古的名诗的才女卓文君。</p>

    这两人该不会就是历史上的那个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吧?!</p>

    一时间,唐硕心下略有好奇和诧异。</p>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p>

    很快的,一个时辰便过去了。</p>

    “时间到!”</p>

    九霄神宫之外,虚空之上,叶蝶衣目光淡然的看着还在九十九层‘琴阶’上的众人,声音毫无丝毫波动的响了起来。</p>

    下一瞬,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旋即,众人便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传送回了‘接引神舟’之上了。</p>

    同时,那虚空中的九十九层‘琴阶’也瞬间隐去、消失不见了。</p>

    而那屹立虚空的大门也重新变回了玉牌,飞回了叶蝶衣的手中。</p>

    紧接着,接引神舟之上,众人纷纷或悲戚、或不甘、或无奈的炸开了。</p>

    “可恶,我就只差了三层了呀!”</p>

    一名身穿绿衣的少女不甘的紧紧握住了双拳。</p>

    “我也只差四层了,真是可惜了!”</p>

    一名黄衣女子一脸落寞又不甘的叹息道。</p>

    “呜呜……我不甘心,为什么给了我机会,又剥夺了我的机会!”</p>

    一名身穿朴素灰袍的女子满脸的悲戚,痛哭了起来。</p>

    “看来,终究是无缘成为九霄神宫的门人啊!”</p>

    一名身穿华衣的女子喃喃出声。</p>

    “……”</p>

    众生百态,各有不同。</p>

    </br></p>

    </br></p>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