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我在异界做天王 > 章节目录 164、斗琴
    “竟然有人早就渡过这‘乐海’,登临彼岸了?!”</p>

    卓文君衣炔飘飘,屹立‘乐舟’之上,远远眺望着彼岸。</p>

    在那里,一条水晶拱桥横跨虚空,其上,正站着数女一男。</p>

    其中,那男子,正是之前破了九十九层‘琴阶’最快纪录之人。</p>

    一时间,卓文君心下不禁满是震撼和惊疑。</p>

    这人……居然这么快?!</p>

    要知道,她到乐海之时,海面上根本就没有对方的影子。</p>

    这也就是说,对方当时至少已经横跨了大半个‘乐海’了,这才能让她的视线无法看到对方。</p>

    而她从登上‘琴山’,到到达‘乐海’,不过花费了一个半时辰出头罢了。</p>

    这……这人竟然能够在一个半时辰之内,走过‘琴山’,并横渡过这‘乐海’的大半海域?!</p>

    卓文君心下又惊又讶,有些不敢置信。</p>

    要知道,她如今也方横渡过了大半的‘海域’罢了,但是,却已经花费一个半时辰了呀!</p>

    这人,太可怕了!</p>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p>

    在这一刻,卓文君心中不由的对眼前这个男子有了几分好奇。</p>

    同一时刻,百灵看着远处彼岸上的唐硕,眼中也不禁闪烁着奇异的光芒。</p>

    至于,紧随她们身后的司马相如,眼中也是充满了震惊和嫉妒之色。</p>

    倒是他身边那妖娆女子,看着唐硕的目光中,带着一丝亮光。</p>

    而此刻,韩湘子带着韩舒叶也正好抵达彼岸,登上了水晶拱桥。</p>

    “哼!”</p>

    韩舒叶神色阴沉的瞥了眼唐硕和柳梦璃,神色透着一丝愤愤不岔和羞恼。</p>

    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一种无形的鄙夷和侮辱,心头满是恼怒。</p>

    倒是韩湘子一脸的神色淡然,与叶蝶衣稍微见过礼后,便带着韩舒叶,静静的站到了一旁。</p>

    半个多时辰后。</p>

    随着韩湘子抵挡彼岸后,百灵、卓文君、司马相如三组人员也都陆续达到彼岸,登上了水晶拱桥。</p>

    随后,过去了数个时辰后,这才陆陆续续又有数组人员横渡过这茫茫‘乐海’,登上水晶拱桥。</p>

    “好了,恭喜诸位顺利通过‘琴山’和‘乐海’的考核,顺利到达此地……现在,我们可以启程前往‘琴宫’了!”</p>

    不知过去了多久,叶蝶衣忽的看向了面前众人,淡声说道。</p>

    下一瞬,随着叶蝶衣的话音落下,那‘乐海’立时在众人眼前慢慢隐去了。</p>

    而此刻,还有数组人员正在乘坐‘乐舟’,漂泊在‘乐海’之上。</p>

    忽然间,整座‘乐海’却是猛然掀起一层层滔天巨浪,直接将他们都给打翻落水,紧接着,一道道白光闪过,这些未能及时渡过‘乐海’之人便都纷纷被传送回了偏殿了。</p>

    琴宫,是一座露天冰宫,隐于茫然混沌之中。</p>

    其形宛如横卧的‘古琴’,四周刻有各种‘琴器’和‘琴曲’,隐隐约约间,有无数之音从中传出。</p>

    其中央处,有一高坛,足有百丈之高。</p>

    高坛上,四周有无数‘琴器’罗列,中间则竖着一面古怪的玉璧,其上雕刻着一头九爪神龙,还散发着一阵阵无形的‘琴音’,若隐若现,靡靡入耳,扣人心弦。</p>

    而在高坛四周的虚空中,一朵朵绽放着刺目霞光的彩云正高高的悬浮着。</p>

    彩云上,则各有酒桌横卧,云床摆立,侍女环伺。</p>

    此刻,正东方位置的彩云之上,两名戴着各异面具的女子正倚坐在云床之上,轻抿仙酒,低声窃语着。</p>

    东北方方向的彩云上,五公子也正一手持着酒壶,一手拿着一只巨大的仙马大腿,津津有味的啃食着。</p>

    而东南方向的彩云上,洞庭湖龍君也与泾湖龙王正襟危坐于云床,目光飘离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p>

    此外,其他各处方向的彩云之上,也都或多或少的坐满了各-色人员。</p>

    其中,就包括了之前的八仙之一的钟离权。</p>

    此刻,钟离权正与一名身穿儒衫、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坐在西北方向的彩云之上,正互相寒暄,喝着小酒。</p>

    咻!</p>

    就在这时,一道彩光自远方亮起。</p>

    紧接着,一条水晶拱桥自远方延伸而来,落在了‘琴宫’门口。</p>

    与此同时,一行人影从水晶拱桥上缓缓走来。</p>

    当先一人,正是叶蝶衣。</p>

    紧随她其后的则是嫣儿和那些渡过‘乐海’之人。</p>

    很快的,众人便在叶蝶衣的带领下,来到了‘琴宫’门口,径直穿过重重大门,来到了‘琴宫’中央之处。</p>

    “这琴宫居然是露天的?!”</p>

    “这琴宫……好漂亮!”</p>

    “咦?!这里的天地灵气和文气都好活跃,比外面活跃了至少数十倍,在这里修行一日,可抵外面数十天了.”</p>

    “不仅如此,你们仔细聆听,这四周还透着无数‘琴韵’,其内蕴有各种‘琴道’,我感觉自己的‘琴道’修为都有了一丝进步了哩!”</p>

    “不愧是‘琴宫’,果然不同凡响!”</p>

    “……”</p>

    众人随着叶蝶衣踏进琴宫,第一时间便都发现了这‘琴宫’中的各种奇异,当即,众人不由的纷纷低声讶然的议论了起来。</p>

    “参见宫主、冥王!”</p>

    这时,叶蝶衣却是脚下生云,飞向了正东方位置,落在了彩云之上,向着那两名带着各异面具的女子,略一施礼道。</p>

    “开始吧!”</p>

    其中一名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声若寒霜一般,淡淡响起,透着一股莫名的威严。</p>

    “是,宫主!”</p>

    叶蝶衣轻轻颌首,转即,离开彩云,落在了众人面前,环视众人,沉声道,“接下来是‘斗琴’阶段,每一位‘九霄琴令’的持有者都可派出同伴参与这‘斗琴’。”</p>

    “胜者,将可获得宫主一诺,只要不违反宫主的原则,宫主都会一律应允,如你所愿……此外,胜利者还可以为同伴增加一定的考核分数.”</p>

    说着,叶蝶衣微微一顿,随即,这才继续接道:“而这‘斗琴’的规矩很简单,等会儿,诸位将按照抽签的方式,轮流上那‘斗琴’台,选择一样‘琴器’,各自演奏一首‘首创之曲’即可.”</p>

    “到时候,这‘斗琴台’上的‘龍吟玉璧’将会根据演奏者的‘琴曲’和‘琴技’等的具体等级,作出综合的评价,发出不同次数的‘龍鸣之声’.”</p>

    “而最终能获得‘龍鸣之声’最多者,将就是这次‘斗琴’的胜者了.”</p>

    随着叶蝶衣的讲解,众人很快就将这‘斗琴’的规矩给弄清楚了。</p>

    紧接着,嫣儿便捧着一个玉盒,让在场的十来组人员轮流的派出一人,上前从玉盒中抽签。</p>

    这玉盒能隔绝一切大罗金仙境以下的力量窥视,杜绝任何作弊的可能性,而其内则是根据在场人数,装有十几支玉签。</p>

    每一支玉签上则都可有一个数字,代表着上场的序号。</p>

    很快的,众人便都相继的抽到了各自的签号了。</p>

    “唐大哥,你抽到了几号?!”</p>

    柳梦璃看着捏着玉签走过来的唐硕,好奇的问道。</p>

    “十二。”</p>

    唐硕微微耸了耸肩。</p>

    “十二?!”</p>

    柳梦璃微微一怔,道,“那不是最后一名吗?!”</p>

    “是啊,有得等了。”</p>

    唐硕摊手道。</p>

    这一次,成功抵挡‘琴宫’的人员,共有十二组。</p>

    所以,唐硕排在第十二名上那‘斗琴’台,实际上就是相当于是最后一名了。</p>

    “好了,诸位,现在请抽到第一号之人上‘斗琴台’!”</p>

    这时,嫣儿环视众人,开口喊道。</p>

    叶蝶衣此时已经再次飞上了正东方位置的彩云之上,侍候在了那名面带‘青铜面具’的女子身边。</p>

    抽到第一的是一名身材瘦弱的老者。</p>

    他听到嫣儿的喊声后,当即,便上前一步,冲着嫣儿略一拱手,旋即,这才意念一动,浑身文气涌动间,化作了一片祥云,托着他飞向了那中央处的百丈高坛。</p>

    而那高坛正是‘斗琴台’!</p>

    老者飞上‘斗琴台’后,先是略显紧张的冲着四周彩云之上的众人连连行礼后,这才在四周罗列的‘琴器’中挑选起了他要使用的‘琴器’。</p>

    半响后,老者最终选中了一把‘古琴’。</p>

    紧接着,老者抱着‘古琴’,将其放置在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琴案’上。</p>

    这琴案正对着那刻着九爪神龙的玉璧,其上,还燃有一壶清香。</p>

    而在琴案跟前,则还有设有一张蒲团软垫。</p>

    老者将古琴摆放在‘琴案’上后,便盘膝蹲坐在了蒲团之上,旋即,闭目凝声,调试琴弦,与这‘古琴’沟通了起来。</p>

    毕竟,不同材料制造的古琴,都会具有各自不同的差异的。</p>

    若是不能准确的掌握这些差异,演奏出来的‘琴曲’自然就会有细微之上的差异,从而会影响了整首‘琴曲’的意境!</p>

    当然了,就算是同一种材料、同一个人制造的古琴,也定然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异,虽说,那一丝细微的差异对于普通的‘琴道’中人来说,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发挥。</p>

    但是,对于一名‘琴道’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来说,任何一丝的差异都会影响了他们精益求精的境界的。</p>

    故而,弹琴前,调试琴弦,沟通掌握‘琴器’,乃是每一位‘琴道’稍有所成之人的必修之课。</p>

    很显然,眼前这位站在‘斗琴台’之上的老者就是一名在‘琴道’上有所成就之人。</p>

    铮铮……</p>

    很快的,老者调试好音弦,了解掌握了‘琴案’上的古琴后,便开始弹奏了起来。</p>

    一时间,琴音淙淙,宛如轻风细语,落人耳畔,似情人轻声呢喃,勾颤人心。</p>

    轰!</p>

    与此同时,老者拨动琴弦的指尖下,慢慢的升起了一缕墨色轻烟,萦绕在虚空之上,形成了一朵朵盛开的墨色花朵,宛如从画中飞出一般,散发着浓浓的墨香,随着音符的跳动而轻轻摇晃了起来。</p>

    这正是仙级琴技第二重境——‘烟化形’!</p>

    “呵……烟化形?!连仙级琴技第三重境都未曾达到,竟然也能被当作强援,还能抵达这‘琴宫’,这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p>

    在文气的加持下,韩舒叶将‘斗琴台’上的一切都看了个一清二楚。</p>

    待她见到老者的‘琴技’只是达到了仙级第二重境后,当即,便是十分不屑的嘲讽了起来。</p>

    “你……你怎么能这么无礼?!”</p>

    在韩舒叶的左侧,是一名身穿红衣、头插玉簪的少女。</p>

    她听到韩舒叶那不屑的嘲讽后,当即便是满脸气愤的冲着韩舒叶,质问了起来。</p>

    面对少女气愤的质问,韩舒叶只是蔑笑一声,道,“是他自己出来丢人现眼的,还不允许别人评论了吗?!”</p>

    “你……你无礼,我不许你骂‘颜师',你必须要向‘颜师’道歉……不然.”</p>

    少女愤愤不平,俏脸通红的指着韩舒叶,咬着贝唇,倔声道。</p>

    只是,说着说着,她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p>

    韩舒叶见状,不由嗤笑道,“不然要怎么样呀?!”</p>

    “我……我.”</p>

    少女显然是那种久居山林、不谙世事之人,一时间,支吾着,竟是不知道该怎么放狠话。</p>

    “小丫头,连话都不会说,怪不得会找这么一个毫无实力的弱老头来当强援了!”</p>

    韩舒叶见状,却是毫不留情的继续讥讽了起来。</p>

    “你……你……你欺负我……等‘姐姐’回来,我一定要告诉‘姐姐’,说你欺负我的.”</p>

    少女咬着贝唇,指着韩舒叶,支吾的说道。</p>

    同时,她那美丽的双眼中开始弥漫起了一层水雾,眼眶泛红,那委屈的小模样,显得十分的楚楚可怜。</p>

    “呵呵,姐姐?!有本事就喊出来呀!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废物的姐姐能有多厉害!”</p>

    韩舒叶继续讥讽了起来。</p>

    韩湘子见状,眉头一皱,不悦的张了张嘴,正要呵斥韩舒叶。</p>

    然而,这时,却是有一道声音比他先一步的响了起来——</p>

    “这位姑娘,你未免太过分了吧?!”</p>

    这是一道清脆的女声。</p>

    韩舒叶闻言,柳眉一挑,看向了站在少女身侧的百灵。</p>

    因为,这道声音正是百灵发出的。</p>

    “哼,你是想替这个废物出头吗?!”</p>

    韩舒叶不屑的盯着百灵,嗤笑道。</p>

    “够了!”</p>

    下一刻,还不待百灵有所回应,韩湘子那冰冷中带着一丝火气的声音,立时便冷冷的在韩舒叶的耳边响了起来。</p>

    霎时间,韩舒叶只觉得头皮一麻,脸色顿时微微发白,不敢再多言了。</p>

    百灵见状,眼中异光闪过,也没有再继续与韩舒叶纠缠多言下去了。</p>

    转即,百灵轻声宽慰起了那少女。</p>

    而这时,‘斗琴台’上的老者已经将一首‘琴曲’弹至**阶段了。</p>

    霎时间,只见虚空中,异像变幻,金花陡生、青草遍布,簇拥着一株清光灼灼的柳树,形成了一副极其玄妙的画像,绽放出了无边霞光。</p>

    隐约中,柳树上宛若有一道清影,若隐若现!</p>

    “嗯?!”</p>

    这时,那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子仿佛是感应到了声音,看向虚空中那一株柳树,眼中绽放出了两道璀璨的精光。</p>

    “湫雪姐姐,怎么了?!”</p>

    另外一名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似有所感,略显诧异的看向了身边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p>

    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闻言,微微摇头,若有所思道:“没事.”</p>

    半响后,伴着最后一声琴音落下,天地异像猛然炸开,花作无边祥云,环绕在了老者身边。</p>

    “此曲,名曰:《咏柳》!”</p>

    这时,老者目光微垂,闪过一丝恭敬和敬仰,沉声道。</p>

    嗡嗡……</p>

    随着曲名被定下,虚空中,一声声‘儒道回响’顿时轰然响起。</p>

    一声、两声、三声……</p>

    足足回响了六次!</p>

    紧接着,六道‘天降儒气’穿越了无限虚空,直接从冥冥中投落,穿过茫然混沌,落在了老者身上。</p>

    “六品仙曲?!”</p>

    “不应该呀?!这曲子虽说不错,能入仙品,但也应该还达不到六品的级别吧?!”</p>

    “不错,真是奇怪了.”</p>

    “难不成,这首琴曲涉及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p>

    “不过一株柳树罢了,能涉及到什么恐怖的存在呀?!”</p>

    “……”</p>

    ‘斗琴台’下,众人见状,纷纷都诧异的低声议论了起来。</p>

    “一株柳树嘛.”</p>

    此刻,唐硕心中也是略有些诧异。</p>

    毕竟,他如今有着‘圣级琴技‘的加持,自然能够听出,老者所作的这首曲子,整体上虽然不错,但是,离达到六品还是差了许多的。</p>

    然而,现在这首《咏柳》却是被冥冥中的‘儒道’认定为‘六品’。</p>

    而会出现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此曲的核心意境,涉及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存在。</p>

    “一般涉及到恐怖存在的‘琴曲’都极难成曲,被冥冥中的‘儒道’所认可的……而且,眼前这老者的‘琴道’修为在如今的十二组人员中,又算是较差的,所作之曲又不算惊艳.”</p>

    “所以,按理来说,这‘琴曲’若真涉及到极其恐怖的存在的话,断然是没有多少成功几率成曲的.”</p>

    “然而,现在这首《咏柳》却竟然成曲了?!”</p>

    脑海中,一个个念头飞快的闪过,唐硕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好奇的思索。</p>

    吟!</p>

    这时,‘斗琴台’上,那面雕刻着九爪神龙的玉璧上,那头九爪神龙忽的活了过来,冲出玉璧,在虚空走翻腾游曳了起来。</p>

    吟……</p>

    紧接着,龍吟之声阵阵响起,震动虚空。</p>

    片刻后,待这龍吟之声响了足足十八下之后,那头游曳于虚空中的九爪神龙这才又一头钻入了玉璧,化作了石雕。</p>

    “龍吟十八响,不错。”</p>

    虚空上,一名身着华服的老者,轻抚长须,笑声赞道。</p>

    “确实不赖,一开场就是六品仙曲,看来,这一届的质量应当不错,可以算是历来数百届里名列前茅的了!”</p>

    一名倚靠在云床之上的美貌妇女,轻掩小嘴,笑道。</p>

    “可惜,此曲虽好,但是,其中旋律、韵味等却还是比其他六品仙曲稍微略逊色了几分!”</p>

    一名身穿黄金蟒袍的中年人轻轻摇头,叹息道。</p>

    “正是如此,却是不知这首‘琴曲’涉及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才能被那冥冥中的‘儒道’评定为六品呢?!”</p>

    一名身穿灰色麻衣的老者目露疑惑,沉声说道。</p>

    身穿黄金蟒袍的中年人闻言,笑道:“陈老若真有兴趣,待会有机会,自可寻他询问一番.”</p>

    “不错.”</p>

    “……”</p>

    一时间,虚空中,众人纷纷低声交谈、点评了起来。</p>

    “湫雪姐姐,你刚才是不是从这‘琴曲’中感应到了什么?!”</p>

    这时,那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也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身边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轻声问道。</p>

    “这首‘琴曲’能够破格被那冥冥中的‘儒道’评定为六品仙曲……看来,我刚才所感应到的东西并不是错觉了!”</p>

    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眼中神光微闪,轻声道。</p>

    “错觉?!”</p>

    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微微一怔,略显诧异道:“是什么错觉呀?!”</p>

    “刚才,我从那琴曲演化的‘柳树’上,感应到了一股很奇特的气息,而且,很强,远远超出了准圣的范围.”</p>

    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沉声说道。</p>

    不过,她的声音虽然不小,但是,除了她身边那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外,其他人却是好像并未听到她所言一般。</p>

    甚至,连在她身边侍候着的叶蝶衣都恍若未能听到她的话一般。</p>

    “超出准圣的范围.”</p>

    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闻言,神色顿时一肃,若有所思了起来。</p>

    而这时,那老者已经在嫣儿的示意下,向着虚空中高坐于彩云之上的众人团团一礼,旋即,便飘身飞了下来。</p>

    紧接着,嫣儿环视众人,直接公布道:“颜无咎所作琴曲,名曰:《咏柳》,为六品仙曲,得‘龍吟玉璧’综合评价,一十八响!”</p>

    稍微一顿后,嫣儿又接着喊道:“接下来,请抽取到第二号之人,上‘斗琴台’演奏!”</p>

    “嗯。”</p>

    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人应声而出,踏步虚空,直接一步一步登上了那‘斗琴台’。</p>

    旋即,他面向虚空中,那高坐于彩云之上的众人团团一礼,然后,这才开始挑选起了‘琴器’。</p>

    中年人最终挑选的‘琴器’是一把二十一弦的古筝。</p>

    不过,他的‘琴技’与刚才那名叫作颜无咎的老者相差不多,只是略胜半筹,还是处于仙级第二境。</p>

    而他所弹的首创之曲也并不怎么惊艳,又没有像颜无咎那般涉及到什么恐怖的存在,故而,他所弹之曲,最终在那冥冥中的‘儒道’的评定之下,只是堪堪达到了五品。</p>

    ‘龍吟玉璧’对他的综合评价也只是达到了一十六响!</p>

    接下来,随着中年人下场后,陆续又有三个人相继上了那‘斗琴台’演奏。</p>

    不过,那三人的‘琴技’虽然都达到了仙级第三境,但是,所作的首创之曲却都并不算是十分的惊艳绝伦,都只是分别作出了一首五品仙曲罢了。</p>

    </br></p>

    </br></p>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