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我在异界做天王 > 章节目录 167、没有意义
    洞庭湖龍君和泾湖龍王是面带微笑,微微颌首,以示回应。</p>

    五公子则好像没看到唐硕一般,头也不抬,依旧在与满桌的酒肉作着战斗。</p>

    那两名戴着各异面具的女子则是完全看不出任何表情反应,只是,眼眸流转间,却是透着一股不同的亮光。</p>

    而坐在钟离权身边的那名身穿儒衫的中年人却是眉头不由一皱,冲着唐硕,冷哼道,“好无礼的小子,听你的口气,你是认为以你自己的身份地位,足以与我等平起平坐了?!”</p>

    “后生,你家师长没教过你怎么尊敬前辈吗?!”</p>

    那名身穿华衣、留着长须的老者也冷声出言,目光如炬的盯着唐硕。</p>

    “礼义廉耻,礼为先,小子,你连‘礼’都还未学好,想来其他的更是不堪一提了,我看你还是尽早下去得了,免得自招耻辱!</p>

    那名身穿麻衣的老者也是一脸不悦的盯着唐硕,冷哼道。</p>

    “年轻人,太过狂妄可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在场诸位的身份地位,可不是你这种稍有点本事的初生牛犊可以媲美的!”</p>

    “陈老说的对,如此无‘礼’之人,岂有可取之处,虽有些本事,但也上不了什么大台面!”</p>

    “……”</p>

    虚空中,陆续又有几人冷然出声,表达了他们的心中的不满。</p>

    在他们看来,眼前这青年不过是蝼蚁一般的人物,如今却竟然敢自持身份、想要与他们平起平坐。</p>

    这不是在拉低他们的身份地位,落他们的脸面吗?!</p>

    “嘿嘿,这个唐硕还真是够狂妄的,连一声‘前辈’尊称都不喊,还真以为自己连破了九霄神宫的几个记录后,就能够自持身份与那些前辈高人平起平坐了吗?!”</p>

    “我看呐,多半是他见到韩湘子之前面对众人也只是以平辈见礼,故而不想在众人面前低了韩湘子一头,也想向韩湘子那样见礼吧!”</p>

    “哼,韩湘子道兄是什么身份,岂是他可以比较的,这下子,他得自找苦吃了!”</p>

    “是啊,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强者,今后,有得他后悔的了!”</p>

    “不错,这上方可都是‘九霄神宫’的贵宾,一个个修为最低都达到了大罗金仙境,别说在北荒了,就算放眼天下,那也都是一个个站在了天地顶端的绝世强者呀,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强者,实在是不智!”</p>

    “嘿嘿,‘琴道’天赋高、连破记录又如何,一下子得罪这么多顶级强者,啧啧.”</p>

    “……”</p>

    同一时刻,‘斗琴台’下的众人见状,纷纷幸灾乐祸了起来。</p>

    “哼,找死的小子,你以为你是韩哥哥吗?竟敢如此狂妄,正是活该.”</p>

    这时,韩舒叶看到这一幕后,脸上也露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笑容,嘲笑了起来。</p>

    “唐大哥.”</p>

    柳梦璃此刻却是紧紧的抓住衣袖,紧张的盯着‘斗琴台’上的唐硕,眼中充满了担忧。</p>

    斗琴台上。</p>

    此时,唐硕面对那几名强者的指责,却是不卑不亢,毫无惧意的昂首而立,淡声问道:“敢问几位是以‘前辈高人’的身份驾临此地的,还是以‘九霄神宫’的宾客来此观礼的?!”</p>

    “自然是以‘九霄神宫’的宾客的身份来此的!”</p>

    坐在钟离权身边的中年人闻言,当即便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p>

    “不错.”</p>

    其他几人闻言,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那中年人的答案。</p>

    毕竟,在九霄山人面前,他们可不敢说自己是什么前辈高人!</p>

    唐硕见状,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道,“既然如此,我与诸位施以平辈之礼,那就没错了!”</p>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p>

    那身穿麻衣的老者,眉头微微一皱,目光如炬的盯着唐硕,沉声问道。</p>

    唐硕不慌不忙,沉声道:“因为,我也是‘九霄神宫’的贵宾,你我皆为宾客,身份相当,因此,我以平辈见礼,有何过错?!”</p>

    “就凭你.”</p>

    坐在钟离权身边的中年人闻言,冷哼一声,正要说些什么,关键时刻,却是被钟离权给制止了。</p>

    “钟离兄?!”</p>

    当下,中年人不解的看向了钟离权。</p>

    钟离权微不可察的轻轻摇头,意味深长道:“刘兄,此人不仅是九霄神宫的宾客,还是宫主的贵宾.”</p>

    什么?!</p>

    中年人闻言,神色不禁微微一凝。</p>

    旋即,他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眼坐在‘正东方’位置的那两名戴着各异面具的女子。</p>

    转即,他又看向了唐硕,眉头微皱,眼中充满了迷惑。</p>

    他实在是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修为如此低下之人竟然会也是‘九霄神宫’的宾客,更是‘九霄山人’的贵宾。</p>

    这时,其他几人也都听到了钟离权的声音,一时间,那几人纷纷暗自惊疑不定了起来——</p>

    “这人竟有如此来头?!”</p>

    “怎么可能……九霄山人是何等修为身份,怎么可能会视一个如此修为低下之人为贵宾?!”</p>

    “这人的修为如此低下,怎么可能成为‘九霄山人’的贵宾?!难道是因为他背后的势力?!”</p>

    “……”</p>

    片刻后,那名身穿麻衣的老者眉头微皱,再次看向了唐硕,沉声道:“就算你我同为‘九霄神宫’的宾客,以我之修为和身份,难不成还担不起你一声尊称吗?!”</p>

    “不好意思,你是谁啊?!”</p>

    唐硕淡然一笑,一脸无辜的盯着那老者,耸了耸肩,摊手道。</p>

    “你?!”</p>

    麻衣老者闻言,目光一凝,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意。</p>

    同时,一股无形的威压顿时从他身上爆发而出,宛如重重恐怖浪潮一般拍向了唐硕。</p>

    霎时间,唐硕只觉得一重重巨大的恐怖力量狂潮向着他袭击而来,身周的虚空更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锁定、向着他挤压了过来,根本不给他任何躲避的余地。</p>

    危险!</p>

    在这一刻,唐硕嗅到了一丝极其危险的气息。</p>

    当下,他意念一动,文气涌动间,化作了一层层防御护住了自身,旋即,右手一翻,一枚玉牌顿时凭空出现在了他手中。</p>

    玉牌呈鳞状,表面皓白一片,其上冰光流转,刻着各种乐器,隐约间,其中还散发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和威压!</p>

    “九霄玉令?!”</p>

    玉牌甫一出现,那麻衣老者顿时一惊,连忙收住了那无形的威压。</p>

    霎时间,唐硕顿觉周围压力瞬间消失。</p>

    与此同时,虚空中,那一个个高坐于彩云之上的众人,在这一刻都齐齐的神色微微一变,心中宛如翻江倒浪一般的惊疑不定了起来——</p>

    “九霄玉令?!”</p>

    “他……竟然身怀‘九霄玉令’?!”</p>

    “怎么可能?!这人竟然拥有‘九霄玉令’?!”</p>

    “……”</p>

    一时间,众人看向唐硕的目光中充满了各种猜测和凝重。</p>

    九霄玉令,乃是九霄神宫至高的令牌。</p>

    天下更有传闻,见这‘九霄玉令’便如同见‘九霄山人’。</p>

    故而,无论是在北荒,还是在其他三荒或中州,若手持‘九霄玉令’者遇到强敌,一旦出示这‘九霄玉令’,对方多半都会看在‘九霄山人’的面子上,不敢对其妄下杀手。</p>

    否则,那便是对‘九霄山人’的不敬和挑衅,将会遭受到‘九霄山人’的亲自出手镇杀。</p>

    而据传,当年‘九霄山人’总共也才炼制了三面‘九霄玉令’。</p>

    其中有两面,也被‘九霄山人’早早就分别赠予了两位绝世强者。</p>

    唯有这最后一面‘九霄玉令’还一直在‘九霄山人’的身上,并未被赠送出。</p>

    如今,这最后一面‘九霄玉令’却出现在了唐硕身上。</p>

    顿时间,众人看向唐硕的眼神皆是充满了震惊和疑惑——</p>

    “这人到底有何过人之处,竟然能够令‘九霄山人’以这最后一面‘九霄玉令’相赠?!”</p>

    “看来,不是这人与‘九霄山人’有什么特别关系,那就是这人的背后势力太过庞大惊人,以致于连‘九霄山人’都需要赠予‘九霄玉令’示好了……不过,这世上,能有什么势力庞大到令‘九霄山人’也需要讨好呢?!”</p>

    “没想到这人竟然身怀‘九霄玉令’,幸好我刚才没有出言,否则就得与陈老他们几人那样难堪了.”</p>

    “……”</p>

    “九霄玉令?!”</p>

    高坐彩云之上,正准备关键时刻出手救援唐硕的洞庭湖龍君,陡然见到唐硕展示出这‘九霄玉令’,当即也是不禁猛然一震,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可思议。</p>

    旋即,洞庭湖龍君眼角微微一抽,瞥向了那高高坐在正东方位置之上的那名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子。</p>

    “大祖竟然将那最后的一面‘九霄玉令’赠予了一个男人?!”</p>

    一时间,洞庭湖龍君双眼瞪得极大,心下满是各种凌乱和不敢置信。</p>

    因为,他是少数那几个知道这‘九霄玉令’是由何等材料炼制而成的。</p>

    而那最根本的的材料就是来自‘九霄山人’身体上的某一处极其重要的部位。</p>

    特别是对于‘九霄山人’来说,那处部位的私密性和重要性并不亚于那些凡人女子身上,那个唯有她们夫君方能被允许碰触的重要部位。</p>

    所以,洞庭湖龍君乍然看到唐硕一个男子居然拥有‘九霄玉令’,第一时间便是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意外。</p>

    旋即,他又有些联想翩翩了起来:“难道大祖……她……她看上这个唐硕了?!”</p>

    只是,洞庭湖龍君这才刚一联想翩翩,便立时感觉到了周围的空气猛然一寒,浑身更是直接被一股极其恐怖的寒气给差点冻住了,顿时间,吓得他连忙散去那些浮想翩翩的念头。</p>

    同时,洞庭湖龍君一脸惶恐讨好的看向了那高坐于正东方位置上,那个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子。</p>

    “大哥,你怎么了?!”</p>

    泾湖龙王发现了洞庭湖龍君的异样,当即,略有些诧异的问道。</p>

    “没……没什么.”</p>

    洞庭湖龍君轻轻的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连连摆手道。</p>

    在这一刻,五公子也第一次停下了与那满桌酒肉奋战的动作,抬起了头,一脸诧异的看了看唐硕,又一脸呆滞惊讶的看向了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p>

    不过,被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冷冷的目光一瞪,他立时便又讪讪一笑,转即,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斗琴台’上的唐硕后,又继续与那满桌的酒肉奋战了起来……</p>

    同一时刻,那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见状,不禁掩嘴轻笑,凑到了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耳边,低声戏谑道,“怎样,湫雪姐姐,我早就说了,你将这‘九霄玉令’赠予这家伙,肯定会让那几个家伙胡思乱想的.”</p>

    “哼,这几个家伙都已经达到大罗以上的境界了,还如此喜欢胡思乱想,看来,得让他们往第十九层地狱走一遭,练一练心境才行了.”</p>

    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淡淡的冷哼了一声。</p>

    那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闻言,顿时一脸幸灾乐祸的看向了洞庭湖龍君和五公子。</p>

    “惨了.”</p>

    眼角瞥见那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的一脸幸灾乐祸,洞庭湖龍君心下立时猛然一咯噔,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瞬间一脸苦笑了起来。</p>

    倒是五公子心大,一心扑在那满桌酒肉上,并未察觉到那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子的一脸幸灾乐祸。</p>

    与此同时,钟离权见到唐硕手中的‘九霄玉令’后,神色也瞬间猛然一变,瞳孔陡然一缩。</p>

    旋即,他看着唐硕,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了起来。</p>

    同时,‘斗琴台’下,韩湘子的视线也紧紧的落在了唐硕手中的‘九霄玉令’上,眼中闪烁着一丝炙热和渴望。</p>

    “九霄玉令?!”</p>

    “怎么会?!他竟然拥有‘九霄玉令’?!”</p>

    “嘶,看来,这人的身份极其恐怖呀!”</p>

    “也有可能是背后势力极其恐怖.”</p>

    “反正不是我等可以比拟的了。”</p>

    “唉,早知道他身怀九霄玉令,刚才我就不会为了讨好韩湘子去鄙夷他了……希望我刚才那番嘲笑鄙夷的话,他没听到吧……”</p>

    “看来,回去后得告诉家族众人,让他们警惕一些,日后别不小心开罪了这人才行了.”</p>

    “……”</p>

    ‘斗琴台’下,其余众人见得这‘九霄玉令’,也都纷纷暗自苦笑警惕了起来。</p>

    “这玉牌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震慑力?!”</p>

    唐硕本来取出这‘玉牌’的本意只是为了震慑住那麻衣老者,令他不敢轻易攻击自己、从而保全自身而已。</p>

    因为,当初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将这玉牌赠送给他之时,曾说过,在北荒之内,若遇强敌,可出示这玉牌,到时候,可保一命。</p>

    既然,如今他已经知道这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极有可能就是那‘九霄山人’了,心中自然也就对这玉牌的威力更加有了底气。</p>

    更何况,这‘玉牌’主人也在场,若是这麻衣老者敢无视这‘玉牌’,那这‘玉牌’的主人也是会在关键时刻替他出手,挡下这麻衣老者的。</p>

    毕竟,没有一个强者会任凭他人无视自己的威严的,麻衣老者若是无视这‘玉牌’,那便是在无视这‘玉牌’的主人。</p>

    到时候,作为‘玉牌’的主人,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若不出手,日后定然得被众人小觑、鄙夷、视为软弱可欺,再无威严了。</p>

    而这种后果,却是任何一名强者都是无法接受的!</p>

    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在践踏、侮辱他们的尊严。</p>

    所以,唐硕有十成的把握,若是这麻衣老者敢无视这‘玉牌’,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定然会出手挡下他的。</p>

    而事实也证明,这面‘玉牌’的震慑力确实十分恐怖。</p>

    只是甫一出现,便吓得那麻衣老者连忙收回气势,惊慌不已,甚至,连四周其余众人也都纷纷被震慑住了。</p>

    “看来,这玉牌比我想象的还要恐怖呀!”</p>

    念头微微一转,唐硕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旋即,目光又落在了那麻衣老者身上,眼底闪过了一丝杀意。</p>

    这仇……算是结下了!</p>

    而此时,那麻衣老者却是僵硬着脸,一脸阴沉的盯着唐硕,默然不语,只是,他那眼神却是复杂极致,有着一丝惊疑、一丝厌恶、还有一丝忌惮……</p>

    其余众人也都神色复杂的盯着唐硕、或暗自瞥看着那高坐于正东方位置的那两名戴着各异面具的女子,暗自惊诧不语。</p>

    一时间,场面上鸦雀无声,难得的有了片刻的寂静。</p>

    “唐硕,你该开始了……”</p>

    这时,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忽的开声,道:“希望……你这一次能够听到你全力以赴的琴曲.”</p>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充满了冰冷,骤然响起,顿时就让四周虚空宛如进入了寒冬一般,四周众人皆是不由的感到一阵刺骨的冰寒。</p>

    “不会让你失望的。”</p>

    唐硕闻言,收回目光,看向了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微微一笑,颌首道。</p>

    旋即,他便径直转身,自顾自的走向了那罗列在四周的‘琴器’,挑选起了此次将要用到的‘琴器’。</p>

    而刚才的冲突,便也因为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的这一句话,算是被揭过了。</p>

    至少,表面上是揭过了!</p>

    顿时间,虚空中,那几个刚才出言之人纷纷暗自松了口气。</p>

    毕竟,在他们看来,唐硕既然能够得到‘九霄玉令’,那就定然是与‘九霄山人’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p>

    若是这时候,‘九霄山人’要替唐硕出头,那他们就是全部加起来,也挡不住呀!</p>

    所以,此前,那几人心下除了惊疑之外,难免也有些忐忑不安。</p>

    直到此刻,见九霄山人并无意为唐硕出头,他们这才暗自松了口气。</p>

    “钟离兄既然早就知道这小子乃是‘九霄山人’的贵宾,为何此前一直不出言说明呢?!”</p>

    这时,坐在钟离权身边的中年人暗自松了口气之余,眼中却是闪烁这莫名的精芒,看向了身边的钟离权,冷声问道。</p>

    他与其他众多来观礼的宾客,一直都待在‘九霄神宫’的客房中,直到‘斗琴’开始,他们才被邀请来到了这‘斗琴台’观礼的。</p>

    所以,他们此前并不知道唐硕的身份,对于那‘接引神舟’之上所发生的一切更是一无所知了。</p>

    嗯?!</p>

    此时,之前开腔的其余几人也都听到了中年人的话,顿时间,众人眼中也都闪烁着精芒,心下纷纷各有所思,齐齐的看向了钟离权。</p>

    “刘兄勿恼,贫道也是刚才方想起的.”</p>

    钟离权幽幽一叹,神色略有‘歉意’和‘懊恼’的看着中年人,声音‘诚恳’道。</p>

    中年人闻言,目光微微一闪,显然是对于钟离权的这个借口并不怎么满意。</p>

    不过,他也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p>

    毕竟,他已经得罪了唐硕了,再与钟离权闹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p>

    </br></p>

    </br></p>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