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我在异界做天王 > 章节目录 179、袖里乾坤
    锦服中年人被那恐怖的力量炸飞之后,直接就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坑。</p>

    此刻,他只觉得浑身剧痛,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神魂更是宛如要爆炸了开来一般,痛苦异常。</p>

    但是,他此时的心神却并没有放在自身的伤势之上,反而是将注意力紧紧的落在了,正踏立于虚空之中,横抱着陆雪祺的唐硕身上。</p>

    “怎么可能……你不过是一介‘进士境’初期的儒修……怎么可能破的开我的‘袖里乾坤’?!”</p>

    锦服中年人圆瞠双眼,惊骇莫名的盯着唐硕,一脸见了鬼的惊呼道。</p>

    “袖里乾坤?!好熟悉的名头.”</p>

    唐硕听到‘袖里乾坤’这个词,立时便感到了一丝莫名的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或看过这个词一般,当下,不由的嘀咕了起来。</p>

    “哼,无知小儿,‘袖里乾坤’乃是五庄观、地仙之祖闻名三界诸天的大神通,杨兄更是地仙之祖的弟子,你今日竟然敢伤了杨兄……我看你是活腻了.”</p>

    这时,那枯瘦老者正刚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听到唐硕的嘀咕后,当即,便是不由的满脸冷笑了起来。</p>

    他虽然被那股突入起来的爆炸给掀飞了出去,但是,却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略有些轻伤罢了。</p>

    “五庄观、地仙之祖?!”</p>

    唐硕微微一怔,旋即,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那锦服中年人,疑声道,“你是五庄观、地仙之祖镇元子的弟子?!”</p>

    “咳咳.”</p>

    锦服中年人见状,还以为唐硕被地仙之祖的名头给震慑住了,当即,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得意和高傲,冷哼道,“小儿,知道害怕了吧?!”</p>

    “害怕?!”</p>

    唐硕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很好奇,地仙之祖是何等人物,怎么会收下你这等渣渣当弟子呢?!”</p>

    “你……噗.”</p>

    锦服中年人闻言,顿时怒火攻心,忍不住的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加重了几分伤势。</p>

    “杨兄.”</p>

    那枯瘦老者见状,连忙飞身上前,扶起了锦服中年人,旋即,小心翼翼的掏出了疗伤仙药给他喂了下去,暂时稳住了他的伤势。</p>

    “无知小儿,你竟敢如此欺我,我定饶不过你.”</p>

    紧接着,那锦服中年人一脸气急败坏的指着唐硕,面色铁青的怒斥了起来。</p>

    可以说,此刻他若是没有受到重创,一身修为使不出几成了,他一定会直接暴走,向唐硕发动攻击的。</p>

    可惜,‘袖里乾坤’乃是凝练世界天地的大神通,而凝练而成的世界天地,实际上也是与修炼者是一体的。</p>

    故而,若是所凝练的世界天地被毁灭破坏,作为修炼者,是会受到相应的反噬,从而受到相应的重创的。</p>

    所以,此刻的锦服中年人因为受到‘袖里乾坤’的反噬,一身修为已然是十不存一,发挥不出几成了。</p>

    “杨兄息怒。”</p>

    那枯瘦老者听到锦服中年人的话后,连忙冲他隐晦的使了个眼色,沉声道,“杨兄乃是堂堂地仙之祖的弟子,与这无知小儿计较,岂不是掉了身份吗?!”</p>

    与此同时,锦服中年人的脑海里却是响起了那枯瘦老者的传音——</p>

    “杨兄,这小儿有些诡异,竟能够破了你的‘袖里乾坤’,我等恐非其对手,若是彻底惹恼了他,恐怕他会心生杀意.”</p>

    “所以,还请杨兄且先安抚住他,待日后,咱们再寻回场子便是了。”</p>

    听到那枯瘦老者的传音后,锦服中年人心下顿时一醒,知道那枯瘦老者所言有理,当即,那铁青的脸色顿时缓了缓,语气微微一转,连忙接道:“咳咳……无知小儿,本大爷大人有大量,也就不与你多计较了,现在给你个机会.”</p>

    “只要你将你手中的女子交给本大爷,你我恩怨就此一笔勾清便是了!”</p>

    说着,锦服中年人目光闪烁间,佯作强势道,“否则的话,你就等着我五庄观不死不休的报复吧!”</p>

    “撒比!”</p>

    唐硕冷笑一声,念头一转,在九品圣诗《求魔》的加持下,‘翰林境’的气势猛然爆发。</p>

    “天仙?!”</p>

    “这是……翰林境?!怎么肯能,你不是进士境吗?!”</p>

    那枯瘦老者和锦服中年人见状,顿时神色剧变,皆是不可思议的惊呼了起来。</p>

    与此同时,唐硕却是毫不停留,念头一转,心中默念起了六品仙诗《剑客》!</p>

    轰!</p>

    顷刻间,三尺宝剑凭空浮现,绽放出了无边恐怖的剑气,在唐硕的控制之下,径直斩向了那枯瘦老者和锦服中年人!</p>

    迎着斩杀而至的滔天剑气,锦服中年人瞬间感到一阵心跳肉战,心里更是不由的浮起一丝死亡的预兆。</p>

    霎时间,他明白,这一剑,他是挡不住的。</p>

    所以,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躲避。</p>

    然而,那三尺宝剑上却是透出了一股恐怖的气机,紧紧的封锁住了他四周的空间,令他一时间根本无法突破封锁。</p>

    当下,那锦服中年人只能拼命的燃烧精血,勉强恢复七八成的修为,旋即,运起浑身法力,连忙在自己的面前布下了一层层防御。</p>

    同时,数件三四品的仙器相继在锦服中年人四周闪现,绽放着各色恐怖的光芒,护在了那锦服中年人四周。</p>

    与此同时,那枯瘦老者也是最大限度的燃烧自身的神魂,爆发出了近乎半步天仙境的力量,并寄出了一件扇形的四品仙器,挡在了他和锦服中年人的面前……</p>

    彭!彭!彭……</p>

    然而,六品仙诗《剑客》在此时有着九品圣诗《求魔》加持下的唐硕的手中施展开来,就算是‘天仙境’级别的防御力量,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一剑斩破了。</p>

    而那枯瘦老者和锦服中年人全力布置下的一层层防御,最强的也不过是可以抵挡‘半步天仙’级别的防御力量罢了。</p>

    所以,结果毫无悬念。</p>

    三尺宝剑裹着无边剑气斩过之处,无论是那一层层恐怖的防御、还是那一件件仙器,瞬间就都相继破灭、爆碎,化作了一**恐怖的能量余波,向四周倾泻而出。</p>

    一时间,炸响连天,沙石飞溅,大地剧颤。</p>

    很快的,伴着最后一层防御被斩灭,三尺宝剑裹着滔天剑气便直接出现在了那枯瘦老者和锦服中年人面前,毫不留情的向着他们斩杀了下去。</p>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地仙之祖的.”</p>

    “不!!”</p>

    最后一刻,那锦服中年人和枯瘦老者只能绝望的发出了一声呐喊和惨叫,然后,便直接被那三尺宝剑斩杀成两半了。</p>

    紧接着,那无边剑气一绞,又将他们那两具躯体和神魂一同绞成了灰烬。</p>

    至此,那枯瘦老者和锦服中年人魂飞魄散!</p>

    地面上,只留下两个须臾戒子。</p>

    那是枯瘦老者和锦服中年人的。</p>

    唐硕见状,右手一招,毫不客气就将那两个须臾戒子一同收入了自己的须臾戒子之内了。</p>

    转即,他看了眼远处正飞快的向着远方飞逃的两名青年,旋即,意念一动,顿时化作了一道白光,向着那两名青年飞逃的方向追了上去。</p>

    面对唐硕的追击,那两名青年心里恨不得他们爹妈给他们多生一条腿,都是卯足了吃奶的力气在向着前方逃窜着。</p>

    之前,他们被陆雪祺燃烧一切打伤之后,都是受了不轻的重创,于是,便在原地疗伤了起来。</p>

    不过,疗伤期间,唐硕与那锦服中年人、枯瘦老者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他们却也都是尽收眼底的。</p>

    一开始,他们并没有太过将唐硕放在眼里的。</p>

    因为,他们都知道那锦服中年人,也就是他们的师尊的一身修为是何等的恐怖,一手‘、袖里乾坤’又是何等厉害的。</p>

    所以,他们并不认为一个‘进士境’初期的唐硕能够给他们的师傅造成什么危害。</p>

    直到他们听到那锦服中年人临死之前发出的最后的惨叫之后,他们这才算是彻底的被吓住,当机立断的选择了逃命。</p>

    可惜,他们两人连地仙境都还未达到,怎么可能逃得了唐硕的追击呢!</p>

    结果不言而喻,几个呼吸后,唐硕便已经后发先至的追上了他们。</p>

    “大人,饶命.”</p>

    “大仙饶命.”</p>

    那两名青年看着眼前这个后发先至、拦住了他们去路的翩翩青年,顿时被吓得双股打颤,连忙跪地,磕头求饶了起来。</p>

    可惜,唐硕不是圣母。</p>

    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放过这两人。</p>

    当下,只见唐硕淡淡的看了眼前这两人一眼,旋即,也没有多作废话,屈指一弹,直接就射出了两道文气,洞穿了他们的头颅。</p>

    轰!</p>

    紧接着,伴着唐硕右手一挥,那两人的尸体上顿时窜起了两道火光,直接将他们的躯体和灵魂一同烧成了灰烬。</p>

    甚至,连他们那两个品阶太过低下的须臾戒子也都一同被烧成灰烬了!</p>

    紧接着,唐硕又是意念一动,返回了之前战斗的地方,文气涌动间,抹去了一切战斗的痕迹。</p>

    待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这才抱着陆雪祺,飞快的离开了原地。</p>

    与此同时。</p>

    中州与西荒的交界处。</p>

    一座仙气缥缈的仙园里,两名身穿青色道袍、约有十三四岁、头梳双鬓的童子正坐在一棵巨大的松树之下,对弈着。</p>

    蹬蹬……</p>

    这时,一个身穿道袍、年约二十的青年道士手中捧着一块化作了捻灰的‘魂玉’小跑到了那松树边。</p>

    旋即,他微微站定,冲着那两名童子,恭敬的行礼道:“启禀两位师兄,杨骨寿师弟的魂玉破碎了!”</p>

    “杨骨寿?!”</p>

    左边那名年岁看起来更加幼小一点的童子闻言,眉梢微微一挑,一脸不屑的冷哼道,“那废物不过是侥幸在空间方面有点天赋,悟得了一丝‘袖里乾坤’的奥妙,又加上一脸死皮赖脸的求着,师尊才勉强收其当个记名弟子罢了.”</p>

    “如今既然死了,那就死了好了,理他作甚.”</p>

    说着,那童子右手捏着一颗黑色棋子,淡淡挥手,冲着青年道士吩咐道:“下去吧!”</p>

    “是,明月师兄!”</p>

    那名青年道士闻言,连忙点头应诺,转身就要离去。</p>

    这时,右边的另外一名童子却是出声制止道:“慢着!”</p>

    “不知清风师兄有何吩咐?!”</p>

    青年道士连忙回身,恭敬问道。</p>

    右边的那名童子并没有直接回应那青年道士,而是看向了左边的那名童子,沉吟道:“杨骨寿毕竟是师尊的记名弟子,若我们对其不管不顾,难免会让其他师弟们心寒。”</p>

    “而且,杨骨寿虽然是废物,但终究代表着我们万寿山五庄观的颜面,如今落得这般魂飞魄散的下场,我等无所表态,岂不是让外人以为我万寿山五庄观好欺不成?!”</p>

    左边那名童子闻言,眉头不禁微微一皱,道:“那按照清风师兄,你觉得该如何做呢?!”</p>

    被唤作‘清风师兄’的童子沉吟道,“派一名师弟前去查个究竟便是了……若只是意外身陨,便就此作罢.”</p>

    “若是被人故意打杀的,便先让人查好对方的身份和背后的势力等情况。”</p>

    “如果只是一般的修炼者,或势力身份远逊色于我五庄观,便让人直接将其打杀了,为杨骨寿报仇好了.”</p>

    左边那童子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若有所思的接过话茬,问道,“那如果对方身份势力不比我万寿山五庄观差呢?!”</p>

    清风闻言,微微一笑,道:“那就要看打杀杨骨寿的那个人的身份了.”</p>

    “若那人身份一般,我们自然要其以命偿命了……我想对方势力也不敢不给我五庄观这个面子的.”</p>

    说着,清风又轻轻一叹,转道,“不过,若是那人身份不凡,我们就只能逃个说法,应付脸面了.”</p>

    “毕竟,杨骨寿不过一介废物,还不值得我们五庄观为他去彻底的得罪一个不弱于我们五庄观的大势力!”</p>

    左边那童子听完,微微颌首,旋即,又接着问道,“那师兄想派那位师弟去呢?!”</p>

    清风闻言,沉吟道:“杨骨寿月前不是托人从北荒带了一些奇珍异宝回来孝敬师尊吗?!想来,他多半是在北荒陨落的.”</p>

    “而若是杨骨寿是被敌人打杀的,那敌人至少也是天仙境巅峰级别以上的强者了.”</p>

    “毕竟,那废物虽然修为不行,但是,师尊的‘袖里乾坤’却也学了一些皮毛,若无天仙巅峰级别的力量,肯定是无法逃得出他的那一手‘袖里乾坤’,将他打杀的。”</p>

    “所以,此次派去的师弟,一身修为至少也得是‘玄仙境’才行.”</p>

    沉吟间,清风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光芒,嘴角微微弯起,笑道,“正好太白师弟正在北荒游历,便让他去处理此事好了。”</p>

    “太白?!”</p>

    左边那童子闻言,神色不禁微微一变,皱眉道,“太白师弟如今已经步入大罗金仙之境了,让他前去处理此事,岂非大材小用了?!”</p>

    “无妨,反正他近来也无事,又恰好在北荒.”</p>

    清风微微一笑,摆手道。</p>

    旋即,他看向了那拘谨的站在一边,垂手低头的青年道士,吩咐道:“给太白师弟传信,让他负责杨骨寿之事.”</p>

    说着,清风微微一顿,旋即,又补充道,“将我的意思也告诉他,让他别太冲动乱来了.”</p>

    “是,清风师兄!”</p>

    那青年道士闻言,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这才领命退下了。</p>

    数个时辰之后。</p>

    北荒。</p>

    陈国,醉仙楼。</p>

    四楼之上,豪华的厢房~里。</p>

    一名身穿白衣、留着胡渣、黑发随意披散,看起来略显有些邋遢的俊美中年人,正半靠在窗口边,捏着一个白玉酒壶,不断地往嘴里灌-着酒。</p>

    他看起来约有三十出头,身材欣长,容貌也是俊美不凡,只是,那模样仿佛是有好些日子没有好好的收拾过了,所以,看起来略显有些邋遢。</p>

    不过,他的这种邋遢中却是透着一股放荡不羁的潇洒,让他仿佛多了一丝沧桑的洒脱,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会被他给吸引住。</p>

    此刻,他的脸色略有些发红,双眼微微眯着,露出了几丝迷蒙,仿佛已经有了几分醉意。</p>

    就在这时,他的胸口中却是绽放出了一层淡淡的光晕。</p>

    “嗯?!”</p>

    中年人见状,慢慢的放下了酒壶,旋即,伸手往怀里一摸,掏出了一枚青玉。</p>

    青玉上正绽放着一层淡淡的光晕!</p>

    看着青玉上的光晕,中年人脸上的醉意顿时散去了。</p>

    旋即,但见他右手一甩,便径直的将青玉抛向了虚空,同时,右手屈指一弹,射出了一道清光,打在了那青玉上。</p>

    轰!</p>

    霎时间,那青玉漂浮在了半空之中,并投出了一道璀璨的青光,化作了一道虚幻的人影。</p>

    这道人影身穿青色道袍、年约二十,正是之前接了清风的命令而去的那青年道士。</p>

    “陈师兄?!”</p>

    中年人看到这道人影后,但即便是眉头微微一皱,问道,“这般传讯于我,可是五庄观出了什么事情了?!”</p>

    “太白师弟,是这样的.”</p>

    那青年道士一脸拘谨恭敬的拱手,将清风所交代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那中年人讲述了一遍。</p>

    中年人听完,意兴阑珊,道,“原来不过是些许小事罢了,我走上一趟便是了。”</p>

    “那我就不打扰李师弟了。”</p>

    那青年道士见中年人应了下来后,当即便如负重担一般,轻轻的松了口气,连忙拱手道。</p>

    紧接着,那青年道士便径直的化作了漫天的清光,消失在虚空之中了。</p>

    随后,那漂浮在虚空中的青玉也慢慢的敛去了光晕,飞回了中年人的手中。</p>

    “俗事太烦人,再饮已无趣,不如就此离去呀!”</p>

    收回青玉后,中年人意兴阑珊的伸张了一下身子,幽幽一叹。</p>

    旋即,但见一道青光忽的自他身上飞出,化作了一名青色的琉璃仙剑,漂浮在了他窗口外面。</p>

    青色琉璃仙剑十分巨大,横在了半空之中,直接就遮住了醉仙楼外大半的街道的光仙线。</p>

    一时间,底下众人顿时便都感觉头顶一黑,阳光仿佛是被什么给挡住了一般。</p>

    当下,众人下意识的,纷纷抬眼望去。</p>

    顿时间,众人便都相继的发现了这横在了醉仙楼四楼的窗外的巨大仙剑,纷纷炸开了锅——</p>

    “这……这是仙剑?!”</p>

    “这是修士的仙剑吗?!好大!”</p>

    “这……这是仙器级别的仙剑?!”</p>

    “天呐,醉仙楼有真仙降临!!”</p>

    “快,快去禀告陛下!”</p>

    “仙人降临,快点上去拜见!”</p>

    “……”</p>

    一时间,醉仙楼,一片喧哗吵闹,人头涌动,骚乱了起来。</p>

    而这时,厢房里的中年人却是身形一动,直接的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却是已经是出现在了那青色的琉璃仙剑之上了。</p>

    但见他右手支撑着脑袋,侧卧在剑上,轻轻的打起了个哈欠,旋即,双眼微微眯起,轻轻的打起了咕噜,俨然是一副酣睡许久的模样。</p>

    与此同时,那青色的琉璃仙剑猛然的绽放出了一股恐怖的青光,宛如一道闪电般,疾速的向着远方飞射而去。</p>

    “神仙走了?!”</p>

    “仙人离开了?!!”</p>

    “醉仙楼真有神仙!!”</p>

    “……”</p>

    醉仙楼外,众人见状,纷纷高声惊呼了起来。</p>

    与此同时,陈国皇帝刚刚从一名急匆匆前来禀告急事的属下口中,得知了醉仙楼有真仙之事,当即便匆匆忙忙的要前往醉仙楼拜见那位真仙。</p>

    却不想,还未来得及走出宫门,便又得到消息,那位真仙已经离开了醉仙楼了。</p>

    “唉!”</p>

    陈国皇帝闻言,不禁沮丧一叹,旋即,怔怔的呆立在了原地许久后,这才悻悻的返回了宫内。</p>

    “派人去查一下,看是哪位真仙降临了醉仙楼,还有,吩咐好醉仙楼的掌柜,若是那位真仙再来了,定要第一时间将消息给本王送来。”</p>

    回到宫内后,陈国皇帝不死心的给身边的一名亲信下达了这样的一个命令。</p>

    “是,大王!”</p>

    那名亲信不敢怠慢,当即便领命而去了。</p>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后,那名亲信便将查到的消息统统送到了陈国皇帝的面前了。</p>

    “青莲剑仙,李太白?!”</p>

    “绝世之才?!”</p>

    “大罗金仙?!”</p>

    “……”</p>

    陈国皇帝看着身前的书案上,那正陈铺着的白纸上,那罗列着的一条条信息,最后将目光紧紧的落在了白纸中央处的那一张画像上。</p>

    </br></p>

    </br></p>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