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我在异界做天王 > 章节目录 217、寝食难安
    “千颜面具,一个戴上去就可以随意变幻容貌,并遮掩身份气息的宝物!”</p>

    唐硕微微一笑,旋即,收起了千颜面具。</p>

    “原来如此。”</p>

    青瑶轻轻的点了点头。</p>

    唐硕收好千颜面具之后,目光在四处打量一番,见周围并无什么特殊之处,便将那一张泛黄的纸,轻轻的摊开。</p>

    这纸上书写着黑心老人的平生。</p>

    “这又是什么?”</p>

    望见唐硕拿出这纸张之后,青瑶略微弯下腰,美眸好奇的望去。</p>

    “这是黑心老人所书,应当是关于这滴血洞的。”</p>

    唐硕解释道,然后将这泛黄的纸放到青瑶面前,两人一同阅读了起来。</p>

    这纸上面,果真记载着黑心老人的平生,连为何进入这天帝宝库之中,也说得十分清楚。</p>

    黑心老人,准圣级别的实力,乃是上古天庭之主,天帝‘昊天’的传人。</p>

    而黑心老人之所以会成为‘昊天’天帝的传人,却是缘于他在年轻之时,无意掉进了一处洞府之中,从而意外的得到了‘昊天’天帝留下来的传承,因此才成为了上古天帝‘昊天’的隔代传人!</p>

    后来,黑心老人凭借‘天帝’传承,成就准圣之境后,却是被如今的东方天庭之主‘玉帝’发现了根底。</p>

    于是,‘玉帝’便在暗中出手,将其重伤。</p>

    因为,上古天帝‘昊天’之死本身就是一场政变,而‘玉帝’就是其中最主要的角色之一。</p>

    所以,为了防止‘黑心老人’这个上古天帝的传人他日修炼有成,想替‘昊天’复仇,‘玉帝’便先下手为强,想要将其诛杀,以绝后患。</p>

    不过,最后关头,被‘玉帝’打成重伤的‘黑心老人’,却是被金铃夫人给救下了。</p>

    尔后,在金铃夫人的帮助之下,黑心老人带着金铃夫人,一路逃亡,进入了这死灵渊之下的滴血洞之中。</p>

    而这死灵渊以及滴血洞,则都是被黑心老人使用‘昊天’留下的秘宝以及大神通,转移到这天帝宝库之中的。</p>

    当日,黑心老人得到‘上古天帝’的传承之时,便从中得知了这‘天帝宝库’的一处秘密通道入口。</p>

    只是那秘密入口,想要进入天帝宝库其中,却是需要特殊秘宝和法诀才能开启,而黑心老人得到的昊天传承之中,正好便有那法诀和秘宝,故此自然也就无须齐聚十二枚天帝宝玉,也能顺利进入天地宝库之中了……</p>

    而这‘千颜面具’便是黑心老人自‘天帝宝库’之内所得之物。</p>

    在逃进死灵渊之后,黑心老人与金铃夫人联手,又在死灵渊上空布置了层层禁制,唯有带着他们的信物或是法宝,才能安然踏入死灵渊之内。</p>

    “难怪。”</p>

    看到这里,青瑶恍然大悟,难怪其他人坠入其中,便是被轰击成渣,而她则带着唐硕安然无恙的落下来,原来是这原因。</p>

    那合欢铃是金铃夫人的法宝,故此才能安然下来。</p>

    手里下意识的碰了碰腰畔的合欢铃,青瑶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了唐硕,脆声问道:“既然有秘密入口可以进入天帝宝库,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从那秘密入口出去?”</p>

    这滴血洞安全是安全,但是,他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坐着等死吧?!</p>

    毕竟,那些人既然发现他们进入了死灵渊,定然就会紧守在那死灵渊上的,她和唐硕若想要从死灵渊上面出去,那就得承受那些敌人的攻击了。</p>

    而以他们两人的状态和修为,想要对抗那些大罗金仙境的强者,无疑是天荒夜谈,自寻死路。</p>

    “秘密入口之处的确可以出去,可惜我们却是无法出去了。”</p>

    听到青瑶的询问,唐硕微微苦笑的摇了头,沉声说道。</p>

    此刻,他已经将这泛黄的纸上所书写的一切,全部都看完了。</p>

    按照上面的记载,当日,黑心老人带着金铃夫人,逃到这滴血洞之中后,便将那进出天帝宝库的‘法诀’和秘宝交给了金铃夫人,让其离开这里。</p>

    而他那时已经达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已然接近魂飞魄散了!</p>

    然而,金陵夫人一生钟情,最是痴情,竟是当着黑心老人的面,将那秘宝给毁去,表示要与‘黑心老人’生死与共。</p>

    最终,两人双双魂飞魄散,共化虚无!</p>

    “进出通道的‘秘宝’已经被金铃夫人所毁,法决也没有留下。”</p>

    唐硕苦笑一声,将手中的纸张递给了青瑶。</p>

    青瑶听闻此言,急忙接过那张泛黄的纸张,美眸在其上扫过。</p>

    片刻之后,看完这纸上所书的内容,青瑶的双眸之中,闪过了一抹异样,俏脸略微的有些泛白,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p>

    “你怎么了?”</p>

    察觉到青瑶的异样,唐硕关心的问道。</p>

    “没什么。”</p>

    青瑶勉强一笑,轻轻的回应了一句,但那娇躯,却是忍不住的,轻轻的颤抖了起来。</p>

    无论是滴血洞、死灵渊,还是天帝宝库,其内都没有任何生灵,亦是没有任何生机。</p>

    在刚刚来到这滴血洞的时候,青瑶曾在外面寻找过果腹的食物,却是一无所获。</p>

    而这地方是在死灵渊之下,在死灵渊上空,又有着禁制的存在,无法飞行上去。</p>

    这地方,就是一个死绝之地!</p>

    若是无法离开这滴血洞,无法飞出死灵渊,无法出去天帝宝库,那么,在这里,只能等死!</p>

    这种现象,侵蚀着青瑶的心灵。</p>

    甚至,勾动起了她记忆深处里,那些刻意被她遗忘的记忆。</p>

    不由得,青瑶尽管与唐硕说无事,但却浑身都在颤抖,拿着那泛黄的纸张的手,也忍不住的微微的哆嗦着。</p>

    看见青瑶这等模样,唐硕眼中忽的闪过了一丝异光。</p>

    他曾看过《诛仙志》,对青瑶的人生经历自然有过详细的了解,故而,隐约间,心中有了一丝自己的猜测,但还不能彻底确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对的。</p>

    但是想到自己心里的那个猜测,唐硕止住了自己要开口的话,此刻若是提及那事情,无疑是在揭青瑶的伤疤。</p>

    “此处已然没有什么东西可寻,我们走吧。”</p>

    轻轻吸了一口气,青瑶神色恍惚的转头对唐硕笑了笑。</p>

    只是那笑容,略微显得苦涩。</p>

    而此刻,她的脑海里,那一幕幕曾经被她刻意遗忘、深藏在记忆深处的记忆,就像是潮水一般,忽然席卷而至。</p>

    那是在青瑶还只有几岁的时候,有一次,在鬼王外出之际,有三名正道人士突然闯入了狐岐山。</p>

    他们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将狐岐山的人尽皆诛杀一空,其中,就包括了她的姥姥。</p>

    最后,她更是跟母亲被困在了狐岐山下。</p>

    那个地方,很是狭小,远比现在的滴血洞要小得很多。</p>

    那时候,她的母亲也还未突破地仙之境,无法长时间不进食,而她更只是一个小孩子,一两天后就已经饿得不行了。</p>

    最终,黑暗与绝望中,母亲割肉相喂于她,这才让她活了下来。</p>

    但是,最终,母亲却是无法支撑到最后,倒下了。</p>

    她则是幸运的,在最后的最后,她等到了鬼王赶到,将她救了出来。</p>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青瑶之所以能活到今天,能在今天还能修炼,都是因为她母亲的缘故。</p>

    而眼下所处的死绝之地,与当时年幼的青瑶所面对的环境,极其相似,同样没有吃喝,看不到一丝生机。</p>

    常说触景伤情,便是青瑶此时的情况了。</p>

    不过,在这里还是与那地方有着一些不同的,至少,现在的青瑶,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p>

    她对着唐硕笑了笑之后,便是直接抬脚,先行离开了这里,没有再回头望唐硕一眼。</p>

    或许,她不想让自己在其他人面前,显得极其不堪。</p>

    “唉……”</p>

    看到青瑶这般模样,唐硕心下重重一叹,因为心里隐隐有了猜测,便也没有说什么,跟在青瑶身后,缓缓的走了出去。</p>

    外面还是一如既往的漆黑,唐硕引燃火种,照明而行。</p>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青瑶显得日渐消瘦了起来,唐硕看在眼里,心头叹息,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在言语方面,好生的安慰青瑶,常常做些温馨的举动,希望能让青瑶能不在如此消瘦下去。</p>

    两人就像是相依为命的人一般。</p>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这滴血洞之中,两人可不就是相依为命?</p>

    唐硕本是重伤之人,青瑶本是安然无恙之人,然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却是唐硕在不断的照顾青瑶,安慰青瑶。</p>

    在这段时间里面,唐硕从未开口问过青瑶任何事情,只是悉心照料。</p>

    若是有朝一日,青瑶想通了,便是会将事情说出来,如若不然,唐硕在此等情境下贸然问青瑶究竟何事,只会给青瑶徒添痛苦。</p>

    况且,唐硕心里也略微知道一些青瑶童年的事情,更是不能开口,那样,无疑在火上浇油一般,只会起到反作用。</p>

    时间在缓缓的流逝。</p>

    这已经是进入滴血洞之中,第十二天的时间了。</p>

    两人因为没有斥喝的,此时都已经显得很是虚弱了。</p>

    虽说唐硕已经晋级到了‘进士境’,但是,他还是无法做到像道修、佛修那样,可以天地灵气为食,不吃不喝。</p>

    这是儒修之道的缺陷,基本上,所有的儒修在晋级圣人之境前,五谷都不可少,也就是说,需得像普通人一般进食。</p>

    不过,随着修为越高,儒修的抗饥饿能力也会越强,否则,常人三五日不吃喝早就死亡了。</p>

    而以唐硕如今的修为,最多也只是可以支撑个把月罢了。</p>

    至于青瑶,她虽是魔修,但是,此时的修为也不过蜕凡三十六重天,还未入仙境,故而也无法长时间不饮不食。</p>

    因此,在这十二天的时间里面,青瑶的神情,明显一天比一天憔悴了起来。</p>

    原本有些灵动的美眸,此时也变得略微显得有着一些空洞起来,不时会蹲坐在滴血洞的洞口之处,遥遥望着上方那云雾缭绕的死灵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p>

    她那精致的脸颊,在这十二天里面,也有着一些苍白了起来,那是因为饥饿的缘故。</p>

    唐硕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里略微有些痛,便时常陪在青瑶身边,与她肩并肩坐在地面之上,抬头望那上方的死灵渊,望那云雾缭绕。</p>

    在唐硕与青瑶两人在滴血洞中之时,天帝宝库之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p>

    那些追杀唐硕的人,在青瑶背着唐硕纵身飞入死灵渊的时候,便是直接回到了那些大罗金仙所在的位置。</p>

    他们将当时的情况,没有丝毫隐瞒,事无巨细,全部告知了众多大罗金仙境强者。</p>

    死灵渊的禁制,令得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破除掉。</p>

    而那些大罗金仙境的强者,除去重伤的伏虎罗汉以及南北两大妖皇之外,具是赶往了死灵渊所在的位置。</p>

    “就是这里?”</p>

    来到这里之后,钟离权双眸微微眯起,望向那有着白色雾霭缭绕的死灵渊,沉声问道。</p>

    “就是这里,当时唐硕便是从这里下去的,我们的人也是飞身下去,却直接被轰击成渣。”</p>

    那追杀唐硕的人之中,有一人恭敬的回答道。</p>

    “这地方,的确是有着一些禁制……”</p>

    惠岸行者木吒站在死灵渊的边缘,双手合什,向下望去,只觉得一股煞气冲天而起,竟是令得他也忍不住为之侧目,皱眉说道。</p>

    “这里的禁制,便是我等修为也感到心悸,恐怕非准圣级别的强者,无法强行破去了!”</p>

    欧阳云天望着那死灵渊的禁制,也是暗暗咂舌,这禁制,到了他们这个实力之后,感受的愈发明显,想不到在天帝宝库之中,还有着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p>

    “绝不能让唐硕逃脱,此子才情天赋具是恐怖,如若逃脱,便是我等心腹大患,未来也必然会报复我们,便是请准圣级别的强者出手,也务必死要见尸活要见人!”</p>

    朱熹半圣双眸阴沉,脸色难看,阴戾的说道。</p>

    此番他们都是与唐硕产生了巨大的冲突,而唐硕表现出来的天赋,以及那层出不穷的手段,委实狠狠的震惊了他们的心灵,让其逃跑的话,他们寝食难安。</p>

    “不错,我等请准圣强者出手!”</p>

    惠岸行者木吒第一个赞同朱熹半圣的话,唐硕对佛教的威胁,是最大的!</p>

    轰轰!</p>

    然而,正在众多大罗金仙打算使用秘法,沟通准圣强者来到此处之时,天帝宝库之内,忽然的响起一道道轰然的声音。</p>

    整个天帝宝库,在这一刹那,都是发生了剧烈的震动。</p>

    一束束光芒,不断的自天帝宝库之内汹涌而起,漫天的光芒,笼罩了天帝宝库之内全部的空间。</p>

    “不好,是天帝宝库要关闭了!”</p>

    察觉此幕,众多大罗金仙心有感应,都是抬头望去,却见漫天光芒涌动,立刻知道,这是天帝宝库即将关闭的前兆!</p>

    “不好,天帝宝库要关闭了!”</p>

    察觉到此幕,不止是惠岸行者木吒,其他大罗金仙境强者,都是不禁纷纷神色猛然一变。</p>

    “诸位,还是赶紧离开这天帝宝库吧,迟了,我等恐怕都会被封闭在这里面,随之遁入虚空,无法脱身了!”</p>

    钟离权环视众人,沉声说道。</p>

    “可是,那唐硕还未杀死。”</p>

    伏虎罗汉有些不甘的说道。</p>

    欧阳云天闻言,淡笑道:“我虽不知这‘死灵渊’怎么会跑到这天帝宝库之内的,但是,这‘死灵渊’在数万年前,据说乃是当年纵横北荒一时的黑心老人的洞府,其内鬼气滋生,遍野不生。”</p>

    “而那唐硕又是儒修,无法长时间不饮不吃,想来,不出多日,他便是必死无疑了。”</p>

    惠岸行者听言,眼中露出了一丝精芒:“欧阳道友所言甚是,就算他能逃出这死灵渊,也只能随着天帝宝库在无尽虚空之中漂浮,直到生命走到尽头了。”</p>

    “既然如此,我等便各自召集各自宗门弟子,赶紧离开这天帝宝库吧!”</p>

    钟离权微微颌首,长叹一声,沉声道。</p>

    韩湘子见状,也知要从唐硕手中得到九霄玉令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一时间,不禁神色微微一沉,无奈的瞥了一眼那深不见底的死灵渊,恨声一哼。</p>

    嗖嗖嗖!</p>

    当即,众多大罗金仙境强者,便是飞身而去,化作一抹流光,尔后通知自己势力之内的弟子们,加速离开了这天帝宝库之内。</p>

    “不好,天帝宝库要关闭了,快走!”</p>

    与此同时,正在天帝宝库其他地方寻宝的鬼王、道玄真人等人也都纷纷发觉这天帝宝库要关闭了。</p>

    当下,众人也都纷纷召集各自宗门弟子,飞快的离开了天帝宝库。</p>

    “龍姑娘,今日你我论道就到此为止吧,贫道先走一步了!”</p>

    天帝宝库,某一处,无形的结界中,玄都**师也感应到了天帝宝库即将关闭,当即,意念一动,摆脱了龍湫雪,直接遁入虚空,飞快的离开了天帝宝库。</p>

    “玄都,今日因果,终有一日,本尊会亲自上兜率宫找你讨回的!”</p>

    龍湫雪目送玄都**师离去,并没有再做纠缠。</p>

    因为,她也感应到了天帝宝库即将关闭,若不及时离去,便会随着天帝宝库进入那无尽虚空之中了。</p>

    无尽虚空,那可不是一个好地方,就算她达到了准圣巅峰之境,稍不注意,也会彻底迷失在里面,永远无法脱身了。</p>

    一时间,龍湫雪也顾不上去搜寻唐硕的踪迹了,当即,意念一动,脚步一迈,顿时跨越重重虚空,离开了天帝宝库。</p>

    ……</p>

    而对于天帝宝库之内发生的一切,唐硕以及青瑶,具是不知情。</p>

    在死灵渊之下的滴血洞之中,他们两人,或许是因为禁制的缘故,都是感受不到天帝宝库的震动。</p>

    青瑶仍然呆呆的坐在滴血洞的洞口之处,望着那云雾缭绕,怔怔发呆。</p>

    唐硕还是坐在青瑶的身边,与其肩并肩。</p>

    气氛安静,有些沉默。</p>

    漫长的时间过后。</p>

    青瑶终于是缓缓开口了,道:“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对么?”</p>

    这是经过了那石室之中的事情之后,青瑶第一次开口。</p>

    她的声音显得十分的平淡,但却是可以听的出来,已经十分的虚弱了。</p>

    青瑶毕竟不是地仙之境,没有食物,早已是浑身乏力,这般下去,已然是坚持不了多久了。</p>

    这地方乃是死绝之地,青瑶脸色苍白,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愈发的虚弱了起来,气若游丝一般。</p>

    “不会的。”</p>

    望见青瑶这等模样,唐硕脸色微喜,只要不是一直连话都不说,那便是无妨,只要不是绝对的万念俱灰,那就还好,当即轻轻的出声,安慰道:“我们一定会出去的。”</p>

    此时唐硕已经拥有了千颜面具,随时可以晋升翰林境,到时候,激活九窍至圣心,便是可以拥有准圣级别的战斗力!</p>

    到时候,杀将出去,天帝宝库之内,众多大罗金仙境强者,具不是他的对手!</p>

    只是,唐硕外表的伤势虽然早已经痊愈,但体内的伤势,却不那么容易就好起来。</p>

    此时的唐硕,运转文气,仍然感觉自己体内有些撕裂之感,但已经消失了很多。</p>

    故此,唐硕并没有立刻就完成任务,晋升成为翰林境。</p>

    毕竟,晋升之时,有庞大的文气灌输其内,在伤势未愈的情况之下,就算是晋升成功,也必然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只有在痊愈之后,方能承受得住文气的灌输。</p>

    故此,此时的唐硕,还没有直接晋升成为翰林境的强者。</p>

    “你这是在安慰我么……?”</p>

    听得唐硕的话,青瑶轻轻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勉强,脸色苍白。</p>

    “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p>

    认真的望着青瑶,唐硕双眸之中,满是坚定之色,一字一顿的说道,语气掷地有声。</p>

    九窍至圣心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便是青瑶也不行,所以唐硕没有办法给青瑶解释太多,但他却是知道,无论如何,也一定会带着青瑶出去的!</p>

    “你人真好,在这个时候还安慰我。”</p>

    青瑶缓缓的摇摇头,有些面如死灰的模样,有气无力道:“可惜,我命不久矣。”</p>

    说着话,青瑶的神色略微黯淡了一些,只觉得身体有些冷,忍不住的微微的蜷缩了一下。</p>

    她收回望着死灵渊上空的目光,在这等绝境之下,自知活不下去,心里那一直压抑的情感与痛苦,终于是完全的爆发出来。</p>

    “你……一定很想要知道,我究竟为何忽然如此吧?”</p>

    青瑶幽幽的开口,这段时间以来,唐硕一直在安慰照顾着她,在这等绝境之下,唐硕便是他最亲近的人,此时也没有什么顾虑了。</p>

    “你若是想说,我便听着,若是不说,我便陪你一同守着。”</p>

    唐硕轻声的说道,语气温柔。</p>

    他知道,青瑶要将那事情说出来了,这种事情,一旦说出来之后,那尘封多年的情绪,也会爆发一次,虽然是撕开自己的伤口,但也会对以后,有着很大的帮助,不说可以坦然面对那些事情,至少,不会那么的痛苦。</p>

    青瑶像是没有听到唐硕的话一般,美眸微沉,有气无力,兀自呢喃道:“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也在类似的环境之下生存过,那同样是一个没有丝毫生机的地方,与我在一起的,还有我的母亲……”</p>

    青瑶的话,在这石室之中,缓缓的回荡着,显得很平淡,像是梦呓一般。</p>

    </br></p>

    </br></p>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