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秀才家的小辣媳 > 章节目录 第22章 卖儿卖女
    东辰年间,皇帝昏庸,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东辰三十七年,夏,连续干旱,几乎颗粒无收,苛捐杂税繁重,百姓食不果腹,开始卖儿卖女。

    灵山县是东辰南部的一个小县城,此地多山,其中最大的一座山名叫灵山,所以此地就以此山命名为灵山县。

    林家村就是灵山县里的一个小山村,村子不大,总共也就四五十户人家。

    这里依山傍水,环境优美,村民之前也是生活富足安逸,但是战乱加上天灾,使得平时这个富足的小山村也跟着遭了难,村民食不果腹。

    连续大旱,天气燥热,人们都变得浮躁起来,傍晚时分,天气转凉,是大家出来活动的时候了。

    村民们聚在一起,脸上都有些悲苦神色,“这老天是不想让人活了,啥时候是个头呀?”

    旁边有人附和,“是啊,要是再不下雨今年就要颗粒无收了,到时候可怎么活呀?”

    其他人都是心有戚戚地点头,抬头看天,期盼着能天降甘霖。

    这个时候村口传来吵闹声,大家循声望去,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

    刚过去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向身边的人打听,“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林大顺要卖女儿。”说话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妇女,一身粗布衣裳,头发用一块方巾包着,说的时候一脸的不忍。

    众人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灾荒,卖儿卖女已经不稀奇,最近,这个村子里更是时有发生。

    想到这个林大顺家,人们就忍不住摇头,“锦娘是个可怜的。”

    “可不是,小小年纪就开始洗衣做饭,杨梨花把所有的家务都交给她,忙前忙后的跟家里的小丫鬟似的,不但挨打挨骂,还经常不让吃饭,现在又要被卖,真是……”说着又摇摇头。

    “是啊,真是可怜!”另外一个人也附和道。

    嘴里说着可怜,却没有人会上前帮助她一把,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而且这样的年月,家家都不容易,他们家里也养不活多一口人。

    虽说不会帮忙,还是不住往前凑,生活艰苦,看个热闹也是不错的。

    夏婆子的三人没有一个去理会锦娘额头上的伤口,还在为钱财争执不休。

    最后先妥协的是夏婆子,“行了,就当我自己晦气,给你们一两银子,我把人领走还得给她治伤,还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呢。”夏婆子一脸的嫌弃,仿佛吃了大亏似的。

    她已经让人把那十两银子给拿了回来,原来签下的卖身契也扔还给了林大顺。林大顺虽然肉疼,却也不敢跟夏婆子带来的人争执,他就是个窝里横,平时在家的时候威风八面的打孩子打老婆,一到外面就认怂,最是窝囊无用。

    夏婆子之所以还愿意买下锦娘也是抱有侥幸心理,万一这个孩子以后不会留疤呢?那岂不是白捡了一个便宜?

    杨梨花一听这话可不干了,瞪大眼睛看着夏婆子,“什么?一两银子?你想得美!我好好的一个女儿到了你手上就给弄得毁了容,你就只给一两银子?不行,绝对不行!”

    她本来还想着女儿长得好看怎么也能卖个四五两银子的,夏婆子一下子给了十两,想也知道女儿会被卖到什么地方,但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眼看着家里就要断粮,她还有儿子要养活呢。

    谁料想锦娘竟然磕破了脑门,现在就只值一两银子,这怎么行?

    夏婆子对杨梨花心里厌烦,之前就是看这个锦娘长的好看,想着买走稍作调教然后转手卖到楼子里就能大赚一笔。

    谁知道这个孩子竟然会病得走道都困难,之后一还磕到了石头上破了相,这样破相了的女孩子哪里还值钱?买来也只能转手卖给大户人家当粗使丫鬟。

    想着就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女人的疏忽,才让自己少赚了一笔银子,夏婆子也是一脸地不耐烦,“那你还想要多少?”

    杨梨花看看自己的男人,又看看地上的女儿,一咬牙,“四两,不能再少了。”

    “四两?你怎么不去抢?”夏婆子看着杨梨花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杨梨花也知道自己要的有点多,,于是辩解,“锦娘什么家务都会做,买回去就能上手,说起来还是你占了便宜了呢,要不是实在活不下去我也不会把她给卖掉。”

    旁边的村民嗤之以鼻,说的自己多可怜似的,谁不知道锦娘在家里的待遇呀?

    这个时候看不惯杨梨花的人和听到四两银子心里嫉妒的人开始说起嘲讽的话语来。

    “锦娘真是可怜,小小年纪就破了相,这以后可怎么嫁人呀?”一个二十多岁白净的妇人率先说道,不过嘴里说着可怜,眼神里却没有一丁点的怜悯情绪,还带着些幸灾乐祸。

    一旁一个跟她关系比较好的女人也开口说道“是啊,真是可怜,这么大的伤口,一准破相。”说着还啧啧两声。

    她们的话成功的让大家的目光集中到那个坐在地上的小丫头身上,看她满脸的血迹,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哎呀,怎么这么严重?”

    夏婆子也看向地上的锦娘,这一看可是吓了一跳,不是就磕了那么一下吗?怎么会弄得满脸血?

    见夏婆子眼神不对,杨梨花就有些急了,冲着人群大吼,“林平家的你胡咧咧啥?我家锦娘好好的,你不要诅咒我女儿。”

    林平家的这个时候听到杨梨花这话就有些不满地道“啥叫我胡咧咧?锦娘一脸的血你还说没事?当别人是瞎子傻子怎么的?”

    这个时候林大顺上前一把把锦娘给拉了起来,因为他动作太突然,锦娘没有准备,被扯得一个踉跄差点再次摔倒。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哎呀,这不会是摔坏了吧?”

    夏婆子一看锦娘木呆呆地被林大顺拉着,心里一紧,这不会吧,这要是真的傻了可别赖上自己呀。

    杨梨花一看夏婆子有些退缩的样子心下大急,锦娘这要是真傻了可是一文钱也得不着还得白养着,这么一想她心里也是害怕,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众人,然后上前拉着夏婆子,满脸赔笑,“二两银子,你看怎么样?”

    看夏婆子还是想躲,杨梨花一咬牙,“一两,不能再少了。”有一两是一两吧,别再砸手里。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很亏了的杨梨花想着这次夏婆子总会答应吧,谁知道她竟然还是不愿意,夏婆子摆着手,“你还是把人带回去吧,我不要了。”

    见夏婆子是动真格的,杨梨花顿时就急了,一跺脚,“你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呢?多少给点银子,然后你把人带走。”

    林大顺眼看着到手的银子就这么飞了,心里很是急切,没注意就把拉着锦娘的手给松开了,锦娘再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依然是木呆呆的,没有其它的反应。

    夏婆子一看,心里一个咯噔,这是真傻了,然后说什么都不愿意要。

    杨梨花跟林大顺这次是气不打一处来,上来就要扯锦娘,想把她拉起来好让她有点别的反应,有个好心的大娘一看杨梨花那架势就知道她又要打孩子,连忙上前把锦娘拉起来护在身后。

    这时不知道谁说了一声,“里正大叔来了。”

    杨梨花和林大顺听到这话,总算是安分下来,没再去扯锦娘。林家村的里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名叫林正川,中等个头,一脸正气,因为生活愁苦操心,眉头形成一个川字。

    里正习惯性地皱着眉头过来,看到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再看看夏婆子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村子里最近卖孩子的事情他也不是不知道,他虽然心里反感这种事,但也不能管别人的家事。

    他对林大顺和杨梨花两口子的为人很是不屑,也为锦娘可惜,但是多的却做不了。

    看到锦娘一脸的血迹,整个人呆呆傻傻的,里正眉头皱得更紧,看着林大顺两口子眼神都带着冷意。

    “都围在这里干啥?天快黑了还不回家去。”他声音严厉地道。

    里正在村子里还是很有威信的,因为他为人公但正,平时又比较严肃,所以很多人在他跟前都不敢造次,他脸一拉下来,就连平时泼辣大胆的杨梨花都害怕。

    杨梨花讪讪地笑着,也不接话,夏婆子是真的不想要买锦娘了,她也不想把锦娘带回家,这个女儿算是废了,虽然觉得可惜,但这样一来,家里也少了个累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