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将军夫人娇宠日常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章 交人
    “既出了抓捕令,定是人证物证俱全,一切都已经查证清楚了。”风曜淡淡的说道。

    “清儿只是一个孩子。”林蝶舞激动的反驳道。

    “孩子杀人,盛京城不是没有过先例。”风曜又说道。

    “我的清儿乖巧良善,怎么可能杀人。”林蝶舞怒瞪着风曜“出去,请你们出去,我苏家的事情不用你们管。”

    “苏二夫人可真是会过河拆桥。”苏雨昕语气凉凉的一笑“给苏二老爷医治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样说话?”

    “你们诬陷清儿,我这个做母亲的难道还要好言相对吗?”林蝶舞咬牙道。

    “我们诬陷什么了?”苏雨昕反问道。

    “清儿还是个孩子,如何杀得人?”林蝶舞气的胸口一起一伏。

    “苏二夫人还真不讲理。那是京兆府衙出的抓捕令,与我们有何相干?”苏雨昕摊开手,问道。

    林蝶舞一时语塞,不过很快又嘟囔道“谁不知道如今的京兆府尹,是你们将军府的走狗,你们让干什么……”

    “住口!”苏明翰立刻抬高了声音喝道。

    只是他才醒,气力不足。

    可尽管气力不足,林蝶舞还是听话的闭了嘴。

    只不过神情很是不服气。

    “苏二夫人污蔑诽谤朝廷命官,可是大罪。”苏雨昕淡淡的说道。

    “我可没污蔑,我这都是……”

    “我让你住口!”苏明翰也不知从床边摸了个什么东西,直接就朝着林蝶舞砸了过去。

    是苏雨清到广济寺求来的平安扣。

    那平安扣是用一种很坚硬的石头磨出来的。

    价值虽然比不得金玉。

    但在硬度绝对扛扛的。

    那平安扣正好投到了林蝶舞的额角,登时就砸破了道口子。

    温热的血迹,蜿蜒而下。

    林蝶舞一抹,抹了满手的血,一张脸瞬间就白了。

    “雨奇,沫儿,扶你母亲去后院休息。”苏明翰吩咐道。

    “是。”苏雨奇和苏雨沫应了一声,便上前搀扶住林蝶舞。

    “我不走。”林蝶舞挣扎开“你们想把我支走,然后把清儿抓走吗?我告诉你们,休想。”

    林蝶舞一边说着,一边警惕的看着苏雨昕和风曜。

    生怕两人又说出什么她无法辩驳的话来。

    好在苏雨昕和风曜都没说话。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但是紧接着,外面又跑进来一个小厮。

    是苏雨朗的贴身小厮。

    到底是年纪小,不如管家沉得住气,急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不好了,不好了。”

    苏明翰闻言,眼角忍不住直跳。

    “吵嚷什么?”苏雨朗呵斥道。

    “是真的不好了,门口那几个官差,正在大肆宣扬四姑娘杀人的事情,吸引了好多百姓。”

    小厮抹着汗说道。

    “什么?”苏明翰猛地拔高了声音,随即双手捂在胸前,一副喘气很困难的样子。

    “父亲,你怎么样?”苏雨朗忙的扶住苏明翰,用力的帮他撸着胸前顺气。

    可是却不怎么管事儿,苏明翰都已经翻白眼儿了。

    苏雨朗转身扑通一声跪下“求夫人让夏神医救救我父亲。”

    “苏二夫人刚刚说了,让我们不要再管你们的家事。”苏雨昕淡淡的说道。

    “家母连日劳累,刚刚又被清儿的事情所刺激,所以才会言语过激,我在这里代替家母给夫人道歉,求夫人救我父亲。”苏雨朗叩头道。

    “就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儿上吧。”苏雨昕点点头。

    夏至这才上前,一双手快如拈花。

    很快,苏明翰就缓了过来,只是脸色白的厉害。

    看着有些吓人。

    其实苏雨昕让夏至救苏明翰,并不是因为苏雨朗的跪求。

    而是现在需要苏明翰醒着。

    只有他醒着,才会把苏雨清交出去,不会被任何人阻拦。

    果然,苏明翰缓过来后第一句话就是“把清儿交给京兆府衙的人吧。”

    “老爷,您不会也信了京兆府衙的那些话吧?清儿她才八岁,还是个孩子,您不是一向最最疼爱清儿的吗?您怎么能让官差把她抓走?那她以后岂不是毁了?”林蝶舞哭道。

    “有抓捕令在,又岂会是假的?”苏明翰瞪了林蝶舞一眼“你若再不分场合的哭闹,就别怪我要动用家法。”

    “父亲,您也不信我?”苏雨清捂着胸口,眼泪不住的滚落,看起来伤心欲绝。

    “若果然不是你,我相信京兆府衙定会还你一个公道。”苏明翰说道。

    “可若被京兆府衙就这么抓走,就算女儿是无辜的,将来也没脸见人了,倒不如现在一头碰死。”苏雨清说着,真的起身咚的一声撞到了一旁的柱子上。

    苏雨清的动作很快,旁人根本就来不及阻拦。

    就听咚的一声,苏雨清就倒在了地上。

    林蝶舞眼睛都红透了。

    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苏雨清就大哭起来。

    夏至走过去,摸了一下苏雨清的脉搏,然后用力掐了一下苏雨清的人中。

    苏雨清受不住疼,大叫了一声。

    “就是破了个皮儿,一点儿事都没有,药膏都不用涂,明日就好了。”夏至起身,淡淡的说道。

    本来苏雨朗见苏雨清撞了柱子,心里咯噔一声,眼泪就滚了下来。

    等夏至这番话说完,苏雨朗才反应过来。

    刚刚不过是苏雨清的苦肉计。

    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

    苏明翰则是又把脸气白了几分“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和谁学的一哭二闹三上吊?”

    苏雨清知道自

    己的伎俩已经被夏至揭穿,又气又恨。

    但更多的是怕。

    她现在所能依靠的,只有苏家。

    如果父亲和大哥不护着她,那她该怎么办?

    还没等苏雨清想清楚,就听苏明翰喝道“管家,现在,立刻,马上,把四姑娘交出去。”

    任凭林蝶舞如何哭闹,苏雨清如何挣扎,苏明翰都不为所动。

    苏雨朗看的都不忍心了。

    正琢磨着要劝劝呢,就听苏明翰说道“管家,直接绑了去,别丢人现眼了。”

    管家应了一声,果然命人将苏雨清绑了,直接送去了府门口。

    此刻苏府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百姓。

    正听官差们轮番宣传苏雨清的杀人事迹。

    突然就见府门打开,苏雨清被五花大绑的压了出来。

    心里更对官差的那些话更深信不疑了。

    苏府八岁孩子成杀人犯这个话题,很快就在盛京城传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