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称霸三国 > 章节目录 第681章水淹水陈留(二)
    天空还飘着细细的雨,阴雨霏霏,飘零而下,整个陈留城周围一片汪洋!

    陈留城里,百姓都爬到了房顶,城墙上站满了魏军的将士,突如其来的洪水给陈留城里的将士、百姓都带来了不小的灾难。

    虽然城墙挡住了洪水的势头,却无法阻止洪水流淌到陈留城里,只一会儿的功夫,陈留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水城。

    曹孟德站在城墙上,望着城内城外都是洪水,滔滔不绝的洪水从浚仪县方向凶猛而来,城内哭声、喊声一片,水面上飘荡着杂乱的物品,还有一些淹死在水的尸体,百姓都站在房顶上,苦不堪言。

    “轰隆!”

    一声巨响从城内响起,太守府的一座二层小楼突然坍塌,站在小楼上的衙役、奴婢都掉落在水,大声地叫喊着,挣扎着,可是却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们,除了一两个抱住了一根漂浮的木柱子得以活命之外,其余的不一会儿全部沉入水底,过了好久才浮出水面。

    “大王!燕军……是燕军……”

    曹孟德听到这声疾呼,立刻转过身子,但见与城墙持平的水平面上驶出了一艘轻便战船,轻便小舟上面,十名戴盔穿甲的燕军士兵手持木盾、以及各种钢制兵刃顺着水流快地俯冲了过来,而水平面的正央,一艘大船在众多小船的簇拥之下驶进了众人的视线,一员大将站立在船头,一脸的意气风。

    燕军一经出现,魏军登时陷入了恐慌,站在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将士都不知道如何应对。洪水到来的时候,他们只顾着逃命,纷纷攀上了城墙,忘记了携带兵刃,此时见燕军乘船来攻,而且声势浩大,后续船只源源不断的驶来。

    “大王,这次是我们失策了,本以为这场大雨能够延迟燕军的进攻,没想到还是被燕军给利用了。”徐庶看到这样的一幕,心有一种大势已去的低落,他胸抱负未能得以实现,心有不甘,脸上的表情也极为难看。

    曹孟德环视了一圈惊慌的将士们,许褚、夏侯惇、曹仁、曹洪、曹休、李通、韩浩、史涣、稷等将都一脸的铁青,徐庶、程昱、刘晔、毛玠、满宠、董昭、任俊等人都是一脸的失落,他仰望着阴霾的天空,看着淅淅沥沥而下的雨云,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引来了周围人的不解,面面相觑一番后,都一起不解地道“大王……我等无能,致使大王今日被围,我等愧对大王……”

    “既来之,则安之。本王自陈留起兵讨伐董卓以来,大小战斗经历不下千场,虽然也有败绩,却未曾有今天之困。短短四年,本王大起大落,终究是这混乱时代的过眼云烟,诸将不用自责

    ,此天要亡我,非战之罪!”

    曹操其实早已经想好了退路,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他倒是希望燕军能够尽快进攻陈留,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边打边退,退到颍川,经轩辕关进入司隶,或带着兵利用洛阳一带的地理优势与燕军对峙,或带着本部人马投靠马腾,暂时委曲求全,以求他日东山再起。

    可是,往往事与愿违,这场洪水,阻隔了他的道路,切断了他的退路,让他困在陈留,虽有四万之众的大军,却依然到了无用武之地。

    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陈留城,城七万百姓,三万士兵尚处在洪水当,城墙上的一万士兵只有一两千人拿着兵器,战马站立在城墙的阶梯上,有的还在水漂浮,当真是毫无战力可言,即使战斗,面对早有准备乘风破浪的燕军,也只是不堪一击。

    “罢了罢了,本王于陈留起兵,又于陈留败亡,真是成也陈留,败也陈留,看来这里就是本王最终的归宿之地了。诸位,你们都是本王最值得信赖的臣子,然而,本王大势已去,已经没有回天之力,燕侯高飞雄才大略,爱惜人才,本王死后,你们可以归顺于他,他日必然能够成为名震天下的良臣猛将……”

    “大王……”众位将士听到曹操的这番话,都垂泪不已,心更是悲愤万分。

    曹操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视着甘宁指挥着大大小小的战船一点一点的靠近,心很是不服气地说道“贼老天,我不服……我曹操号称乱世之巾雄,治世之能臣,为什么会落得个这种地步?贼老天,我恨你!”

    就当魏军所有人都垂头丧气,自认为无力回天之时,正东方向的水平面上突然逆流驶来了许多船只,大大小小的船只一共数百艘,一艘巨大的船上,“魏。”字大旗浩浩荡荡地迎风飘扬,站在船的一个人正是荀彧。

    “援军……是我们的援军……援军来了……”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先看到了荀彧带来的船队,当下兴奋地大声吼了起来。

    一声呐喊,犹如晴天霹雳,登时震慑在了众人的心头,使得众人的灵魂为之颤抖,刚才垂头丧气的表现,登时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极为强烈的求生欲望。

    情势逆转,曹操登时呼喊道“将士们!天无绝人之路,天佑我大魏,挡住燕军!”

    远处,站在船的甘宁突然看到一支比他还庞大的水军逆流而上,登时纳闷不已,当看到荀彧站在船,而大船后面跟着的都是渔民的渔船时,脸上便扬起了笑容,立刻舞动手小旗,挥动了几下,排列在左翼的五十艘战船前去攻击,而以其他大军攻击陈留。

    大战一触即,燕军的小型战船上,士兵们都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连弩,一致瞄准了站在城墙上的密密麻麻的士兵,顺着水流冲了过去,当进入射程范围内时,便开始扣动连弩的机括,强劲有力、密集如蝗的箭矢朝着站在陈留城墙上的射了出去。

    “哇……啊……”

    站在陈留城墙上的士兵大多都是手无寸铁的将士,就算有的有兵器,也都是近身的,当洪水来临的那会儿,逃命还来不及呢,谁还顾得上去拿什么兵器,这会儿,这些魏军犹如活靶子一样,站在那里任人宰割。

    “砰!”

    一声巨响,冲在最前面的一艘小船直接撞上了城墙,船尾随之横在那里,船上的士兵开始用手的兵刃攻击城墙上的士兵,鲜血如注,洒在这洪水里,立刻被稀释的无从找寻。

    “噗通!噗通!噗通……”

    不想坐以待毙的魏军士兵纷纷跑开,将站立在其他地方上的士兵给挤掉了水里,那些不会水的士兵一掉进水里扑腾了几下,大口大口的喝着水,很快便沉了下去。

    “都闪开!”

    这时,夏侯惇举着一杆长枪便大喝了一声,从士兵微微裂开的缝隙里穿了过去,朝着仍然站在船上的士兵便刺了过去。

    燕军士兵本能地举起了木遁遮挡,哪知夏侯惇那一枪用力很猛,直接穿透了木遁,刺进了燕军士兵的体内。

    随后,夏侯惇并不着急拔出长枪,而是用力举着枪尾,利用那个被他刺穿身体的燕军士兵,开始清扫整船的士兵,只片刻功夫,便将一船人统统扫落到了水里。

    夏侯惇纵身一跳,便跳到了小船上,朝身后大声喊道“不怕死的跟我来!”

    韩浩、史涣是夏侯惇的额旧部,听见夏侯惇的吼声,立刻便纵身而起,踩着其他士兵的肩膀借力上跳,便跳进了船上,其余握着兵器的士兵也纷纷跳到了船上,立刻组成了一道防线。

    可是,夏侯惇、韩浩、史涣等人都不会水,在陆地上站习惯了,猛然到了船上,都觉得一阵摇晃,站不直身体,船也摇摇晃晃的经不起折腾。而这时,落入水军的燕军士兵则浮出了水面,以木遁为船,站在了木遁上,行为变得更见便利,举着兵刃便痛下下手,砍翻了好几名士兵。

    夏侯惇、韩浩、史涣根本挥不出威力,不得已之下,只好弃船上了城墙。燕军的士兵则重新跳到了水里,一手拽着木遁,一手握着钢刀,缓缓地游到了其他方向,避重就轻,继续砍杀容易杀死的魏军士兵,或者将魏军士兵拉下水。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船只靠近了城墙,连弩射倒了一批

    又一批的士兵,惹的那些手无寸铁的魏军士兵们很恼火,最后有一群不怕死的人便纵身跳跃,直接扑向了攻来的燕军士兵,于是纷纷落入水。曹仁、曹洪也纷纷开始抢夺船只,但是这些人一上船,便觉得头晕目眩,不得已之下,只得弃船。

    甘宁站在船,看见强攻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却并不着急着让大船靠岸,而是命人调转了船头,自己亲自去迎战荀彧带来的援军。

    荀彧站在船头上,看到燕军水军将魏军搅的不成样子,而且尚有五十艘快船驶来,每船十人,一共五百人,来势汹汹,势不可挡,急忙喊道“迎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