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科幻 > 星际奶爸四万岁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死循环
    再次醒来的祁冥,他确定自己又一次进入了连环穿越死循环之中。

    这感觉就像在做噩梦,每次醒来以后都会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做梦。

    梦中梦,永远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世界。

    他宁愿这只是一个针对他的圈套,或者说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未来,他一定会找到出路,离开这该死的梦境。

    这次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世界。

    ……

    狭小的空间里,略有些邋遢的男人,无神的望着灰色的天花板,适应着新身体。

    感知到手脚以后,祁冥赫然起身,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强劲的威压,如气浪一般迅速向四周扩散。

    最近的单人床直接被掀翻,桌上的水杯等生活物件瞬间爆破。

    尤其盛满温水的水壶,玻璃渣子碎了一地,水也在即将泼到地上时悬停在半空。

    祁冥勾勾手指,水汇成团,顺着他的指引进入口中,干涸的咽喉总算得到了润泽。

    感受到体内随时都可爆发的力量,祁冥的心情好了许多,之前修真世界的几万年总算没有白费。

    收起威压,看了一眼乱糟糟的房子,有点尴尬。

    整个房间唯一算得上家具的,除了桌子便是一张矮小的单人床,连个凳子都没有。

    难怪腿脚又酸又痛,根本伸展不开。

    没人压着的床渐渐恢复成平板的模样,看着像一张桌子,伸手去摸的时候又很柔软。

    祁冥玩了一会,便觉得没意思。

    转身看着只有三四平米的火柴盒,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挑高只有两米,而祁冥有一米九。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没疯就是奇迹。

    祁冥翻箱倒柜后,也只找到一只手表一样的东西,拿到眼前看了看,手表上方就出现了一个控制面板。

    映入眼帘的是他的个人资料。

    基本不变的套路,同一个名字,同一张脸。

    祁冥就呵呵了。

    花样都不带变的。

    如果这只是一场游戏,他一定给差评。

    手指触到面板,页面自动往上滑,这次终于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了。

    身份不一样了。

    终于不是什么大门派的遗弃子,不是什么流落在外的富二代。

    这次,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星际战士。

    没有编号,没有编制,没有上司的一个……

    三无男人。

    什么破烂玩意儿,你他妈才是三无男人。

    老子正正当当的修真者,四万年就出他这么一个。

    在修真位面的时候那可是老祖宗,凭什么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成三无产品。

    垃圾!

    祁冥黑着脸,继续划着页面,在生育子女那一栏里发现有一个女儿的字样,差点没晃瞎他的眼。

    他又返回去确认,婚姻状况栏里面实实在在的未婚,那这女儿哪来的?

    作为思想传统的老男人,是老祖宗……也不对,作为一个修行四万年的有志青年来说,他不允许“自己”做出未婚先育这种没沟子没脸的事!

    但是……

    子女那一栏,确实是有一个女儿。

    继续往下看,女儿名叫祁星儿,才三岁,正在上幼儿园,第10008分院,相隔一条街,但走过去却需要绕行。

    一万多家分号的幼儿园,想想也就不怎么样。

    祁冥对曾经的“自己”表示鄙夷。

    但是想想,自己做了四万年的单身狗貌似没那个资格鄙夷一个喜当爹的人!

    说来说去,小丑竟是我自己。

    祁冥继续往下翻动,看到资产数额,被拖在后面一串零吓到了。

    再数一遍,确定是十个零往上,这突然不是穷渣渣,他竟然有些惊喜,有些意外。

    毕竟前几个世界他一开始不是穷就是穷,还是穷。好不容易手里有钱了,可又觉得不真实。

    “啪”祁冥打了自己一巴掌,疼痛让他清醒。

    突然手表里传来一阵要命的唢呐声,祁冥吓到灵魂出窍,手表也丢了出去。

    近两米的人一下跳上了单人床。

    直到铃声结束才反应过来,自己傻逼了。

    得亏房间没别人,不然这老脸就丢完了。

    一脸后怕的捡起手表,原来是提醒他接孩子的时间到了。

    祁冥按照上面的提示,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一个温水瓶,一套小裙子,一个小蝴蝶发卡。

    收拾完这些,看到便签上的提示,从单人床下拖出一个黑色箱子,还挺沉,打开来里面全是武器。

    接孩子而已,有必要如此?

    祁冥再三确定是否有必要照办,看了不下四遍他确定,这是真的。

    原因也注明了。

    祁冥二话不说拎着箱子就往外走,推开生锈的金属门,就见门口停着一辆威猛的黑色越野车。

    外表看起来与普通车辆没什么区别,但是打开车门坐进去以后就会发现。

    这哪里是车,明明是一架机甲,越野车只是它其中的一个形态。

    祁冥照着说明书上操作指示,“车”真的让他开起来了。

    “嘭!”

    只是起步太猛,一头撞到金属门上了。

    门变形了。

    “车”安然无恙。

    前几个世界的经历他忘了,后来在修真界更没机会摸车,对这种非人力的东西有些陌生。

    就好像饥渴太久的人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凹凸有致的美女,心情难免激动了些。

    再次起步就好多……了?

    “嘭”

    “车”屁股撞墙上了。

    墙体上的金属漆哗啦啦的往下落。

    一看时间来不及了,祁冥也来不及下车查看,一脚油门下去“车”嗖的一下飞了。

    这速度可与普通的车辆不一样,这么嗖一下,与他原本设定的坐标航线直接脱离了。

    祁冥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手背不小心蹭到了下巴,竟然有胡子。

    祁冥到现在还没机会看看自己的长相呢,歪头透过后视镜看见了一个满脸胡渣的沧桑大叔。

    深邃忧郁的眼神有那么一丝好奇和不满,剑眉上扬,偏偏被油腻腻的中长发给遮盖住了。

    祁冥伸手一抓,感觉抓了一手油。

    这是多久不洗澡了?

    以前的“自己”这么邋遢的?

    想回去洗漱一番,再看了一眼时间……

    算了,接人要紧。

    又改变了航线坐标,顺着原来的幼儿园定位设定了自动驾驶。

    解放双手的感觉太赞了。

    祁冥手舞足蹈着,完全忘了自己身处何地。闭着眼睛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回到了第一世的地球。

    那个时候他最爱蹦迪,喝酒,逛酒吧,可是什么时候开始穿越的呢?

    还得从他酒后吐真言开始,还记得自己说过,“这操蛋的世界太无聊也太无趣了,老子想换个活法,行不行?”

    本想说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谁知老天真是看得起他,垮擦一个惊雷,把他送到了修真世界。

    一开始只是一个被赶出山门的弃徒,本想咸鱼一辈子,却被一个女人追着杀了几座山。

    说他睡了她不负责什么的,卧槽,他完全没印象啊!

    被打了个半死之后,又被拎回山门磕头赔罪,他不认啊,就又被打了一顿,最后他屈打成招,认了。

    认了之后就要成亲。

    他迷迷瞪瞪的答应了,但是清醒之后就跑了。

    哪有强行押着人家成亲的,那洞房的时候咋办,也押着?

    荒唐至极。

    所以他跑了,这一跑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现在想想感觉跟做梦一样。

    现在又直接升级为奶爸了。

    将来还不知道怎么鸡飞狗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