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科幻 > 星际奶爸四万岁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荒滩旅店老板娘
    祁冥追着祁星儿智脑定位,来到一片荒凉的隔壁滩。

    六点多的太阳照的土壤赤红,绵延万里见不到一丝生机,可以说是寸草不生。

    那些人带一个孩子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祁冥脑海中出现各种场景,越想脸越黑,根根分明的头发都掩盖不住他想杀人的眼神。

    嗡——

    机甲单膝跪地的方式平安落地,一波气浪带着灰尘翻滚一圈,消散在空气中。

    跟到这里,祁星儿的定位消失了,显然那些人关闭了星儿的智脑。

    混账东西,最好祈祷星儿无事,否则……

    机甲里的男人一脸怒气,黑成锅底的脸,杀气腾腾的扫视四周,握着手柄的手臂青筋暴起,不知碰到哪里,机甲紧握的双拳重重砸在地面,激起碎石一片。

    祁冥扫了一眼不太顺手的操作台,打开舱门跳了出去。

    空气湿润,接触到的皮肤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再有半个小时就会降温,祁冥担心星儿那么小突然见不到爸爸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哭。

    连祁冥自己都不知道,这次他可以这么快就进入了爸爸这个角色。

    四万年都没有波动的心湖,现在会因为一个没见过面的小孩出现波澜。

    祁星儿,我的女儿。

    我的孩子。

    这么想着祁冥的心情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湿润的空气,平复一下焦躁不安的心情。

    祁冥走下机甲后,看着一望无际没有半点人烟的荒凉,心沉了又沉。

    身后的机甲没等到新的命令,自行恢复越野车的形态,跟在祁冥身后缓缓前行着。

    祁冥当然不可能就此放弃,只是没有智脑定位,无非就是换个方式而已。

    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只蝴蝶发卡,单手掐咒,一道追踪气息的追踪符跃然手上,绕着发卡转了一圈,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东北方向。

    嘴角上扬,心已了然,惯性的招手召唤仙剑,准备御剑飞行。

    结果,仙剑没召唤出来,慢悠悠停在身边的只有看起来有些笨笨的越野车。

    祁冥看着他,直皱眉头。

    行吧,有笨笨总比没有的好。

    “笨笨的,以后就叫你笨笨吧,走了。”

    瞬移上车,呲溜一声,滚滚浓烟中,笨笨如离弦之箭窜了出去。

    好家伙,这玩意发动起来与仙剑不逞多让。

    忘了关闭车窗的祁冥吃了一嘴的土。

    祁冥一脸嫌弃,吐了一口泥痰。

    眼看追踪符看不见影了,祁冥也顾不上这么多,体内迸发出一层光波将沙土隔绝在外,专注着追踪符的气息。

    半个小时以后,

    在一座小镇的旅店门口,看到了停在路边的飞行器。

    旅店的牌子很老,是那种霓虹灯,那红的绿的蓝的灯光交替闪烁着,硕大的旅店两个字,就歪歪扭扭的挂在大门上方。

    仿佛醉酒的舞女,摇曳生姿。

    找到了。

    祁冥开着笨笨缓缓靠近。

    油腻的头发被一顶黑色鸭舌帽盖住,拉起衣领,提着黑箱子推门走了进去。

    开门时,上方的铃铛就会叮当作响。

    看外面的装横祁冥以为自己穿越到了老早以前的古上海,推开门果然没让他失望。

    烟雾缭绕的吧台,穿着白色衬衣,打着黑色领结的年轻酒保。还有一个个穿着暴露的兔女郎,粉色毛茸茸的耳朵,黑色的背心小短裙,双腿总是被各种不同大小的洞洞袜包裹。

    走动的时候身后的小尾巴一甩一甩的像极了蹦蹦跳跳的小兔子。

    祁冥一身黑色的作训服,一进门就与旅店里的气氛融为一体。

    高大的身形仿佛要撑破房顶,下巴上的胡子长的很随性,神情稍微狠一点,便会生出令人退避三舍的寒意。

    天生一副莫挨老子,你挨就是你不对的模样。

    除去面前的一些旅客外,祁冥在角落里看到了两个雇佣军打扮的男人,身边推着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对周围很戒备的样子,怎么看都很可疑。

    祁冥一进来,二人就看了过来,与祁冥来了个隔空对视。

    祁冥丝毫不退,那二人也许是不想惹麻烦,率先移开视线,其中一人高举酒杯以示友好。

    祁冥不为所动,只是视线下移在那只行李箱上看到自己的追踪符。

    直奔吧台的脚不由自主的转了方向,径直走到二人桌前,黑色箱子与行李箱并排。

    见有人靠近,二人的神情瞬间就变了。

    盯着祁冥的眼神寒光乍现,其中一只手已经摸向桌上的武器。

    浑身戒备,随时可以解决祁冥。

    祁冥旁若未见,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将嘴的泥土的味道洗刷干净,呸一声吐在一旁的微生物回收桶。

    半天却不见服务生上前招呼他,不耐烦的拍起桌子,砰砰砰。

    “服务生人呢,死哪去了!”

    祁冥拍着桌子一边高声喊道,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脾气暴躁的怪大叔。

    瞬间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有对他的行为不满窃窃私语的,也有一脸嫌弃,仿佛多看一眼都有碍观瞻,也有人端着酒杯乐呵呵看热闹的。

    人生百态在这小小的旅店一楼尽显,可看着一桌三人每一个好惹的,想开口警告的人生生忍住了。

    任凭哪个小女生看见这样的场景也要考虑再三。

    就在祁冥准备喊第二遍的时候,一个二十五六的女人从二楼应声缓缓走下楼梯。

    入眼全是腿,烟灰色的旗袍完美的展现了来人优美的曲线。布料上大朵的蔷薇花妖艳而不低俗,蕾丝披肩很好的盖住了无袖的手臂。微卷的盘发上别着一对珍珠卡子,高跟鞋敲击在地板上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女人的出现让空气中的焦灼明显出现了变化,兔女郎载他她耳边说了什么,就见她朝这边走了过来,兔女郎手中的酒水像被人托着一般,稳稳的跟着她身后。

    “先生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就好了,可别吓到我家小妹妹。”

    如沐春风般的媚态,瞬息就能熄灭人心中的火气。

    她经过的地方,人人都盯着她看,一出场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眉眼弯弯,看着人的时候总让人觉得她满心满眼都是你,好像自己就是她的心上人一般。

    这样一双含情眼,哪个男人又能不喜欢。

    一楼的旅客皆为她疯狂,不认识她的人也会被人强行拉着科普。

    旅店老板娘瑶栀小姐,男人的梦中情人,光看着背影都想将她带回家私藏。

    迄今为止那些觊觎她的,没有一个人成功过,甚至很多很有名的客商,或者有些自称高级军官的人都没能靠近,再后来就会发现,一些被打死打废的人丢出旅店。

    一定要说她有什么背景,大概率就是她是主星那边的人,且身份不低。

    瑶栀迈步走到祁冥面前,将酒水奉上。

    祁冥不为所动,言语中更是傲慢无礼。

    “你就是老板?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赶紧上,哥哥今天丢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心情很不好,如果好不吃,您这店,我可就砸了。”

    说着又是一掌拍在桌面上,粗狂无礼又凶神恶煞的语气,引来无数的人的不满。

    谁都知道,这家店的老板娘从不下二楼,曾经下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今天也不知道是吹了什么样的风,或者说有什么人能让老板娘亲自照抚。

    定睛一看,原来是个流浪汉。

    “好说,您要是不满意,今天的一切消费我买单。”

    祁冥笑笑不说话,订了一件大床房,划账的时候那一串串的数字让老板娘双眼放光,身体不知不觉就贴了上来,祁冥侧身刚巧躲过。

    “这位……哥哥从哪来啊,又要到哪里去,这一身风尘仆仆的,一会儿可需要别的服务?”

    说着,一双纤纤玉手摸上了祁冥的胸口的扣子,食指微挑,靠近脖子的扣子就开了。

    祁冥垂眸一看,心中冷笑,看着的美人的眼神充满侵略性,将她从上之下打量着,最后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瑶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