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科幻 > 星际奶爸四万岁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夜战旅店
    盈盈一握的腰肢,圆润的翘臀,交叠在一起的玉腿,被枣红色的高跟鞋包裹的玉足。

    一伸手,美人无骨一般,跌坐他腿上,双手顺势攀上祁冥的脖子。水润的眸子含情脉脉的盯着祁冥,微启的红唇引诱着人想一亲芳泽。

    就在祁冥低头快要碰到她双唇的时候,漏出了八颗牙齿。

    “老板娘还请尽快上菜,哥哥我吃饱了好干活,今天晚上可是有一个大活动,需要足够的体力,不吃饱可不行,你说呢?”

    老板娘明显一愣,不过她也恢复的很快,瞬间回答了祁冥的,“晓得啦,讨厌~”

    言语罢,老板娘离开了祁冥的怀抱,临走还不忘挑逗一下祁冥,手指划过他的下巴,不经意间触碰到他的喉结,祁冥下意识的做了吞咽动作。

    老板娘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祁冥与老板娘的互动,羡煞旁人,全程对桌对面的二人视若无睹。

    仿佛他们的行为在他祁冥看来无足轻重。

    二人对视一眼,不确定祁冥到底有没有威胁,放在武器上的手并没有收回来,反而更加警惕。

    倒是祁冥,送别老板娘以后,一双无情嗜血的眸子,盯着二人头皮发麻。

    “各位旅客,今天晚上的账单由那位哥哥买单哦,今天瑶栀破例,请大家上二楼,一会我们的小妹妹会把美酒送上,还请各位慢慢享受哦!”

    “哦吼~老板娘威武!”

    老板娘一声令下,兔女郎们协助旅客移步二楼,分分钟腾空了一楼的空间。

    对比之下,祁冥醒来时待的房子真的就是一个火柴盒。

    空旷的一楼,只余下祁冥三人,灯光摇曳中,三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

    对面的二人互相对视,也准备跟随大流上二楼,但是在他们起身的时候就被祁冥直截了当的拦住了。

    强有力的手按住行李箱,盯着二人的笑了。

    “二位,还是请稍等片刻,老板娘可能还有别的安排。”

    二人一看,这还等什么,明显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二话不说,抄起桌上的枪支以枪托对着祁冥就是一顿打砸。

    好好的能量抢被他们当木棍用了,暴殄天物。

    祁冥距离他们太近,让他们的远射程武器没了用武之地。

    这个时候,才体现出随身携带一把匕首,一把手枪的重要性了。

    祁冥反手托举着灵力盾将攻击阻拦在外,另一只手在第一时间将行李箱抢到自己这边。

    对面同样关注行李箱的人却失手了,惯性使然直接趴在祁冥脚下。

    明明手已经碰到箱子了,却还是没有祁冥的速度快,在诧异之际,祁冥一脚踩在他脑袋上。

    地砖下陷几公分,鲜血顺着缝隙流了出来。

    不用想,脸肯定废了。

    解决一个。

    拖着箱子向后拉开一段距离,打开黑箱子取出武器对准二人毫不留情的开枪射击。

    桌椅板凳,聚光灯,在祁冥枪下化为粉尘。

    二个匪徒一亡,一伤,祁冥又补了几枪。

    匪徒彻底死亡。

    “这东西还挺厉害,留着吧!”

    反手一丢,枪支瞬间消失,不会毁了,是入他的纳宝阁。

    一个可以储存万物的法器,四万年来他依然没有探索到它的极限,更不知道它究竟能储藏多少东西。

    小心翼翼的查勘行李箱,确认没有隐藏危险后,这才打开了箱上的锁扣。

    蜷缩一团的肉团子映入眼帘,原本饱满整齐的辫子此刻乱糟糟的,额前碎发湿漉漉的贴在脑门上,肉嘟嘟的小脸皱在一起,向祁冥展示她的委屈。

    祁冥深吸一口气,手指戳了戳她的肉脸,心口软软的,一种名为心疼的情愫在心底蔓延。

    这一刻,祁冥确定这个小孩子与自己的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很庆幸自己来了,庆幸这一切都还来得及,庆幸女儿能完好无损的回到他身边。

    动作轻柔的将小家伙从箱子里抱出来,捧着小脸很自然的低头吻在祁星儿汗津津的额头上。

    心里想着还好,我把你抢回来了。

    除了安心以后,祁冥想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星儿?星儿醒醒?是爸爸,爸爸来接你了。”

    祁冥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柔和,紧绷的肌肉也舒缓下来,抱着祁星儿的手臂不敢太用力,生怕把她弄疼了。

    这软乎乎的小娃娃,真是一点也不好抱,但是一抱进怀里他就不想撒手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祁星儿醒了,湿漉漉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祁冥,愣了好一会,才放声大哭。

    祁冥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将自己的绵软的t桖当她擦鼻涕的手帕了。

    出声安慰道,“星儿不怕,坏人被爸爸打倒了,等天亮了我们就回家,然后星儿想去哪里,爸爸都带你去,好不好?”

    “真……真的?爸爸……该不是骗我……的吧?”

    祁星儿抬头,小手擦着眼泪,一边抽噎着,结结巴巴的问祁冥。

    祁冥笑了。

    能怎么办,小孩子边哭边说话,真的很好笑。

    “哼,爸爸你笑我,我不喜欢你了!”

    上一秒还在哭的小人儿,小嘴一噘,扭头不看他。

    “哼,星儿生气了,没有糖糖哄不好。”

    祁冥瞬间哭笑不得。

    用有些粗糙的大拇指轻轻擦拭着祁星儿的眼泪,满口答应。

    “好好好,不就是糖么,爸爸有的是,喏,给你。”

    祁冥说着,手从口袋掏出一把桂花糖,剥开一刻送到她嘴边。

    祁星儿一口含住,甜甜香香的桂花糖,瞬间开心了。

    “那我以后,可以不去幼儿园吗?”

    “可以。”

    “那我可以不背书吗?”

    “当然。”

    “那我……”

    “……”

    小屁孩,小小年纪,要求不少。

    祁冥抱起祁星儿直接回房,成功哄睡祁星儿后,躺在旁边的祁冥盯着怀里的小家伙,看的出神。

    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很神奇,很微妙。

    听着她的一呼一吸,看着与自己有七成像的眉眼,就好像在看另一个自己。

    祁冥突然想知道,孩子她妈是谁,在他的认知里,没有妈妈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祁冥打开智脑,翻到个人资料的页面……

    十分钟后。

    “怎么会没有呢?孩子她妈呢?”

    奇了怪了,祁星儿的妈妈怎么就没有显示?

    至少在智脑这个包含了“祁冥”全部家当的“宝囊”里,他没有发现祁星儿妈妈一丝一毫的踪迹。

    总不可能她没有妈妈吧!

    祁冥不知道,其实他已经窥探到真相的一半了。

    祁星儿不是没有妈妈,而是“祁冥”自己忘了。

    加上智脑上资料不完全,而基因鉴定祁星儿确是他女儿,除了疑惑之外他承担起了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直到一年前,祁星儿两岁多的时候,有一帮人来暗杀他们,一路逃命到此,改容换貌,带着孩子隐匿在赫拉城,这一住就是一年,几个月前才上了幼儿园。

    不曾想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想带孩子逃,却出了意外“祁冥”被人盯上了,为了摆脱追杀,他经历一场恶战,几乎要了他的命。

    “祁冥”撑着最后一口气回到家中,本想稍做休息,结果……

    ……

    深夜的旅店依然热火朝天。

    难得见到旅店老板娘的芳容,不多喝几杯都对不起美人的倾颜一笑。

    等人群陆陆续续回到地下客房休息的时候,一楼的一切已经处理干净了。

    一点也看不出这里刚刚才经历过一场大战,还死了两个匪徒,被威力强大的武器直接爆头,连同上半身都炸没了。

    死无全尸。

    这就是他们的下场。

    七点一过。

    气温骤降,即使在地下深层又有暖器的旅店客房里,也难免被地面上的寒气影响。

    身体娇弱些的,如果没有这些保护措施,后半夜就会被冻成人形冰雕,死的不能再死了。

    祁冥想着,或许火柴盒并不是真正的火柴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