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科幻 > 星际奶爸四万岁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瑶栀盯梢
    次日清晨,祁冥起了个大早。

    一开门,就在通道里碰到了老板娘好像在等什么人。

    瑶栀正双臂抱胸靠墙看着他,不知是太用力还是恰好太大,以祁冥的角度看好像快要被挤爆了。

    瑶栀看到祁冥出来,挥手打招呼,“嗨,哥哥昨晚睡的可好?”

    声音甜美动听,像是略过耳畔的风,轻轻的,痒痒的。

    一大早偶遇如此人美声甜的老板娘,就是四万年修真的祁冥也难免心有荡漾。

    回话时的语气都温柔了很多,全然没有昨日对那两匪徒时的冷酷无情。

    “嗯,睡的很好,昨晚多谢老板娘。”

    轻轻带好房门,只是没想到老板娘会突然到此。

    “老板娘一直都在这开店?”

    就很好奇她一个女人,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鸟不拉屎的荒地上开一间旅店。

    尤其风格如此迥异。

    瑶栀不知他所想,见他走来,也不避讳上手就抱住了祁冥的臂弯。

    小山一样的地方就顶在祁冥手臂上,祁冥触电般瞬间抽出手臂,高举双手的同时后腿一步,明显有些抗拒瑶栀的触碰。

    胡子拉碴的脸上,多少有些不自然,“呃,老板娘可知哪里有吃食,我女儿昨天到现在还没吃一口。”

    祁星儿确实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口没吃,临睡前也就喝了点水,一会估计该喊饿了。

    瑶栀被他的样子逗笑了,莲步轻移。

    “吃的自然有,我开的这个店虽然不大,但你能想到的这里都有。当初只是无聊,正好手里有些资金,我出资店面自有别人打理,我只需偶尔过来查账。

    怎么,哥哥对我这小店感兴趣,还是对我感兴趣?”

    瑶栀走到祁冥身前,单手撑在他胸口,双眸微抬,看着他浅笑嫣然。

    在灯光下祁冥才看清楚瑶栀的头发是酒红色,并不是他一贯见过的黑色。

    有些好奇就多看了几眼,直到鼻尖传来淡淡的幽香,隐隐约约的闻不真切,不由自主的靠近瑶栀的脸庞,这才发现瑶栀面色潮红的,双眼并没有在看他。

    她这是怎么了?

    “瑶老板果然人美声甜,就连这体香也与别的女子大不相同。”

    祁冥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对劲的话,可这话在瑶栀听来,就是登徒浪子,流连花丛的老手。

    否则,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体香与旁人不一样的。

    这心里自然就不舒服,无端生出一股对比之意。

    “那在哥哥看来,是瑶栀更香呢,还是其他女人香呢?”

    瑶栀说这话的时候,脸与祁冥凑的很近,只要祁冥稍微动一下脑袋,这嘴就碰上了。

    看这嫣红的小嘴他竟然生出一种想亲下去的冲动。

    祁冥瞬间清醒。

    祁冥啊祁冥,你可是在修真界的四万年都没有破坏道心的修行者,怎么能因为这么点诱惑就破坏修行,破坏道心。

    这种危险的想法不可以有,也不能有,乖乖按剧本走,照顾好祁星儿才是要事。

    对对对,祁星儿,她这会也该醒了。

    “瑶老板还是告诉我哪里有吃食,我自己去取,一会孩子醒了要吃东西。”

    瑶栀噗嗤一声笑出声,也不在挑逗祁冥,“喏,前面右拐,再上一层楼就到了。”

    “多谢瑶老板。”

    说罢,祁冥逃也似的走了。

    瑶栀双目微冷,看着远去的祁冥意味深长的笑了。

    有意思,没想到公主殿下要找的男人,竟然如此纯情。

    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神色幽暗,那边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四年前,公主殿下为了不被推出去做政治联姻的牺牲品,连夜逃走。

    这一走就是一年,直到公主殿下的亲哥哥,廉析木亲王找到她的时候。已经与一位抗虫战士相爱并缔结盟约,且成功孕育出一个孩子。只是当时孩子太小只能生存在孵化舱里,一个像蛋一样的生物孵化舱。

    当时这个祁冥是被人打个半死押回来的。

    在这个世界,生孩子已经不是女性必须做的事情了,一个孵化舱成功解放了女性。

    不用经历十月怀胎,不用因为孕期反应出现身体浮肿,呕吐等不适症状。

    但是,如果有人愿意自然孕育孩子,联盟帝国的一些生育政策可以给予普通公民一些物质方面的奖励。

    依然有很多人选择蛋舱孵化他们的孩子。

    如果因为特殊原因,还可以设置延期孵化,也就是说,孩子什么时候被孵化出来,全看大人的心情。

    唯一不能更改的就是一但开启孵化,便不能停止,如果强行终止孵化,蛋舱便会自助报警。

    联盟执法人员就会亲自上门请那些人去天空之城坐坐。

    天空之城,一个建立在半空的牢狱。

    当时这个祁冥是被人打个半死押回来的。

    听说,祁冥当年也进去过只是后来怎么出来的,瑶栀全然没印象。

    就连与他相爱过的公主殿下都不记得其中细节,只是最近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个人,一个貌似很重要又想不起来是谁的人。

    唯一凭证就是她身上有一道被剜去的疤痕,听闻当时是有一个纹身印记,还是用特殊颜料绘制的很难清洗,不得已才连肉一起剜去。

    即使现在这么好的医疗技术也去不掉那个丑陋的疤痕。

    瑶栀叹息,竟不知是替他们悲哀呢,还是替他们难过。

    依她之见,既然各自相忘,不如不见、不念,各过各的不是更好了么?

    她不明白公主为什么执意要找到他们。

    瑶栀转身离开,公主殿下还等着她回话呢!

    十点左右。

    伺候小公主吃过早饭后,祁冥便开始收拾东西,给她换了一身同自己一样的同款服装,小墨镜一戴,可爱又不失酷炫。

    粉嘟嘟的小嘴乐的就没合上过。

    “爸爸,我们要回家了吗?”

    “是的小星儿,我们今天便要回家了。”

    按理说,遵循“祁冥”遗愿,他应该带着祁星儿立马搬家,如今的地址已被人盯上,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在祁冥看来,如若这次逃了,那么不管将来换多少个星球,搬多少次家,那些人依然会找到他们,并且一次又一次的伤害祁星儿。

    祁冥不允许在出现这种情况,祁星儿更不能被人绑架第二次。

    这种失误有一次就够了。

    以后,有他祁冥在,任何人都不能碰她一根毛发,如果有,那么请做好赴死的准备!

    祁冥暗暗发誓。

    收拾好后,祁冥抱着祁星儿,一手提着黑箱子走出客房。

    父女二人,统一着装,统一扮相,嘴角上扬的弧度都一样,微抬的下巴,一样的小傲娇。

    就是祁冥的胡子和油腻的头发,因为飘逸不起来,生生破坏了这份父女温馨的画面。

    “爸爸,你该刮胡子了。”

    祁冥笑脸瞬间僵硬,这一刻他想鞭尸“祁冥”的心情都有了。

    不说这胡子,就连这头发也该剪掉了,既已无需蓄发,又何必束缚,舒爽最重要。

    嘿嘿一笑,“星儿说的对,爸爸以后一定改,回家就还你一个丰神俊朗帅炸苍穹的爸爸,好不好?”

    “好,爸爸宇宙无敌第一帅爸爸啦!”

    “那星儿就是宇宙无敌第一可爱!”

    “嗯嗯,爸爸说的对。”

    ……

    听了父女全程对话的瑶栀无奈的扶额,自恋的毛病,与那位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