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科幻 > 星际奶爸四万岁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纳宝阁不是阁
    离开旅店以后,祁冥载着祁星儿回到祁冥印象中的火柴盒。

    不过幼儿园是不能去了,就在昨天下午,幼儿园被恐怖分子袭击,教学楼食堂等都被炸毁,院内留下一个巨坑。

    幸运的是,当时放学了,378个幼儿除了受到惊吓以外,未曾受伤。

    唯独学校值班的二十名老师无差别重击,三死五伤,其他人轻微擦伤或者骨折等,一时不会致命。

    距离爆炸最近的食堂人员,双耳皆有耳鸣的现象。

    死的三人当时正在用餐,爆炸时被掉落的重物砸到,当场殒命。

    幸亏安保队来的及时,才将剩下几人安全带离。

    看到这些,祁冥陷入沉思,那些人就是冲着星儿来的,他们又为什么要带走星儿?

    人已带走,又为何还要伤害无辜?

    祁冥想不通,只能暂时放弃。

    “星儿,你自己玩会爸爸去换衣服。”

    “好的爸爸。”

    不知多久不曾洗漱,浑身一股汗臭味。

    又不想用净身咒,祁冥更想抛去过去的一切习惯,在这个世界重新开始。

    交代祁星儿后,祁冥进了浴室,很快里面传来水流声。

    祁星儿看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将视频音量调大,后来就没听见门口传来的敲门声。

    十五分钟以后。

    浴室水声停了。

    祁冥围着浴巾走到洗漱台前,左看右看没看出来胡子下的脸到底长什么样。

    除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像他以外,身形身高都与以前不一样了。

    个头比以前要高一些,肉体更壮硕一些,肌肉线条更明显一些,最显眼的就是腰腹处与后背处的一些伤疤。

    这玩意去不掉?

    后背处有一大片烧伤的痕迹,皱巴巴的,摸起来有些硬,看着更是碍眼。

    以咒术去除,但疤痕原封不动。

    打死祁冥也想不到自己的术法会有失效的一天。

    腰腹附近的伤疤倒是浅淡了许多,这就很尴尬了。

    随后他就发现进来的时候没拿换洗衣物,现在通体就一条浴巾,里面还有空档。

    祁冥抓着长发一阵无语。

    隔空取出一个类似于方鼎的东西,通体金黄,雕龙画虎好不威风。

    内立一仙子,玉黛青眉,头悬琼楼宇,身若柳扶絮,手持一柄仙剑怒斩穷奇。

    外有飞龙含玉珠,羽虎踏山河。

    初识以为是丹炉,实则就是内有乾坤可储存万物的丹炉,祁冥起名为纳宝阁。

    手指轻点鼎身,一套白袍出现在洗漱台上,内外都有,样式是上个世界的交领长袍。

    随意套在身上,遮住令人遐想的身体,再看镜中人随手拿出一把巴掌大的小剑开始剃胡子,放在手边的剃须刀他是看也没看。

    待他整理好出来以后,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变得急切又没有耐心。

    “星儿,怎么不开门啊?”

    正在看电视的祁星儿摇头晃脑,显然没听见。

    自从回来以后,祁冥发现“火柴盒”内果然另有乾坤。

    地面上是掩饰,地下三千米的一座两室两厅的房子,才是他们真正的家,父女二人居住绰绰有余。

    房子是临时租的,房租一年一交,如今刚刚一年满期,父女两个刚回来。

    这不,就有人来敲门。

    完祁冥全不知道这件事。

    开门后,看到通道里站着一个两百斤的大妈,比他矮了三个头,目测一米五多吧,祁冥看她都要低头。

    内心表示很是疑惑,还没她是谁,大妈先声夺人。

    “交钱!”

    见门开了,大妈伸着手语气很不好的说了两个字,看都不看祁冥。

    满脸的横肉因为说话一颤一颤的,宽大的碎花裙都遮不住她抖动的肚子,双脚穿着一双巨大码的拖鞋。肉肉的胳膊上总是挂着一个大串钥匙和一个沉甸甸的蛇皮袋,颇有点包租婆的味道。

    祁隆心想完全不认识啊!

    “你是哪位?”

    “哎呦,祁老板贵人多忘事啊,还我是谁,我是你老娘,快交钱,不交钱滚蛋。”

    女人被气很了,开口就自称是祁冥老娘,祁冥脸色瞬间就变了,语气也冷冷道。

    “交什么钱?你到底是谁?”

    祁冥此刻很生气,他无法容忍有人在他面前提起他的母亲,不管在哪个世界,母亲这个角色对他来说就好像永远无法触碰到的星辰。

    遥远又冰冷。

    但是,旁人想骂娘他无法忍受。

    看着大妈的眼神都变了。

    一看祁冥不认账,大妈急了,手里的钥匙摇的叮当响,倒八眉让她看起来异常凶悍。

    “祁冥你脑子锈逗了吧,老娘是你房东,交房租,一年之期已到,不交钱就滚蛋。”

    听到房租两个字,祁冥迷雾般的脑袋瞬间清醒,面上的神情如遇春风,暖洋洋的。

    但凡大妈刚刚多说几个字,祁冥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来。

    没想到还真是包租婆。

    这么一说,面前这个胖女人“祁冥”有印象。

    “你这房子我买了,多少钱我一次付清。”

    祁冥垂眸,点开手腕上的智脑,打开付款页面,一抬头就发现包租婆正贼眉鼠眼的往屋里探头。

    祁冥伸手撑住门框,挡住了包租婆的眼睛,以眼神警告她莫要多事。

    “我说房子我买了,多少钱说个数。”

    被抓包的包租婆咧嘴一笑,显然心虚,语气都轻了。

    “好了好了,快交钱吧,我还回去看我孙子呢!”随后反应过来祁冥说的是买不是租。

    “你说啥?”明显她不信。

    祁冥也不说话就这么看这她,包租婆才明白祁冥并没有开玩笑。

    “三百万星币,谢绝还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包租婆生怕他返回摘下钥匙托在手心。

    内心白眼都要翻上天了,她才不信这个穷酸汉能买的起,三百万可不是小数目。

    “您已到账三百万,请注意查收。”

    直到听见智脑报账的声音她才是真的信了,看着祁冥的眼神透着不敢置信,然后她才发现祁冥的外貌变了。

    头发剪了,胡子也没了,脸都白净了。

    “你你你怎么”变样了?

    包租婆指着祁冥你了半天,祁冥拿过她手里的钥匙,毫不客气的关上房门。

    “嘿,这穷酸汉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收拾一下还别说蛮帅的嘛。”租房变买房,俩百万卖三百万,这买卖划算。

    包租婆数着钱,心满意足的走了,嘴里嘀嘀咕咕的,像只闹人的鸽子。

    “真是怪人。”

    “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也不知道那孩子是不是亲生的。”

    “没妈的孩子,啧啧啧,可怜呐,难怪被人欺负只能偷偷抹眼泪,哎~”

    包租婆的声音越来越远。

    祁冥听到最后,若有所思。

    妈妈么?

    祁星儿的妈妈,会是谁呢?

    关上门后,祁冥将以前自己的所有资料,包括一些随手笔记等搜罗出来,摆在面前逐字逐句的找。

    一个小时过去了。

    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之处。

    祁冥还是单身,祁星儿依然没有妈妈。

    接到幼儿园闭园通知后,祁星儿除了舍不得小伙伴以外,她早都兴奋的跳起了扭屁屁舞。

    没事的时候,祁冥就喜欢看她跳,一个多小时不见她喊累。

    体力不错。

    “……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做做深呼吸……爸爸……爸爸快来一起做运动!”

    女儿盛情邀请如何拒绝,只能像做大黑熊似的,站在祁星儿身后肢体僵硬的跟着扭动。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我们一起来做运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