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章节目录 866 三爷奶孩子?悲催的蒋二少(2更)
    段林白这话说完,傅沉压根没人放在心上,毕竟京寒川的孩子,都没成型,男女不知,也就听之任之了。

    不过京寒川听了,心底就不爽了。

    他当时就提出,“你以后要是生了个女儿,能不能把她送给傅沉做儿媳”

    段林白一笑:“我的孩子八字还没一撇,你这不是正好赶上了,计划计划,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京寒川轻哂没作声。

    这小子怕是找抽!

    “你有这功夫在这里贫,你俩也该要个孩子了。”傅沉说道。

    说真的……

    此时宋风晚怀里躺着的,毕竟是自己亲儿子,他还没丧心病狂到把他送到京家,想也知道以后求娶道路会有多难。

    这要是真的生了个女儿,也不知道哪家小子那么倒霉了。

    所以在京寒川等人离开后,宋风晚忽然看到身侧的男人笑得莫名鬼畜。

    她后颈一凉。

    他这眼冒绿光,是把目标瞄准谁了哪个倒霉蛋子被他盯上了。

    “三哥”宋风晚咬了咬唇,“你在想什么”

    “我挺希望寒川家生个闺女的,想知道谁会那么倒霉,娶他女儿,之前我让千江给他送书的时候,就听说他在家已经彻底失去地位了,京许两家现在就盯着那孩子,许家那两兄弟又没娶妻,要是外甥女,估计也是宠着的。”

    “你能想象以后她交男朋友是个什么场景吗”

    “要是对不起她啊,怕是长了几条腿都能被打断了。”

    ……

    此时躺在宋风晚怀中的傅宝宝正好睁开眼,她低头逗弄着孩子,压根没心思搭理傅沉。

    这人怎么会那么坏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啊,简直恶趣味。

    不过宋风晚后来一想……

    当时段林白迎亲被为难,也是蛮好玩的,忽然也莫名有些期待。

    京寒川和许鸢飞此时已经到家了,两人压根不知,不知道多少人在暗戳戳的期待着他能生个闺女。

    翌日

    前一天宋风晚刚生了宝宝,病房也是乱哄哄的,不少人想来探望,也担心打扰了,所以都是隔天才来。

    胡心悦暑期留在学校复习考公,一大早就提着水果来了,结果病房里已满满当当挤了一堆人。

    傅沉没空照顾她,她在病房待了一会儿就很快离开了。

    “改天来家里玩。”宋风晚也是觉得抱歉,基本谁都顾不上来。

    “肯定的啊。”

    胡心悦原本还打趣说,要给傅宝宝当干妈,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估计想给他做干爹干妈的人,都能绕地球一圈了。

    她走出医院的时候,恰好遇到了蒋家兄弟。

    她和蒋二少之前就打过几次照面,只是不熟,点头之交罢了。

    “嗳,你是晚晚那个室友”蒋二少主动打了招呼。

    “嗯,您好。”胡心悦见着他们,尤其是另一侧的蒋端砚,气场颇盛,难免有些拘谨,毕竟是没出校门的孩子。

    “看过晚晚了她现在怎么样”

    “对了,现在放暑假,你怎么还在京城我记得不是本地人吧。”

    “你待会儿怎么回去啊坐公车还是打车要不待会儿我送你回去吧,我就是去楼上看一眼,马上出来。”

    “走吧,咱们在一起去看看晚晚。”

    ……

    胡心悦莫名其妙,然后一脸懵逼的被蒋二少拉进了电梯,某人嘴巴太快,她都没办法反驳拒绝。

    两人压根不熟啊,而且她心底也清楚,蒋二少是宋风晚的脑残粉,压根对自己没兴趣,突如其来的热情,让人猝不及防啊。

    进了电梯后,这时候难得坐电梯的人不多,胡心悦这才注意到,电梯里一共进了四个人。

    除却这对兄弟,还有个穿着黑色裙子的漂亮姑娘,挎着个单肩包,气质极好,怕不礼貌,没敢细看。

    透过电梯镜面,依稀可见一个粗略的轮廓,模样看不出来,但周身气质,温婉大方,主要是……

    安静站在角落,不声不响。

    后来电梯内进了人,胡心悦才注意到,那位蒋先生……

    似乎默默把人护在了身后,两人好像还在说什么。

    胡心悦真的是一头雾水又被拉到了病房,宋风晚看到她的时候,也是挺诧异的。

    “你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了”毕竟此时房间里特别乱。

    “我……”胡心悦都不知怎么解释,她此时也是莫名其妙。

    “晚晚,恭喜!”蒋二少怀中抱着一束花,已经从后面窜上来。

    他已经看开了,反正他的女神幸福就好。

    “谢谢!”宋风晚余光看到蒋端砚,笑着打了招呼,“蒋先生,好久不见。”

    宋风晚孕后出门本就不多,不大参加集体活动,蒋端砚,也只是在家里见过一次,好像是特意给傅沉送文件谈合作之类的。

    据说这半年来,他留在京城的时间并不多。

    “恭喜。”蒋端砚抿着嘴,如常的内敛严肃。

    只是他侧开身子,宋风晚才看到他身后的人,“您是上回接到捧花的人”

    “嗯。”

    ……

    傅沉原本正在与别人聊天,听着这话,抬头看了眼。

    一起来的

    蒋二少看到两人同时出现时,真的是一脸懵逼,还以为这两人有什么进展,兴冲冲上了车,才发现他俩还是老样子,好像有进展,又好像没有……

    搞得他坐在车里,那叫一个尴尬。

    再同他们待在一起,他怕是会崩溃,所以遇到胡心悦,就拉着她上来了。

    反正再这么搞,他真的会死的!

    你俩不说话,把我夹在中间算怎么回事啊。

    他们也没待多久,那姑娘就要先走。

    “走吧,我送你。”蒋端砚说得直接,几乎是不容许别人拒绝的,加之傅沉等人有戏谑看着他们,那姑娘似乎不大好拒绝,笑着道了谢。

    “奕晗,我要去公司,你待会儿自己打车回家。”

    蒋二少巴不得他把自己扔下,立刻乐呵呵的点头同意了:你俩赶紧滚蛋吧!

    待两人离开后,他才算松了口气,蒋二少是属于回去也没啥事那种,依约送胡心悦到学校后,又折返到了医院,此时病房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然后他就看到,傅三爷在奶孩子……

    居然在哄孩子睡觉,神情格外温柔专注,而且照顾孩子,他也学过,手法熟练,压根不像个新手。

    蒋二少再被自家大哥刺激之后,又被傅沉奶孩子给吓着了。

    最近大佬们都怎么回事如此居家

    这么吓人的

    尤其是傅沉说了句:“宝宝乖——”

    天雷滚滚。

    蒋二少:想回家了。

    宋风晚倒是见怪不怪,毕竟这种事以前上课的时候,她已经习惯了。

    蒋二少出了医院后,原本想约段林白出来的,却被告知他没空。

    他记得段林白最近不是很忙啊,出来小聚的时间都没空。

    不是他没空,而是此时的段林白,正被家里长辈“围攻”,无非是关于生孩子的问题,毕竟京寒川家里都有了,段林白就是几代单传,两家长辈都指着他,结了婚,肯定要开始旁敲侧击让他要孩子了。

    六个人,四个老人加上自己父母。

    他们也没直接催生,就是暗戳戳的搞事情,比如说:“傅家那小孙子长得真好看呀,我的孙子肯定比他更好看。”

    “这年纪大了,还是希望儿孙绕膝的。”

    “不过生孩子这事吧,林白呀,你和木子两个人决定,我们就是随便说说,你随便听听就行,我们不急的。”

    “是啊是啊,不急,你们按照计划慢慢来,虽然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了,也是可以等等的。”

    段林白嘴角抽抽,他觉着:

    自己上辈子怕是折翼的天使。

    你们说着不急,可你们别每次吃饭聚餐,就盯着他媳妇儿肚子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