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要出征【下雪啦,空气不错】
    安宁处于乱世之中,本就不能长久留存。

    方莫坐在小院里有个半个时辰,就自己站了起来,拿着小家伙们做出来的农具,又摸了摸吕嫣的小手,他笑着道:“现在你家夫君,每日都日理万机,没什么时间陪伴你,委屈了。”

    “别问我理万机是谁,我不告诉你。”

    走之前,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也不管吕嫣有没有听懂,欢快的提着几个圆环,拿着两个农具。

    出了门后,他叫来几个下人,让他们站在一边,然后自己钻进小院里,将农具一件件拿出来,让他们带上,和自己一起去政务厅一趟。

    “诺!”

    这些人最是忠心,乱世之中,方莫给了他们一口饱饭,只此一点,便足以以命相报。

    因此对于这等小事,自然是无比遵从。

    “哈哈哈,你…都当了州牧,还是这么不害臊。”吕嫣在方莫离开之后半天,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日这个字的终极含义,再去想这个词汇的时候,心里可就感觉一辆小马车疾驰奔腾了。

    小夫妻间,开开荤段子,是一种很棒的享受。

    起码方莫今天的心情就非常的不错,走进政务厅的时候,刚好贾诩也在,他直接让下人把农具放在一边,然后开口解释道:“这是我命人制造出来的一些农具,可大幅度提升耕种速度,还有这个东西,可以让北方的蛮牛,也投入到耕作之中,想来,哪怕此刻已经接近春种之尾,也能跟得上。”

    昨日酒席宴间,贾诩曾经说过,今年虽然可以赶得上春种,然而却因为时间有些急促,不会有太多的收获,但哪怕如此,并州依旧会迎来一次丰收…

    不对,是上党和河东,其他的地方,都还有羌胡盘踞其中,正在等待着有人前去相救。

    “此言当真”可是贾诩也没有想到,方莫竟然早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还让人打造出这许多的农具,其他暂且不论,光是一个让蛮牛可以耕种,便足以让两郡耕种不会出差错。

    若是再加上韩浩所提出的屯田之策,今年秋季,想来不论是兵源,还是粮草,都会有一次大的收获。

    “但是,仅仅只是一个圆环,便可让蛮牛耕作”贾诩虽然信任方莫,可他还是有些不信。

    毕竟他生而为北方人,小的时候,也曾羡慕南方之水牛耕作,更有牧童骑牛而行,令他欢喜不已,可他也清楚,北方的蛮牛,性格可不相同。

    这些牛,动辄便会伤人,一个不小心,就会有死人事件出现。

    这也是为什么,方莫的府邸之中,可经常使用牛肉,若是在南方,管他是不是分了田地,估计背地里早就被百姓给骂死了。

    在南方,牛便相当于是家中的一口人,有牛的家庭,才算得上完整,每年丰收的喜悦过后,还会给家中水牛,戴上一些喜庆的东西,以此来告慰其一年艰辛。

    方莫拿着两个圆环,敲打了两下,然后神秘兮兮的拉着贾诩走到方悦面前,然后嘿嘿笑道:“文和,大兄,你们估计不知,这牛的鼻子,最为柔弱,若是…”

    “可若是如此,那牛损伤了鼻子,会否出现…”贾诩刚开口反驳,突然反应了过来:“北方蛮牛众多,哪怕有那经受不起折磨的,也只在少数,若是此事真成了,那…丰收可期!”

    说到此处,他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前面已经说过,贾诩出身寒门,对于土地,也是有一种不为人知的情感,如果能够让本来只能耕种一些的土地,多上一些收获,他也会十分感怀,并心生愉悦。

    这,就是在古代之中,与天对应的土地的地位。

    或者说,粮食的地位。

    “不不不。”方莫连忙摇头,接着继续道:“每一头牛,都会是一种宝贵的财富,我可舍不得让它们就那么轻易的死去,其实只要在套上牛环的时候,用燃红的铁棍,对牛鼻头来上一下,便可起到,消炎镇痛之妙用。”

    “而且,咱们大营之中,还有一位神医。我这方法十分粗糙,想来他会有更完善的办法,以此来保存耕牛,从今开始,世上将再无耕牛与蛮牛之分。”

    方莫十分得意的开口,能够将后世得来的一点经验,分享到这千百年前,心里真是爽得不得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还能让自己治下,变得愈发安稳,到了以后,他还会发展更多的东西,直到,让整个天下,都处于安稳之中。

    这是一个不小的理想,也算是他野心的一种表现。

    “主公高妙!”贾诩不住的赞叹,接过两个圆环,不断敲击,金铁交击的声音,入耳后,他只觉得悦耳无比:“对了,此刻还有一事,需要主公尽快决断。”

    兴奋了一会儿,他总算是还没有忘记正事,从桌上拿过一个竹简来,随后道:“曹孟德一方,正有异动,若是诩所料不错,他应当是想对河内展开攻略,若是让其成,则…”

    “吾等之咽喉,便尽握于他之手中。”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十分沉重。显然,对这件事情,很是看重,或者说,防备无比。

    “额…”

    方莫也没想到,自己等人,还没开始对南匈奴展开攻略,这曹孟德就抢占了一个先机,竟是要先他们一步出手。

    计划,全盘泡汤了…

    是,他相信自己要是去功伐南匈奴,曹孟德定不会在后方闹事,但现今,他们还没开始。

    “如此,该如何”方莫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要让他搞点小创造,或者拿出一点政略来,还不成问题,但要是说到战争,他是真的不太行。

    上次之所以取胜袁绍,他就是占了张辽身后的一个先机。

    知己,方为不同。

    贾诩在一边,暗暗点头,方莫没有被一次胜利就迷失了双眼,这很好。

    于是他又将沙盘推了出来,指着上面道:“若我所料不错,曹孟德攻略河内,就算不是尽起麾下兵士,也绝不会少于两万之数。主公且看这里。”

    他一边说,一边讲四处的要道都描述了一番。

    方莫在一边有点懵懵的看着,他是真的不太懂这一套,所以,他将目光看向了方悦,希望这位名字传唱天下的无敌将军,能够给出一点,有用的建设性意见。

    “看某作甚”方悦撇了撇沙盘,极为不屑的开口道:“不是某吹,某只需一千精兵,便能将其击退,若做不到,愿提头来见。”

    他将方莫的目光,当成了一个激励,于是开口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说了一句大话。

    贾诩差点没直接趴在地上,哪怕是他,虽然不知道曹孟德究竟为何等将领,可心里也清楚,最起码的两万人马,绝对不是一千精兵就能摆平的,别说一千,给他五千都不可能。

    “大兄莫要玩笑。”方莫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盯着沙盘上的地图,实际上心里则在思索着历史上的曹孟德。

    过不得片刻,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眉头紧皱的开口道:“曹孟德最善于用兵,且其用兵最尊孙圣,将五字真言,可以发挥到极致。”

    “什么真言”方悦不解的开口:“难不成是那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故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这也超过了五个字啊。”

    他平时虽然有方羽教导,可是他本来就不是那么喜欢看书的好孩子,当然不会认真学习。

    实际上,他能记住这么一句,就已经让方莫大为惊讶了。

    “兵者,诡道也!”

    方莫直接开口,和贾诩对视了一眼,他继续开口道:“此人用兵,从来不会拘束古法,说的大一些,他怕是可以自成一派,当然,此刻他应当还不行…”

    “曹孟德,最善于的,还是劫人粮道。”

    贾诩越听,眼睛也就越亮。

    知道自己的劲敌是谁,这并不困难,困难的在于,能够彻底的去了解自己的敌人,在他看来,方莫现在是真的愈发合格,尤其方才的一番话,竟隐隐将曹孟德的性格,剖析了出来。

    这实在令他惊讶不已。

    但是他又哪里知道,方莫这话,完全就是根据后世的一些记载,以及曹孟德一些真实的战役,所总结出来的,只要是个现代人,大概都能说出来…

    “主公高明,不如,此战用主公领兵而去,无敌将军镇守上党”

    “届时,主公之兵与吕布之兵,合为一处,想来定可大胜!”贾诩突然提出来一个意见。

    他觉得,方莫既然都如此了解曹孟德了,那么天下,也就没有人,能比方莫更加适合此次出战,最关键的是,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

    方莫本来想要推辞,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勤奋的人,现在刚刚回来,就要又出去,这让他这条咸鱼,有点不能承受。

    可是在看到贾诩期盼的目光,以及方悦跃跃欲试,方羽期待…

    最后,他在脑子里将形势过了一遍,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只是此时还有些许事情未与家中嫣儿说明,等待明日整兵便出。”

    “不不不…”贾诩却是摇头:“主公不可如此着急,兵马调动需要时间,且吾等粮草本就不足,若是想要出征,可能还有所欠缺,因此近几日,主公暂且不必着急,想那曹孟德,也是缺粮之人,定不会一时之间就就能出征。因此,诩建议,主公不可如此心急。”

    带兵和寻才,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事情。

    方莫想直接走,贾诩都是不会同意的,光是归拢士兵,调集粮草,都不是一两日能够成行的。

    这让方莫老脸一红,接着道:“既然如此,那便先给吕布一封手书,令他时刻防备,若有异动,探明情况之时,可出征相对。”

    幸好的是,他的脸虽然红,但由于他本也不太白,倒是显不出来。

    “此安排极为稳妥,主公不愧是主公。”贾诩小小的拍了个马屁,随即唰唰唰的写就了一封手书:“主公且看,此书可佳”

    命吕布将军时刻防备曹孟德之异动,若有不妥,可即刻出兵。

    方莫想了想吕布的性子,又在后面加上了几个字:“不可操之过急。”

    相比贾诩的字来说,他的字,有些丑陋。

    但贾诩哪里会嘲笑于他,而是加盖了大印,笑了笑,又皱起了眉头。

    方莫看到这一幕就有点害怕,每次这货一皱眉头,绝对没有好消息,他总得想尽办法的去应对,甚至有时候,只能往后拖延。

    要不是昨天一切都赶得太巧,他可能现在都还在筹谋屯田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