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李儒疯了【太监必死!*1】
    长安。

    现今的长安,正在逐渐的恢复百年前的繁华,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董卓来了一次人口大迁徙,将很多洛阳的人口,都迁徙到了长安,而且,能够长途跋涉到了这里的,基本上就没有穷人。

    因此他们逐渐开始在此处建立自己的商业,建立人脉。

    繁华,似乎可以重现。

    董卓坐在马车里,撩开窗帘看了一眼外面,突然一笑:“陛下可知,当今天下,谁人可让天下富足强大”

    刘辩坐在那里不敢说话,他本来就有点害怕董卓,现在又是这样几乎送命的题,当然不会胡乱回答,不自觉的,他便开始哆嗦了起来。

    “…”董卓眉头一皱,满脸横肉的脸颊上,忽地上涌一股凶悍之气:“陛下何必要害怕微臣,若无微臣,陛下此刻早已腐朽如淤泥,根本不会再有登天之时,为何,陛下还要如此害怕微臣”

    刘辩很想说一句,自己当初之所以被打落,完全就是因为你董卓办的。只是他不敢,因为懦弱,所以不敢,因为不敢,所以害怕,因为害怕,所以…臣服。

    “天下可使百姓安宁富足之人,唯有董相国尔!”他颤抖了半天,好不容易说出来这么一句完整话,随后又小心翼翼的开口道:“相国,可否将唐姬放还朕,已经许久未见她,甚是想念…”

    他也是看到董卓哈哈大笑起来,才小心的提出了自己的一点想法,否则的话,打死他,都不敢这么开口。他何尝不知,董卓让他的唐姬做了些什么,只是此刻天下无人相救,他,也很是绝望…

    只希望,能够和自己最亲近的,唐姬,相聚一番,不负曾经之结发。

    “嗯!”董卓点了点大大的脑袋,脸上的横肉一颤一颤的,随即道:“某本为西凉一勇将,只因想要救助汉室天下,因此才会进洛阳,所以,你可别怪某。还有,唐姬是你后妃,本该是你的。”

    说到最后,他舔了舔肥厚的嘴唇,这个女人,他早就玩腻了,既然现在刘辩提出来,刚好给他一个面子,省得天天在朝堂上哭丧着一张脸,让群臣徒地看了他的笑话。

    “现在,天下还有何人,看不起某董仲颖”董卓心中大笑。

    以前的天子,便是他的一个玩物,随手便可欺之,以前那些高高在上的后妃,只是他发泄的工具。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但是随即,他的目光渐渐凝了起来,盯着刘辩看了半天,直到嗅到对方身上发出尿骚之气,才厌恶的挥了挥手,继而自语道:“那些人都是极为有野心的,像是陈留王刘协,便被袁绍囚禁于鼓掌之间,犹如傀儡,某可不会如此,你有何事,都可说出。”

    “嗯,嗯…”刘辩不住的点头,胯下,早已湿透了:“相国若是无事,我今日想回宫中休憩,不想被人打扰,不知,此事…”

    在宫里,他从来都睡不安稳,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少年,本应和方莫一样意气风发,甚至要尊于九天,犹如天龙,抬手间便可扫平一切,却成了一个傀儡。而且连睡觉,都是一种莫大的奢望。

    每次他都在睡得舒服的时候,董卓便强行进门,将他床上的后妃抓走,带着恐怖渗人的笑容,一步步离开,同时用可怕的目光,死死盯着他看。

    “嗯。”

    董卓闭上了眼睛,轻轻点了点头:“近来某有些事情要做,不便入宫保护陛下,还望陛下保重身体。”

    说完话的时候,刚好到了宫门口,他先是对几个侍卫嘱咐了一番,又和几个小黄门宦官打了个眼色,继而扭头离开了。

    他董卓,从不说虚言,现在的他,真的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本来以为,文优自行出征便是可以,不想,他却要我亲自坐镇,便给了他这个面子吧。”想起以前李儒对自己的谋划,他心里十分感激。

    虽然还是觉得后宫好玩,但他还是硬着心,离开了宫门口。

    大营之中。

    一片肃杀之气,恐怖的气势,正在军人的身上,不断凝聚。

    哪怕他们只是一群败兵,可就算是如此,他们该有的气势,一点都不会少。

    董卓看到后,心里一阵安心,有这些人,才是他立足于天下最大的本钱,否则的话,还真不知道会有多少乱臣贼子想要来此袭击陛下。

    “文优,某刚才想到一法。”董卓快步走进了大帐里面,笑哈哈的说道:“那吕布小儿,反复无常,因此某决定,要采取色诱之法,令其就范,若是可以,还能将其收服,以此,来奠定基业。”

    他是真的用心想了一个办法。

    没办法,既然答应了李儒,他就要做到,哪怕他觉得什么意思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的进取之心,也必须要做出一个态度。

    不为其他,只为能够掌握军队,他也要做出一番姿态。

    李儒一身儒士袍,潇洒的站在那里,听了董卓的话,脸上的寒冰,霎时间便化开了:“主公,您终于再一次的恢复,文优哪怕是死,也要为主公重新谋划,定要让您重新站立于大汉顶端,好能为汉室保驾护航。”

    他是真的很激动,本来以为董卓已经丧失了斗志,没想到几天前,突然就找到了他,还问了很多的事情,当他说出计划的时候,还十分果断(随意)的答应了下来。

    这是明主之相,令他心里一阵激动,似乎已经看到,关东诸军,挥手破之的场景。

    “呵…呵呵,不,不必如此。”相比于对待刘辩的态度,他对李儒就好太多了,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婿,又是头号谋臣,而且如此忠诚,哪怕他再怎么傻,也知道该笼络谁,该疏远谁。

    但是,他的心里也是没底的,李儒对他的期待太大了。

    若是此次败了,他还有何面目在此

    不行不行,必须想个办法,先把事情拢在我自己的身上,不然的话,文优若是出事,谁来替我节制西凉兵马若是兵马一失,怕是要很快…

    严格说起来,他和方莫是一样的人,都是喜欢享受的人,也是不太喜欢动脑子的人,但是却对麾下十分信任。

    这也是为什么,在历史上哪怕是吕布露出了一点苗头,他仍然相信的完美解释。

    当然了,他的缺点也是致命的,不知方向在何处,不懂发展,只懂劫掠,没钱就去抢,没粮就去破门,不思为治下想出妥善政略,整日沉迷大保健不思进取,这一点,他和方莫,真的差了点意思。

    起码,方莫还知道要让自己治下的百姓吃饱,哪怕得罪了世家,他也有贾诩这样的人,能帮着遮掩过去,还能不惹出多大的事端…

    “文优。”

    董卓想了一会儿,虽然脑满肥肠,但基本上的套路,还没忘记的。

    “属下在,主公可是要破了那中原,收复并州”李儒还没等董卓说话,自己先嗨起来了,他指着一副地图:“那吕布小儿,确实反复无常,因此只要依主公之计,想来反叛不远,到时大不了委其一闲职,只此一招,外加裴茂相助,并州弹指可收。”

    说到这里,他彻底沸腾了起来,指着中原处的兖州和豫州:“主公若要先收兖、豫二州,只需令张绣将军从此路出击,双路夹击,直破陈留,至于刘表处,完全不必防备,张鲁,更是冢中枯骨。”

    “届时,主公联合张绣,共同出击中原,以曹孟德、孔伷、鲍信…等人之卑劣,以一计乱之,也可顷刻而下,袁绍处,只需恭顺一些,给他一封假的诏书,之后找一个替死鬼,便可承认刘辩之正统,想来他定然不会出手,至于刘虞…呵,他正被公孙瓒…”

    越说越兴奋,他指着地图上的地方,双眼通红,却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脸颊都因为脑部供血瞬间增加,而变得殷红:“至于这个替死鬼,到时便选那裴茂,之后并州将不会再有后患。”

    不仅算计到了一切,他还把替死鬼都给找好了,到时候只要让袁绍知道,他们服了个软,等袁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早已攻占中原,届时想要来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哪怕陶谦与其同时而来,吾等也不必惊慌,只要一道诏书至青州,他们后方必乱!”

    疯了。

    李儒彻底癫狂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的才华必须要尽快的展现出来,哪怕这是耗费不知多少时日,才终于想出来的,甚至让他内里受伤不小,可他却觉得,值!

    只要按照他所说的一步步来,不出几个月,董卓将会攻占中原之地,青州之地,并州…辖下西凉战兵,自立也无不可!

    董卓越听越惊讶,他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能再次雄图大展,更没有想到,他现在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而且他也不是庸人,只是细细一想便知道,这并非是假的。

    如果真的按李儒所说的来,不出差错的话,到时什么袁绍袁术之流,都将只是破烂。

    “主公若是惧那诸军联合,儒这里还有一谋,可令其不攻自破,不可能联合到一起,届时逐个击破,只要吾等能够站稳脚跟,哪怕一年,之后便能四处功伐,不出两三年,便能一统江山。”

    李儒说到这里,突然哇的一声,吐出来一口鲜血,董卓要来扶他的时候,他直接摆手道:“主公勿要慌张,这只是臣近来过于兴奋所致。”

    实际上,他心里却在想,这一口血的吐出,怕是几年的寿命,就这么没了。

    但是他绝对不会后悔。

    只要能让董卓重新站稳脚跟,那他就能让天下知道,寒门有时候,也会出现贵人。

    贾诩,你就等着吧,既然你舍弃主公离开,我定要让你看到,你的所有选择,都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