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某有一命,可壮声势!【决不太监*2】
    疯狂,有时候可能是人的最后一次,便如那繁夜之中的,唯一流星,令人时刻铭记,却只会留存一时一刻。

    董卓一方,厉兵秣马,短短五六天的时间,就已聚拢了超过八万铁骑,其中仅仅是骑兵,就有超过三万,步卒五万,实力惊天。

    出征之日,天空都为之裂变。

    乌云散开,强横的铁骑,撕裂大地,狼烟滚滚。

    荣耀,在此一战!

    李儒脸色苍白的坐在马车之中,眼神十分明亮,身旁则坐着李傕与郭汜。他咳嗽了一声,让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大军粮草备齐,铁骑出征,不知二位将军,还有何话要说”

    郭汜和李傕对视了一眼,他咽了口唾沫,带着一抹心悸开口道:“军师,若那吕布不降,可如何是好此次出征,有一万精骑来自并州,为曾虎啸天下之狼骑。若迎面倒戈,恐怕极为不妙…”

    马车里,空气突然都为之凝结。

    李儒深深的吸了口气,自信无比的开口道:“不会的,吕布两面三刀,只要给他足够的好处,便能令其归附,想当初,只是一匹赤兔,相国便能令其倒戈而斩丁原,如今有美人在侧,何愁他不降”

    谋士虽然政略、计策极为上上,但其最终,玩的还是人心。

    李儒有很大的把握,吕布便是一个小人,收买一个君子,可能很是困难,但要是说收买小人,简直不要太简单,可能只要三言两语,外加一些好处,便能令其倒戈而待。

    李傕和郭汜,不再说话,拱了拱手,便离开了。

    走出马车,李傕看着郭汜,苦涩一笑道:“军师为了让相国重拾斗志,已然拼上了自己的性命,吾等还是归拢人马,好为军师,为主公,尽全力罢。”

    郭汜点头。

    随即看了一眼远处,悠悠的叹了一句:“并州狼骑,不服管教之人甚多,若无防备,恐有错漏,因此我意,令西凉铁骑将之围拢,若是有变,也可顷刻间,将其拿下。”

    “此计甚妙,便依从。”李傕点了点头,两人真正计较起来,终归还是他的地位更加高一点,于是他又说了一句:“但也不可防备过甚,否则就算无甚反心,也会出现异心。”

    马车里,寒冷的风不断吹入,李儒撩开窗帘,静默的看着外面,脸上丝毫表情也没有。

    他要做到一战惊天,不仅令董卓军一方,恢复往昔,还要令其有争霸之心。

    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所以,他有时候必须要冒险。

    并州狼骑,如此不稳定之兵,他都要加上,可见其心中,对于这一战的赌心,有多么浓烈。

    主公,只望你能从奢华中,睁开眼睛,看一眼繁华世界,从此重拾战心,捡起勇烈,以西凉军之浩猛,定能征战四方,扫平诸公,届时哪怕我已死去。

    也,无悔!

    咳咳咳!

    李儒咳嗽了一声,一团鲜血,从嘴里喷洒而出,他已疲惫之极。

    并州,上党,长子郡守府。

    方莫奇怪的看着贾逵,有点不明白,为何此人只是刚刚归附,便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甚至极为反对他的出征。

    “主公,依梁道之愚见,此刻还以发展为先,哪怕曹孟德在河内为乱,定鼎中原,吾等也不必慌乱。然主公之身,甚为尊贵,必要留有用之身,以图大事。”

    贾逵哭丧着脸,好像极为不看好此次的出征。

    他还列举了吕布之武勇,无敌将军之威名,金刚之狂暴,用以劝阻。

    倒不是说,他的心归了曹孟德,只是因为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不断地对方莫的治下,做出调查,得到的结果,令他大吃一惊,甚至觉得,如无意外,方莫将会是古今罕见之明君。

    只要好好发展,挣得一片平稳,完全可在几年之内,有董卓之威。

    到了那时,便是天下反对,又何妨

    所以,他不想让方莫去亲犯险境。可是明着说,方莫根本不会接受,于是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不断的鼓吹,此战并不需要打,哪怕是要打,也只需派遣方悦前去,便可。

    “主公,属下也是此意,梁道所言,并不虚假。”常林也是站了出来。

    这个曾经以为,没了世家,并州便会战火连天,从此无休无止的人,现在彻底臣服了。他看到了方莫治下的安稳,甚至为之流泪。

    百姓们,兴奋的目光,绝对不假。

    并且在方莫府中传出要作战的消息之时,不知多少人,一边喊着不要战争,一边偷偷报名参军,只希望,能够让战斗,打赢,打怕其他人。

    人心如此可用,为何不缓缓发展,以待天时

    常林很不懂,所以他就和贾逵想到了一起,只要不断鼓吹,此战无用化,相信方莫肯定是会细细思索的。

    “这…”方莫虽有决断,可是有两个人发出了声音,他也不太懂这方面的事情,于是他将求教的目光,看向了贾诩,期望,可以获得一个准话。

    但这位平时对他犹如兄弟一般的谋士,却深深的低下了头,根本不与之对视。

    他的想法更简单,主公并非他之傀儡,有时候,有些事情,必须要他自己拿主意,哪怕他已经看出了两人的筹谋,他也不愿说破。

    主公培养计划,任重而道远,并非一时一刻,便能成功,如果想要让方莫成长,便必须要让其,得到更多的话语权,更大的决断。

    他贾诩难道真的不知,吕布可平河内吗虽然吕布只有不到一万…现在可能过了一万兵马,但以他之武勇,加上金刚从旁,威凌天下不敢说,但却无人敢轻摄其锋。

    之所以让方莫出战,就是想要让他,不断的成长,变成一个,真正的主公!

    而非,事事由他出面,仿佛傀儡一般的人物。

    天下从来都不缺少傀儡,但是他贾诩辅佐的,绝对不能成为傀儡,而且还必须,也一定,要成为定鼎四方,平天下大乱之人。

    所以,他不说话,也不开口。

    “今日,兵马已聚,若不出征,便是负了一方百姓之愿,某虽自立,却也不敢失信于他们。”方莫说到此处,深远的看了一眼,四周正在不断围拢的百姓。

    这些士卒里,或许有他们的亲人,有他们的朋友,但是他们的眼中,并无忧伤,也无怯战,有的,只是一腔想要报之与方莫的热血。

    是他,给了他们一个安稳的地方,还分发种子,令他们可以开始耕作。

    更是因他的存在,令那恐怖无边的方羽,完成了一次屠戮之举,让每个百姓的手中,有了少则多两三亩,多则七八亩田地的分配。

    他们,深感其心,铭感五内。

    “主公,其实此事简单。”贾逵听了之后,眼神一亮,继而接着道:“无敌将军之名,天下共知,主公便是不出,也可令其代为出征,梁道私以为,这兵源也不必出战如此之多。”

    “眼下上党耕作甚重,虽有主公之策以驱蛮牛,百姓却时常会缺少人手,若是将这些士卒留下,可令耕作进度,大为提升,到了来秋,定会丰收。”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常林,眼神似乎在传递着某种东西。

    “主公万岁!”

    “此战必胜!”

    “愿为州牧,效死力!”

    常林还没开口,就听到山海呼啸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每一个刚刚还在沉默的百姓和士卒,都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

    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退了下去,没有再开口。

    如果说,他可以说服方莫的话,但是他绝对没有信心,能够说服这些百姓,这些士卒。

    虽然事情是方羽和贾诩办的,可两人都十分忠心的将功劳,推在了方莫的身上,这些百姓,自然是感激无比的,在几个人的带领下,他们便喊了起来。

    声嘶力竭,似要破开这个天,压抑多时的心态,在这一刻,猛烈狂暴的爆发了出来。

    贾诩微微揣了揣手,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微笑。

    主公所言,果然不假。

    他不禁想起了前几日,方莫喝多了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句,如果想要带四方看热闹之人开口,只需几个人,便能做到的事情。

    没错,他自然是要出手的,哪怕不出口,也要为方莫分忧。

    “主公,吾家中尚有余粮,每日汤水相加便可度日,不如将这余粮,尽赋军中…”

    “老朽家里母鸡方病,今日我便将其屠戮,以壮主公声威。”

    “我家中原有三亩地,本是食不果腹,然在主公治下,我却有了七亩,不仅可养活一家,还有余粮可换布匹,不如,此命为主公!”

    那人说到这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刀。

    “某有一命,可壮声势!”

    正在众人紧张的时候,他一刀将自己的头割了下来。

    疯了!

    当百姓们开始发声的时候,注定会演变成一幕,可怕的,席卷天下的,热血沸腾的一幕。

    他们,被压抑了百年时光,终于有了自己发声的时候,激动不已,都已不知,该如何去说。

    “主公,某有一命,也愿奉上…”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方莫大惊,连忙让人拦下,他刚刚真的看呆了,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些人,这么可怕的:“诸位,诸位,暂且熄声,不必如此,且不必如此。”

    “某何德何能诸位如此爱戴…”

    “若我此战有捷,必后报之,让某治下,老有所依,幼有所养,此言,绝不空虚。”

    轰隆隆!

    天空酝酿半晌,轰然炸裂,一道雷霆,带着无可比拟的速度,将他面前的地面,炸开了一个大坑。

    然而,方莫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实际上,腿很软,想动都不能动。

    “说句话,都要遭雷劈的吗”他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害怕的念头,但是现在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哪怕再害怕,也不能动摇。

    一时间,此画面被定格当场。

    方莫宣誓后,天神为之助力,这个谣言渐渐传了出去,更多的人,对方莫叹服。

    “大恐怖!!!”

    贾诩的手一抖,差点将衣服撕裂,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竟有一人,当场自尽,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圣人出世之事,才会有。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突然火热了起来。

    似是要将这天下,燃烧殆尽。

    百姓们的目光,更加狂热,一种名为凝聚力的东西,渐渐出现在他们的身上。

    以后,只要方莫自己不做死,哪怕天下来攻,都绝不必慌乱。

    有这些百姓在,上党或者说并州,便是天底下,最为稳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