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陈宫【第一更】
    方莫不是傻子,他想通了之后,赞叹地对徐晃道:“公明之才,不输于一般谋士,今后定可独当一面。不过眼下,该如何传出消息,告诉曹操,吾等要与其联合之心”

    这是个比较困难的事情,除非…

    “报!”

    “说吧。”

    方莫疑惑的注视着这个兵士,他都已经告诉吕布了,此刻正要讨论大事,一般人,切记不可靠近,唯有信使可来,可这人…很显然是他的卫队一员,并非信使。

    “主公,营外有一人求见,说是叫陈宫,周将军令我过来禀告。”兵士低着头,没有看到方莫疑惑的眼神,尽职尽责的将该说的说完,说完,告退,便退立一旁。

    陈宫

    “陈宫!”方莫眼中,有一抹杀机,在其中酝酿,他可没有忘记,当初屠戮吕家庄的人,也有这陈宫的一份:“让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此人究竟有何话说。”

    徐晃看到了方莫的表现,他的心头有些疑惑。

    沉默了片刻,盯着前方的营地,突然开口道:“不知主公方才为何……要爆发出凛冽的杀机难不成,那陈宫,曾经对主公有过不轨行为若是如此,公明这便吩咐人,在路上将其…”

    说到后来,他缓慢而又坚定的,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滑动的姿势。

    方莫看了好笑,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从这一点来看,徐晃应已归心与我。

    想到此处,他摆了摆手,盯着烈烈风中的方字大旗道:“有些恩怨,但此刻并非良时,至于路上截杀,上不得台面,某还是喜欢,在其最骄傲处,打击他。”

    华夏古来就不太喜欢搞刺杀这一套,虽然逼急了还是会做,但这样的人,大多上不得台面,或者说,最后都会获得失败收场,哪怕是到了后世官场,亦是如此…

    和后来那些发达世界相比,华夏讲究的就是一个规矩,而非暗杀、刺杀、各种杀…

    方莫耳濡目染,渐渐也领悟了这种好处,起码他不用太过担心,有多少人,会过来偷偷的对他进行刺杀,而且也不必忧心于此。

    至于路上截杀,更是山贼强盗之谋。

    “咳咳!”方莫突然咳嗽了一声,对着徐晃道:“倒是某想错了,公明如此忠贞,为我不惜背负骂名,我却在心中胡思乱想,实在不该。”

    徐晃不知道方莫刚刚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但是他突然得到一个歉意的微笑,以及近乎开诚布公的道歉,心里突然变得暖洋洋的,下意识的问道:“不知,末将可否知晓,此人究竟如何……与主公有隙”

    方莫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实话相告。

    于是他将自己的故事稍微改变了一些,讲述道:“嫣儿曾经嫁给一土狗,此事你大概知晓吧”

    看到徐晃点头,他才继续说道:“后来,那条土狗就此死去,然后嫣儿便与我成婚,也算是大兄对我的照顾,而她的家族上下几十口人,正是被曹孟德与陈宫所戮,我心中有些恨意,实属正常。”

    徐晃安静的点头,这个故事他听说过。

    而且还听说过另外一个版本,只是那个版本太过猎奇,他才不会相信,他最相信的,还是第一个版本,主公是从某个不知名的山中,走出的人,出来之后,便遇到了一条土狗,从那条土狗身上,认识了方悦。

    方悦还与其结拜,并且连带土狗方莫所带回的金刚,也一同结拜。

    本来,主公是无名无姓的,但是刚好,那条土狗死了,为了纪念这只土狗,两个有些直愣或者说不善掩饰自己感情的人,为了感念其不易,将其名字继承了下来。

    连媳妇,也继承了下来,这在徐晃看来很正常,一条狗而已,岂能与主公相提并论

    将这事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又想了想传闻中主公与主母感情甚厚,他沉声点头道:“末将明白了,不想那天下有数之英豪曹操,竟在当初做出此等事情。”

    他这么说,完全是恨屋及乌。

    如果按照历史来说,他还非常欣赏曹孟德的做法,不仅如此,还会觉得他做的对,万一那些人,真的要对曹孟德不利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方莫成了主公,那自然就要将其心,继承下来,恨意,也同时要继承下来。

    “此时并非讨论此事之时,西凉虎狼之兵,正加紧朝着吾等进发,文和又倡议与曹孟德联合,某当然可以暂时抛弃自身仇恨,为一地百姓谋取片刻安稳。”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目光之中满是清明,一看便知,绝非虚言。

    实际上也是如此。

    他方莫何德何能,从一个二狗子身体,变成一个高大上的州牧,要是连自己手底下的百姓,都保护不了,那他还混什么混

    哪怕是曹孟德这个在历史上,最为人诟病的奸雄,也曾经在白马迁民度黄河,向西而行。他方莫,难道连曹操都不如了吗

    这是红果果的攀比心态,当然,有时候攀比之心,也会让人变得成长。

    “主公真仁厚之君也,但我徐晃,却并非如此…事后,或许可以…”

    “如此凶残之人,不给其一些教训,简直对不起主公对我的器重!”

    徐晃在心里图谋了起来,想要在事后,搞一波自己在历史上,应该追随的主公…

    方莫也就是不知道徐晃的心态,否则的话,他就会感叹,改变一个人,真的太特么的简单了。

    不过,他也根本没有想到,这里可是河东,是徐晃的家乡,他攀比之下,或者说为了表现自己仁厚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却令徐晃的忠心,大大的增加了。

    陈宫一袭文士衫,外形俊朗,眼有神光,一步一步的朝着方莫走了过来,在七步之外,他本来平静的脸上,蓦地升起微笑,像是安静的湖泊,荡漾出一片波纹。

    “方并州几月不见,更胜往昔,风采飒飒,更是天下有数之英豪,在此等待公台,实在令在下感激不尽,若非曹公待我甚善,某便随了方并州。”

    陈宫抱拳一礼,先是将方莫等人站在这里,说成是过来接待自己,实际上,他心里清楚,要是真的迎接,早就到营门口了,何必在此处相望,他每走一步,都会感受到压力,这说明,此人不善。

    幸而他口才上佳,几句话便逆转颓势,将所有不利,直接化为良言,不着痕迹的还吹嘘了几句方莫。

    谋士心里的道道,太多太多了。

    果然不愧是历史留名,并且还能帮吕布夺取曹孟德根基之人的谋士。

    方莫只是看了一眼,心里就生出了一阵警惕,想到曹孟德麾下的几个大佬,他的心里就一阵不舒服,要是没猜错的话,这时候,恐怕荀彧连戏志才,都已经给拉到了曹孟德一方。

    再加上陈宫…

    再看看自己,彻底的军政府。

    “公台倒是能言善辩,也罢,暂且不提往昔之事,不知此刻公台来此,可是受孟德之托,来此相商大事的”

    搞话术,虽然他可能比不上陈宫,但是带上一点刺,还是没问题的。

    他这就是在提醒陈宫,你可不要忘了,当初我媳妇一家,就是让你和曹操给杀了的,但我现在不会提及,你就快点把事情说出来,就算完事。

    陈宫心里一紧,他来之前,可是做过一些调查的,知道贾诩此刻正在上当留守,方莫的身边,根本没有谋士,但却没有想到,这位方并州,竟是开口便直接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

    不可小觑啊,果然不愧是曹公看好之人!

    心下暗惊的同时,他的脸上却平静似水,不提旧事,直入主题道:“既然方并州已然得知,那公台便不再多言其他,没错,此行公台来意清楚,便是要与并州牧联合而来。”

    小样,你想装,我偏偏不给你机会!

    方莫在心里皮了几下,然后笑道:“既然如此,为何曹操不来,反倒是由你所来,是不是太过儿戏”

    既然陈宫来了就要给自己搞事,他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既然大仇暂时无法得报,那就先嘴上耍耍威风,再说了,他也知道,自己若是不占据强势地位。

    很可能会被陈宫,给牵着鼻子走。

    他可是很有自觉的,知道自己可能智略不足陈宫,但自己的优势也非常明显,现在的他,地位之高,和曹操相等,保持强势,对方很多话,就会说不出来。

    果然,陈宫神情一窒,虽然转瞬便恢复了过来,却仍然被方莫和徐晃所察觉。

    “曹公此刻正在安稳河内民生,并无时间过来,否则的话,定会过来亲自会晤。公台此来,便是带着莫大的诚意而来,还望方并州,莫要再说其他。”

    陈宫也很无奈,现在的方莫,早就不是当初打酱油的方莫了。

    虽然谋士只有一个贾诩,可其麾下兵马之精良,可以说是除了董卓之外,最强悍的,光是几个将军,就已经让他在心里暗暗抽气了。

    比如那一战天下知的张辽张文远,以及猛士无双蛮金刚,还有那最恐怖的,不知畏惧方无敌。

    “公台如此说便好,某还以为,你要继续吹嘘一番呢,幸好你没有。好了好了,某也不与你纠缠,回去告诉曹孟德,我意,与他合兵一处于雒阳旧城,以残城为守,也可防备西凉骑兵。”

    方莫笑着说道,正西方不必忧愁,那里还有残关孟津,可防西凉长驱直入。

    现在他和曹操最怕的,就是董卓出关而来,直入腹地,到时候,不论是方莫的河东,还是曹孟德的兖州,都将在铁蹄之下。

    “如此也好,曹公正在等我回去复命,公台便不多留。”陈宫拱了拱手,行礼过后,转身的时候,突然转过头说道:“当初之事,是某不对,望令兄与尊夫人,还请不要记挂,如今天下不平,州牧与曹公皆是英豪,若能一路联军,天下想来很快便能归一,届时,大汉光复,某愿为当初之事,付出代价。”

    方莫也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但是他也知道,要自己和曹操联合一时还是可能的,但要是说直接就兼并为一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毕竟,若是联合,将以谁为主

    方莫确实喜欢打酱油,也希望能够打酱油,可是眼下他的手下越来越多,他不能不为这些人考虑考虑,跟了他这么长时间,跟了曹操的话,或许,就此坐了冷板凳。

    至于由他来为主…

    别闹了!

    曹操不闹翻了天,才是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