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合常理【为读者姥爷们加更*1】
    两人你方唱罢我登场,说了半天的天下局势,除了曹操在一直关注之外,其他的武将,完全就像是雾里探花,感觉什么都没有听懂,又好像知道了一点事情。

    “妙才,你刚刚可听懂了”能够直接以字想称的,自然是比较亲近的,开口的人,是曹洪,他一直站在一边,好像是个打酱油的,但是他的地位,很高很高,尤其是经历过一次让马的他,更是最得曹操信任,此时他觉得,自己脑袋里嗡嗡作响:“好像是那戏志才要占据了一点上风,他还分析出,很多的利弊,他要不说,我都不知道。”

    他就差没表现出,你看我都没听懂,是不是一个傻子。

    夏侯渊回头看了他一眼,实际上他这时候,脑子也是很懵,想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大概听懂了,应该就是此行联合,是必须的,如果不联合的话,会出很多大事。”

    “我觉得也是,如果不联合,不论是方并州那边,还是主公这边,都将会是最大的损失者,而获得利益之人,将会是西凉军一方。”

    于禁也不知道是真的听懂了,还就是过来凑个热闹,想要进入小团队里,严肃的分析道。

    两个曹操的族兄族第,对视了一眼,心下暗暗点头,看来这于禁,也并非只是光吃饭不干活的货色,起码比他们两个,要看得出一点东西来。

    于禁,想要融入的心,可以说成功了一半。

    “二位,既然谋划已经做好,何不此时便踏上征程,若是遇到那方无忌,你们也要好好与他说上一番,看看到底是谁的谋划更好一些。”

    曹操站了出来,他听了两人半天的讨论,最后觉得,戏志才还是要胜出一点的,但是陈宫也不差。

    当然,他本人是十分高兴的,不论谁高明,或者说谁弱一点,都没什么关系,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在他麾下的,他甚至已经开始计算,到时候要让他们之中的哪个人,去和夏侯惇或者夏侯渊镇守一方。

    他的敌人也是不少,起码不比方莫来的要少,此刻别看兖州好像整个都是归了他,但是鬼才知道,他到底要承受多少的压力,光是济北的鲍信和孔伷,就够他难受的了,何况,还有袁术、陶谦,真正算下来,其实他所在的地方,乃是一个四战之地。

    当然,他可以缓缓推进,好让整个治下,都变成一个大后方,这也不是没可能的,只要拿下北海和孔伷,还有鲍信,他就彻底崛起了。

    但现在,他绝对不会去拿。

    理由很简单,现在他手下的地方,太过松散,而且还没有归拢为一。

    “方并州”戏志才一愣,随即道:“此人有大略,主公定要提防一二,以我看来,此人之威胁,甚至要在冀州袁绍之上!”

    他做出了一个还算公允的评价,虽然袁绍占据了冀州,可是他手底下,真的不算健康。

    也就是袁绍可以压制,如果换了一个人,在那里都绝对生存不下去,各种世家盘根错节,太乱了。

    也因此,他对于方莫的评价,才会高于袁绍。

    “不然!”陈宫立刻摇头道:“主公不知,冀州袁绍,此刻正准备鲸吞幽州,若是其势成,小小并州,不过弹指可灭,届时,主公若是提出招揽,想来方并州,定然会欣然允诺。”

    看架势,两个人又要开始争论。

    曹操连忙开口,先是压服了两人,然后道:“此刻,不论袁绍还是方无忌,都并非我们的敌人,而那西凉虎狼,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此刻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说完之后,他便指着地图道:“不知二位觉得,此刻会兵于洛阳,无恙否”

    “当妙计也!”戏志才直接点头,然后指着用手在地图上化了一道,分析道:“不论是我们兖州,亦或者方并州之河东,若让其出关,怕是要很快就会暴露于铁蹄之下,想要保存,唯有一字,难!”

    “而河东还有孟津关可守,只要在雒阳将其遏制住,令其不能出关,此后的天下,怕是与董卓无缘也。”说到这里,他颇为不屑的笑了一声。

    曹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宫,对方却丝毫表示也没有,看来,还是很赞同这个说法的。

    “若是其北略西进,成西秦之势,若何”曹孟德此时信心满满,觉得既然联手,那就肯定不用再怕他们,所以此时,他开始想的更远,想要知道知道,这后面的董卓,将会有怎样的发展潜力。

    戏志才思虑片刻,便哈哈大笑道:“主公勿虑,此次出征,带兵之人想来是那李儒,此人计略超群,平常之人,根本拿之不下,但此战若败,董贼之心,想来此后便会坍塌。”

    “哦”曹操不解。

    陈宫此时却站了出来,只听他解释道:“主公且看,金城和武威,有马腾与韩遂,其与西羌皆有联系,若要功伐,怕是殊为不易,再者来说。那董贼既然逃了一次,便会逃第二次,以宫观之,其心已弱,其志已泯。”

    “不足为虑。”

    这四个字,是两个人共同说出来的。

    曹操点了点头,随即哈哈大笑道:“若是真如二位所言,那吾等只要打退其一次,此后数年,甚至多年,都不用为其烦忧”

    “正是如此。”

    “确实!”

    他左看看,又看看,心中喜悦,想要找个人分享,但是又找不到其他人,于是只能吩咐四大战将,尽快收拢兵马,保证在方莫军到达之前,去到雒阳。

    令其不能出关,这是双方达成的一个共识,也是贾诩、荀彧、戏志才、陈宫、曹操五个人的共识,之所以没有加上方莫,是因为他现在其他的满足了,但战略眼光,到底还是差上一点,但这样的情况,在以后想来也就不会了。

    没有人会永远都不成长的。

    除非是懒惰之人,但是方莫,偏偏就不是怎么懒惰的人,虽然他时刻想要偷懒,但是贾诩可从来没有同意过,除了那次令他出去,梳理地方世家外,其他时候,只要他在,不论大小决定,都让其参与。

    说实话,贾诩做的,实在是太多了,完全就是硬生生的培育出了一个主君,但是他做的很开心。

    在贾诩看来,与其直接跟着一个枭雄,不如跟上一个实力雄厚,却没有与之匹配的野心集团更好,如此一来,他可以更加早的,去寻获更多的情谊,哪怕以后会被清算,也绝对不会是他本人。

    “奉先,你确定你的手下,没有探错”方莫此刻,正在眨着眼睛,看着吕布,他总觉得,这小子,在蒙骗自己。

    吕布无奈的摊了摊手,苦笑道:“主公,你都已经问了三次了,布绝对绝对保证,李儒所带来的骑兵中,有大约一半,来自于并州,还是我的手下。”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方莫总是不信。

    实际上,方莫怎么敢信

    连他这个军事小白都明白,不能用一些不稳定的军队,可是李儒这么强大的人,怎么可能会出此昏招

    带上并州狼骑,令他们看到并州之繁华,以及正在蒸蒸日上的民生

    这不是等着投降嘛。

    “非我不信,实在是,这不符合清理啊!那个,公明你过来。”方莫看到徐晃站在一边,正在偷偷拿着他盘子里的东西吃,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好歹也是个将军,还被他和贾诩两个人断定为帅才,怎么就一点没出息呢当个吃货,有什么好的!

    当然,某个人,自觉的将自己遗忘了。

    咕噜…

    徐晃一口吞下一块刚刚炒好的肉食,也就是他嗓门大,换一个人,恐怕这一下,就得噎死,但是他也并不好受,压着嗓子道:“不知主公有何事情”

    看他不舒服的表情,方莫脸上那叫一个别扭,拿了一杯果酒,递过去道:“先往下咽咽吧,你看看你自己,都成了什么了咋滴,跟了我两三天,连打仗都不会了就等着张嘴吃喝”

    “不是我说你,你没有野心也就算了,可你连带兵都不愿意,我还怎么给你封赏”

    将一切都说的明明白白,这是他一贯作风。

    咕噜咕噜咕噜…

    哈!

    徐晃将肉咽了下去,随即得意的看了一眼吕布,继而小心翼翼的低下头道:“非徐晃无能难自制,实在是主公赏赐,某不敢辞也。”

    拽着文,他还很是挑衅的看了一眼吕布。

    吕布心里那叫一个不畅,不过看了他两眼,没怎么说话,随手将身后的盘子拿了出来,轻轻闻了闻,撇了撇嘴。

    那意思是,别装,说的好像谁没有一样。

    “行行行,你有理,但现在是临战大事,你不该啊。”方莫指着沙盘,刚想说话,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忘了要说什么,他转身盯着吕布半天,直到看的他心里发毛,才开口对着徐晃道:“公明,若是由你来领兵,你可愿意带领一群他所带领的兵马”

    “我的意思是,若是你们为敌。”

    他怕徐晃听不懂,又加上了一句。

    “主公,绝对不会,既然为敌,某就决计不敢带领吕将军之兵,若是带上,将会是最不稳定的,说不定,一战而输,吕将军之才华,某是看在眼里的,这点小事,某绝对知晓。”

    徐晃说完之后,还十分慎重的打量了一番吕布。

    他们这里的气氛,永远都是不错的,两个大老粗…不对,三个大老粗,门口的位置,还有一双粗大的手,不时会探入营里,将盘子里的肉食,拿出去一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闹鬼呢。

    那是典韦。

    方莫看到了,他张了张嘴,最后无奈的摇头:“你们啊。”

    “可是此时,那李儒竟然带了奉先曾经手下的并州狼骑而来,占据骑兵一半,这不是把一个炸药桶……不,是没有火药捻的爆竹,抓在了手里吗”

    幸好大汉的时候,早就有了火药的发明,而作为华夏的四大发明之一,他们居然用这玩意儿,来制作鞭炮,不得不说,真是心大。

    当然了,他也曾经见过,那东西在现在也就是一个雏形,估计还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演变,才会真正变成真正的鞭炮,到时候,传到国外,当列国拿着火枪大炮过来的时候。

    大螨清,扛着大刀斧子,与其一战…

    “羌胡必须灭!”

    吕布和徐晃正在思索,突然听到方莫说了这么一句,他们对视了一眼,都不懂,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突然间,就爆炸了

    莫非,伴君如伴虎,是真的

    正当两人准备小心翼翼的时候,方莫又是笑着道:“你们说,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