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正常与不正常【更新来了…】
    吕布和徐晃,都是并州人,此时听到这话,他们对视了一眼,其中吕布当先开口道:“当然是因为其肆虐并州,令大汉子民不得安宁,要灭,必然是要灭的。”

    他为什么不敢去并州还不是因为,自己带着手下的狼骑,去投靠了董卓,令整个并州,都处于羌胡的铁蹄之下。所以,他根本没有脸面回来。

    就算是想回来,他也要等到,能够平定羌胡的时候,才会回来。在方莫的身上,他看到了一点希望,而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乡张辽,居然那么猛。

    当然,那一战换了他,也是一样的,但是他可不敢现在就回去,并州没有光复的地方多了,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上党郡,最北方的四郡,甚至连当前的晋阳……

    晋阳是因为特殊原因,外加羌胡,倒是和他没多大关系,但他自觉的,将这么个责任,搂在了怀里。

    “我倒是有不同见解。”徐晃却先是赞叹的看了一眼吕布,随即开口道:“吕将军所言,并非没有道理,羌胡是一定要灭的,只不过原因,却并非如此。”

    “在某看来,羌胡的实力,正在急剧的上升,如果不能在几十年内将其平定,恐怕整个并州,不保。”他虽然是河东的,可是在几年前,也曾受到过羌胡之乱。

    之后,整个家乡又在白波军与羌胡共同劫掠下,彻底由以前的大好河山,变成了当今的战乱之地,心里要是没有恨意,那才是见鬼了。

    而且他比吕布更加理智的是,他可以看到,羌胡的实力,正在不断的扩大中,如果不对其进行遏制,要不了多少年,整个并州,将再无抵抗之兵。

    方莫听到之后,点了点头,心道,你还是看得稍微太近了一点,到几十年后,何止并州扛不住羌胡之兵锋,就连整个天下,能够抵抗的,也是极为稀少的,到时候,五胡乱华就要来临。

    但同时,他摊手苦笑道:“我亦知晓羌胡必然要灭,可这并非一时一刻之事,现下,我所询问的,乃是李儒李文优,为什么敢于带着并州狼骑,过来攻打我们”

    “难不成,他真的就那么优秀吗”

    看着两个人不解的目光,方莫解释道:“我是说,他的字中,带着一个优字,难道他就真的觉得,自己有多么的卓绝吗”

    本来还听不懂的两个人,立刻知道,原来优秀这个词是这样的意思。

    他们对视一眼,最后徐晃默默摇头,表示自己根本想象不出。

    吕布在那里苦思冥想,最后说道:“可能,这些人,已经忠诚的归附了董卓一方毕竟在那里,吃的好住的好,就算是曾经的我,在没有遇到主公之前,也是想要留下来的。”

    何止想留下来,他简直想跟着董卓一条路走到黑。

    董卓连个儿子……

    好吧,他是有个儿子,但那货根本没有什么才华,最后他说不定就能获得西凉军所有的依附,再加上华雄已经死掉,到时候,谁还能阻挡他

    可惜的是,他遇到了金刚出世。

    一棍子打的他老妈都不认识了,还要低三下四好几次,才被放过了这条小命,虽然现在过的很好,但是他觉得,还是当初的日子,比较逍遥。

    “主公不知,当初有一民女,长得十分标致,在下……”吕布像是馋了,他说着说着,就开始冒出一点真实情况。

    幸好徐晃看到方莫脸色不对,连忙锤了他的背后一下,关心的问道:“吕将军,是不是觉得最近身子有些不适如果是的话,一定要多多请军中的良医诊治,若是耽误了,对主公可是一大损失。”

    他的口气,压抑至极。

    “没有啊…对了!”吕布本来还想反驳,说自己壮的跟牛一样,但是猛然想起自己话里崩出来的词语,再想想方莫是个多么爱民的人,他立刻冷汗直冒,道:“主公,末将最近有些发烧,有时候总是会说一些胡话,你可千万别当真。”

    反应不错,但是方莫也确实听了出来。

    当初跟着董卓的时候,他可能是什么都不干,而且还时常做些强抢民女之类的勾当,方莫不准备去计较,但他也必须要将一些事情,点给吕布,省得这货未来忘记了一些事情:“嗯,既然身体不适,那就要多多休息,尤其是对治下百姓,一定要好,否则的话,会遭天诛的,没有天诛,也会有人祸,当然了,你以前干过什么,或者说做过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你也不用告诉我,可在河东这片地方,你要是敢…”

    吕布机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他看得出来,方莫是很愤怒的,于是他连连拍着胸脯保证,并且还说,让方莫出去查探一番,要是有他干过的错事,甘领责罚。

    他说这话的时候,十分义正言辞,实在是当初每日提防白波军,就已经足够累了,虽然后来由于他和金刚同时出击,将很多人直接吓趴,但军中之事,他还是不敢多耽搁的。

    尤其是,现在他刚刚在方莫麾下站稳脚跟,可不想就这么失去信任,所以他做的那叫一个尽心尽责,就算到了后来,河东平复以后,他也一直都在整理军备,根本没有时间去调戏良家。

    现在想来,没这么干也就对了,要是这么干了,这时候,怎么蒙混过去

    主公都说了,以前的不追究,可是现在的…

    “行了行了,九原之虎,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可爱小兔子”方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随即道:“还是尽快想想,为什么,李儒敢带并州狼骑吧。”

    吕布听了之后,心里立刻一惊,他这名号,在离开并州之后,很久没有人提及了,此刻听到方莫说起,不由眼神之中开始有了一些不一样。

    当时,他为了荣华富贵,毅然决然的将丁原杀了,虽然手底下没有人反对,他们也都过上了好日子。

    可是他心里的那道坎,一直都没有踏过去,此时旧事重提,让他想到了很多。

    徐晃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算是勉强听说过一点吕布的事情。

    这两个人,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咋滴啊…

    方莫看着两个人的表现,一时间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

    打仗。

    他们两个绝对是好手之中的好手,顶尖之中的顶尖,但要是说到谋略…

    可能还不如一个孙乾呢!

    毕竟人家好歹干过联合的事情,还做过使者,更是能够在刘备有了一番成就后,获得一个不低的位置,光是从这一点来看,他也就不仅仅只是一个跟随刘备流亡之臣。

    真的这么看的,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能够青史留名的家伙,有一个是简单的吗

    方莫在后世一直抠脚看动漫,最后如果没有穿越,他能博一个青史留名不可能的!可能连一个后代都留不下来。

    “主公,有大军正在向我军靠近。”

    大手的主人走了进来,嘴边还带着一抹油腻,大着嗓门道:“主公,要我看,先让我过去试试,看看是友是敌,然后再去说其他的。”

    方莫看到他,更加头疼了。

    典韦,更是个愣头青,比徐晃和吕布,还不如呢。

    这时候,能够靠近他们的大军,除了西凉之外,还能有谁

    自然是曹孟德了!

    西凉军那边,有赵大统领的斥候在查探,而且还有周矿也在旁边帮衬,至于东面……

    方莫从来不觉得,此时东面还有谁能够过来,就算是此时兵精粮足,猛将如云,谋士如雨的袁绍,也绝对是不可能的,那么自然就不用太过防备,让一二斥候看着就好。

    但是这典韦,居然要上去打一打。

    方莫心里确实不怎么反对,可他也要照顾到对方的情绪啊,人家好歹一方诸侯,万一真的让典韦做出一点大事,曹孟德以后还要不要继续混了

    “恶来,改改你的性子,吃的时候有你,先锋有你,坏事,同样有你!”方莫慢慢的朝着营帐外走去,走到典韦身边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拿出手帕道:“擦擦嘴吧,偷吃也就算了,还被人发现。”

    正当吕布和徐晃偷笑的时候,方莫又指着他们两个人开口道:“你看看这俩人,偷吃的时候,都知道做个掩饰,虽然我也能看到,可起码人家掩饰了。”

    吕布:……

    徐晃:……

    主公,你这么坦诚,我们两个人是该高兴,还是该苦闷

    很大可能,高兴是占据了更多的,因为吕布走过典韦身边的时候,学着方莫的样子,在他肩膀一拍,随手拿出一块老婆缝制的锦帕:“擦擦嘴吧,偷吃就算了,还被人发现。”

    典韦下意识的要去接过,没想到吕布一个闪身错开,回过头做了个鬼脸道:“这可是我老婆给我的,想要找你老婆要去!”

    心里,腾的一簇火苗就窜了出来。

    正在这时,徐晃走了过来,又要在他肩膀上拍打,可还没靠近,看到他的脸色不对,连忙改口道:“恶来兄,老婆在上党没关系,主公这不还在这吗手帕,你还能缺了”

    这些未来的大将,由于跟方莫混了一段时间,正在变得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尤其是调皮的时候,更是有了几分他的风采。

    就像是吕布做出来的鬼脸,要是说出去,谁能信

    九原之虎,居然和小孩子一样,做了个鬼脸,就为了逗一逗猛士典韦…

    典韦听了徐晃的话,小心翼翼的将折叠了起来,放入了怀里,然后举起手臂,用袖子在嘴上一擦:“嘶…疼!”

    他的袖子上,盔甲覆盖,以他的嘴巴,暂时还做不到金刚不坏的程度,不疼才是见鬼。

    徐晃想笑,但是左思右想,觉得这时候最好不开口为妙,他可打不过典韦这个家伙,真要惹疯了,恐怕也就只有方莫才能制住,不提金刚的话。

    吕布都不行!

    这一点,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三个人,一前两后的走在了方莫的身后。

    吕布英姿飒爽的站在方莫左边,脸上一片冷漠,一副生人勿近,谁近谁死的表情。

    就这么一副活阎王的模样,谁能想象得到,前一刻的这货,还在和一个孩童一般,对典韦做着鬼脸。

    跟在后面的两个人,连忙紧跑了两步,跟在了方莫的右边,看到吕布的表现,也都将脸色肃穆了起来。

    三个在三国时期,都能排上号的大将,就这么客串了一次护卫。

    哦,不对,典韦应该本来就是护卫统领…

    “我说,你们这表现的不对啊,看起来,好像你们是要去杀人一样正常点,正常点,把人吓到了可怎么办”方莫正在朝着军队外走去,看到这三人的样子,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这三个家伙,刚刚还挺正常,现在突然就变得不正常了……不对,是刚刚还不正常,现在就不正常了。

    笑的是,这仨货色,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一点。

    “主公,末将虽有不忠之名在外浩荡传播,但也不能堕了主公之威名。”吕布最先开口,他现在,也正在学着方莫一样,说话的时候,十分坦诚。

    就连最难以启齿的黑历史,也时常能被他挂在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