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三国之神兽奇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对峙【感觉你们要加更!订阅鸭!】
    赵云并不想报出自己的名字,实际上他此次能够出战,完全就是念着当日和张绣的一点情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进入西凉军中。

    天下何人不知,西凉军,如何之残暴

    难道他心里就不知道吗

    可是很无奈,他此次回乡看兄长,却见到了自己的师傅,还有就是自己的那位师兄。

    当时张绣对他百般苦求,他不得已之下,暂时加入了西凉军中,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一种脸上发热的感觉,因为当日他和刘备分别,曾言,绝不做有违德操之事。

    眼下,却是食言了。

    “你走吧,我不会杀你的,更不会将你交给他们,回城之后告诉你之主公,若有敌,某在此应下,听闻金刚一战惊天,此刻想来也是在营中,若有可能,让其下来,与我一战!”

    赵云说完,将手中剑柄一收,潇洒的骑在白马之上,回转,然后以枪尖指向城楼,做出一个挑衅的动作,但他绝对不屑于开口,或者说,没脸去开口。

    “主公,末将无能。”于禁回来之后,十分惭愧的拜倒在曹操身前,不甘的道:“非禁不敌,实乃那人,太过恐怖,只是一枪之力,便犹如山岳压顶,禁,不如也……”

    输了便是输了,他还没到输了都不认的地步。

    曹操却是哈哈大笑,将于禁搀扶起来道:“文则何必如此银甲小将,本就天兵一般,此非战之过也,不必挂怀,万不可挂怀。”

    接着他又安抚了几句于禁,好歹也是自己派出去的,而且还是他麾下的战将,他哪怕是喜欢赵云,也绝对不会在此时,表现的太过露骨。

    但是面对方莫,可就不同了。

    “无忌,此人勇猛异常,不知你可否能派出金刚,将其生擒若将其交付于我…孟德愿意,将河内之地,交托你手,并承诺,三年之内,不起刀兵。”

    他这是想要效仿方莫收服张辽等人的办法,先把人抓起来,然后关上一段时间,磨磨性子。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麾下这几个战将,怕是不可能抓住,所以他就将目光,转向了方莫身上。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金刚的身上。

    方莫却是直接摇头,根本连想都没有想,就已经做出了婉拒的表情。

    初听,好像这是一个大大的便宜。

    但是他细细一琢磨,就察觉到了里面的不对。

    河内,曹操本来就没有打下来,虽然已经攻略一半,但其有生力量又不是没有,再者来说,此刻他能掠夺的资源与粮草,怕是早已备齐,打不打,都一个样子。

    最关键的是,三年不起刀兵。

    方莫想到的却是,你曹孟德倒是想起刀兵,可你经过眼下此战,怕是粮草早已不济,如何还能继续下去

    “金刚不宜出战,那白袍小将,某亦是很是欣赏,若有可能,便想将其带回我的军中。”方莫哈哈大笑,然后对着吕布招了招手,“此战便由你来出战,记住了,若能活捉,一定要活捉。”

    曹操在一边,翻着白眼,心里难受之极。

    他总觉得,方莫这家伙,怎么这么讨人厌,你麾下都这么多猛将了,就不能给我一个吗远的不说张辽,光说眼前这三个,还有一个金刚,完全可以做到横行一地。

    可你方莫,居然还把眼睛,伸向了那白袍小将

    “不行,绝对不行!”曹操眼睛都直了,连忙道:“无忌,我觉得,此人还是杀了为好,若不能及时除掉,怕是要对你我联军,造成损害。”

    既然不能收为己用,那就杀了吧。

    反正他绝对不能看着方莫,势力再次的壮大,要是再加上那一个白袍小将,他还以后还混不混了以后的兖州,真是一点安全感都没了。

    是,河东距离河内隔着一条河,但要是方莫手下又有了一员战将,不论将吕布还是张辽腾出来,压在河内,都会让他根本难以寸进。

    “嗯,我知道了。”方莫随意的回答了一句,然后继续对着吕布嘱咐道:“待会儿,只要你这样……然后,我就这样……最后,我们抓个活的,到时候……”

    如果他真的能够收服赵云,方莫简直觉得自己太幸福了,他会感激西凉一辈子的。

    这吕布、高顺、张辽,都是西凉送过来的,要是再加上一个赵云,满满的都是幸福啊,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小梦幻阵营了。

    嗯……

    最好有马超、黄忠、陆逊、吕蒙……

    方莫想着想着,不自觉的就流出了口水,幸好的是,徐晃较为懂事,连忙咳嗽一声,提醒主公这是什么地方,要注意一些影响。

    “去吧,记得,不能带回来,你就不用回来了。”方莫对着吕布嘱咐道,他可是超级超级喜欢赵云的,至于吕布……

    嘶……

    他会不会伤心

    “其实吧,有你足够,但咱们的实力,还是太弱了,以后你可是要为我主管一方大军的,可千万不要有什么小情绪。”方莫想到自己表现的太过夸张,连忙安抚吕布。

    吕布确实有点小情绪,但经过方莫这么一说,什么小情绪都没了。

    是啊,主公一方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而且他虽然不认识那个白袍小将,但那人肯定也是出自西凉的,到时候,他们也能自成一派嘛。

    眼下,方莫的阵营里面,当然是没有派系的,大部分人,都只忠于方莫一个人,别说为自己谋划了,连吕布这样的人,都在想着如何给主公办好事,就能想象的到,这并州一系,有多么的团结。

    只是同样出自一地,总是有些话好说的,比如高顺和张辽,就有很多话说,至于吕布……

    貌似,他已经被隔出了一个小圈子。

    所以他急于想要找个人,跟他一起聊聊天,成天对着一个猴子,他也真是受够了。

    “无忌,你真的够了!”曹操怨念十足的开口道:“不带这样的,你麾下都这么多人才了,为什么就不能给我留一个呢”

    说是这样说,但是心里,他却在想,怎么让赵云,绝对不会投靠方莫,甚至他已经想出好几个办法。

    比如先败坏名声,破坏世家,对河东世家,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又比如……方莫可能是条狗!

    他虽然不信,但这玩意儿,只要有传言出去,信的傻子还是很多的。

    武将嘛,大多数都应该是没脑子的。

    “孟德你为何不说,自己手下如此多的谋士而我,只有一个贾文和,还与我极为亲厚,稍有不注意,便会被一顿狂怼……狂骂,你倒是把戏志才或者陈宫给我,然后我也给你一个怎么样”

    “给哪个呸!无忌好生无聊,竟说出如此话语来,某羞与你为伍!”曹操本来还大感兴趣,但是稍稍想了想,立刻放弃了,这玩意儿,连玩笑都不能开。

    也就只有方莫这样荤素不济的,才能说说,毕竟他也知道,贾诩是多么的受到信任,哪怕这个玩笑传了出去,也没什么关系,可他就不一样了。

    陈宫心有芥蒂就不必说了,这戏志才刚刚投靠,心尚未稳,如果传出去了,他可怎么收拢其心

    想坑我没门!

    看你方无忌浓眉大眼的,还以为是个良善之辈,不想腹中尽是蝇营狗苟。

    “孟德为何去而复返莫非想通了你想通了,我也不会和你换的!哈哈哈。”方莫大笑出声,然后指着赵云道:“你觉得,此人能否被我生擒”

    吕布的悍勇,说实话,真的在天下没有怎么传播。

    毕竟此生他没有做出虎牢关前那么多大事,只一出场,刚刚和方悦战在一起,就被金刚一棍子给抽了回去,连带着人都被直接扣下了。

    “不看好。”曹操直接摇头,然后盯着紧张注视的方莫,他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这个人了,想一套做一套,而且极其没有耐心,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就成功了呢

    用时代普遍的话来说,方莫就是毫无人主之风,反而像是一个泼皮无赖。

    要知道,哪怕曹操小时候也是个泼皮无赖,但自从他开始掌握一点兵权后,就愈发变得稳重,并且人也变得很是精明。可是,这方莫……

    曾经好歹也算营救过天子,做下此等大事,后来更是一战破袁绍,怎么就一个插科打诨的人物

    看不透啊,实在是看不透!

    戏志才在后面摇着头,不光曹操看不透,他也看不透。

    这几天的接触下来,他愈发觉得,方莫能够成功,简直就是奇迹之中的奇迹,而他觉得,奇迹应该不会再次发生,因此他觉得,或许以后,此人最终会兵败袁绍之手。

    这是他的一个预测,具体如何,还有待观察。

    方莫和曹操,并肩站在城墙上。

    左边是方莫,在他身后,站着忠实的典韦,以及满肚子骚操作的徐晃,最后还坐着一个金刚,正在那里不停的吃吃吃……

    看起来,跟曹孟德一方,简直没得比。

    曹操那边,文臣武将各有几个,都肃穆而立。

    “开始了!”方莫突然低喝了一声。

    曹操听了之后,将注意力从他的身上,转移到了战场之上,双方之战,由此而始。但是他的心情,却极为复杂,一方面,期盼着吕布能够获得大胜,好提升联军的士气。

    另一方面,又觉得不能让方莫再俘虏了这么个人,万一他又成功招揽了,那他还过不过了

    想想自己麾下文臣之争,武将的不争气,曹操觉得自己的头疾,愈发严重。

    ……

    由于失了赤兔马的加持,虽然吕布还是骑着现在方莫一方最好的马,可是相比起来,仅仅比卖相,他就差了一些,不过好在,他和赵云,都属于同一类型,外形俊朗秀逸。

    比那些膀大腰圆,一个个一看就知道,脑子里都是肌肉的家伙,不知道好了多少。

    “某,吕布,为杀你而来!来者通名!”吕布挥舞了一下方天画戟。

    刚刚赵云的表现,已经有资格和他并立,自然要通报姓名一番,更何况,此人还是方莫所看好的,一定要生擒的,但是他肯定不会这样说。

    要不然真的就闹笑话了。

    万一赵云是个二愣子,他过来之后,说一句,某吕布为生擒你而来。

    赵云直接一句,某为杀你而来。

    瞬间,画风都会突变,有木有

    所以这样的低级错误,吕布是不会犯的。

    “吕布,吕奉先”赵云在看到吕布的武器时,就已经有了猜测,此时听到他通报姓名,直接确定,霎时间,心里便有了一丝警惕。

    在之前,张绣曾经告知过他,吕布十分悍勇,非人力可敌。